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塔悬浮头顶,洒下黑sè神光笼罩巫铁全身。

    老铁拎着权杖,看了看巫铁眉心那条七彩光芒闪烁的光痕,吐了吐长舌头,咧嘴一笑。

    “虽然,你很了不起,可是……老子还是要说,女人就是女人……下手,也太心慈手软。”

    “不过,我老铁不同……做事,干嘛给人留余地啊?”

    “抢先走上别人的路,让人这辈子都无路可走,妙!”

    老铁低沉的咕哝着,他将权杖杵在身边,双手放在巫铁身上,指尖有黑sè神符浮现。他低声的念诵咒语,玄奥的咒语和巫铁身上的鹰神甲胄发生了奇异的共鸣。

    在奥西里斯代表的那一脉修行体系中,鹰神是天空的统治者,他掌控了风还有空间的力量。

    “空间……找到了。唔,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留下如此浓烈的空间气息,这是有意蛊惑老子下手?啧,女人就是女人,想要把事做绝了,又死要面子。”

    “何必呢?让老子多费这么一套手脚。”

    老铁喃喃自语,巫铁身后的金属羽翼猛地张开,每一片金属羽毛都剧烈的震荡着。四周虚空荡起了一丝丝诡异的细微漩涡,随后所有的小小漩涡迅速融汇一体。

    一个直径数米的硕大空间漩涡出现,老铁神sè肃然的,双手轻轻伸了出去。

    就好像一个耍蛇人将手伸进了藏着剧毒毒蛇的瓦罐里,老铁手刚伸进去,就猛地向外一拉一扯。

    九颗硕大的光团被老铁狠狠的从空间漩涡中拉了出来。

    其中一颗光团体积最大,直径足足有百米左右,光团中蜷缩着一头通体翎羽辉煌的七彩孔雀,孔雀长长的尾羽上光芒迷幻,好似有无数神光奔涌的眼眸在扫视天地万物。

    其他八颗光团中,则是分别有一株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一株优雅圣洁的优昙花树,一蓬被粘稠红sè火焰包裹的红sè莲花,一片散发出瑰丽魅力的黑红二sè曼陀罗花。

    又有一头凤凰,一头大鹏,一头神鹫,一头极乐鸟,他们静静的蜷缩在光团中,只是偶尔晃动一下身体。

    “好东西啊。”老铁看着这九颗光团,喃喃道:“这些宝贝,才是三连城最大的宝贝吧?”

    双手一按,九颗光团逐次没入巫铁的身体。

    连同之前被祖灵娲皇氏打入巫铁体内的四颗光团,十三颗光团在巫铁体内同时亮起,然后眼看着十三个光团急速靠拢,融为一体,一股微妙的气息在巫铁体内扩散开来。

    老铁手一挥,面前的空间漩涡缓缓消散。

    巫铁体内,一**强劲的灵魂波动不断扩散开来,他的皮肤上不断裂开一条条可怕的伤口,但是在十三颗光团融为一体的奇异力量滋养下,所有伤口刚刚出现就立刻愈合。

    丰收之树的虚影从巫铁头顶涌出,一条条枝桠、根茎欢快的舞动着,深深的扎入了四周虚空。

    一道道长江大河般的天地元能不断注入巫铁体内,一点点填充进他的皮肤、血肉、血管、经络……

    庞大的灵魂力量和十三颗光团汇聚形成的奇异力量,两者完美的融为一体,化为一片宛如琉璃一般纯净的庞然伟力,一次次的冲刷着巫铁身后的天锁重楼。

    宛如巨龙的天锁重楼剧烈的颤抖着,一簇簇光丝轰然粉碎,无数光点不断融入巫铁体内,每一条光丝崩碎,都有一股强大的金sè法力呼啸着注入眉心法源。

    雷霆,烈火,极光,元磁,玄冰,流水……诸般异象在巫铁身边不断浮现。

    他的身体也变得极其怪异。

    时而皮肤莹白如雪。

    时而通体漆黑如墨。

    时而全身化为烈焰。

    时而周身萦绕霞光。

    时而实体,时而虚化,时而彻底消失,时而突然化为缕缕残影,同时出现在身边数十个不同的位置。

    有龙吟,有凤鸣,有狂风大作,有海啸奔涌,诸般奇异的声响在巫铁体内不断传来。

    随着天锁重楼一重重的崩塌,彻底化为光点融入体内,巫铁体内体表的异象更多了。

    老铁呆呆的看着异变不断的巫铁,喃喃道:“《元始经》,《元始经》……哎,对了,那死胖子呢?”

    老铁突然惊醒,他向四周望了过去。

    巫铁借助祖灵娲皇氏之力,以优昙一族的屠灵绝阵击杀了在场的数十位各族老祖,老铁只顾着救治巫铁,化解他承受不了太过于庞大的灵魂力量,头颅爆开的危机。

    他居然没注意到,金满仓去哪里了。

    老铁的鼻子用力的抽了抽,他的脸sè变得有点难看。

    空气中,有各族老祖的尸体残留的气息,有他们的灵魂崩解散失的灵魂粒子味道。

    唯独没有金满仓的气息。

    这家伙,在甬道的禁制全盘发动,在巫铁催动屠灵绝阵之前,居然就跑得无影无踪。

    “哼。”老铁一把抓住了巫铁,将他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拎起了权杖,大踏步的向甬道的另外一端狂奔而去。

    顺着甬道一路向前,笔直前行数千米,是一条四十五度向下的长长阶梯。

    阶梯宽敞、高大,两侧墙壁上镶嵌了一颗颗光华夺目的明珠,放出熠熠光辉照耀阶梯。但是这里分明有奇异的禁制,任凭这些海碗大小的明珠光芒夺目,老铁始终只能看清身边十几米的范围。

    一眼望去,一长串的明珠分明都很明亮。

    但是以老铁这具往生塔神器所化的身躯拥有的威能,都只能看清身边十几米的范围。

    “三连城的祖宗,很阔气么……这条阶梯……”老铁带着巫铁向下狂奔了一刻钟,蓦然回头,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刚刚进入石阶的位置,他不由得拎起权杖,朝自己的脑袋砸了一下。

    “这是空间迷宫?”老铁的狗脸耷拉了下来:“这玩意,该怎么pò jiě?我……不会……”

    老铁有点心虚的,尴尬的咧嘴一笑,然后飞快的向四周望了一眼。

    “奇怪,那死胖子,他应该也跑到这里来了……怎么不见他?还是,他已经破开了这条阶梯,进去了?”

    老铁皱着眉,他突然大吼一声,右手权杖狠狠向前一挥。

    一声巨响,权杖的胡狼头杖头双眸喷出两条森森黑气,无边的黑风卷着黑沙呼啸着席卷整个石阶。石阶剧烈的抖动着,面前的空气蠕动着,石阶一会儿变得通体明亮,一会儿变得漆黑无光。

    “嘿嘿,不需要什么神通,不需要什么破阵之术,有足够的蛮力,也可以。”老铁大咧咧的笑着:“进不了门……我就砸破你的大门,多简单的事情?”

    “或许老子的脑子有点简单……但是作为一个纯粹的战士,脑子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铁张开嘴,吐出长长的舌头,嘶声的‘嗷呜’嚎叫着。

    他的水晶大脑和往生塔这具神器所化的身体契合度不高,他能发挥出的往生塔的力量极其有限。饶是如此,老铁周身喷吐出的黑sè神光,依旧让整条石阶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双手抡着权杖狠狠向前暴击。

    ‘轰隆~咔’的一声巨响。

    前方虚空犹如镜片一样寸寸碎裂,一条灯火辉煌的石阶出现在老铁面前。

    石阶宽百丈,向下不知道延伸了多长,石阶上密密麻麻的站着数以千计的,通体漆黑的金属傀儡。

    这些金属傀儡做工精美绝伦,形体、面容栩栩如生,和真人没什么两样。他们身高两米上下,身披黑sè甲胄,左手握着线条优美的鸢盾,右手握着锋利狭长的长剑。

    石阶本相刚刚出现,这些金属傀儡同时抬起头来,双眼喷出血sè光芒,死死盯住了老铁。

    这些金属傀儡同时向前迈了一步,它们身上气息逐渐增强,迅速达到了重楼境巅峰水准。

    “重楼境?不够……”老铁龇牙咧嘴的放声大笑。

    但是下一瞬间,这些金属傀儡眸子里的血光闪烁了几下,它们同时看向了老铁肩膀上扛着的巫铁,‘咚’的一声,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倒在地。

    老铁的笑声戛然而止。

    巫铁体内,十三团光团融为一体,化为一团金sè光团停留在他的胸腔内,一**奇妙的能量波动正不断的向四周扩散开。

    这股力量在急速的增强巫铁的**,全方面的增强他的**机能。

    同时这股力量还和丰收之树吸纳来的庞大天地元能,和巫铁急速增强的灵魂力量融为一体,化为琉璃一般的纯净力量不断冲击他的天锁重楼。

    巫铁身后的天锁重楼变得越来越光焰夺目,越来越晶莹剔透,体积也是越发的庞然巨大。

    而这股力量波动也变得越发强大,越发神异。

    数千重楼境的金属傀儡感应到巫铁体内的这一股波动,顿时纷纷跪下。

    “哦……认主了?好。”老铁也不啰嗦,他继续扛着巫铁,顺着石阶就向前狂奔。

    顺着石阶一路狂奔,大概向下行进了数千米深,前方一扇银sè的大门赫然在望。

    “死胖子!”老铁一看那大门,顿时破口大骂。

    大门正在缓慢的闭合。

    高有百丈,宽达数十丈的大门之前打开了数丈宽,如今大门正在缓慢的,一点点的关闭。

    大门的两扇门页之间,一道道拳头粗细的银sè电光无声的流淌着,化为一片炽烈的雷光领域,分明蕴藏了绝大的威能。

    银sè电光密集交错在一起,电光之间,大概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

    老铁大概能想出这里发生了什么。

    魔章王带着巫女进入了银sè大门,魔章王是不会关闭这门户的,他肯定是要给巫铁留着门的。

    只有金满仓。

    只有他偷偷的来到这里,他闯过了前面的石阶,进入这银sè门户后,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将这开启的大门又重新关上了。

    老铁大踏步来到了大门前,死死的盯着门户上流动的银sè电光。

    他犹犹豫豫的伸出权杖,小心翼翼的往电光上点了点。

    ‘嗤啦’一声。

    老铁和巫铁全身爆出无数银sè的电火花,老铁嘶声尖叫着,被电光劈得向后倒飞了数百米远,连同巫铁一起在地上连连翻滚。

    巫铁也被劈得浑身电光乱闪,满头长发都焦糊卷曲了。

    半昏厥状态的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张开嘴喷出一道青烟,硬生生被电劈得清醒过来。

    他龇牙咧嘴的直起了上半身,呆呆的看了看那银sè大门,突然笑了起来:“我怎么突然有了三连城的禁制全图?呵呵,好古怪……不过,也好。”

    “开门的咒语,真是古怪……”巫铁大声的,用一种怪腔怪调的声音,连续吼出了一百零八个奇异的音节。

    银sè大门上奔涌的电光骤然消失。

    巨大的门户缓缓的向左右开启,露出了正中一条宽敞的通道。

    “老铁,我浑身发麻,有点动不得,还是有劳你了。”巫铁笑着,一手搭在了老铁的肩膀上:“哎,这金满仓,我之前就觉得他很古怪……没想到,他不只是古怪,还是有大古怪。”

    “再大的古怪,死了就没古怪了。”老铁的思维总是这样的简单、粗暴,但是极有效率。

    他扛起巫铁,撒开大步闯入了银sè大门。

    银sè大门后,是一条银sè的甬道,内有数百具气息达到了命池境的白银傀儡把守。

    巫铁体内的奇异气息散发开来,这些白银傀儡也都纷纷单膝跪地,任凭两人进入。

    随后是一扇金sè门户。

    金sè门户上喷吐着金sè的烈焰流光,门户也在缓慢关闭。

    巫铁再次大声读出了一连串古怪的咒语,烈焰流光消失,金sè大门缓缓开启。

    金sè大门后面是一条不长的金sè甬道。

    三十几具气息达到了胎藏境的金sè傀儡镇守甬道,巫铁同样是气息一放,就让它们跪地行礼。

    一路行来,巫铁和老铁的脸sè都有点古怪。

    三连城的底蕴,三连城的底蕴啊……

    如此强悍的底蕴,大孔雀王族的那些纨绔废物,得无能到何等程度,才会被人一夜之间,摧毁了整个王族,掀翻了他们的统治?

    尤其是,巫铁脑海中正有无数关于三连城大孔雀王族和十二本相家族的信息浮现。

    十三个光团中记载了许多的信息。

    越是了解这些信息,巫铁越是对大孔雀王族的覆灭感到无法理喻。

    越过金sè甬道,穿过一扇半透明的白sè琉璃门户,前方雾气涌动、霞光旋转,巫铁和老铁来到了一座大殿中。

    魔章王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金满仓正一脸怒火的用一柄利刀在他身上乱切乱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