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众多人的面,羲奇信誓旦旦的告诉在场的部族首领,这一次,他有十成十的信心攻下镇魔城。他的表情很淡定,语气很从容,很莫名的,好多人就相信了他的话。

    隔着老远的距离。

    羲奇突然朝着巫铁笑了笑,笑容很和蔼,很慈祥,就好像隔壁邻居家的老爷爷。

    巫铁也朝着羲奇笑了笑。

    这里有上千部族的大小头目近万人,人潮汹涌中,这位慈祥的老爷爷能精准的找到巫铁,而且还能给予巫铁如此温暖、和蔼的一个笑……

    巫铁真的是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然后下定决心,一定要干掉这个老-王-八-蛋。

    所以巫铁很灿烂的,朝着羲奇龇了龇牙,两排略带一丝幽暗色泽的牙齿寒光闪烁,就好像两排大闸刀,无声无色的朝着羲奇的脖颈砍了过去。

    羲奇就低下头,当做没看到巫铁这个恶意十足的笑容。

    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对这一次攻城战的信心后,他不紧不慢的开始发布命令,给奉命前来的各大部族分配负责的区域,同时给他们指派了任务。

    巫家很受羲奇看重,又因为旱魃巫坛的关系,羲奇命令巫家就在自己麾下正兵营附近巡弋,严防有镇魔殿的军队攻击正兵营的侧翼。

    当然,只是做辅助的防御工作,并不需要巫家的儿郎真正参战,羲奇当着这么多部族的首领说得很清楚——只是查漏补缺,万一正兵营的侧翼被镇魔殿攻击,快要挡不住的时候,巫家稍加援手即可。

    旱魃巫坛体积庞大,散发出的威能也极其恐怖。

    偌大的一件镇族之宝摆在这里,无数人亲眼所见,瞒也瞒不过去。巫家这次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羲奇对他们格外看重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好些和刑天鳝熟悉的部族首领甚至远远的朝着刑天鳝大声的呼喊致意,更有各种秘术传信了过来——有那些耿直的部族首领在和刑天鳝商议,大家是不是联手做一笔大买卖?

    刑天鳝和玄冥蝶只是干笑,没有给这些实心眼的部族首领任何确凿的回信。

    联手做一笔大买卖?

    在镇魔城做大买卖?

    呵呵,你们是想要把自家儿郎全部折损在这里么?

    镇魔城啊……伏羲神国发动的讨伐战争不知道有多少次了,铁血一百零八城还有被攻破的记录,而镇魔城么,也有伏羲神国的统兵元帅挥军攻打过,可是结局都颇为凄惨。

    损兵折将,死伤无数,所谓尸山血海、血流漂杵都不足以形容那惨厉的场面。

    在镇魔城联手做大买卖?

    哪怕有旱魃巫坛……自保或许有余,但是主动进攻么……

    刑天鳝打着哈哈,一行人回到了巫家占据的飞毯上。

    低沉的战鼓声响起,四周无数大大小小的飞毯开始动了起来,飞毯冲上了高空,越过了四周的高山,向着四面散开。

    羲奇的正兵营数百张大型飞毯犹如一片黑云冲天而起,高空中有罡风流动,狂风推着飞毯,在高空中拉出了长长的、肉眼依稀可见的尾迹,向镇魔城直冲了过去。

    镇魔城上空,十二个巨型禁空宝轮缓缓旋转起来。

    一圈圈清澈透明的空间波动缓缓向四周扩散开来,最终化为一个直径十万里的透明罩子将整个镇魔城笼罩在内。飞毯的速度顿时慢了一些,所有人都察觉到,自己飞行的时候,耗费的法力都增加了许多,而且身体也感受到了明显的凝滞感。

    正对着羲奇的正兵营这个方向,高有三百丈、宽达数百里的城墙上,数百名身形高大的重甲战士同时冒了出来,他们手持长长的号角,深深吸气后,吹出了尖锐的警号声。

    宛如数百条蛟龙同时长吟,镇魔城顿时活了过来。

    大群大群全副武装的战士涌上城墙,城墙上的地面裂开,一座座全金属制成的箭塔不断从厚达数里的城墙内升起,高有数百丈的箭塔上,密密麻麻站满了手持强弓硬弩的战士。

    相隔数百里,羲奇一声令下。

    数以十万计的正兵营修士同时长啸,他们念诵咒语,捏着一模一样的手印,通体散发出的法力波动都是一般无二。庞大的法力波动居然水乳-交融的融为一体,在巨大的飞毯集群上凝成了一片方圆数百里的雷云。

    天地间骤然闪过刺目的雷光,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数十万条水缸粗细的紫色狂雷从雷云中轰出,呼啸着跨越数百里距离,重重劈在了镇魔城墙头。

    镇魔城的城墙上一层薄薄的禁制光幕骤然亮起,但是数十万道狂雷刚刚落下,这一层禁制光幕就轰然碎裂。

    数十万道狂雷就这么毫无遮挡的,没有受到任何削弱的,直接落在了镇魔城的城墙上。

    长有数百里的城墙宽达数里,上面密密麻麻起码排列了数十万镇魔军士卒,这些最弱也是重楼境的士卒做梦都没想到,固若金汤的镇魔城……城防禁制居然出了问题。

    狂雷席卷城墙。

    无数毫无防范的士卒根本来不及祭出自己的护身法宝,就被狂雷命中。

    大群大群的人体在雷光中焦糊、燃烧、粉碎、bào zhà,大片大片冒着浓烟红火的残破肢体从城墙上犹如烟花一样炸开、然后溅落到城墙下。

    整个正面城墙上惨叫无数,一座座高耸的箭塔被雷霆劈碎,箭塔上的弓箭手们被雷霆炸得粉身碎骨,犹如一朵朵血色的花朵一样绽放。

    大片被雷霆烧成高温的血水喷溅在城墙上,只是一击,镇魔城就伤亡惨重。

    巫家三万许儿郎站在飞毯上,正在正兵营右侧三百里外巡弋。

    巫家子弟一个个炼体有成,他们的**强度远超寻常人,故而他们的身体机能格外强大,五感六识都比普通修士强出数十倍。

    区区数百里的距离,他们一个个睁大眼睛,足以看清镇魔城城墙上发生的事情。

    三万巫家子弟同时惊呼出声。

    铁血第一城都有着极强的城防禁制,他们有刑天鳝等一大群胎藏境的长辈带领,更动用了旱魃巫坛这样的镇族重宝,好容易才攻破铁血第一城的城防。

    镇魔城的城防只可能被铁血第一城更强。

    但是镇魔城的城防居然没有发挥任何防御力,刚刚出现,就轰然崩塌。

    这是……

    “难怪羲奇说,他有十成十的把握攻下镇魔城。”知道这次的进攻有着极大黑幕的刑天鳝、玄冥蝶等五家长辈同时冷笑……

    “不过,羲奇的正兵营,这一套组合雷法真正是……”巫铁则是注意到了那些正兵营雷法修士的可怕。

    数十万人同时施展同样的法术,数十万人的雷法汇聚在一起,威力简直可怕到了极点。这些修士都只是重楼境的水平,但是数十万人同时施法,而且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干扰,数十万人的力量融为一体,爆发出的杀伤力足以威胁到胎藏境的高手。

    难怪,这些家伙被称之为正兵营。

    而巫家的这些部族战士,只能被分配到游猎营,又或者是什么三皇营、奇兵营、异士营等等……总之,就是杂牌军,这些训练有素的正式士兵,才是伏羲神国的正规军。

    镇魔城的城墙上尸横遍野,城墙上的士卒排列的队列太过于密集,雷霆在无数人体之间往来穿梭流动,造成的杀伤极其可怕。

    数十万守军,只有不到三成的人活了下来,其他人都被雷霆轰杀当场。

    城内传来了急迫的警号声,大群大群全副武装的战士顺着城墙后的巨大阶梯,又或者直接从城墙内的藏兵洞中涌了出来,他们踏着死去同袍的尸体,迅速在城墙上布成了新的阵势。

    有愤怒的咆哮声在镇魔城中传来,隔着数百里地,也听不清那巨大的咆哮声究竟在吼叫些什么。

    但是远远的可以看到,镇魔城内好些地方发生了巨大的bào zhà,一座座构成了城防大阵枢纽点的高塔在bào zhà中轰然坍塌,更有宝光剑气不断从那些bào zhà点涌出,显然那些地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明显可以看到,城墙上的镇魔城守军有很多人不断的回头向城内张望。

    城墙上的守军队列有点混乱。

    羲奇又是一声令下,然后又是数十万正兵营修士同时出手。

    数百座巨大的金属风车凭空从正兵营上空飞出,这些风车的扇叶全都是一柄柄薄薄的柳叶飞刀组成。数十万正兵营修士将自己的法力注入这些风车,高有上千丈的风车顿时急速的旋转起来。

    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说不清有几百万、几千万一尺多长、薄如蝉翼的柳叶飞刀从风车上飞出,‘哗啦啦’犹如一场暴风骤雨一样向镇魔城的城墙上扫荡了过去。

    镇魔城的城墙上,一名胎藏境的将领举起手中长长的军旗,左右晃了晃,大声的嘶吼着。

    城墙上所有的守军同时举起了左手盾牌,厚重的盾牌一个接一个的亮起,不断有土黄色的光雾向四周扩散开,然后无数盾牌荡漾出的土黄色光雾迅速的融为一体,最终化为一条长达数百里的巍峨山脉虚影横在城墙上空。

    无数飞刀重重落下,重重劈砍在这座黄色光雾凝成的小型山脉上。

    刺耳的撞击声不断传来,无数火光闪烁,飞刀不断落下,不断反弹起来,手持军旗的胎藏境将领大声嘶吼着,城墙后方猛地窜出了无数的弓箭手。

    相隔数百里,这些弓箭手同时拉开长弓,他们的长弓上也同样有夺目的光芒亮起。

    无数长弓放出的光芒凝成一体,最终伴随着一声高亢的轰鸣声,起码数十万弓箭手同时放箭,他们释放的箭芒在虚空中急速的融为一体,一支百丈粗细,长达数万丈的巨型光箭呼啸而出,朝着正兵营的队列猛冲了过来。

    不知道怎么搞的,或许是第一次成功的攻击给了羲奇过分的信心,正兵营没有做任何防御举动。

    巨型光箭撞在了一块飞毯上,然后光箭炸开,无数拇指粗细的刺目箭芒漫天乱射,附近的十几块巨型飞毯上数十万正兵齐声哀嚎。

    光箭的穿透力极其可怕,箭芒所过之处,一具具人体轻松被洞穿,就连密布符文的元兵甲胄也难以抵挡光箭的穿刺。

    大群大群的正兵营士卒被打得和筛子一样,血雾在队列中喷溅,大片大片的士兵被光箭击杀,下饺子一样不断从飞毯上坠落地面。

    正兵营和镇魔城的第一轮较量,双方分别损失了数十万士卒。

    在这种大型的杀伐战场上,个人的力量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训练有素的军阵就好像绞肉机,数十万人在这台恐怖的绞肉机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刑天鳝倒抽了一口冷气:“我的-奶-奶哦!啧啧,就咱家的这三万娃娃要是搅了进去……啧啧。”

    巫铁看了看四周,三万巫家儿郎,在这样的大型战场上,或许就是一次法力覆盖就全军覆没了吧?

    玄冥蝶很紧张的念叨着,他和一众巫家长辈盘坐在旱魃巫坛上,做好了随时激发巫坛威力的准备。

    有很多的正兵营士兵突然从飞毯中跳了下来,他们落在了地面,迅速掏出了无数的金属构件,三两下就在地面上建起了整整一百个直径千丈的巨型传送阵。

    这些士兵显然是做熟了这种事情,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就完成了这么浩大的工作量。

    下一瞬间,一百个传送阵同时亮起,大群大群的鼠人、侏儒、矮人、狼人、牛族战士,还有蜥蜴人、蛇人、蟒人、半龙人等等等等,起码有数百个不同的地下世界的特有族群嘶吼着从传送阵中冲了出来。

    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rén liú犹如洪水,掀起了漫天烟尘,疯狂的朝着镇魔城的方向冲了过去。

    传送阵的光不断的在亮起,不断的有人冲出来。

    无穷无尽,源源不绝。

    天知道羲奇从哪里纠集了这么多的炮灰,又给了他们什么样的许诺,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这些炮灰士兵爆发出如此狂热的战意。

    巫铁浑身哆嗦着看着从传送阵中不断冲出来的各色战士。

    他突然想起了被他劫走的那六十四块灵魂精华。

    他突然明白了羲奇要做什么。

    镇魔城,是一个陷阱。

    这里,是一个收割机……一个收割灵魂的收割机。

    羲奇他们,要用镇魔城屠戮数以亿计的生命,现场收集他们的灵魂凝成精华,用这些新鲜出炉的灵魂精华,和幽若他们做交易!

    巫铁的嗓子眼里一阵发甜。

    他的眼前一片猩红,整个眼珠都变成了血色。

    他直勾勾的盯着正兵营中军方向……羲奇就在那里,这个家伙,就在那里。

    巫铁嘴里有血水冒了出来。

    他紧握拳头,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我,誓要……杀汝!”

    这么多人啊,这么多活生生的生灵……

    密密麻麻浩浩荡荡,黑漆漆的人潮宽达数百里,他们的前锋已经冲出了数百里远,已经冲到了镇魔城的城墙下,而数百里后面的传送阵中,源源不断的rén liú还在不断的冲出来。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