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死!”

    身高三丈,雄壮如山的乌头一声咆哮,浑身肌肉一阵蠕动,体内传来犹如怒涛拍岸般的精血沸腾声,他被粉碎的右肩伤口一道血光闪过,被打碎的胳膊瞬间重生。

    双臂挥动,如两条恶龙出海,带起让人窒息的狂风直扑巫铁。

    蛮神一族作战,极少动用神通秘术,只喜欢用纯粹的力量和强悍的**碾压敌人、碾碎敌人。

    乌头算是蛮神一族中罕见的通智慧、明机变的异类,可是血脉决定了,他的战斗方式,依旧是如此的直接、简单、粗鲁、暴力。

    重拳轰出,巫铁身后五色神光闪烁,右手挥动打神鞭,一道鞭影左右分开,化为两条紫金色神光,带着重重瑞气,卷起一道道无形的虚空禁锢之力,呼啸着打向了乌头。

    乌头仰天长啸,双臂骤然暴涨,弹指间伸长了数丈长短,拳头猛地轰在了巫铁身上。

    巫铁也没想到,乌头居然还有如此战技。

    重拳轰下,浑身甲胄粉碎……这不过是从玉州抄家得来的一件九炼仙兵,哪里挡得住乌头这具精血分身的全力一击?

    双臂骤然暴涨,巫铁朝着乌头拳头打下去的打神鞭和他的双拳擦肩而过,鞭影重重的抽在了乌头的双臂上。

    这一次,乌头用足了神力。

    一层层粘稠的血色神光从他双臂中喷出,化为肉眼可见的血光甲胄覆盖在他的手臂上。

    打神鞭落下,伴随着可怕的爆裂声,一层层薄薄的血光甲胄不断粉碎,顷刻间打神鞭击碎了何止千百层的血光甲胄,最终还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乌头的手臂上。

    两声巨响,两条比巫铁腰身还要粗壮的胳膊被打神鞭一击粉碎。

    一鞭得手,巫铁浑身甲胄和里面穿着的王爵袍服,乃至一件贴身的内甲也被打得稀烂,无数碎片呼啸着带起一缕缕极细的幽光,朝着四面八方激射。

    细细的碎片飞出去不过两三丈远,就和空气急骤摩擦,喷出刺目的火光,发出可怕的高温,然后顷刻间就烧成了一缕缕青烟。

    巫铁双足陷入地下足足三寸深,他身不由己的向后滑出了数十丈远,双脚在地上犁出了数十丈长的痕迹,隐隐还有烟雾冒出。

    被乌头重拳命中胸口,巫铁的胸膛凹陷了下去。

    坚韧非常的骨骼犹如弹簧,凹陷了数寸后,随着巫铁身体后退,他的肋骨猛地弹起,发出犹如千百张强弓的弓弦齐齐震动般的轰鸣巨响。

    胸腔附近的血肉、内脏受到巨力震荡,外面的重甲、贴身的内甲,两件九炼仙兵虽然粉碎,却也帮助巫铁消去了一点乌头重拳上的杀伤。

    坚硬的骨骼,强韧的肉身,又承受了小半的力道。

    身后五色神光闪烁,虽然巫铁没有催动来自孔雀明王的五行神光,但是他调动虚空中的天地元能化为法力盾牌,重重叠叠的五行之力,同样化去了乌头一部分拳劲。

    加之打神鞭的禁锢之力,巫铁同样没有全力催动打神鞭,可是打神鞭威能极强,同样将乌头重拳上的可怕杀伤力削弱了小半。

    如此算来,乌头重拳上的拳劲,只有一成不到透过他的胸膛,轰入了他的胸腔。

    饶是如此,巫铁比起他的骨骼要脆弱虚弱的五脏六腑依旧受到重创,包括心脏在内,五脏六腑上无数细小的裂纹出现,大量鲜血喷涌。

    张开嘴,一道血箭喷出老远,胸腔内血气上涌,冲得双眼通红。

    巫铁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乌头,突然咧嘴一笑:“区区护卫,胆敢袭杀神国王爵?给本王……斩了他!”

    巫铁心知肚明乌头是什么人。

    这厮,是所谓的‘神灵’中人,而且是巫铁熟悉的,蛮神一族的成员。蛮神一族的长相,还有他们的力量属性,太有特点了。

    一尊神明……呵呵,但是乌头并没有表露他的身份……而且,就算他表露了他的身份又如何?以‘安王霍雄’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知道神国高层和所谓‘神灵’之间的勾当的。

    所以,巫铁直接含糊其辞的将乌头定性为公羊三虑的私军护卫。

    而无lùn gōng羊三虑地位多高,他的私军护卫胆敢袭杀青丘神国的王爵,巫铁不要说打杀了他,就算是将其抄家灭族,也是合乎天理王法的!

    公羊三虑猛地站起身来,双眼同样微微泛红,直勾勾的盯着巫铁。

    当着他的面,乌头居然连续两次被巫铁重伤。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神啊……哪怕这里的乌头,只是一尊精血分身,可是这具精血分身,也是公羊三虑花费了千多年的时间,耗费了无数资源,好容易为乌头调制而成的精品分身。

    巫铁打碎了乌头的两条胳膊。

    在公羊三虑眼里,这打碎的不是胳膊,而是一堆堆的、堆积如山的珍稀资源。

    公羊三虑脑子里一片混乱——‘安王霍雄’,居然有神明级的战斗力?

    这怎可能?

    按照公羊三虑从军部档案库内得来的消息,‘霍雄’这厮今年还未满百岁,就算他修炼了九转玄功,就算他在西南得到了太古传承……这实力也太离谱了一些!

    哦,对了,镇国神器!

    公羊三虑的眼珠里一阵奇光闪烁,直勾勾的盯着巫铁手中的打神鞭。

    按照公羊三虑手下秘谍得来的消息,‘安王霍雄’在半年多前的星光普照之夜,将大武神国的镇国神器黑天鼎给融了,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炼成了一条‘打将鞭’!

    这条鞭,威力居然如此恐怖!

    公羊三虑脑海中,无数念头瞬间闪过。

    乌头已经低沉的咆哮着,他身体一晃,粉碎的双臂再次重生。

    蛮神一族的可怕就在这里,只要一息尚存,以他们怪物一般的生命力,他们无论受到多重的伤害,都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愈合。

    而且受伤越重,情绪越激烈,战意越高亢,蛮神一族就越发疯狂,战斗力就越发恐怖。

    “安王霍雄……去死!”乌头仰天咆哮,他的身体一动,他浑身皮肉犹如水波一样蠕动着,一枚枚血色的鳞甲从他皮肤下钻了出来,瞬间给他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甲胄。

    此刻,巫铁正好发出了击杀乌头的命令。

    远处高空中,数千名木精中顶尖的箭手从浓云后方闪出,一缕缕湍急的流风呼啸而起,一支支古兵司精工锻造、密布符文,更淬了混合剧毒的箭矢闪烁着迷离的幽光,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蜿蜒的弧形轨迹,宛如无数剧毒的毒蛇,被细细的旋风包裹着,尖啸着直刺乌头。

    州主府的上空,数百名公羊三虑带来的重甲将领悬浮在空中,组成的阵势犹如一口大铁锅,将整个州主府牢牢的扣在了下方。

    数千木精箭手齐齐拉弓,每个箭手须臾间就是数十箭矢袭来,弹指间就是上百箭矢飞过。

    一时间,漫天都是箭影肆虐,视线中只有一道道极细的、致命的流光铺天盖地的袭来。

    数百重甲将领根本看不清漫天箭影的轨迹,他们只觉遍体生寒,然后一支支箭矢就擦着他们的身体,擦着他们的面颊,擦着他们的耳垂急速飞过。

    数千箭手在一个呼吸间,起码有近百万支箭矢宛如暴风骤雨一样落下。

    如此密集的攻击,却没有一支飞驰的箭矢误伤哪怕一只从空中飞过的蚊虫,所有的箭矢都首尾相连,宛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直刺乌头浑身要害。

    箭矢如潮水一样袭来,让人惊叹的是,木精们在高空拉弓射箭,而箭矢居然犹如龙卷风,从四面八方,从身体的上下左右,同时射向了乌头。

    乌头浑身密布着血色鳞甲,他挥动双臂,仰天长啸。

    一**半透明的涟漪从乌头身边激荡开来,小半个城主府就在涟漪中无声无息的化为粉碎。

    空中数百重甲将领身上的甲胄裂开了无数的裂痕,他们齐齐口吐鲜血,被乌头一声大吼震得五脏六腑尽成重伤。

    近百万箭矢还没靠近乌头,就在虚空中炸成了一团团夺目的光华。

    乌头一步迈出,一步就到了巫铁面前,然后一拳轰向巫铁的脑袋。

    巫铁此刻连挥动打神鞭都来不及,他猛地瞪大眼睛,身后五行神光骤然亮起,五条五色神光宛如孔雀开屏,流光冲起来数万丈高,然后重重的向下一刷。

    乌头的拳头刚刚轰出,距离巫铁的脑袋还有好远,猛不丁的看到头顶呼啸落下的五彩光潮,他犹如行走山林中、猛不丁见到一条剧毒过山风毒蛇的采药人,下意识的浑身一抽、一抖,‘唰’的一下就向后倒退了数十里。

    饶是乌头跑得快,巫铁全力催动五行神光的速度更快。

    凝聚了五行法体,巫铁动用五行神光已经变得轻松愉快,犹如一个足够强壮的成年人挥动羽扇一般,再不复之前那样童子舞重锤一般吃力。

    五行神光骤然落下,狠狠的刷在了乌头的身上。

    乌头身体一僵,然后瞬间消失。

    五行神光内自带五行世界,内有五行生克之玄妙,只要身属五行,就会被五行神光慢慢的消磨、毁灭,最终骨肉成灰、魂飞魄散。

    乌头显然知道五行神光的可怕,他的身体刚刚被吞入五行小世界,他就全力的一挣,身上的血色鳞甲‘轰’的一下彻底炸开,连带着浑身血肉都炸成了一团浓郁的血气。

    一声巨响,正要合拢的五行神光抖动了一下,浑身血肉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具巨大的骷髅架子的乌头嘶声尖叫着,身形猛地重现,然后迅速化为一道血光冲天飞起,朝着蕖州城外遁走。

    巫铁的身体晃了晃,乌头拼命从五行神光中挣扎脱身,一尊真正的异族神灵豁出去所有血肉都不要了,以天魔解体一般的方法亡命挣脱,可怕的反震之力袭来,五行神光抵消了九成九的反噬之力,巫铁只承受了极微小的一小部分力量。

    饶是如此,巫铁刚刚愈合的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心肝脾胃等等几乎被震成了一团肉泥。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巫铁在心里嘶声怒骂着。

    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还是不够……哪怕凝成了五行法体,已经无比契合五行神光,足以发挥五行神光一定的威能。

    可是修为不够,境界不够,五行神光真正的大威力、大神通,还没能尽情的展现。

    若是巫铁此刻真的拥有神明境的修为,举手投足之间就有天地大道如影随形一般加持自身,刚刚这一下,乌头不要说自爆浑身血肉,就算他将自己骨架子和那一缕分魂都给爆掉,也不可能逃脱。

    “算你命好……下次,不要让本王抓住你!”巫铁咬着牙嘶声大吼:“来人,给本王记住了,回去就养一千条极度凶猛的恶犬,将其调教成妖兽。”

    “下次,这厮若是再敢以这形态逃走,本王关门放狗,一根根啃掉他的骨头!”

    巫铁嘶声怒骂了几句,也顾不得浑身衣衫、甲胄都被乌头一拳打得粉碎,如今浑身上下清洁溜溜的狼狈模样,手里拎着打神鞭,大踏步的朝着公羊三虑冲了过去。

    “泰王,你的护卫妄图行刺谋杀本王……你要给本王一个交代!”

    巫铁扯着嗓子大吼,声震整个蕖州城,不管自己有没有道理,反正在舆论上,先把道理占住了再说。

    公羊三虑气急败坏的指着巫铁尖叫:“放肆,霍雄,你坑掉了国朝六万栋梁,老夫要将你擒拿,带回青丘城仔细讯问!”

    巫铁挥动着打神鞭,大笑着一鞭子朝着公羊三虑抽了下去:“放你-娘-的臭-狗-屁,那六万阵法师的死,和本王有毛的关系?老家伙,你有什么资格抓捕本王?”

    一鞭打下,虚空禁锢,紫金色祥光瑞气漫天奔涌,可怕的威压吓得公羊三虑头皮发麻。

    一声怒啸,一块四四方方的棋盘从公羊三虑头顶冲出,棋盘上一粒粒黑白子闪烁着夺目的灵光,瞬间化为一座方圆丈许的小小阵法将公羊三虑笼罩在内。

    打神鞭一鞭子抽下,数百黑白子‘嗤嗤’有声被打得四散飞掠,公羊三虑一口老血喷出,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犹如见鬼一般看着巫铁。

    巫铁,真的敢对他下手!

    巫铁,居然真的下手了!

    这厮……谁给他的包天狗胆?

    “霍雄,你胆敢抗拒国朝法令?”公羊三虑二话不说,直接给巫铁扣上了‘暴力抗法’的罪名。

    “老羊,谁给你的狗胆,让你肆意的栽赃、谋杀国朝王爵?”巫铁同样一口沉甸甸的黑锅还了回去,飞起一脚踹在了公羊三虑的肚皮上。

    一声惨嚎,公羊三虑被巫铁一脚踹飞了数十里地。

    真个是,一点折扣不打的,纯粹法修,从未认真淬炼过躯体的公羊三虑,被巫铁暴力的一脚踹飞了数十里地!

    刚刚苏醒的公羊思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不由得如丧考妣的尖叫起来。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