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巨大的地下空间,巫铁化身一道流光急速遁走。品书

    法力、道行突飞猛进,巫铁遁地金光速度快得无与伦。

    在他离开后,四八零八个不断喷出先天水火绝煞之气的空洞骤然干瘪,萎缩,然后急速的崩塌。厚厚的晶石岩壁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方三万丈高处,大地剧烈的摇晃着。

    方圆千里的山岭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缝,一条条黑红二色的地气冲天而起。

    和之前鲁焽施法镇压时不同,此刻喷出的黑红二色地气固然狂躁强大,却给人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犹如回光返照一样,随时可能消失。

    花家分营地大乱,花心心等人嘶声乱叫乱骂,大地摇晃着,不断向下凹陷,三万丈厚的岩层崩碎,下方千里直径的空洞让方的山岭尽皆坍塌了下去。

    巫铁几乎是贴着地面向前遁行。

    偶尔前方有山岭、树木挡路,巫铁好像鬼影子一样直接穿梭而过。

    五行大道大成,施展纵地金光的时候,只要前方拦路之物还在五行之,巫铁好像鱼儿进入水一样,毫无阻挡的穿了过去。

    不仅如此,每一次身体从山岭、树木穿梭过去,巫铁的遁光速度都会迅猛的增加一大截。

    越是有五行之物阻拦,遁光速度越快。

    在飞行的半路,巫铁掏出那枚来自李大佑,向禁魔殿示警的玉符,然后一把将其捏碎,一道紧急的法力通讯传了出去。

    顷刻之间,巫铁已经掠出了数百里。

    前方山坳之,一个小小的土木围成的镇子清晰可见。巫铁放慢了遁光,从无支祈重新回到人类形态,然后掏出神武军制式的长刀,将那柄赵钍赠送的,已经损坏的六炼灵刀也背在了身,然后大踏步的向那镇子走去。

    距离镇子还有两里多地,巫铁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他身有一片黯淡的光影出现,这斑驳的光影很好的融入了四周的山林环境,让他的身形在近距离都难以发现。

    这是神武军斥候营的‘草木潜踪’之术,是一种很实用的隐匿身形、潜入敌人掌控范围的法术。

    在‘霍雄’的记忆,他从斥候营学来这法术后,曾经好几次用这法术逃离生死绝境,这在神武军的档案,也是有记载的。

    巫铁施展了草木潜踪之术后,一步步的向这个小小的镇子潜入。

    在花虫城周边,深山老林,还有一些小型的、千人规模的村镇存在。这些村镇聚集的,尽是一些胆大妄为、自负勇力的猎人、采药人。

    他们基本游离于恒国官府的统治之外,自行狩猎、采药,和城池的商贩交易物品,不纳税,不纳粮,不服兵役,虽然生活条件很困苦,但是蛮多人选择了这样的生活。

    在这些村镇,不乏犯了重罪从城主府的追捕逃脱,但是罪行还够不让神武军、禁魔殿这样的强力机构出面的暴徒。

    所以,这样的村镇一般很混乱,而且对普通人而言很危险。

    巫铁听鲁焽等人的墙角听了好些天,鲁焽等人交谈之时,多多少少也漏出了一些信息。如说,任家在城外布置的几个逃命的据点,里面安札了多少人手等等。

    又如说,黑衣老人们在巫铁眼前的这个村镇,安排了一个巡天秘卫的小型基地等等。

    先天灵宝已经被巫铁所得,那一方山岭会自行崩溃,巫铁不想卷入那个巨大的麻烦去,他唯一的办法,是借一件事情脱身。

    没有什么发现一个巡天秘卫的秘密据点,然后独力厮杀,力战强敌而不退更来得好的借口了。

    巫铁借着草木潜踪之术,小心的靠近了镇子用合抱粗的原木建成的围墙。

    然后,他一脚踩在了一根胳膊粗细的,已经干透了的断枝。

    ‘咔嚓’一声,围墙当即探出三个人头,其一人大声喝道“是谁?”

    巫铁身体一晃,‘草木潜踪’术法顿时不稳,露出了半截身形,‘噶蹦’一声机括声响,一张强弩突然出现,朝着巫铁是三支劲弩射了过来。

    巫铁微微侧身,两只劲弩擦着他的身体划过,在他皮肤拉开了两条白色的痕迹。

    另外一支劲弩则是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胸膛,淬毒的劲弩贯穿了他的胸膛,从他后背射了出来,在他右边胸膛留下了一个鹅蛋粗细的透明窟窿。

    巫铁闷哼一声,他取出了从黑衣老人手夺回的万刃车,二话不说催动了这件三炼仙兵。

    ‘哧溜溜’尖锐的破空声响起,百万飞刀呼啸着包裹了这一段围墙,长达百丈的围墙连同围墙的三个气息精悍的青年同时粉碎。

    村镇,十几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一条胎藏境,十几道命池境。

    十几个彪形大汉身穿粗陋的兽皮制成的衣衫,衣着打扮都和普通的猎人、采药人没什么两样,速度极快的从镇子四周的几座木屋冲出。

    镇子里传来尖锐的呼喝声,整个镇子都动了起来,大队大队身穿兽皮衣,魁梧健壮的汉子拎着各色武器,犹如一支小型军队一样排着整齐的队伍冲杀而出。

    这些健壮汉子多为重楼境修为,一部分是感玄境,一个个满脸横肉,一脸的煞气。

    他们总数在三百人下,训练有素的排成了一个偃月阵型围向了巫铁。

    巫铁‘犹豫’了一下,他似乎想要后退,但是握紧了手的万刃车,他大吼一声,又朝着前方这么多人冲了过去。

    万刃车呼啸着卷过前方三百人组成的偃月阵。

    无数飞刀一卷,百来多悍卒炸成了粉碎。

    三个命池境修士首当其冲,他们化身黑烟想要逃跑,却根本没跑得过万刃车,被无数飞刀一卷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胎藏境修士怒啸一声,他身突然多了一件厚厚的甲胄,通体喷射着黑色玄光,身体一晃到了巫铁面前,双手握着一柄沉重的圆头震锤,一锤子轰在了巫铁的身。

    巫铁身的神武军制式常服‘轰’的一声震成粉碎,赤身露体的巫铁胸前骨骼尽碎,大片血肉飞溅,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向后倒飞出了老远、老远。

    “神武军,死战不退!”巫铁举起小小的万刃车,大声的嘶吼着,一边吐血,一边艰难的站起身来,冲着村镇冲了过去。

    高空,一个小小的灰色漩涡突然出现。

    伴随着低沉的呵斥声,十几条人影从灰色漩涡冲了出来。

    身穿黑色紧身皮甲,周身散发出凌厉的煞气,十几名禁魔殿所属从灰色漩涡鱼贯而出,领头的是当日将万刃车送到巫铁手的那个青年。

    “霍校尉……怎么回事?”那青年厉声呵斥。

    “巡天秘卫……秘密据点……本将耗费好些时日,终于追查到了这里……他们和城内的任家,和花家大队的一些人,都有秘密接触。”巫铁嘶声大吼,一边吼一边大口喷血。

    这绝对没有冤枉这镇子里的人。

    前些天巫铁听墙角的时候,可是真真切切听到任独行说,他们例行向这个镇子补充了一批肉食和美酒。

    吐了一口血,巫铁朝着空急速下降的禁魔殿所属大声咆哮“你们还不快退?他们当,有胎藏境!”

    十几个来援的禁魔殿所属,一水儿都是命池境修为。

    听到巫铁的吼声,一拳将他打成‘重伤’的胎藏境大汉冷哼一声,冲天飞起,朝着一群禁魔殿所属杀了过去。

    领头的青年冷哼一声,他手指一翘,一弹,一枚灰蒙蒙的虚空大挪移符弹射了出去。

    镇子里冲出来的胎藏境大汉怪叫一声,犹如火烧屁股一样冲天飞起,想要一拳轰碎这虚空大挪移符。

    可是丢出大挪移符的青年连带着三个同伴成四相方位,猛地向胎藏境大汉发出一记猛攻。胎藏境大汉一拳轰出,将四人联手爆发的攻击轰得灰飞烟灭,连带四人都吐血倒退。

    但是大挪移符喷出了一片光华,其三条人影悄然浮现。

    司马幽,还有另外两名气息强得可怕的高冠男子。

    “这里……”司马幽双眼闪过一抹幽光“巡天秘卫的地老鼠……你们身的臭味,隔着十万八千里,我都能闻得清清楚楚。”

    司马幽兴奋得大吼了一嗓子“没得说了,九山州主遇刺之事,定然是你们做的好事。”

    “给我,拿下他们,一个都不许死,一个个,严刑拷打!”司马幽兴奋得大叫了起来。

    这些天,他忙着追究九山州主遇刺重伤的事情,结果那些刺客死得干干净净,一个活口都没抓住。正在大晋神皇身边效力的恒国主已经在大晋神皇面前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禁魔殿的压力空前巨大。

    禁魔殿的殿主,甚至直接向司马幽发来了训斥公——如果你不能干,那么,换能干的人来!

    正焦虑得几乎走火入魔的司马幽,猛不丁的找到了这么一窝巡天秘卫所属……这是他的救命稻草!

    司马幽兴奋得眼里直喷红光,他身体一晃,直接到了那胎藏境大汉面前,轻飘飘一掌按在了大汉的胸口。

    大汉身重甲无声无息的粉碎,全身经络寸寸碎裂,四肢百骸彻底脱落。

    只是一击,大汉七窍喷血,彻底失去了一切行动能力。

    司马幽很熟练的一张镇压灵符拍在了大汉的额头,彻底杜绝了他自爆神魂的可能,然后伸手在他嘴巴里一拉,将他满口大牙全部拉扯了出来。

    手掌一握,大汉满口大牙齐齐粉碎。

    巫铁看得清楚,这大汉嘴里三十来颗大牙,里面有二十一颗都是空的,里面装了各种不同性质的药粉、药水。但是可以想象,这都是瞬息间可以勾魂夺命,甚至让神魂粉碎的剧毒。

    巫铁咋舌不已。

    他吐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

    司马幽和他带来的两个大高手亲自出手,镇子里的人最强不过命池境,其他重楼境、感玄境被司马幽用一口小钟轻轻一震,全身瘫软无力的倒在了地。

    镇子里还有充当掩护的数百妇孺,这些妇孺更是修为浅薄,轻轻松松被司马幽给拿下了。

    巫铁躺在地,胸口伤势看去狼藉一片,好几个地方都露出了内脏,鲜血在他身边流淌了满地都是。

    给巫铁送去万刃车的禁魔殿青年凑到司马幽身边,急促的用最简短的话,说出了他们来这里的经过。

    说起来也简单,他们正在附近城池监控另外一支他们怀疑的目标。

    巫铁放出的紧急求救令信被他们接收到,他们直接根据令信留在巫铁身的气息破空而来,发下对方有胎藏境高手,立刻请动了司马幽亲自降临。

    事情是这么简单。

    司马幽不由得颔首微笑,他大踏步走到了巫铁身边,亲自掏出一颗拇指大小金色丹丸塞进了巫铁嘴里,然后掏出一瓶药粉,手腕一震,点点幽光均匀的洒在了巫铁胸前伤口。

    胸口传来极其sū yǎng的感觉,巫铁眼看着自己胸膛的碎骨自行蠕动着,骨头和骨头自行接驳,一丝丝肉芽急速生长着,伤口快速的蠕动着,短短一盏茶时间伤口彻底愈合。

    而那颗金色丹丸进入腹后,更是散发出恢弘药力。

    庞大的药力席卷全身,巫铁舒服得激灵灵打了几个寒战,他张开嘴,吐出了几口淤血,然后顺势站了起来。

    很是恭谨的,巫铁向司马幽行了一个军礼“这位大人,敢问尊姓大名?”

    司马幽微笑着点了点头,他用力的拍了拍巫铁,赞叹道“我,禁魔殿恒国分殿司殿司马幽……你是霍雄?很好,很好。”

    司马幽看了一眼巫铁手握着的万刃车,赞许的点了点头“不枉我将这三炼仙兵赐给了你,此次倒是让你立功了。”

    “想想清楚,你以后,是愿意继续留在神武军呢,还是愿意加入我禁魔殿?”

    司马幽咧嘴笑道“如果留在神武军,我保你修炼九转元功,让你修为大进一步,保你三年内最少也是四品都尉之职……若是加入我禁魔殿么……”

    司马幽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不会亏待你。”

    巫铁面颊顿时一呆,他看着司马幽喃喃道“司殿大人,我是……军户……”

    司马幽笑得更加开心了“入我禁魔殿,你在军户都是拔尖的了……甚至,只要你立下功劳,我保你一个小小的贵爵,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话说得很透彻了。

    巫铁正在犹豫时,司马幽手血色小钟一阵轻鸣,一片血色玉片喷了出来。

    司马幽随手捏碎玉片,然后脸色变得格外的精彩。

    “呵,呵呵,这是看我司马幽平日里做人厚道,一个个都觉得我好欺负了是吧?”

    “你花家鬼鬼祟祟的,所谓的勘测一事,里面定然有鬼……我禁魔殿还没来严查尔等,你们居然还敢反告一状?你们死了一个花雪,伤了几个长老,镇族仙兵也被摧毁……这是我禁魔殿无能?”

    “我,我,我去你老奶奶的!”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