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晋神国,恒国,九山州,平湖郡,花虫城。

    ‘霍雄’的老家花虫城,依旧是那副平静模样。

    前些日子,城外闹出的大动静,已经烟消云散,孕育了水火葫芦的那个大坑,也被恒国派出的高手用大神通填平,山势地貌都回复了原样。

    城内少了一户豪门,换了一个城主,仅此而已,对城内百姓的生活没有半点儿影响。

    时近黄昏,军户城,霍家的宅子空,几道炊烟冉冉升起,空气弥漫着浓烈的酒肉香气,更有淡淡的丹药味道随着风飘出了院墙。

    霍家的左邻右舍都知道,霍雄那小子发达了。

    三品将军,大泽州的州军主将。

    所有邻居都啧啧称,说霍家的祖坟这是冒青烟了。三品将军啊,这是花虫城的军户有史以来达到的最高军衔,在这之前,整个花虫城千多年来,最高的军衔也不过是两百年前的一个六品都尉,而且百多年前在三国战场战死了。

    让人感慨的,霍雄这小子真是没忘本,对亲族出手很大方。

    他升官提拔的消息刚刚传回花虫城,有几个信使给霍家送来了大量的修炼丹药。霍家那些还在演武堂学习军伍厮杀之道的小子们,可是享福了。

    那些丹药效力极强,短短几个月时间,霍家的一群小子一个个好似春天的笋子一样,修为境界和实力飙升,一些还没到十岁的小毛头,居然完成了筑基,直接修出了法力,踏入了感玄境。

    而霍家那些年龄稍大一点的青壮,他们更是在重楼境一路突破,将花虫城军户的同龄人远远丢在了身后。

    更让霍家的邻居们羡慕得眼珠充血的,是霍家的这些年轻人,居然全都转修了一份高明的功法,彻底丢弃了大晋军方大路货的‘三转元功’。

    那份功法也是那几个信使送来,他们说明了,这套功法未来是霍家的家传功法,可以供霍家的族人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

    据说,这份《黑虬真功》能修出黑龙真身,威能远超神武军‘九转元功’,是真正的顶尖的神功秘术。

    花虫城的军户们都说,霍家这下是彻底发达了。

    有顶级灵丹辅助修炼,娃儿们打下的基础极其雄厚,修为进度惊人。加修炼了顶级的功法《黑虬真功》,修出的法力,凝聚的肉身,乃至参悟的神通秘术都远超寻常军户。

    用不了几年,霍家的这群青壮加入神武军后,定然能建功立业,井喷一样的冒出大批的校尉甚至是都尉。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再出两三个三品将军……嘿嘿,霍家可不得了了。

    到时候,算在九山州,霍家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也能晃着膀子横行霸道了吧?

    “哎,这是命好啊!”几个遍体伤痕,从军退下来养老的老卒蹲在自家门槛前,看着大街斜对面的霍家的大门,一边用力的抽动鼻子,品鉴着风的那一缕药香,一边大声的感慨着。

    “祖坟冒青烟咧。”一个老卒不断的点头赞叹:“哎,等雄哥儿回来探亲,得问他一句,他要不要招募亲兵啊?他现在可是大将军的身份,亲兵护卫,哪里有我们本乡本土的娃儿放心呢?”

    几个老卒的眼珠变得锃亮锃亮的。

    这事情,靠谱啊。

    这可是一条极好的出路,自家的儿郎若是能够跟在霍雄身边,做他的亲兵护卫,那可去神武军当一个普通大头兵造化多多。

    一州的州军主将,手掌数十万士卒的辎重粮饷、生死惩罚,他指头缝里漏一点东西出来,都够自家吃饱喝足,够自家儿郎突飞猛进的。

    要不老人们怎么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霍雄这娃娃得了正果,本乡本土的这些军户娃娃们,自然是鸡犬升天,多好的事情啊?

    “唔,得去找霍家的几个老家伙说说这事情。”一名老卒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大家都是老兄弟,这份情面还是有的。也不知道那大泽州在哪里,我们干嘛要等雄哥儿回来探亲?”

    大手一挥,这老卒一歪一拐的向霍家大门走去:“得了,自家把族里最出色的娃儿们挑选一番,凑千八百人,给雄哥儿送去。”

    “哪个大将军,身边没有几个本乡本土的心腹兄弟?咱们家的娃娃,天生是他最好的亲兵,最好的护卫。雄哥儿,这是我们花虫城的造化哩。”

    几个老卒兴奋的站起身来,兴致勃勃的向霍家老宅走去。

    黄昏本来光线昏暗,突然间,整个花虫城的军户城的光线更是突然降低了,从昏暗变成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几个老卒猛地抬起头来,向着天空望了一眼。

    天空灰蒙蒙的,好似被一层雾气遮挡住了。

    几个老卒都是在三国战场厮杀过的老手,三国战场那种凶险之地,他们能够活着回来,战斗经验不用问肯定极其的丰富。

    他们同时大吼了起来:“各家各户小心,有敌……”

    一面白惨惨的招魂幡凭空在军户城空出现,一只白惨惨的手从灰蒙蒙的雾气伸出,抓着招魂幡轻轻的晃了晃。

    几个老卒脑子一晕,‘咚’的几声倒在了地。

    军户城,数百户军户,无论男女老幼,无论猫狗鸡鸭,全都翻着白眼倒在了地。

    随后招魂幡猛地从空坠落,化为高有十几丈的一根长幡,重重的砸在了霍家大宅的大门。一声巨响,霍家的大门被砸得粉碎,连门口刚刚立起来的两尊铁狮子都被砸成了铁饼。

    数十条身穿白衣,脸带着白色面具,面具没有五官,只是用血淋淋的涂料涂了一只血手印的人影从灰蒙蒙的雾气飘落,径直落向了霍家大宅各处。

    “这些军户,杀不杀?”

    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悄然传来。

    “屠了霍家满门老小是……杀了这些军户,也不会多一个铜钱的赏金,你们愿意白费力气,下手呗!”

    另外一个声音轻描淡写的说道:“总之,霍家满门老小一个不留,所有猫猫狗狗、鸡鸭老鼠,全部屠干净。这些军户么,随便你们喽!”

    数十个白衣人‘咯咯’笑着,轻松异常的飘进了霍家大宅。

    他们来时已经查清,霍家不过是一个普通军户小家族,满门老小也百来号人,修为最高不过重楼境高阶。而他们个个都是命池境巅峰的修为,带队的正副队长更是胎藏境的大高手。

    屠光霍家满门老小,而且要杀得越惨烈越好,这不过是轻松至极的小任务罢了。

    和他们曾经执行过的任务相,这次的行动和游山玩水没什么两样。

    数十条白衣人飘入霍家大宅,然后他们愕然的发现,霍家大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包括那几座正在喷出袅袅炊烟的厨房,大院子后面那个校场里,都没有一个人影。

    “糟了!”刚刚轻描淡写的说话的白衣人浑身汗毛一下子炸开,头皮发麻的他嘶声叫道:“不对,这霍家……有鬼……”

    ‘轰’的一声巨响,大片雷光化为手臂粗细的大,将整个霍家宅子笼罩了起来。

    霍家大宅,一个个小心的藏匿阵法喷出夺目的光芒,大群大群身披重甲,全副武装,脸带着黑色面甲,浑身下只有一双眼睛隐约可见的精锐甲士从这些小小的藏匿阵法冒了出来。

    这些甲士三人一组,分别握着长戟、重剑、强弩,配合精妙的朝着这些白衣人碾杀了过来。

    白衣人们纷纷惊呼出声,他们正要反击,虚空一股绝强的禁锢之力袭来,硬生生压制了他们的神魂,让他们一丝法力都调动不得。

    “十绝禁阵!”白衣人们嘶声怒骂:“你们是哪家王府所属?”

    十绝禁阵,这是大晋神国宗室的独门阵法,能够隔绝、禁锢一切天地元能,除非修为强绝、能够一击将大阵摧毁,否则会被大阵彻底压制,一丝法力都调动不得。

    这是大晋神国皇族用来镇压、震慑各方诸侯的独门阵法,威能极其庞大,特点也极其鲜明。

    而且因为这大阵威力过于强大,杀伤过于狠辣,故而算是在大晋神国的宗室,也只有那些手握实权、地位崇高的王府才有修习。

    如说,司马狼出身的嵢王府,有一支禁卫专门操演十绝禁阵。

    而司马侑出身的烆王府,烆王作为一个逍遥王爷,在朝堂并无多少quán bǐng,在宗室的排名也只是水准,烆王府没有资格一窥十绝禁阵的奥秘。

    十绝禁阵出现在这里,证明起码有一个排名靠前,在大晋神国地位崇高,掌握了实权的亲王出手了!

    “我们是枢机殿所属!我们是军部的人!”白衣人的队长声嘶力竭的大吼着。

    他们是枢机殿掌握的杀手秘谍,他们精通各种刺杀技巧,而且精通各种巫咒、毒蛊之术,很擅长杀人于无形之间。

    但是在十绝禁阵,面对这些专门特训出来,专门配合十绝禁阵杀戮的禁卫,他们绝对不是对手。

    精锐甲士们没人吭声,没人说话,他们只是三人一组,配合精妙的向这些白衣人冲了过来。他们三五组联手,先是强弩攒射,然后是长戟劈刺,紧接着是重剑近身格杀。

    没有丝毫法力波动,只是纯粹的肉身力量近身格杀,对这些被禁锢了法力,根本无法施展神通秘术的白衣人而言,这是最可怕的打击。

    他们身防御力不弱的白衣被弩矢击破,被长戟劈开,然后被重剑劈成粉碎。

    连同粉碎的,还有他们的身躯,他们的神魂,乃至他们正副队长的神胎。在十绝禁阵,他们甚至想要让神魂和神胎破空飞遁都做不到。

    十绝,十绝,这是彻头彻尾的绝地,根本没有丝毫逃生的机会。

    短短一盏茶时间,数十个修为强大的枢机殿顶级杀手死伤殆尽。

    一名身披重甲的大汉转过身,向刚刚从一座小型藏匿阵法走出的几个霍家老人沉声道:“几位,做好决定了么?跟我们离开,霍家老小的安全,我们保了。”

    这大汉继续说道:“再说了,现在霍雄将军前途光明,诸位去他的地盘生活,大家都放心。”

    霍雄的父亲霍虎喃喃骂了一句粗口,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朝几个霍家老人沉声道:“爹,诸位叔伯,看来,霍雄那小子,真的得罪大人物了。我们还是,欠据吧!”

    都是军户出身,都是过战场的老卒,几个霍家老人用力跺了跺脚,然后用力挥了一下手:“集族人,走!”

    一个时辰后。

    大晋神国皇都,安阳城。

    皇城西北角,云集了大量军方高官重臣的住宅区,一架马车冉冉行过。

    没有人驾车,这架马车在一头普通黑马的努力拖拽下,慢悠悠的行走在绿荫葱茏的宽敞大道。

    黑马双眼浑浊、僵硬,显然它被人用符咒控制了神魂,所有动作都不是出自它的本心。

    马车‘踢踢踏踏’的来到了一座朱门豪宅前,然后黑马停在了这里。

    ‘嘭’的一声响,黑马整个爆开,大片血水染红了这座豪宅的门楼。

    两侧门房,大群顶盔束甲的护卫冲了出来,侧门开启几名身穿长袍的修士带着丝丝灵光飘身而出。

    “小心,不要碰触这些血迹……里面有极恶毒的咒术!”

    一名精通法咒、毒蛊之术的修士厉声呵斥着,制止了这些护卫的冲动。

    远近数十座豪宅空,有修士脚踏浮云,交头接耳的眺望着这边动静。

    马车的车棚被一道狂飙卷起,露出了里面堆得整整齐齐的,堆成了金字塔形状的数十颗人头。

    一根小小的招魂幡杵在这人头金字塔前,白惨惨的幡面有气无力的摇晃着。

    远近豪宅内传来了一阵惊呼声,随后是震怒的吼声传来。

    尤其是那些隶属枢机殿的军部大佬们,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这些人头当,有好几个人,他们都认识,这是军部枢机殿下辖的,一支顶级刺杀秘谍小队的成员。

    他们被人砍掉了脑袋,用秘术送到了枢机殿副殿主赵貅的私宅门口!

    这是挑衅,对赵貅的挑衅,也是对整个枢机殿的挑衅。

    当然,在挑衅之余,不缺震慑、警告之意。

    只是,这些军部枢机殿所属的大佬们,会否被震慑,是否会接受这份警告……谁知道呢?

    一盏茶时间后,赵貅在自家书房,冷着脸下达了一条命令:“那让他去死,让他去死!”

    安阳城内,风波暗涌。

    开天录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