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州……不,不,巫铁决定,还是用大泽城来称呼这个木围子吧。

    大泽城只有南边和西边两个城门,西门边基本成了黑凤军的活动范围,李二耗子所说的赵老三兄弟几个的气派的大木屋,正在南门边。

    大概有五六米高的一个小土包,免去了泥泞、积水之苦,方圆两三亩地的小土包开辟了两块小小的田地,一块田种了一些常见的蔬菜瓜果,一块田种了一些常用的药草。

    赵老三兄弟几个狩猎阵亡,没了主人,田里的蔬菜瓜果都被采摘一空,只有一些藤蔓有气无力的趴在木条制成的架子。

    药田里的药草也被采了个七零八落,凡是可以用的,都被采摘走了,如今只有一些零星的,刚刚发出来的嫩芽生长在田地。

    至于李二耗子所说的气派大木屋,则是一列吊脚楼。

    数十根粗大的木桩子撑起了一排十二间木屋子,木桩高有一丈左右,使得面的木屋完美的隔绝了地的潮气,避免了各种虫豸的骚扰。

    巫铁注意到,在这长有二十几丈的一列木屋两侧,居然还修建了两座小小的木楼,看那样式,分明是晚用来警哨的。

    “赵老三他们兄弟几个,勾搭了好些骚-娘-们住在这里,平日里热闹得不行。”李二耗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不过,他们死了后,那些娘儿都跟着别的男人跑路了,留下了这一溜儿木屋子。”

    “啧,好几伙人都想要住进去,但是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让谁,所以一时半会的,这里还没人住进来。”李二耗子喃喃道:“除开黑凤军各位大爷的军营,这一溜儿木屋,可是大泽州数一数二的豪宅了嘿。”

    “豪宅?”巫铁瞪了李二耗子一眼。

    “豪宅!”李二耗子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吸溜’一声抽了抽鼻涕,很认真的说道:“您也看到了,小人在驿馆旁边的那木屋……那是人住的地方么?那他-娘-的是牲口圈啊!”

    巫铁抬起脚,一脚将李二耗子踹翻在雨水里。

    “你不是一牲口么?赵老三他们是什么罪名进来的?”巫铁狠狠的瞪了李二耗子一眼。

    李二耗子麻利的从地爬了起来,低声下气的勾着腰,小心翼翼的说道:“听说……是恶了他们当地的大户人家,啧,兄弟几个都是有本事的,纠集了一伙兄弟横行市井……说是,说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看了一卖酒的丫头,想玩强的……”

    摊开手,李二耗子干巴巴的说道:“嚇,一群市井混混,还真把自己当好汉了……他们把那大户公子哥打了个半死,还把人家护卫当场做掉了两个……”

    “那,他们还真是好汉子。”巫铁又是一脚将李二耗子踹倒在地:“看看人家,再想想你自己……你是一牲口,住牲口圈子,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冷哼一声,巫铁看了看这一溜儿木屋,喃喃道:“这地,风水不咋的。”

    李二耗子又麻溜的爬了起来,他勾着腰,小心翼翼的看着巫铁:“可不是么?要是风水好,赵老三兄弟几个,能死在外面?”

    巫铁摇摇头,突然一掌拍出。

    九转玄功包罗万象,除了最基础的**锻炼之法,其他各种神通秘术也极其强横,其有对于先天后天五行大道的运用技巧。

    巫铁先天后天五行大道已然大成,以九转玄功的名义,他完全可以施展五行神通而不用担心有任何人怀疑。哪怕他施展出的五行神通伟力太大了一些,变化太巧妙了一些,这也只能说他天赋异禀、悟性超人。

    一掌拍出,半空有一只黄光缠绕的戊土大手轻描淡写向下一压。

    ‘咔嚓’声,整整一溜儿木楼被压得粉碎,大手左右一抹,把这小小的土包压得平平整整。

    “给我,起来!”巫铁用力的跺了跺脚。

    四周地面重重的颤悠了一下,没有太大的声响,四周淤泥积水剧烈的翻滚起来,一块厚重的岩层冉冉的升出了地面。

    这是巫铁用土行大道加强过的岩层,通体漆黑,坚硬无,寻常合金还要坚固数倍。岩块长一里,宽一里,高十丈,四四方方,犹如一块硕大的黑色印玺拍在了地。

    这里附近还有数百座大大小小的木屋、茅草屋,巫铁升起这块岩层的时候,直接动用了咫尺天涯的术法神通,双手向两侧一推,地面犹如水波一样蠕动着,轻轻松松把那些木屋、茅草屋挪移开了老远距离。

    军部发下来的‘调拨费’,有大量的帐篷乃至现成的标准营房。

    但是巫铁在李先生背后主人赠送的辎重,找到了一件更好的宝贝。

    手一挥,顿时有道道霞光喷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件翻滚着飞天空,然后冉冉变大,慢悠悠的向巫铁升起的岩层落了下来。

    ‘咚’的一声,这物件缓缓落在了岩层,四平八稳的,恰好和长宽一里的岩层完美契合。

    四面是墙,正是几栋造型粗犷的石楼,足以容纳数千人起居,四角有高达数十丈的哨楼箭塔,正有一座钟楼,各处都悬挂着旗帜,这是一座三炼仙兵级的洞府秘宝,一座可以随身携带的军营。

    这座三炼洞府,最小的规模,是眼下这座长宽一里的军营了。

    若是将其催动到最大,他可以化身为一座长宽百里的巨型军营,足以容纳数十万士卒。

    而以巫铁的军衔,三品将军正常情况下,他能统辖的士卒,最多也是数十万的水平。

    李二耗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巫铁升起岩块,布置了军营,他哆哆嗦嗦的,‘咚’的一下跪倒在地。

    这种洞府秘宝,算是黑凤军也是没有的。

    巫铁能拿出这样的宝贝,谁敢说他是没后台、没靠山的?

    洞府秘宝最是难炼制不过,一件三炼仙兵级的洞府秘宝,其真正价值堪好几件普通的九炼仙兵级的神兵利器。

    李二耗子在大泽州能活过七年,他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他的见识可不低,他听说过这种洞府秘宝,这种玩意儿,算是在大晋神国的几大主力军团,也是很罕见的宝贝。

    唯有那些靠山极硬的人,才会有这么一座随时可以拿出来扎营的宝贝,这实实在在是行军打仗的无利器啊。在荒野若是和敌人遭遇,你突然丢出来这么一座防御坚固的军营……啧啧,那滋味!

    大泽城西门口,钱三坐在坐骑,还在监督那些临时召集的人手搬运货物。

    巫铁突然施展神通,硬生生拍平了赵老三兄弟几个的木屋,又从地下升起一块岩石平台的时候,钱三腾空而起,眺望向了南城门的方向。

    西城门和南城门相隔只有十几里地,巫铁闹出的动静不小,钱三看清了巫铁的举动,不由得冷笑一声:“唷,这是,炫耀武力来着?不过,你一个光溜溜的州军主将,你能……”

    下一瞬间,巫铁丢出了仙兵军营。

    钱三的话戛然而止,他猛地闭嘴,‘咔嚓’一下,他的牙齿重重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痛得他眼泪水都喷了出来,混着雨水在他脸乱流。

    “这……老子走眼了!”

    “这是……仙兵……活动军营……这小子,这小子……”钱三含含糊糊的咕哝着,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大肥羊,大肥羊啊……这厮身后……”

    大晋军部绝对不可能给一个新开辟的州治的州军主将,配发一座三炼仙兵级的活动军营。

    所以,这座价值堪好几件九炼仙兵的活动军营,一定是‘霍雄’身后的大人物送给他以壮行色的重器。

    这玩意儿……这玩意儿……黑凤军也没有啊!

    巫铁右手一挥,长宽一里的岩块正北面升起了一条石梁,坚硬的石头犹如烂泥一样蠕动着,迅速凝成了一条宽达十丈的石阶,正好通往军营的北门。

    巫铁腾空而起,扫了一眼十几里外站在半空的钱三,他的眼力钱三强多了,连钱三脸的一根根没刮干净的胡须渣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巫铁落在了军营东北角的哨塔顶部,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站在岩块下方的李二耗子。

    “李二耗子,按照老子的脾气,应该一剑劈了你……可是,你也说得没错,你虽然被判了死罪,可是你用充边来顶罪,老子也没道理杀了你。”

    “老子手下缺人,你,愿不愿意进州军?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小子不是个东西,你别指望在老子手下有好日子过。”

    李二耗子身体哆嗦了一下,他哆哆嗦嗦的抬起来,瞪大眼看着巫铁:“将军,加入州军?您是,玩真的?”

    巫铁的脸抽了抽,他低头看着李二耗子怒道:“老子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老子和你玩虚的?”

    巫铁手一挥,一条长有三百丈的旗舰级楼船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头顶,他一掌按在了楼船的船底,一道强大的神魂波动瞬间传遍整条楼船。

    在军部的时候,这些标准配发的楼船都已经让巫铁打入了掌控魂印,此刻巫铁神念一动,整条楼船亮起了无数条细密的禁制符。

    庞大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方圆数里内的雨点瞬间汽化,再没有一点雨滴落下。

    楼船的船艏甲板左右开启,一根长有数十丈的多棱锥形主炮管喷吐着细细的电光从船体探出,炮管微微下调整了一下,下一瞬间,一道数丈粗的强光呼啸着轰了出去。

    光柱落在了十几里外的密林。

    一声巨响,一团强光冉冉扩散开,倾盆大雨,依旧可见一根火柱冲天而起,在空冉冉化为一团红色的蘑菇云。大片山林被高温引燃,数百亩大小的山林燃起了熊熊大火。

    大雨倾盆,山林的大火肆虐了一阵,被大雨浇灭。

    “老子,玩真的!”巫铁朝着李二耗子大吼:“去,连夜给老子招兵买马,修为要感玄境以的,年龄要五十岁以下的,别整一群老弱病残过来。”

    右手一挥,‘咚’的一声,一口金属箱子重重落在李二耗子面前,溅起的雨水泥浆喷了他一声都是。

    箱盖打开,露出了里面满满的一箱子金币。

    “去,给老子招兵买马,每个人,先来一百金的安家费。”巫铁很豪气的拍打着胸膛:“这金灿灿的玩意儿,老子这里有的是!”

    军部给了巫铁十万士卒的军费军饷,而李先生身后的主人手笔更大,此刻的巫铁财大气粗到了一定的程度。

    十几里外,钱三看着李二耗子脚下那一箱子金币,身体微微的哆嗦着。

    “对了嘿,对了……大肥羊,大肥羊啊……哪怕是得罪了人,被发配来这里的倒霉蛋,军部按照规矩,也要给被他最少十万人的调拨费……十万人的辎重军饷,还有一应的轻重器械……十万人啊!”

    钱三咬着牙,重重的落在了地,犹如一阵风一样冲进了黑凤军的驻地。

    巫铁朝着钱三刚才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喃喃道:“财货动人心,你这厮,不会朝着老子下手吧?不过,也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大泽州啊,乱一点好,越乱越好。”

    李二耗子已经麻溜的从金属箱子里抓了一大捧金币揣在怀里,然后大踏步的冲进了雨幕。

    这金属箱子都是军部特制,长宽六尺,高三尺下,这一箱子金币重有数万斤,李二耗子一个重楼境一重天的渣渣,修炼的又是民间不入流的功法,他根本不可能扛起这口大箱子。

    巫铁站在哨塔顶部,楼船悬浮在他头顶,帮他挡住了天空的雨水。

    大泽城在骚动。

    刚刚那一记主炮轰击,惊动了整个大泽城的人。

    李二耗子带着金币在城内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渐渐地,城里有大声的喧哗声响起,好些原本黑漆漆一片的木屋、茅草屋里,也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巫铁的神魂波动笼罩了整个大泽城,他认真的计数了一下,整个大泽城只有二十几万,不到三十万人。

    这里面,青壮居多,应该能拉起一支数量可观的队伍。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