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看出来了,金满仓有苦衷。

    可是……他不关心啊!

    管你有什么苦衷。

    反正,金满仓给巫铁的印象,就是一个表面忠厚、一肚皮坏水的混蛋。

    所以金满仓颇为悲情的大吼大叫,巫铁双手揣在袖子里结印,一通三山定身咒、五岳镇魂咒、四渎封神印之类的大威力禁制手段,‘噼里啪啦’的给他加上了数十种。

    一座座山峰虚影,一条条大河虚影,以及大量神兽神禽的虚影逐次在金满仓头顶浮现。

    金满仓的身体变得僵硬,目光变得呆滞,他全身所有的机能被彻底封死,甚至他的皮肉、筋骨都变得晶莹透明,体内一切力量运转都清晰可见。

    这是一门名之为‘明玉九重劫’的封印秘术,巫铁之前连续破关,接连突破天锁重楼,莫名得到了好些神通秘术的诀窍。

    明玉九重劫,就是其中一种旁门封禁手段。

    中了这封禁,受封人的全身变得透明,体内任何微小变化都一览无遗。只要有人专门注意监管,中了明玉九重劫的人,也就别指望能够破开身上禁制、偷偷逃走。

    ‘咚’!

    金满仓重重倒地。

    巫铁走到魔章王身边,他眉心法眼睁开,一缕缕极细的电光喷出,宛如利刀划过他身上的禁制。

    禁制炸开,魔章王一跃而起,朝着巫铁苦笑:“不是我无能,是他背后偷袭,下手太阴损,我根本没来得及提防,就被他算计了。”

    顿了顿,魔章王的脸色有点古怪,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瞪大眼睛动弹不得的金满仓,低声道:“而且,他对三连城的了解,比我多了许多……他的确是,那一支主脉的后裔。”

    巫铁看了看魔章王。

    之前金满仓吼出来的那些话很有意思。

    似乎,在大孔雀王族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力图中兴、奋发图强的雄主?

    只是,那些已经沉浸在奢靡享受中的大家族成员,他们绝对不会拥护一个整天兴风作浪、折腾是非的雄主。

    所以,巫铁用脚丫子都能想象,那位雄主和他的支持者们的下场。

    无非是大孔雀王族的一次内乱而已,绝大多数的王族族人带着十二本相家族的力量暴起发难,雄主或许成了死主,而他的那些支持者,也只能逃之夭夭。

    但是人家偏偏是大孔雀王族真正的主脉正统。

    他们带走了三连城最机密的核心秘密,或许还带走了那位雄主的遗旨之类的东西……只不过,这些事情,巫铁同样不关心。

    “灰夫子还在城外秘窟中,赶紧激发终极防御大阵,将凛冬和苍幽要么赶走、要么诛杀,剩下的事情,剩下再说。”巫铁急促的催促魔章王。

    ‘哦,哦’!

    魔章王惊醒过来,他急匆匆的跑到了大殿正中的位置,掌心皮肤自行裂开,鲜血潺潺流淌下来,他双手按在了一个直径数丈的硕大七彩水晶球上,然后开始大声念诵咒语。

    一条条七彩光线从水晶球中延伸出来,不断的没入魔章王的身体。

    随着七彩光线的涌出,魔章王的气息逐渐和水晶球同化,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双眼也变得无神,瞳孔里好似放烟花一样,有无数七彩光霞不断喷出。

    巫铁挑了挑眉头,看来刚才魔章王就是在这个状态下,被金满仓偷袭。

    金满仓这家伙,倒是不在乎外面那些三连城子民的生死。

    不过也能理解。

    在金满仓看来,满城都是叛逆,他何必在乎这些人死活?

    巫铁走到了那面禁锢了巫女的白骨幡前。

    巫女可怜巴巴的看着巫铁,大眼睛里满是朦胧的水汽,显然是委屈坏了。

    巫铁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审视着这面散发出庞然气息、正而不邪的白骨幡。他皱着眉头,似乎在之前他接连突破天锁重楼的时候,在几条崩裂的光丝中,有相似的资料?

    闭上眼睛,巫铁集中全力,开始翻检如今他越发庞大的灵魂中浩如烟海的信息。

    天锁重楼蕴藏无穷天机,无数神通、秘术蕴藏其中,无数奥秘于斯隐藏,甚至有些光丝形态的天地枷锁中,居然还蕴藏了一些顶级的奇珍异宝的信息。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巫铁身后两条形如巨龙的流光喷出。

    三十三重天锁重楼,如今只有九重重楼喷吐出无边光焰,静静的悬浮在巫铁身后。

    巫铁的每个毛孔都在向外散发出夺目的光晕,他的灵魂力量还在快速的增强,只是幅度显然没有之前那样狂放、可怕。

    一点点的翻阅着之前崩碎的天地枷锁中记载的信息,巫铁很块找到了一件名为‘七杀白骨幡’的太古奇珍的信息。

    “可惜,是仿品。”巫铁睁开眼,双眸中一抹可怕的纯粹杀气一闪而过,他低沉的念诵咒语,右手向着白骨幡一挥手。

    七杀白骨幡上一缕缕晶莹剔透宛如实质的白光向内收敛,被禁锢在幡面上的巫女重重落地。

    “爹爹!”巫女很委屈的一跃而起,坐在了巫铁的肩膀上。

    “乖……是那个大胖子不好,等会,你多踹他几脚。”巫铁完全没有育儿经验,他很随意的给巫女灌输了一丁点儿暴力因子,然后不断的念诵咒语,指尖喷出一丝丝血光落在白骨幡上。

    并非那件记载中的太古奇珍本体。

    只是仿品。

    可是就算是仿品,这件白骨幡的材质也是惊人的可怕,比巫铁从饕餮鸪那里弄来的饕餮骨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虽然是仿品,白骨幡上的所有禁制、符文,所有的布置架构,全都是依照正品而做。

    除了材质比起那件太古奇珍大有不如,这件七杀白骨幡实实在在是一件重宝。

    “不过的好东西啊。”老铁走到巫铁身边,上下打量着这件高有十几丈的白骨幡:“不是正品,可是材料真心下了本钱,比起白虎裂也不差了。”

    巫铁连续向白骨幡打出了三百六十道血光。

    每一道血光都蕴藏了一点心头精血,三百六十道血光打出,以巫铁如今的身体强度,也不由得脸色一阵惨白,好一阵子没能喘过气来。

    “小!”巫铁低声呵斥,白骨幡冉冉晃动,一股股可怕的杀意萦绕虚空,四周虚空荡起了一阵阵惨白色的波纹,随后白骨幡化为一抹幽光,钻进了巫铁的眉心。

    巫铁的七彩法眼正中,一枚小小的白骨幡虚影若影若下,在恢宏正大的诛邪神雷气息中,一缕森严可怕的杀气若隐若现,让巫铁的眉心法眼越发显得恐怖了许多。

    “好东西,是金满仓的宝贝……应该是大孔雀王朝祖传的宝贝。”巫铁转过身来,看了看金满仓:“大孔雀王族的底蕴,倒是惊人。”

    老铁点了点头:“这种宝贝,落在他手上,也是明珠暗投……还是放在咱们自家手上,更能……”

    眨巴了一下眼睛,老铁干笑了几声:“利国利民?有利天下众生?”

    巫铁向老铁指了指,笑了起来:“虚伪。”

    老铁干脆大笑,他收起了权杖,身体一晃,重新化为胡狼形态。

    巫女欢呼一声,从巫铁肩膀上跳了下来,抓着老铁的耳朵,坐在了他的脖颈上,得意洋洋的左顾右盼,显然将老铁当成了自己的独家坐骑。

    巫铁走到了金满仓身边,取下了他手上带着的一枚精巧的手环。

    右手一抹,造型精巧但是色泽乌漆墨黑,没有丝毫光泽的手环喷出七彩霞光,手环变成了七彩色泽,一粒粒极其精致的细碎宝石镶嵌在手环表面,美轮美奂、华美奢靡到了极致。

    巫tiě níng神内视,一股强大的灵魂波动从手环中涌出,挡住了巫铁内视的灵魂力量。

    巫铁看了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金满仓,低声咕哝了起来:“胎藏境……果然,你是被人伤成多重,才成了现在这样子?”

    眉心一缕细小的七彩电光喷出,‘嗤嗤’声中,金满仓在手环中的灵魂烙印被一击破开,一个极大的储物空间出现在巫铁面前。

    这个精巧的手环估计是大孔雀王族的珍藏,内部的储物空间,比巫铁如今拥有的所有手环加起来的储物空间还要大了百倍以上,这等秘宝,可以称之为战略性的重器了。

    巫铁掂了掂手中手环,沉吟了一阵。

    他看了看正在沟通三连城禁制,全神贯注开启终极防御大阵的魔章王,点了点头,将这枚手环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手环中并无多少东西。

    我靠看电影获取超能力

    甚至连金币,都是巫铁之前送给金满仓的那些。

    可见金满仓在碰到巫铁的时候,境况真的已经有点狼狈不堪了。

    不过,资源和财物虽然不多,手环中还有几件散发出深邃幽光的宝物,看上去很是不凡,甚至气息比七杀白骨幡也丝毫不弱。

    巫铁又看了一眼金满仓。

    这家伙,看来的确是那位很久之前被推翻的大孔雀王的后裔。

    “进入失落的三连城,里面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跑回来?差点在巷子里,被几个不入流的修士给暗算了。”巫铁站起身来看着金满仓。

    **、灵魂,浑身法力、气血都被封印的金满仓犹如植物人,他根本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巫铁摇了摇头,他转过身看着魔章王。

    三连城突然颤抖了一下。

    巫铁等人在这座庞大的金字塔内,他们的感受不是很剧烈。

    但是在金字塔外,凛冬和苍幽的攻击骤然停止,一套巨型甲胄、一条龙形灵兽迅速的相互靠拢,万分警惕的向四周张望着。

    四面八方,十二座大山之巅,十二根光柱中的战车和金色人影同时消失。

    光柱逐渐变亮,逐渐有电光在光柱边缘出现,起初只是细小的电光碎片,渐渐地就电流如龙,呼啸着在光柱表面蹦跳流窜。

    光柱的直径逐渐的张开,方圆三千里的石窟在摇晃,四周的岩壁在一层接着一层的消失。

    岩壁上无数金色的符文大片大片的闪过,每一片符文闪过,岩层都会消失一大块。地动山摇了一刻钟后,方圆三千里的石窟已经变成了万里方圆。

    大地上升起了蒙蒙雾气,地面在凹陷下去。

    一层接一层的庞大金色符文在大地上闪过,一片金色符文闪过,地面就向下凹陷数百米。

    十二根光柱开始旋转。

    它们本身在自旋,电光奔涌发出恐怖的雷鸣声。

    同时十二根光柱开始围绕着正中这座巨大的金色金字塔旋转。每旋转一周,十二根光柱就向内靠近一些,逐渐的向正中的金字塔不断的靠近。

    一**恐怖的能量波动向四周奔涌。

    一圈圈金色光环浮现在虚空中,每个光环中都有一条人影。

    三连城内的所有人……除了凛冬和苍幽,他们都被金色光环包裹着,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

    这些金色光环表面也有电光流转,无数条极细的电光从这些光环中喷出,无数光环喷出的电光在空中编织成了一张庞大的电网,密密麻麻封锁了虚空。

    苍幽爪子发痒,他挥出一爪子,狠狠拍在了一根极细的电光上。

    ‘嗤啦’一声……

    气息已经凌驾胎藏境之上的苍幽爪子被电光轰得支离破碎,一条线条优美的长腿就此崩解炸碎。

    苍幽痛得‘嗷呜’一声惨嚎,身形迅速塌缩到了七八米长短,唯恐维持万米大小的身躯,会让自己的身体不小心碰到这些金色电光。

    “这里,有古怪……建议,列入最高监控序列。”凛冬低沉的咕哝着:“建议……调动四周所有力量,不惜一切,覆灭三连城……不惜代价,哪怕将那些‘天选之人’全部牺牲,消灭这里。”

    电光在流转,四周岩壁在一层一层的消散。

    庞大的空间波动席卷四方,四周的空间似乎在折叠,在重叠,一些奇异的空间变化正在孕育诞生。

    茫茫雾气中,可见一座不可思议的造物出现。

    金色,银色,青铜色。

    自上而下,三座巨大的,高有近百里,底部边长两百多里的巨型金字塔悬浮虚空,十二根光柱从四面包围着三座巨型金字塔。

    一团团浓郁的,几乎凝成实质的天地元能在三座金字塔的表面流淌,好似瀑布一样‘哗啦啦’的从最高的金色金字塔顶部流淌下来,一路流过银色、青铜色的金字塔,最后顺着青铜色金字塔的底部向下飞坠。

    无形的波动从金字塔内涌出。

    所有人瞬间明白了这三座金字塔的名字‘不落之城永恒三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