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外的战事告一段落。

    当军营墙壁的超大口径主炮发出了愤怒的宣言,高空的司马侑所属舰队,还有那支规模庞大的新加入舰队开始向后撤退,尽最快的速度撤到了数十里外,然后迅速落下,藏在了厚重的山体后方。

    这种地基的,由地脉和超大范围阵法提供能源的超大口径主炮,可不是这些浮空的千丈、百丈级别的楼船能承受的怪物。

    舰队撤走,同时带走了他们生擒的俘虏。

    三十几万黑凤军士卒在战斗被bào zhà余波震成重伤,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楼船专门用来大量俘虏地方士兵的吞吸阵法吸纳进了船舱。

    除开战死的黑凤军战士,还有二十几万黑凤军士卒相互搀扶着,一路护送着大群狼狈的州军好汉退回了军营。

    极短的战斗,李二耗子丢掉了一条胳膊,他身边的一群好汉头目少了大半,五万多州军骨干少了两万多人,其他数十万被编入州军的私军队伍同样缩水了六成。

    只有一成左右的士卒被击杀,其他的都是被重伤后被楼船吸入船舱成了俘虏。

    总之,死伤惨重。

    那些民夫、工匠还好,除了一些倒霉蛋被高空坠落的楼船残骸砸破了脑袋,砸断了胳膊腿儿,居然并无多少人伤亡。

    这些人也都紧跟着撤退的黑凤军,也不进入沿途的小型战堡躲避,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军营。

    军营的南门喷出一道光柱,将一个个靠近的黑凤军、州军士卒吸入军营,所有的民夫、工匠也都被吸回了军营。随后军营被一个硕大的光罩包裹起来,厚达三十丈的光罩流光隐隐,尽情的宣告着这座军营强大的防御力。

    “这不可能!”司马狼站在楼阁,呆呆的看着那座流光溢彩,显然爆发出了全部防御力的军营。

    “这不可能。霍雄不在,裴凤怎么可能掌握了这座军营的阵法主印?”司马狼近乎咆哮的朝着司马侑喷着口水:“霍雄和裴凤,有这么亲近么?不,不,不,算他们这一对儿奸夫**成了事情,一个男人,怎么会将代表权势和力量的印玺,交给一个女人?”

    司马狼和司马侑都是一脑壳的浆糊,完全无法理解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前方的洞天军营,显然爆发出了最强的防御力量,而且军营自带的防御军械也全都展露了出来。不说那数百门大口径主炮,说那十几门矗立在四方城墙的超大口径巨炮,那是真正的大杀器。

    这样的超大口径巨炮,只要地势允许,足以威胁方圆万里内的所有敌人。

    算是胎藏境巅峰,修炼顶级神功,有九炼仙兵护体的高手,也不敢正面硬吃这么一炮。

    人力有穷,而这些矗立在坚固的地脉,依仗地脉和巨型阵法提供能源的重型军械,它们被制造出来的目标根本不是对付单体的士兵,而是进行大范围清洗而存在的。

    哪怕射击速度慢了一些,这些巨炮杵在那里,没人敢轻易靠近这座该死的军营。

    更不要说,那些密密麻麻的重型床弩,还有那厚厚的防御光罩。

    毫无疑问,这座洞天军营的完整形态彻底展露了出来,毫无疑问,裴凤掌握了这座军营的操控核心,一枚至关紧要的,代表了这座军营至高权力的印玺。

    “这,不可能。”司马狼痛苦的摇着头。

    司马侑也是一脸阴郁和不解的看着那座流光溢彩的军营,缓慢的说道:“这,真没道理啊。”

    真是,不能理解啊。

    他两一个嵢王世子,一个烆王世子,在他们自幼的教育,权力和资源是如此的重要,一切权力,一切资源,只要是能抓住的,要彻底掌握在自己手。

    他们可以赏赐下面的人一点点残羹冷炙,换取他们的誓死效忠。

    但是算他们最喜爱的女人,也别想碰触他们掌握的权力丝毫。

    这是底线,这是绝无商量余地的底线。司马狼也好,司马侑也好,他们都是权力怪兽,他们对权力拥有不可思议的侵略性和独占性。

    为了权力,司马狼甚至唆使司马侑去干掉他所有的兄弟。

    在他们看来,世界的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对权力无敏感,‘霍雄’离开军营,外出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他有可能给裴凤开放一部分军营的权限,而这种权限,最多能够让军营发挥出一成左右的战力和防御力。

    但是眼前分明是,‘霍雄’将整座军营的操控核心交给了裴凤。

    这等于是,整个军营被‘霍雄’交给了裴凤。

    ‘霍雄’和裴凤是什么关系?男人和女人的关系。男人和女人之间……一个男人,将自己的立足根基,自己的命脉核心交给了一个并不值得信任的女人?

    “看来,霍雄也这点出息了,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居然作出这种蠢事。”司马狼迅速从另外一个角度阐释了眼前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

    毫无疑问,‘霍雄’被裴凤的女色所迷,所以将关系着自己身家性命的洞天军营的掌控核心交给了裴凤。

    这样的心性,这样的手段,‘霍雄’彻头彻尾是一个蠢货,这样的对手,根本不值得司马狼重视。所以司马狼迅速将‘霍雄’划入了死人名列,他皱着眉头,开始认真的思索如何对付裴凤。

    “裴凤这丫头,很倔强……性格很暴躁易怒……”司马狼看着那座流光溢彩的军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该死的军营落入她手,可没这么容易处置了。”

    用力握紧拳头,司马狼浑身皮肤都微微泛红,他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在膨胀,他额头青筋凸起,一股火焰从他瞳孔喷了出来,屋子里充斥着他沉闷的喘息声。

    “可是,你是我的,小女人。是今天,我非要办了你不可。”司马狼喘了一口气,瞪了司马侑一眼:“现在,轮到你们出面了。我暂时还不能出现,会吓住她的……不过,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司马狼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很快笑得气不接下气,笑得都弯下了腰抱着肚皮在那里‘嗤嗤嗤嗤’的狂笑:“可怜的裴凤,她绝对想不到,在背后出卖她的人究竟是谁……嘻嘻,她很快会明白,女人是女人……女人的功用是躺在床取悦男人,然后乖乖的为男人生娃。”

    “振兴家业,建功立业之类的……请女人走开。她最牵挂、最关心的那些人,都背叛了她,嘻嘻,她会伤心么?痛苦么?嗤嗤,快去,快去,既然不能破开军营,那么,只能用别的手段了。”

    军营,裴凤手握印玺,站在城门楼子。

    近千名犀龙骑士在山林策骑狂奔,用尽全速想要离开军营。

    但是这一面城墙,四门口径超常,炮管延伸出来足足有近百丈长的巨炮,连同一百二十门主炮已经微微调整着炮管,锁定了这千多名狂奔的犀龙骑士。

    犀龙体型巨大,犹如一座小山,力量无穷,身披挂着一尺厚的重甲,冲锋的时候好像一座钢铁大山在战场纵横睥睨。在平原地带,这样的十头犀龙骑士足以冲破数万人的军阵,轻松将其tú shā一空。

    但是在山林,尤其是在雨季的山林,这些犀龙陷入了困境。

    过于庞大的身躯很难在丛林穿行,巨大的树干总是会阻挡它们前进的道路,而积水、泥泞、松软、密布着小坑、水塘的林地,让它们的行动速度衰减到了极致。

    裴凤进入军营后,这些犀龙骑士眼看着军营的城墙发生巨变,他们立刻转身走。

    都是一群打仗打油了的老兵痞子,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肆进攻,什么时候必须逃跑逃命。

    可是来不及了,犀龙闯入丛林,逃跑了不到十里地,裴凤甚至还没来得及接应外面正在陆陆续续逃跑回来的黑凤军和州军们,她已经驱动城墙的这些主炮,锁定了这些犀龙骑士。

    缺少足够数量的,专业操控主炮的精锐士卒,但是黑凤军还是有一部分士卒可以承担炮手的工作。

    一座座辅助阵法运转起来,一枚枚带着自动锁定和测距、测速功能的宝镜从主炮内腾空而起,大量数据在宝镜迅速的刷落,裴凤举起手印玺,低沉的呵斥了一声。

    “去死。”

    这一面城墙一百二十四门主炮同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百二十四道巨大的纯阳极光撕裂虚空,重重的撞击在山林。

    距离太近了,犀龙骑士们逃跑还不到二十里,那些犀龙骑士舍不得自己朝夕相处的坐骑,依旧骑在犀龙背大声呵斥。他们并没有腾空飞离,所有人都结结实实的吃了这一次主炮攒射。

    刚刚和裴凤交手的两个胎藏境将领气急败坏的留在了最后面,他们和另外十几个胎藏境骑士纷纷祭起了自己的防御秘宝,化为十几重光幕挡在了大队人马后方。

    光幕被主炮一击而碎,十几里方圆的山林喷出大片白烟,然后直接在强光汽化、消失。

    地面在凹陷,在熔解,在汽化。

    十几名落在最后面的胎藏境骑士连同他们的坐骑在白光发出凄厉的吼声,可以看到他们的战甲一层层密集的光影浮现,然后一层层光影被白色的强光化为乌有。

    他们的甲胄一点点的消散,他们的身躯在白光一点点的被剥离,被汽化,然后彻底的消失。

    这个过程可以看得很清楚,好似很缓慢,实则是在一瞬间彻底完成。

    一千多名精锐的,战力强横的犀龙骑士在呼吸间消失了,城墙的主炮又继续向这边宣泄了三个呼吸时间的怒火,然后白色光柱逐渐变细,缓缓的消失。

    空气有一股特的淡淡臭味,这是空气被巨大能量电离后的味道。

    军营的西门外,山林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十几里的大坑,大坑斜斜的没入了大地,大概轰进地下有十几里深。

    大坑的坑壁光滑如镜,高温让坑壁发出红光。

    附近山林的积水正化为大片瀑布,不断的落入坑,发出‘嗤嗤’的声响。高空的雨水不断倾盆而下,迅速化为白烟飞起,同时带走了大坑的巨大热量。

    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个大坑会变成一个深深的大湖。

    “该死。裴凤,我会把你摆成一万个模样。”司马狼站在楼阁,他身边悬浮着一面晶镜,千多名犀龙骑士被主炮彻底蒸发的一幕在晶镜一遍遍的播放着。

    司马狼捂着心口,他也感到了一点心痛。

    他麾下的犀龙骑士,拢共也一万多人,实在是豢养犀龙的成本太巨,以他掌握的资源,他也只能供应一万多头犀龙巨大的物资消耗。

    而且犀龙骑士这种大杀器,一万犀龙骑士基本能解决掉地面所有的规模化敌人,他根本也没必要保留太多的犀龙骑士。

    可是这一下,他手的十支犀龙骑士大队,直接被灭掉了一支,十分之一的战力这么消失了。

    尤其领头的两个将领,是他司马狼的心腹将领,更是为他嵢王府卖命了十几代的家将出身,从小陪着司马狼长大的心腹。这样的铁杆心腹一次死掉两个,司马狼不由得在嗓子眼里发出受伤的恶狼一般的‘呜呜’声。

    高空,将近十万双翼飞龙骑士摆出最为稀松的阵型,缓慢而小心的向军营围了来。

    犀龙骑士的前车之鉴在眼前,这些飞龙骑士可不敢摆出严密的阵型,那不是让主炮轰击的活靶子么?

    地面,司马侑等人也指挥着近百万的家族精锐,排着疏松的阵型三面合围。

    司马侑的信使已经来到了裴凤所在的城门前,他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大吼了起来:“裴凤军主,你黑凤军有乱党作乱,严重破坏了我大晋军部枢机殿的行动计划……还请裴凤军主开启城门,让我们进入黑凤军,清剿乱党。”

    这信使不等裴凤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如果军主拒绝我们合情合理的要求,我们会视为军主已经被乱党控制……怪不得我们要采取别的手段了。”

    裴凤怒视那信使,随手一指:“杀了他!”

    城墙,十几名黑凤军的强弓手突然冒出头来,二话不说是一箭射出。

    这信使不过重楼境巅峰的修为,面对十几个命池境强弓手歹毒凌厉的箭矢,没有一支箭落空,全都命他的要害。最要命的三支箭矢几乎同时命他的眉心,击破了他的头颅,将他的神魂一击打得粉碎。

    “别的手段?我等着你们。”裴凤手持黑qiāng,重重的在城墙撞了一下。

    很快,城门前的泥地竖起了十几个木架。

    十几个黑凤军的将领,包括重伤的马大叔,还有莫名落入敌人手的黄玉,都被绑在了木架。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