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家族人狂歌而去,巫铁全身燃起了滔天烈焰。

    除了老铁,方圆三百里的洞窟中,所有人都被逼得不断后退。

    石飞、魔章王、铁大剑、山盾、炎寒露,包括十八尊镇宫天王在内的六道宫弟子,他们都被巫铁身上散发出的可怕高温逼得退出了石窟。

    连带着,他们带走了被生擒活捉的饕餮鸪和他手下四大命池境,带走了被冰封的娲窈和公孙晟,带走了被禁锢的大蛇燚和数十黑蛇少年。

    唯有那些原本要被当做祭品的少年,他们被巫家族人带走了。

    巫铁已经顾不上外界的事情,他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向外喷出炽烈的火焰,他全身的骨骼不管长短粗细、不管大小厚薄,全都在剧烈的震荡。

    三十六滴大巫精血在巫铁体内急速游走,犹如三十六头疯狂的太古魔兽,在巫铁体内乱窜。

    这些精血坚硬如金刚,沉重如大山……这并非虚言,而是真正的一滴血就有一座万米高山那般沉重,每一滴精血蕴藏的能量都极度恐怖。

    每一滴精血内蕴之力,也不知道等同多少上品元草,多少珍稀的xiū liàn资源。

    精血所过之处,巫铁的肌肉一丝丝粉碎,然后又急速重生。

    精血所过之处,巫铁的血管一节节破碎,然后又急速愈合。

    肌肉,经络,内脏……甚至是巫铁已经变异的那些骨骼,都被三十六滴精血震出了无数裂痕。

    巫铁的骨骼已经变异得极其坚硬、柔韧,依旧承受不住这些精血狂暴的能量冲击。

    不断粉碎,不断愈合,不断重组,然后再次粉碎和愈合。

    精血本身并无任何消耗,只是它们释放出来的一丝烙印在精血内的力量痕迹,就让巫铁全身发生了极其剧烈的变化。

    每个毛孔都在向外喷射炽烈的火焰,巫铁犹如一根粗壮的灯芯杵在石窟正中,他身上喷出来的火焰足足有三四千米高,火光熊熊,向四周辐射数十里。

    老铁站在巫铁身边,大片黑风卷着黑沙覆盖了整个石窟,帮巫铁遮挡住了他外泄的火光和热力,维持着这个石窟不会因为巫铁身上的异变而被再次破坏。

    “巫族……这群没脑子的蠢货……总是管杀不管埋么?每次都是管杀不管埋……闯祸后总要别人给他们擦屁股……”

    老铁喃喃自语……他眸子里黑色神光闪烁,他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挖掘关于这一支巫家族人的资料。

    过了许久,许久,老铁才低声说道:“哦……是……一支种子么?被强迫撤离,当做繁衍之种而保存下来的种子血裔?难怪,他们的传承这么完整。”

    “我就说,巫铁家传的炼体拳法如此粗野狂暴,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完成的……居然是这群暴力分子的家传玩意儿……”

    “元巫经,祝融经,共工经,玄冥经……啧,连我这里都没有任何记载,这群家伙,粗暴,野蛮,疯狂,偏执……而且还一个个小气得很……”

    “不过,对本家族人,他们却又极其护短……对了,还有排外,极度的排外……更极度的骄傲、骄狂、骄横……蛮横不逊……”

    “这些家伙,从他们身上找不到任何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护短吧?”老铁龇牙咧嘴的笑着:“可是,就算是护短,也不能这么管杀不管埋……十二个命池境之上的高手的本源精血,混蛋啊!”

    老铁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眼睁睁的看着巫铁皮肤上冒出了大量的水泡,然后大片大片的皮肤脱落,露出了血淋淋的肌肉和各色血管、经络……

    巫铁的身体承受不住三十六滴精血的冲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老铁怒骂了一句,往生塔虚影从他头顶冉冉喷出,高有三尺的半透明黑色金字塔洒下大片黑色神光笼罩在巫铁身上,强行帮他稳固了几乎崩溃的躯体。

    “小铁,全力运转元始经。”

    老铁急促的说道:“这些家伙的本源精血中,肯定铭刻了他们xiū liàn的巫家本源gōng fǎ……这些gōng fǎ你可以记下来,但是一定不要xiū liàn。”

    “巫族的gōng fǎ,太极端,太偏执,虽然也是一条通天大道,但是并不完全。”

    “元始经才是根本,赶紧全力运转,借他们精血能量冲击天地枷锁,突破重楼境界……他们本源精血中铭刻的那些古怪法门,以后可以当做你的应敌手段来使用。”

    巫铁艰难的点头。

    他浑身烧得剧痛难当,整个身体似乎随时会变成一片飞灰,随着风就这么飘得无影无踪。

    他已经痛得迷糊了,只能勉强听到老铁的大吼大叫。

    不仅是**,他的灵魂也开始受到本源精血的冲击。

    眉心金光已经被压制成只有一粒沙尘大小,金光变得极其明亮,密度极大,几乎凝成了实质。但是在本源精血的冲击下,金光也随时可能破裂粉碎。

    老铁动用往生塔本体,帮巫铁稳住身躯的一瞬间,巫铁只觉一股极寒的死寂之力涌入身体,帮他勉强抵消掉了体内可怕的高温。

    **的状态得到稳定,但是灵魂的冲击依旧。

    一**恐怖的灵魂力量呼啸而来,巫铁就觉得自己是一块可怜巴巴的小小礁石,却被无边的海啸包裹。

    那海啸不是普通的海水,而是钢铁融化成的汁液,密度比礁石高出了百倍、千倍、万倍,他的灵魂随时可能被这可怕的巨浪压成粉碎。

    眉心剧痛,金光几乎崩解的一瞬间,巫铁忍不住张嘴想要发出惨嗥声。

    三十六滴精血中同时有一丝丝一缕缕极其精纯,而且完全不需要巫铁消化就能直接融合的灵魂之力融入了他眉心那一粒比沙尘还要细小的金光中。

    细细的金光开始生长,一粒沙尘大小,两粒沙尘大小,三粒沙尘大小……

    极其缓慢的,巫铁的灵魂力量开始增加,他的法力也开始蜕变……

    原本巫铁的法力虚浮,只是一团光影,但是此刻他的法力从光影逐渐变得和雾气一般,随后从雾气急速向着流水质地转化。

    法力如水,这是命池境的高手才能拥有的法力品质。

    随着一丝丝灵魂力量的融入,一如老铁所言,无数散发出极其古老气息的文字犹如海啸一样涌入。

    这些文字直指天地本源的奥秘,或者炽烈如火,或者深沉如渊,或者阴寒如冰,或者死寂如冥……

    巫家各支脉氏族的本源gōng fǎ不断涌入巫铁灵魂,让巫铁瞬间明白了这些gōng fǎ的xiū liàn法门,明悟了其中无数诡异绝伦又或者强横霸道的秘术秘法。

    巫铁按照老铁的提点,他将这些gōng fǎ、秘术全部烙印在了灵魂中,却强行控制自身不去xiū liàn他们。

    他也辨识出来,巫家的gōng fǎ在灵魂方面的xiū liàn乏善可陈,所有gōng fǎ都是蛮横的熬炼肉身,疯狂的将肉身向着某种天地极端的极致力量不断靠近。

    祝融爆炎他们的灵魂力量也非常强大,强大到非人的境界。

    但是他们的灵魂,完全是依靠自身过于庞大的精血气息滋养而成,他们对灵魂的xiū liàn手段极其的粗陋,甚至是不屑一顾……

    就连他们破开天锁重楼的法门,也都是用精血暴力蛮横冲击,完全和灵魂、法力方面的运用没多大关系。

    果然如老铁所言,巫家的这些gōng fǎ过于极端,虽然也是一条辉煌大道,却并不完善、更称不上完美。

    巫铁盘坐在地,浑身燃烧着滔天烈焰。

    他一次次的深呼吸着,运转元始经中法门,竭力的、小心翼翼的从一滴精血中,抽出了一丝微不足道的精血力量融入自身。

    一声巨响。

    巫铁脑海中好似有雷霆爆开,巨大的轰鸣声震得巫铁灵魂天旋地转,差点将他震晕了过去。

    一个磅礴不可思议的巨力在巫铁体内爆发开来,巫铁全身血肉细胞瞬间粉碎,所有的血肉细胞在这一瞬间都粉碎了一次,然后在这股巨力的暴力捏合下,又重新滋生。

    巫铁全身的血肉细胞体积骤然缩减。

    假如巫铁全身的血肉细胞原本体积是一百,如今就变成了九十九点九。

    细胞的体积缩小,密度增加,内部容纳的力量却飙升了一倍有余,每一颗细胞都比之前强大一倍以上。

    巫铁的体积略微缩小了一丝丝,但是很快他的身体内就有新的肌体细胞不断生出,他的体积迅速扩张了一丝丝,而且比之前又长高了一些,强壮了一些……

    巫铁身后,两条辉煌夺目的双螺旋流光出现。

    三十几亿条细细的光丝缠绕在两条雄壮如龙的双螺旋流光中,凝成了三十三道重楼枷锁,巫铁整个人都被这一重重的重楼枷锁投影死死的禁锢在里面。

    身体内,这一丝精血力量所化的洪流呼啸而起,化为一条血色巨浪狠狠冲刷在第一道重楼枷锁上。

    刺耳的破裂声不绝于耳,第一道重楼枷锁上数万条细细的光丝被血色巨浪一击粉碎。

    光丝化为无数细细的光点飞入巫铁全身,和他的每个细胞融合。

    第一丝精血能量消耗一空,随后巫铁又从一滴精血中,抽出了第二丝精血能量。

    又是一声雷鸣在巫铁体内传来,他脑海中同样是一声炸雷般巨响传出,他眉心的金光已经膨胀到了绿豆大小,被这一声巨响轰了一下,绿豆大小的金光骤然压缩到了原本的一成左右。

    金色光团变得越发致密,巫铁的法力也同样凝实了些许。

    又是一条血色巨浪冲击在第一道重楼枷锁上,又是数万条细细的光丝被冲得支离破碎。

    巫铁全身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美妙感觉传力,他能隐隐察觉到,自己的身躯变得轻灵了许多,而且凭空多了几丝神异气息。

    他感觉,自己好似被困在一座被无数厚重的毛玻璃组成的小黑屋中。

    这些毛玻璃上,还被人涂上了厚厚的粘稠的墨汁。

    每一根光丝破碎,都好像一块毛玻璃上的墨汁被擦去了一点儿,就有一丝微不足道的光照进了小黑屋中。

    自己的身躯在苏醒,在朝着某种本源之道不断的靠近。

    那种欣喜和宽慰的感觉,犹如潮水一样一**的冲刷着灵魂,让巫铁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有火焰、狂风、沙土、流水、玄冰、雷霆、树木、花草等等异象在巫铁身边浮现,这些异象大的不过巴掌大小,小的更是只有拇指方圆,但是每一道异象都充斥着玄妙不可言的气息。

    老铁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巫铁的变化。

    每当他看到巫铁身后一道血色巨浪拍打天锁重楼的威势,老铁黑漆漆的胡狼脸上就是一阵抽搐。

    “这群杀千刀的巫家混蛋……管杀不管埋,管杀不管埋……老子算是知道他们的这个臭名声是怎么来的了……”

    “分明是天大的好事,硬是被他们弄成这样……”

    “要不是有老子在这里看护着,这小子早就嘭的一下嗝屁朝梁了!”

    “大巫精血,这是区区重楼境一重天的小子能消化的么?”

    “混蛋啊,混蛋啊……欸?”

    老铁突然一脸狐疑的看向了巫家族人离开的方向:“那些蠢货也就罢了,那个白毛老鬼……很有点奸猾……难不成,那混蛋算死了老子?”

    巫铁身后异象不断,巨大的天锁重楼冲起来有上万米高,一道道血色巨浪源源不断的冲刷上去,无数条极细的光丝不断的被破坏。

    经历了数千次冲刷,巫铁天锁重楼的第一重枷锁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第一道天锁重楼彻底崩溃。

    巫铁的身体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他浑身皮肤同时脱落,一层莹白如玉的新皮已经自身出来,不断释放出熠熠光辉。

    有无形无迹的风从四周虚空中冒了出来。

    这些风无声无息的,顺着巫铁的每一个毛孔窜入了他的身体,瞬间吹遍了他的四肢百骸和血肉神经……

    老铁低沉的咕哝道:“风劫来了……啧……可怜啊,这风……”

    老铁一句话刚说完,巫铁体内三十六颗没怎么消耗的精血同时剧烈震荡,刚刚侵入巫铁体内的无形风劫顿时变得支离破碎,哀鸣着从巫铁体内喷了出来。

    巫铁身后,双螺旋流光中,三十二重天锁重楼光芒更甚,每一道天锁重楼都比之前粗壮了一些。

    又是一道血色巨浪呼啸而出,重重撞在了第二重天锁重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