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殿的地行神兽,其名‘土甲鲮’。

    此物身躯庞大,力大无穷,能负山而行,更兼有地行神通,擅长搜寻地脉,能下透地腑,寻幽觅胜。镇魔殿大肆豢养土甲鲮,主要目的就是攻击伏羲神国各处地下据点。

    土甲鲮有一奇异之处,如此巨兽,却是群居生物。

    而且它们之间有神奇的心灵感应,若有一头土甲鲮被杀,方圆数万里内所有土甲鲮都能迅速感知。

    巫铁一口吞下一条土甲鲮,急需外来能量补充的身体直接将这头土甲鲮粉碎、崩解,化为最纯粹的能量消化吸收。长达十几丈的土甲鲮,也不过是缓解了他千分之一体细胞的暂时需求。

    一股无形的奇异波动向四周扩散开。

    一头头正在附近搜寻的土甲鲮同时发出沉闷的嘶吼声,带动四周地脉剧烈的震荡起来。

    在地面上,就能看到一座座万丈高山上下起伏,山体崩裂,大量土气喷出,方圆万里的大地犹如水波一样震荡起伏,气势端的惊人。

    镇魔殿的高层命令还没下达到地下的镇魔殿士卒手中,数百头土甲鲮已经转过方向,极力向巫铁所在的位置行了过去。

    短有十几丈,长则上百丈,最长者几乎有五六百丈大小的土甲鲮低沉的咆哮着,它们硕大的眼眸喷出两道黄光,光芒所过之处,岩层、土壤都变得犹如空气一样。

    它们硕大的身躯轻松的在岩层中穿行,速度比之前慢悠悠的搜索的时候快了十倍不止。

    巫铁开辟的地穴不大,也就是七八丈方圆的样子。

    骤然间地穴一阵乱晃,‘轰’的一声,地穴膨胀到了数百丈大小,十几个土甲鲮尖尖的脑袋就从岩壁中钻了出来,喷吐着黄光的眼眸死死的盯在了巫铁所在的位置。

    只是巫铁用往生塔护住全身,他又进入了那种生死相间、不生不死的境界。

    这些土甲鲮空有蛮力、神通,一切都只是它们先祖血脉赐予的能力,它们自身并不参悟大道,对于大道运行是一窍不通。

    它们能感应到刚才自己的族人就在这里死掉,杀死自家族人的敌人就在巫铁所在的方位。但是它们看不到巫铁,也感应不到巫铁。任凭它们眼珠里黄光乱喷,始终无法锁定巫铁的身形。

    这些土甲鲮愤怒咆哮,大嘴里三五成群的镇魔军士卒飞速窜了出来。

    巫铁猛地睁开眼睛。

    往生塔放出一道黑色波纹,瞬间席卷被土甲鲮神通膨胀开的地穴,数十名镇魔军士卒瞬间死亡,巫铁右手一翻,就将这些士卒打得粉碎。

    张开嘴,深深一吸,这些士卒留下的甲胄、兵器、储物宝物,还有储物宝物中的诸般灵丹妙药和其他资源,全都一溜烟的没入巫铁嘴里,瞬间就被他体内庞大的压力碾成粉碎,化为一股股庞大的能量没入全身。

    十几头土甲鲮齐声怒吼,还不等它们发动攻击,巫铁又张嘴狠狠一吸。

    十几头最长有三十几丈的土甲鲮疯狂的挣扎着,身不由己的被巫铁从坚硬的岩层中拔了出来,嘶吼着没入巫铁大嘴。

    鳞甲崩碎,血肉消泯,这些土甲鲮直接化为一道道恢弘的能量,被巫铁急速进化的身躯瞬间吞噬。

    “不够,不够,再来,再来!”巫铁的眼珠放着绿光,饥饿,难以形容的空洞感从全身每一个细胞不断传来。武曲星力精华还在不断的融入身体,巫铁的身体在急速的进化,急速的衍变,急速的强大。

    任何强大都不是一蹴而就。

    任何强大都需要巨量资源。

    一如一个小小的受-精-卵生长成一头巨鲸。

    一如一颗小小的种子生长成千丈高巨木。

    阳光,雨露,土壤,肥料……一切归根到底,强大需要巨量的资源。

    巫铁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掏出了囤积的所有的巨神兵碎片,张开嘴狠狠一吸,这些巨神兵碎片纷纷化为一缕缕流光没入他的身体。

    庞大的热流在骨骼中生出,然后这些热流迅速被干瘪的肌体细胞吞噬,巫铁的身体大概‘吃饱’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又急速沦入了‘饥饿’状态。

    巫铁眼珠里绿光更甚,他死死的盯了往生塔一眼,终于用极强的意志力,压制着自己不去看往生塔。

    这是宝贝,吞不得。

    而且这宝贝太强悍,巫铁盘算着,他现在也没能力把往生塔怎么样。

    他看向了四周厚厚的岩层。

    说起来,岩石也好,土壤也好,它们的本质,也是大道的一部分,也是世界组成的一部分,也是天地元能的一部分。只不过,土壤和岩石当中蕴藏的天地元能,自然没有元草、仙草那样精纯庞大罢了。

    如果实在不行,吞掉几万座山头,也是挺好的。

    巫铁正跃跃欲试的想要一口吞掉头顶的岩层,看看能否暂时满足一下身体的急速消耗。

    低沉的嘶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上百头大大小小的土甲鲮嘶吼着从岩壁中钻了出来。这些土甲鲮的眼珠充血,两道黄光喷出老远,死死的盯着巫铁所在的方位。

    近千名镇魔殿精锐士卒从土甲鲮的嘴里跳了出来,其中有一人手持一面青琉璃宝镜,一道青光朝着四周乱扫。

    巫铁笑了,他低沉的呵斥了一声。

    没有动用往生塔,而是巫铁自行参悟的生死轮回奥义发出一声‘死亡之声’,近千名镇魔军精锐瞬间死亡,巫铁依旧是一巴掌将他们身躯湮灭,然后吞掉了他们随身的所有装备。

    一头体长百丈的土甲鲮猛地从岩壁中窜出,它张开嘴,一颗水缸大小,通体黄光缠绕的内丹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宛如闪电一样向巫铁所在的方位撞了过来。

    这头土甲鲮起码有上千年的气候,这颗内丹是它以血脉秘法凝聚的力量核心。

    以它如此庞大的体型,上千年苦功积攒而成的内丹中蕴藏的能量,几乎堪比上千株仙草蕴藏的全部力量。

    巫铁‘哈哈’大笑着,他张开嘴,这颗主动送上门来的内丹就一口被他吞了下去。

    庞然如长江大河的精纯力量在体内流荡,从头到脚的绕着巫铁的身体转了一圈,然后被全身最细微的肌体粒子吞噬得干干净净。

    身躯极度的干瘪和饥饿暂时缓解,巫铁双手朝着面前虚空一抓,大声吼道:“都来吧!”

    上百头大大小小的土甲鲮同时嘶吼着被巫铁一把抓了出来,它们身不由己的飞向巫铁,然后它们的身躯急速塌缩变小,到了巫铁嘴边,它们的身体都变成了拇指大小,被巫铁一口吞了下去。

    四周岩壁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巫铁开辟的地穴被一股绝大的力量撑开到了千丈方圆。

    数百头土甲鲮同时从岩壁中探出了头来,其中最大的三头土甲鲮体长五六百丈,它们嘴里喷吐着黄色的浓烟,张口吐出了数百名镇魔殿精锐,然后吐出了三颗直径十丈的内丹轰向了巫铁。

    这三头最大的土甲鲮嘴里含着的镇魔殿精锐尽是命池境高手,其中带队的三人甚至是半步胎藏境的修为。

    巫铁大吼一声,他举起右拳,倾尽全力一拳轰在了往生塔上。

    命池中囤积的法力结晶瞬间燃烧一空,巫铁所有的法力注入了往生塔。三寸高下的小小往生塔骤然膨胀到一丈多高,一圈圈黑色的死亡波纹带着可怕的寂灭之意,瞬间横扫整个地穴。

    数百土甲鲮刚刚张开嘴,嘴里刚刚有数量不等的镇魔殿精锐冲出。

    死亡波纹横扫而过,这些镇魔殿精锐,连同三头最大的土甲鲮嘴里跳出来的好手瞬间失去了生命。

    巫铁依样画葫芦的将他们的身躯湮灭——巫铁还做不出大吞活人的事情。

    其他数百头土甲鲮同样在往生塔的恐怖威力下直接死亡,巫铁张开嘴将三颗送上门的内丹一口吞下,然后所有镇魔殿精锐身上的装备,所有的土甲鲮纷纷飞起,被巫铁一口吞入了嘴里。

    巫铁身体内好似有上百座火山同时炸开,他的身躯隐隐膨胀开来。

    一尊尊巨人身影在巫铁身后不断的浮现,他们动作千姿百态,造型千奇百怪,但是他们的气息无不强大得骇人。他们好似从远古时空长河的端头跨越时间而来,在巫铁身后的气血洪流中留下了自己的身影。

    无数怪异的大道感悟在巫铁脑海中翻腾。

    这些大道感悟,在巫铁突破重楼境的时候,他已经全部的‘认识’!

    但是巫铁修炼的时间不长,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一一的参悟掌控这些大道奥义。

    但是巫铁的血脉在沸腾,他身后的那些巨人每多出现一尊,从他不断提纯、不断强大的血脉中,就有一份浓郁的大道感应直接铭刻进了他的灵魂。

    丰收之树忙得厉害。

    他不断的抽取虚空中的庞然能量,一部分能量要提供给巫铁急速蜕变的身躯,但是巫铁的命池、巫铁的灵魂,同样在疯狂的咆哮,向丰收之树索要更多的能量。

    巫铁的灵魂已经变得光芒夺目,无数条对应身后那些巨人身影的大道感悟化为一条条光之长龙,在巫铁的灵魂中急速的穿梭着,不断在巫铁灵魂中烙印下属于自己的大道气息、大道道纹。

    巫铁的道行境界在突飞猛进,对各种天道奥义的感悟在不断加深。

    法力结晶犹如九天银河倒卷,不断的从巫铁灵魂中喷洒而出,坠入命池。

    消耗,消耗,庞大的消耗。

    巫铁的灵魂对天地大道的感悟越深,他凝聚法力、铭刻大道奥义所需的天地元能就越发庞大。

    幸好随着他的道行不断加深,随着他的法力修为不断提升,丰收之树的威能也在一点点的被唤醒,一点点的在加强,丰收之树的根茎枝条极力的向着虚空的极深处延伸过去,吞噬转化天地元能的速度比之前起码快了数十倍,这才勉强应付了巫铁的消耗。

    但是渐渐地,巫铁的灵魂传来剧痛。

    巫铁的悟性,或者说他灵魂的灵性,已经无法支撑如此恐怖的‘感悟速度’。

    从巫铁血脉中涌出的大道奥义,就好像一块块烧红的烙铁,每一次铭刻都给巫铁的灵魂带来巨大的痛苦。

    巫铁的悟性已经到了极致,他对大道奥义的感悟速度无法再提升半点。

    而不断涌来的大道奥义在冲击他的灵魂,这种冲击让他的灵魂荡起了无数涟漪,随时可能灵魂崩碎,成为一个活死人。

    巫铁毫不犹豫的取出了一瓶文曲星力精华,将宝瓶倾斜,一道文曲星力精华伴随着清脆的天籁滴在了巫铁的头顶。

    巫铁的灵魂骤然发出万丈神光,随后他的灵魂急速的塌缩、凝炼,从朦胧的雾气状态,向着近乎实体的状态飞速的转变。

    武曲星力淬炼肉身,文曲星力提升灵魂。

    或者说,武曲星力代表了力量大道,而文曲星力代表了智慧之道。

    巫铁的灵魂和肉身同时发生异变,丰收之树近乎癫狂的抽搐着,他吞噬天地元能的速度再次翻倍。

    巫铁的肉身和灵魂同时传来恐怖的‘饥-渴’感,直接来自灵魂极深处的饥饿感让巫铁眼珠发绿,他的灵智几乎都彻底泯灭了。

    “都给我,过来!”

    巫铁猛地站起身来,他双手向天空狠狠一推。

    上方厚达千里的岩层剧烈的摇晃着,一条条巨大的裂缝不断的出现,数千名正在用地遁神通冲向巫铁这个位置的镇魔殿精锐齐声惊呼,顺着这些巨大的裂缝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牵扯到了巫铁面前。

    实力最低都是命池境高阶,实力最强的,是六名刚刚踏入胎藏境的将领。

    巫铁‘哈哈’大笑着,他身后一尊手持木棒的巨人虚影猛地从气血洪流中冲出,一棒子抡在了六个胎藏境将领的身上。

    六个胎藏境!

    虽然并非极强势的那种,只是普通的胎藏境,可是毕竟是六大胎藏境!

    只是一棒,六个胎藏境高手粉身碎骨。

    巫铁张口一道火焰喷出,他们的血肉残骸被烧得干干净净,随后他们的甲胄、战裙、战靴、兵器,连带着身上的储物法宝,被他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还有你们!”巫铁惨绿色的眼珠死死盯着面前目瞪口呆的数千命池境镇魔军。

    “尔等……怎么下得了那个手?”巫铁喃喃道:“你们都该死……那么多的性命啊,凝成的灵魂结晶……你们怎么下得了这个手?”

    “你们,都该死!”

    所以,你们就去死吧。

    巫铁对生死轮回大道的掌控莫名的飙升了一大截,他对往生塔的祭炼莫名的达到了三成左右。

    他手指轻轻一弹,往生塔表面微光一闪,数千命池境精锐身体一僵,同时殒命。

    巫铁张开嘴深深一吸,数千套装备、数千储物法宝,连同里面的庞大资源,纷纷被他一口吞入了口中。

    身体内百骸齐动,不断发出轰然巨响。

    灵魂更是光芒万丈,隐隐带上了一层琉璃光泽。

    一声巨响,地穴上层千里厚的岩层粉碎,十几头蛮神巨人低沉的嘶吼着,身披重甲从高空跳了下来,一言不发向巫铁狂攻了过来。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