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蛮浑身麻痹的嵌在石柱中,半天没有动弹。

    甲胄的防御力绝佳,巫铁那一拳如此霸道,牛蛮也没受到半点伤害。

    虽然**没受伤,牛蛮的心境却差点被巫铁一拳打碎。

    那是,何等可怕的,一拳。

    无法阻挡。

    不能阻挡。

    甚至一拳落下来的时候,牛蛮本能的生出了无边的绝望。被巫铁那一拳命中身体的时候,牛蛮甚至觉得,他就是一颗可怜的鸡蛋,就要被一个大铁锤轰成蛋浆……

    那么可怕的一拳,根本不是三天前牛蛮和巫铁角力的时候,巫铁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应有的攻击力。

    巫铁三天前隐藏了力量?

    不,这三天内,在那个太古遗迹中,巫铁凭空增长了无数的力气。

    牛蛮呆呆的嵌在石柱里,任凭四周数十个探子站得远远的窥觑他。

    高空一根根巨大的石笋不断坠落,砸得附近地动山摇,有些地方传来了凄厉的惨嗥声,那是来不及闪避的人被石笋砸在了下面。

    过了好久好久,牛蛮才身体一晃,从石笋中挣扎着走了出来。他站在地上,一根石笋恰好落在他头上,被他头盔上两根粗壮的牛角撞得粉碎,他的身体动都没动一下。

    四周见到这一幕的探子们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

    这甲胄,不是样子货,是真正的防御力惊人的重宝。

    几个血弯刀的高手化身流光朝这边赶来,他们远远的就大声呵斥着,传达了老刀风的命令,勒令牛蛮赶紧赶回去向老刀风汇报情况。

    牛蛮失魂落魄般应了一声,撒开两条大腿,大步隆隆的向血弯刀驻地狂奔而去。

    巫铁石堡中,巫铁眯着眼眺望着牛蛮被打飞的方向,然后笑着看向了唐七:“牛蛮他……皮粗肉厚的,又有那套甲胄护身,应该没什么大事。”

    “堂主,您,要不要试试我的拳头?”巫铁龇牙咧嘴的笑着。

    唐七身体一哆嗦,他一挥手,一套金光灿灿的甲胄顿时裹在了他身上。作为战堂堂主,他自然也得到了一套老刀风赏赐的战甲。

    只不过和力量型的牛蛮不同,唐七走的是轻灵快捷的路子,所以他的甲胄和巫铁一样,也只是护住了上半身的半身甲和一件裙甲,头上有着一具轻盔,双臂、小腿有护臂、护腿而已。

    他干笑着,向巫铁摇了摇头:“枪爷你说笑了,我来这里,并无恶意,只是好奇……我大致明白了,枪爷你在遗迹中,这力量可是提升了不少……”

    打了几个哈哈,唐七一步一步的退出了巫铁的会客厅。

    “那么,就不叨扰了,枪爷你……好生休息。这些侍女一个个乖巧水灵,可以尽情享用。”

    唐七笑得很灿烂。

    巫铁嘴巴一歪,又将刚才的一套说辞搬了出来,什么细胳膊细腿啊,胸平屁-股小啊,身上没鳞片啊什么的。

    唐七一张脸龇牙咧嘴的抽动着,无奈的看了巫铁一眼,然后转身快速离开。

    族群不同,审美观有太大的差别,这真是没办法了。

    唐七刚刚退出巫铁的石堡,他和牛蛮一起,被老刀风叫了过去,然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就算在老刀风的石堡外,都能听到老刀风气愤的咆哮声。

    “你们这是做什么?做什么?”

    “你们是冲着枪爷去的么?是么?”

    “不是!你们是冲着我来的,冲着我来的。”

    “当我不明白你们的心思么?你们想要做什么?”

    “你们不相信我这个做大哥的……你们觉得,做大哥的隐瞒了你们一些事情,做大哥的会亏待你们!”

    “你们这么想,你们对得起我么?对得起我给你们的这些神甲、神兵么?”

    “你们知道,为了这些宝贝,我在那遗迹里面,吃了多少苦?”

    “你们没有吃到半点苦头,你们就得了这些神甲、神兵。”

    “你们还不知足么?你们还想要更多?”

    “好啊,我这张位子,给你们坐,好不好啊?血弯刀的大魁首之位,我让给你们……你们坐得稳么?”

    老刀风在这里破口大骂,他的话语迅速的传到了血弯刀所有高层的耳朵里。

    “当然……有功就要奖励,做了贡献,就必须得到好处,这么多年了,我们血弯刀一直是这么做的。我这个做大哥的,什么时候亏待过兄弟们?”

    “这次,我们要做的事情,你们好生干……我不会亏待你们,除了这些神甲、神兵……我不会亏待你们的,还有更好的东西等着你们。”

    “但是……没有功劳,没有作出贡献的,就别想了。”

    “平白无故的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当我们血弯刀是善堂么?”

    一通教训后,牛蛮和唐七灰头灰脸的被老刀风一脚踢出了自己居住的石堡大门。

    随后,老刀风让人传令,牛蛮和唐七不尊自己的号令,不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反而去骚扰新加入的战堂副堂主枪爷,这触犯了血弯刀的家规、律令。

    所以,两个家伙被扣掉了未来一年的所有分红,未来一年,他们一个金币都别想拿到。

    唐七和牛蛮阴沉着脸,急匆匆的带着人,按照老刀风的命令去组织兵马,整顿人手去了。

    血弯刀的一众高层,也因为老刀风的这一通发作,一个个变得老老实实的,乖巧的按照老刀风制定的计划去忙碌去了。

    巫铁这里也安静了下来,连着好几天的功夫,再也没有人窥视什么。

    几天时间内,巫铁就蹲在石堡里的密室中疯狂xiū liàn,每一秒钟,他的重楼天锁上都有两三根、三四根光丝被法力消融、pò jiě,每一秒钟,都有新的天地奥义融入他全身。

    每一秒钟,巫铁的实力都在增长,都在飙升。

    **力量,法力修为,灵魂强度,血气浓度,神通底蕴,秘术威能,一切的一切,都在快速提升。

    《元始经》搭配上丰收之树,正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数十株低阶元草悬浮在巫铁面前。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汁液不断从四周的元能漩涡中渗出,最终化为一汪小小的池水,将这些低阶元草全都浸泡了进去。

    丰收之树的神奇力量发动了,这些低阶元草开始生长,开始膨胀,开始扭曲……原本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九品熔岩草,它们却在最底层的结构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八品淬金草……七品火雀草……六品黄尘草……

    短短几天的功夫,几株熔岩草居然直接改变了品类,品阶提升的同时,它们自身的品种也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随着时间流逝,数十株六品黄尘草通体晶莹,好似huáng sè的琥珀铸成,无数细小的沙尘围绕着草悠的向这边飘了过来。

    快到土包的时候,三团黑气突然收敛,露出了三个长条脸、吊梢眉、小鼻子小眼睛薄嘴唇,天生一副夭折相的白面青年。

    三个青年穿着白色的长衫,袖口上用金丝、银丝和铜丝,分别绣了个面容狰狞的恶鬼头像。

    想来,这就是金亡灵的三位首领,金鬼、银鬼和铜鬼了。

    这三个家伙的长衫胸口,佩戴着硕大的徽章,几乎占据了他们整个胸膛的徽章——黑气翻滚,一只白色骷髅手掌从黑气中探了出来,掌心抓着几个染血的金币。

    巫铁目光扫过金银铜三鬼身后的人群。

    他一眼就看到了孙左。

    孙左今日穿了一套崭新的蟒皮甲,披着一条黑色斗篷,手里拎着一条长长的细细的蛇头木杖,趾高气扬、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很显然,借助多利亚的预言之术,这家伙突破了命池境,在金亡灵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虽然,这家伙是最弱最弱的那种命池境。

    但是他的境界是实实在在的,比起普通的重楼境,他也算是一个小高手……换句话说,这家伙拥有主宰一方战场的实力!

    能够跟在金银铜三鬼身后来这里,显然这厮这些日子很是春风得意,颇受重用。

    将白虎裂杵在地上,双手轻轻的摩挲着白虎裂的枪杆,巫铁暗自盘算着,等会他要是扑上去,一拳打死孙左的话,这场景会不会很热闹?

    当然,打死孙左是一回事,孙左手下的那些猎队的成员,也是不能放过的。

    更重要的是,他还要生擒活捉金亡灵的高层,拷问一些事情。

    巫铁的脸阴沉下来。

    他想起了灰夫子。

    也不知道灰夫子死了没有,总要问一个确切的信息才是。

    金银铜三鬼步伐轻飘飘的,犹如三张纸人一样飘到了座位上坐定。

    老刀风和他们三个你瞪我、我瞪你的瞪了好久,终于,老刀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说个章法吧,四面八方,这么多好朋友都盯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