粘稠湿滑犹如大蟒的风在耳边劲吹。

    呼啸的风撞击在嶙峋的岩石上,发出的声音犹如无数野兽狂啸,让人心头隐隐发冷。

    上方的穹顶,距离头顶高不过百米,矮的时候只有十几米。

    这里根本没有道路可言,只有无数嶙峋的石块。

    巫铁跟着总掌令在乱石中穿梭,几个雾刀杀手在四周若隐若现,时刻警惕的观察着远近动静。

    双手握着白虎裂,将他横扛在肩膀上,沉重的白虎裂让巫铁步伐沉重,一步一步犹如铁钉子一样深深扎在地上。

    走出了老远一段距离,巫铁回头看了一眼来时方向,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出发前,巫铁恳请总掌令派出心腹,向大石城预警——长生教来了可怕的高手,让那些巨人都只能借助秘宝拼命脱身的高手。

    也不知道大石城内如今的情势如何,巫铁只希望,自己的预警能够帮助石猛逃过一劫。

    想到朱紫溪可怕的实力……

    巫铁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

    那种毫无抗力的强大,简直就是一种恐怖。

    “希望,你们能想出对策。”巫铁叹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脚下湿滑,岩石上水哒哒的,更生满了黏滑的苔藓。

    有些地方,一条条粗细不等的小溪在乱石间穿梭,溪水中有透明的小鱼、螃蟹,以及一些其他的甲壳类、节肢类小生物。

    肉眼见不到,耳边有时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嘶嘶’声,不知道是毒蛇还是蜥蜴在吐信子。

    突破感玄境,巫tiě níng聚法力,天赋神通‘掌控乾坤’又增强了许多。如今他的无形力场外放,已经可以轻松笼罩半径五百米的空间。

    这一片高低不平、崎岖蜿蜒的乱石地看似贫瘠,实则生机勃勃。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各种凶残、狠毒的小生物疯狂的相互搏杀,为自己竞争生存的空间和资源。

    这里的所有小生物,哪怕是水里的一只拇指大小的浅蓝色小水母,都蕴藏了可怕的剧毒。

    这些小东西,比苍炎域其他地域的小生灵凶残太多。

    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影响了这些小生命的进化。

    ‘进化’这个词没用错……

    巫铁搜索了一下老铁传授给他的浅层知识,确定自己没用错词。他小心的跨过一条一米多宽的溪水,一只通体密布着浅蓝色圆环的小章鱼从水里跳了起来,向他吐出了一支水箭。

    轻松避开了这只蓝环魔章的袭击,细小的水箭吐在了一旁的巨石上,‘嗤嗤’声中,泥土迅速化为黑色毒水,坚硬的岩石被腐蚀掉了半寸厚的一大片。

    巫铁手一指,一道疾风轰出,将这只拳头大小的蓝环魔章打飞。

    身躯柔韧的蓝环魔章弹飞了数十米远,撞在一块大石上,然后若无其事的蹦跳着,几下就跳回了溪水中。

    似乎明白了巫铁不好惹,这通体散发出迷离lán guāng的危险生物快速的向溪水下游逃窜。

    “这里很古怪……似乎距离我雾刀祖地越近,这些小东西就越危险。”总掌令一边向前疾行,一边低声说道:“你相信么?我从那些叛徒手中逃走后,第一次来这里,就差点死了。”

    总掌令冷声道:“一只面盆大小,蹦跳如飞,刀枪不入的毒蜘蛛,差点一爪子撕开了我的心脏。那蜘蛛通体剧毒……如果不是两个心腹死士搏命,我已经死了。”

    巫铁耸然动容。

    总掌令可是重楼境的高手,那些毒蜘蛛、毒蜥蜴之类的东西,按理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才对。

    巫铁不敢大意,他将无形力场缩小到百米大小。

    虽然掌控的范围缩小了许多,但是巫铁对这个范围内的掌控力度,几乎达到了一沙一尘都能一览无遗的程度。

    任何一只小生灵,都别想轻易的靠近巫铁一行人。

    道路难行,耳边的风声更是响得让人心烦意乱。

    以巫铁等人的速度,他们在乱石中穿行了足足七天,前方乱石突然断绝。

    两侧岩壁高耸,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无数夜光植物生长在岩壁上,照得悬崖岩壁一片通明。在荧光照耀下,可以看到深渊中浓雾弥漫,隐隐有一头头飞行生物盘旋。

    “也只有我雾刀真正的继承人,才知道如何出入祖地。”总掌令站在悬崖边,看着数千米外的悬崖另一侧,冷笑道:“其他人,就算找到了这里,想要通过这一片悬崖,必定有死无生。”

    巫铁胆大,他站在悬崖边缘低头俯瞰。

    浓雾中的飞行生物外形奇特,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阵,终于发现,这些家伙和上古之时的‘翼龙’生得一般无二,只是体型娇小了许多,翼展只有一米左右。

    体型虽小,这些家伙通体密布着黑色鳞片,偶尔发出的尖啸声直透脑海,震得耳膜刺痛,可见它们并不好招惹。

    “这里有什么危险?”巫铁看了半天,没发现这一处深渊悬崖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些小型翼龙固然外形狰狞凶猛,似乎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存在。

    总掌令淡然一笑,他右手向地面一抓,一块石头飞起,径直落入他掌心。他用力将石头向着对面的悬崖投掷了过去,‘呼’的一声,石头猛地飞出。

    刚刚飞出不到百米,悬崖上方的空气中,一抹极细的光芒一闪而过,在巫铁视野中留下了一条刺目的光痕。

    那块人头大小的石头直接汽化,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铁瞪大了眼睛,他没看清那一道强光从何而来,完全不知道它是如何出现的。

    “就算来十万八万人,用尸体填满这一片悬崖,不知道正确的办法,也不可能过去。”总掌令得意的向巫铁看了一眼,他突然向下方跳了下去。

    巫铁急忙看向了总掌令。

    就见他向下坠了百来米,身体一晃,就飘进了岩壁上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凹陷裂缝中。

    也不知道总掌令在下面捣鼓了什么,过了没一会儿,对面的悬崖岩壁上,就有细微的‘嗡嗡’声传来。

    ‘咔嚓、咔嚓’的金属摩擦声不断。

    巫铁瞪大眼,愕然看着一座宽有十几米的金属桥梁,就这么一截一截的向着这边延伸了过来。

    下方没有立柱,宽达数千米的悬崖,这一座金属桥梁,就这么凭空一截一截的延伸过来。最后‘噗嗤’一声,这座金属桥梁恰恰延伸到了巫铁面前,精准的嵌入了一条预留的石缝中。

    这座金属桥梁通体不见丝毫裂痕,浑然一体,显示出了极高的铸造技艺。

    岁月没有在桥面上留下任何痕迹,桥面依旧光洁,在桥梁的边缘,还有两条极细的荧光线,表示出了桥梁的安全范围。

    总掌令从下面飞身而起,一个翻身落在了桥面上。

    他向巫铁点了点头,沉声道:“走吧,这是唯一安全的道路。若是不知晓这里的机关奥秘……哼哼,来多少人都得死。”

    总掌令自矜、得意的笑道:“那些叛徒,自以为掌握了雾刀所有的秘密?嘿嘿,他们做梦都想不到,雾刀真正的核心机密,真正的传承秘密,在这里。”

    抬起头,总掌令悠然感慨道:“遥想当年,我雾刀先祖从祖地中走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开辟了偌大一片基业……后世子孙不孝、无能……长生教,嘿嘿!”

    巫铁打断了总掌令的悲风伤秋:“总掌令,你确定,你家祖地中,有好处?”

    总掌令肃然点头,他顺着金属桥梁大步向前走去:“你随我来,见了就知……只是祖地中颇有一些埋伏,想要得到那些好处,不易,不易啊!”

    巫铁也踏上了金属桥梁。

    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总掌令派出的心腹,应该已经将消息传给了大石城吧?

    巫铁和总掌令在乱石中穿梭的第四天,还没来到这一座深渊绝壁前时,长生教和炎家的联合大军,已经顺着巫铁等人当日通行的密道,突然出现在大石城下。

    一万出头的长生教精锐。

    超过三万名炎家从战刀城召集的战士。

    四个万人方阵从四面八方围住了大石城,四根长长的金属旗杆上,长生教黑色血字的大旗在随风狂舞。

    石猛站在城墙上,阴沉着脸看着城外突然从密道中涌出的大军。

    巫铁等人的队伍没能回来。

    两天前,石猛就接到了一个自称雾刀总掌令心腹死士送来的情报。

    战刀城方向,长生教有异动,有极其可怕的高手出现,按照那高手的说法,他还是长生教第三副教主贾正风的师傅,是长生教的太上长老。

    情报中,巫铁详细描述了他们这次突袭行动的整个过程。

    巫铁坦诚的向石猛表达了歉意——朱紫溪太可怕,巫铁不认为在面对朱紫溪的时候,自己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所以,巫铁没有选择返回大石城帮石猛应付强敌。

    巫铁更让那雾刀杀手告诉石猛——石猛派他去做的任务,他已经完美完成。炎家的那一处元穴已经被彻底破坏,所以巫铁选择抽身而退,倒也理直气壮。

    石猛眯着眼,回想着巫铁让人送回来的情报。

    其实,在巫铁预警之前,那借着巨灵灯逃回来的巨人,已经向石猛讲述了一切。

    只是……

    过了许久,他冷哼了一声,猛地举起了一柄大锤,朝着城墙下那一个长生教精锐组成的万人方阵大吼了一嗓子:“尔等要战,就战!”

    ‘尔等要战,就战’!

    两天前就收到了巫铁送回来的情报,石猛却选择了,依托大石城,和长生教,和炎家分一个高下。

    石猛其实,绝无退路。

    他击杀了石桧,占据了大石城,打出了反抗长生教的旗帜。

    所以他只能守在这里,只能留在这里,只能选择和长生教硬抗到死。

    否则的话,他能去哪里?

    石宝紧握着巨灵灯,嘶声咆哮着从城内一跃而起,双足重重的落在了城墙上。他低头俯瞰着城外的长生教大军,一言不发的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巨灵灯上。

    ‘啪啪’巨响不断,大片青色烟雾和火星从巨灵灯中喷出,在石宝的操控下,巨灵灯爆发出的威力比在石桧手上强了何止十倍。

    无数拳头大小的火星盘旋着向城外飞出,呼啸着向长生教大军落下。

    站在最前方的长生教精锐们纷纷掏出了锻造精良的金属重盾,犹如龟甲的重盾拼凑在一起,组成了一座厚重的盾墙。

    无数火星落下,火星轰然爆发开来,一团团火光席卷四方,伴随着刺耳的‘啪啪’爆鸣声,一块块盾牌被炸得支离破碎,长生教的战士们大声痛呼,起码有五六百人被这一击炸得手臂断折、浑身是血。

    长生教的军阵被炸碎了一小块,满地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残破的盾牌和甲胄碎片。

    坐在那辆特制大车中的朱紫溪脸色阴沉了下来。

    莫名其妙被人用阵法困住,一群强横的远古傀儡围着他狂殴了一通,以朱紫溪的实力,他都耗费了不小力气这才脱身。

    但是巫铁逃跑了,带着烈焰三劫果逃跑了。

    朱紫溪的心情变得极坏,就算他强行将炎寒露留在了身边充当侍女……他的心情依旧极其恶劣。

    石宝一击,重伤数百长生教战士,朱紫溪狞笑一声,周身血雾翻滚,当即一步迈出了车架。

    “嘿嘿,巨人精血,最是厚重醇厚不过……让本座试试你的血,滋味是不是比前几天击杀的那几个大块头好一些。”

    朱紫溪一句话就跳动了石宝的怒火,石宝想起了随着巫铁一起出行,却被朱紫溪击杀的那几个巨人晚辈,不由得大吼一声,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左手紧握巨灵灯,不断喷出大片青烟火星轰向朱紫溪,石宝右手拎着一柄特制的巨型狼牙棒,犹如一团旋风一样向朱紫溪轰了下去。

    朱紫溪头顶骷髅钮的印玺冉冉浮起,大片血雾中,一颗高有数百米的巨型血色骷髅头冉冉浮现。

    朱紫溪被漫天血光血雾包裹着,身体一晃,犹如鬼魅一样顷刻到了石宝面前,右手轻描淡写的一拳轰在了石宝的胸膛上。

    一声巨响,石宝胸膛凹陷,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向后倒飞百米,一头撞碎了大石城的大门。

    城墙上,石猛还有好些战士狼狈的被坍塌的城墙掩埋。

    朱紫溪挥了挥手,向大石城指了一指。

    “本座心情不好……所以,屠城!”

    城外四万战士呆了呆,然后随着长生教几个战士首领的一声大吼,四万战士潮水一样冲向了大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