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盘坐在地上,冷眼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司马衅。

    他很想问一下司马衅,是否他出生的时候,他家请的产婆弄错了对象,把娃娃丢了,把胎盘当做娃娃递给了司马衅的父亲……这厮,干脆是一块胎盘修成了人形,是完全没脑子的?

    “给我一个巴结你的机会?”

    “代价是,我把秘宝给你?”

    巫铁默然无语,只是轻轻摇头。

    不要说是来历莫测,可能带给巫铁极大好处的混沌真种,就算只是一件‘普通的’神魂防御秘宝,巫铁也不可能平白无故送给司马衅。

    凭什么?

    司马衅又不是他亲儿子。

    就算司马衅是他巫铁的亲儿子,就凭司马衅的这人品,巫铁更想一脚踹死他,而不是给他宝贝。

    “摇头?你拒绝了?”司马衅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很难看,他直勾勾的盯着巫铁,叹了一口气:“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霍雄,是你拒绝了我的善意,你可不能怪我。”

    挺起了腰身,司马衅淡然道:“你要明白,神武军主帅司马阎,他也是我皇族中人。”

    赤-裸-裸-的威胁,司马衅居然直接用司马阎的名义威胁巫铁。

    巫铁很无语的看着司马衅。

    你以为司马阎这样的人物,能够坐上神武军大帅的宝座,能够成为大晋神**方有数的大佬之一的司马阎,会因为你们几个皇族的纨绔子,就不顾身份、不顾体统的帮你们对付一个刚刚立下大功的、而且颇有前途和潜力的功臣?

    真是,作为纨绔,司马衅他们实在是给‘纨绔’这个词丢脸。

    看着站在面前的司马衅,盘坐在地上的巫铁突然起了促狭之心,他右手食指中指并成剑指,从下而上的,一指头狠狠点在了司马衅肚脐眼下三寸多点的,不可用言语具体描述的位置。

    人家拳路中有‘猴子偷桃’这种被称之为下三滥的招数。

    巫铁的这一招比‘猴子偷桃’还要阴损、还要下作。‘猴子偷桃’用力一抓,带来的是钝伤。而巫铁剑指狠狠一点,以巫铁转修九转玄功带来的强大**力量,他的两片指甲宛如短剑的剑锋直刺而去,司马衅身边的几个皇族子弟甚至听到了细微的破风声。

    一声不似人类的惨嗥声冲天而起。

    司马衅双手捂住不可言之处,身体笔挺的窜起来二十丈高,然后一头向下摔了下来,大头重重的磕碰在地上,一张脸惨白如纸,浑身不断冒出冷汗来。

    作为一个用巨量资源堆砌出来的胎藏境,作为一个吃不得苦的纨绔子,修炼的不是那种需要苦苦打熬肉身的体修功法,而是更趋向于神通变化的法修。

    司马衅的身躯并不强大,而且,他也很不能吃苦,他更擅长的是吃喝享受。

    巫铁这一指轰出,实在是没用什么力气,但是对司马衅而言,那感觉就好像一根烧红的钢筋,笔挺的从他胯下刺进了他的小腹。

    五脏六腑都痉挛成了一团,浑身抽搐,五脏如燃烧一般剧痛。

    司马衅觉得,他快要痛死过去了。

    他浑身抽搐着,抽动了几下,居然硬生生的痛晕了过去。

    几个被他纠集过来的皇族子弟呆了呆,犹如见鬼般看了巫铁一阵子,然后手忙脚乱的搀扶起司马衅,转身狼狈的离开。

    姜平、蒋括几个将门子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当他们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后,他们几个人的脸色也变得极其的古怪——真看不出来,长得相貌堂堂,平日里话不多,反而有一股子冷峻之意的‘霍雄’,居然会用如此阴损的手段。

    “不过,司马衅兄弟众多,就算那玩儿坏了……”姜平的脸抽了抽:“不过,话说回来,你没下重手吧?”

    姜平等人有点担忧的看着巫铁。

    “属下只是这样出手方便,所以顺手给了他一记,只是给他一点小小教训,并没有和他结下死仇的意思。”巫铁很认真的看着姜平:“如果未来司马衅将军无法大展雄风,那绝对不是属下的罪过。”

    巫铁淡然道:“再说了,在这战堡中,所有人的伤势都在快速恢复,想来……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

    姜平等人释然的点了点头。

    没有出现最糟糕的结果就好……司马衅这死犊子玩意儿,怎么就是皇族呢?

    高空中,已经凝成了实质的血旗在高空飓风的吹拂下剧烈的摇摆着,发出‘哗啦啦’的巨响,一道道血光不断的从逐渐密布上无数花纹的旗面上坠落,恰恰洒落在长宽五里的战堡中。

    在血光的照耀下,城内所有大晋一方的将士修为都在缓慢提升,所有的伤势也都在快速的愈合。

    对于第一军、司马阎这样的大能高手而言,这血光对他们的促进是微乎其微,但是对那些普通的将领,尤其是巫铁麾下的四千不到的刚刚突破的精锐而言,这血光的效力就太大了。

    数日夜的鏖战,巫铁手下的这些幸运士卒,居然有人在凝聚命池后,直接突破到了命池境中阶。

    他们的神魂已经能够在身后形成各种法相异兆,而且法相异兆旁的法则流光,也已经有了龙蛇之相。

    因为他们如今都得到了六转元功的传授,他们都改修了六转元功,所以他们形成的法相异兆,一水儿都是身高三丈六尺身披重甲的血色身影,身边有一条血色蟒龙盘旋飞舞。

    巫铁暗自盘算,如果这样的鏖战再持续一个月,这四千不到点的精锐,很有可能都直接踏入胎藏境,起码都能达到半步胎藏境的水平。

    若是他能平安的带着这些幸运士卒活着离开三国战场,巫铁麾下的这一支人马,当堪称神武军中最奢华的一队全胎藏境组成的精锐队伍。

    只是……天知道这血旗争夺战要持续多久。

    大战已经爆发了六天七夜。

    城外的捷豹骑和屠灵军已经在督战队的威逼下,亡命的向战堡猛攻了几天几夜。

    巫铁这几天都没有参战,他也不知道城外究竟杀成了什么模样……反正不管死伤多少人,地下都有血色火焰升腾而起,将所有的尸骸烧成青烟飘散。

    只是……

    巫铁抬头看着那面巨大的血旗,方圆数十里的旗面上,一条条细密的血色纹路不断的浮现。

    每一条血色纹路,都是无数士卒的精血凝成吧?

    巫铁静静的盘坐在地上,不思不想,只是不断的吸收四周越发浓郁的天地元能,不断的凝成法力,然后被那颗嫩芽稍微长大了些的混沌真种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大战爆发后第九天。

    城外的喊杀声已经稀疏了下来。

    很显然,在城内越来越多的胎藏境将领的神通碾压下,捷豹骑、屠灵军中的普通士卒,想来也死得差不多了。毕竟一道神通碾压下去,少则数百人,多则数千人上万人被斩杀当场。

    捷豹骑和屠灵军有再多的士卒,也该死得差不多了。

    高空中一声高亢的龙吟声传来,血色大旗上出现了一幅完整的九龙逐日的图纹。九条疯狂舞动的狂龙,每一片鳞甲都是无数符文致密的凝成;还有大幅的云纹、风纹,也都是对应法则的道纹凝聚而成。

    整面血旗散发出的气息比司马阎等人身上的九炼仙兵还要强大百倍、千倍,一股恢弘庞然的气息从血旗中传来,让坐在地上的巫铁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压得他浑身骨骼‘咔咔’直响。

    亿万人的精血、神魂凝成的这面血旗……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搐着,这血旗,似乎已经祭炼成了一件极其强大的宝物。

    司马阎喘着气,大笑着登上了战堡正中的祭坛。

    “第三关……得斩杀亿万士卒,才能让血旗凝成完整的图影。”司马阎站在祭坛顶部大声欢呼:“儿郎们,九龙逐日图,这可是最顶级的三种图影之一……此战,若是我大晋神国得胜,势必让我大晋国运昌隆。”

    司马阎喘着气,他的脸上有一条深可及骨,还在不断糜烂、燃烧的剑痕。

    司马阎显然正在调动法力对付这条剑痕,他脸上的剑痕时而长好大半,但是很快伤口又重新撕裂开来。

    很显然,在这几天的战斗中,司马阎也不轻松,有和他同级的大能高手找上了他,给他留下了这条迟迟不能愈合的伤口。

    “第三关……九龙逐日图,看看第三关的奖励!”司马阎用力的拍打着胸膛:“还请众神,庇佑我大晋!”

    空气中荡开了一圈圈血色涟漪,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万丈霞光从血色涟漪中喷涌而出。

    ‘隆隆’巨响不绝,很艰难的,一件庞然巨物从涟漪中缓缓的挤了出来。

    巫铁和他身后的数千下属纷纷好奇的站起身来,看向了祭坛的方向。

    那是一口通体金红色的巨钟,高有百丈上下,通体密布着无数繁复的宇宙星辰图样,一条体积庞大的金龙缠绕在巨钟上,龙头搁在巨钟的钟钮上,整条巨龙栩栩如生,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烈烈神威。

    “天道神器!”司马阎、第一军、司马德、姜虎等人齐声欢呼。

    “天道神器!”巫铁的瞳孔缩了缩。

    在大晋神国的划分体系中,仙兵还是用常规的铸造方法,用珍稀的材料铸造成型,然后用铭刻阵法符文的方式,将大道奥义融入其中而成的强大兵器。

    而所谓的‘天道神器’,则是巫铁炼制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灵剑一般,将完整的一条大道打入其中,让其自行吸收天地元能而逐渐生长孕育的至高炼器方式,耗费漫长岁月温养出来的后天灵宝。

    大晋神国,并无炼制‘天道神器’的秘术。

    或许有,但是大晋神国秘而不宣,‘霍雄’这个层次的人也接触不到这样的秘密。

    ‘天道神器’,据传掌握在众神手中。

    唯有当大晋、大魏、大武用各种方式取悦了众神,或者献上了代价足够的祭品后,或者用某些极其特殊的渠道,才会有极其罕见的概率,有这么一件两件天道神器赏赐下来。

    三国中的每一件天道神器,都堪称‘镇国重宝’,每一件天道神器,都足以让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提升一大截。

    巫铁当初在三连城,为了炼制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灵剑,可是把身上能拆卸的宝贝全都熔化了,这才勉强拼凑出了足够的材料。

    可是众神赏赐的天道神器,无不使用了巨量的、最为顶级的材料铸造而成,而且经过漫长岁月的温养,每一架天道神器的威力,都比巫铁自己炼制的,刚刚出炉没多久的落魂散魄幡、北斗戮灵剑要强大万倍。

    最少强大一万倍!

    这就是底蕴,这就是差距。虽然在本质上,巫铁自己炼制的两件宝贝也是天道神器,可是在实际的威力上,相差太大,实在是太大了。

    一如同样是烧瓷器,农村小作坊烧出来的粗糙白瓷酒杯,能和官窑烧出来的丈许龙纹大盘相提并论么?

    “天道神器啊!真是,赫赫神威,威不可当。”巫铁由衷赞叹着,这口金龙钟散发出的威势,实在是强大得让人窒息。

    不过,巫铁也不羡慕就是了。

    他的往生塔、丰收之树,都比这口金龙钟强大不止一筹。

    至于说天地生成的水火葫芦和水火神qiāng,更是比这后天炼成的天道神器要强出不知道多少。

    更不要说还有混沌真种……

    虽然这些神兵利器都不能拿出来见人,但是,巫铁很欢乐的在心里嘀咕:“在思想上,毫无疑问,老子是一个超级巨富!”

    金龙钟缓缓落在祭坛下,‘嗡’的一声悬浮在离地三尺的高度。

    城外,大魏和大武的中军方向,同时传来了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声,战鼓声、钟鸣声同时响起,惊天动地的脚步声传来,整整齐齐的脚步声就好像整齐有序的闷雷,一声一声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坎上。

    “捷豹骑和屠灵军的残军撤退了……来的是,他们新增援的精锐。”四面城墙上,同时有将领高呼预警。

    所有人都登上了城墙,向四周眺望了过去。

    犹如潮水一样胡乱冲锋的捷豹骑和屠灵军不见了……四面城墙外,是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气息连为一体的万人方阵。密密麻麻的方阵向着四周排列开来,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条条崭新的楼船悬浮在离地十丈的空中,船艏甲板裂开,露出了一门门巨大的光炮。

    大魏和大武的中军中,都有人在倾力高呼。

    他们在颁布最新的赏格。

    但凡斩下城中大晋各军任何一军大统领人头的,封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