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皇都魏都。

    同样是大雪纷纷,魏都的雪就是没有青丘城那样的蛮横霸气。

    同样的鹅毛大雪,青丘城的雪落下来的时候,隐隐都带着一丝铁血煞气,寒气将雪花冻得和瓷片一样坚硬,普通凡人被雪花拍在脸上,搞不好还会被打出一片淤青。

    魏都的雪,同样是鹅毛大雪,却是轻盈灵动,随风而动,宛如天女散花一般,带着一丝诗意,带着一丝雅致慢悠悠的落在地上,落在河里,铺满了灵秀的山川河岳。

    魏都皇城内,纯天然的水晶剖成的极大薄片,一片片拼凑着建起的一座水晶宫中,大魏当代神皇夏侯鹿鸣盘坐在一张水晶镶嵌七cǎi bǎo石的条案后面,一脸温和的看着水晶宫内的诸多臣子。

    水晶宫内,摆放了了近百张小小的,水晶镶嵌五cǎi bǎo石的条案,比起夏侯鹿鸣面前的条案只是少了两色宝石,却同样的珠光宝气、华丽尊贵。

    近百名大魏神国的豪门巨族的掌舵人坐在条案后面,一个个长袍高冠、蓄了长须,通体每一个汗毛都透出一股子‘文士风流’的优雅气质。

    大魏,文风鼎盛,大魏皇族与士大夫共天下,所以有什么国政要务,大家都是商商量量的来办。

    所以夏侯苼在三国战场被巫铁生擒活捉好几天了,魏都这里,一众国朝最顶尖的大人物还在讨价还价——救人,是一定要救人的。

    但是怎么救?

    是武力夺人,还是高价赎回?

    武力夺人的话,是皇族出人,还是门阀出人,还是皇族和门阀联手出人?

    高价赎回的话,是个什么价,皇族出这笔钱,还是门阀也要意思一点儿?

    另外,为什么夏侯苼会在三国战场被生擒活捉?

    这个责任是谁的?

    是前方统兵攻打青丘神国的当朝太子夏侯狺狺的责任,还是随军的门阀官员的责任?在这个里面,是不是有别的原因存在?是否有阴谋,是否有人故意出卖神国利益?

    大魏的这些个顶尖门阀的大佬们,平日里养尊处优,闲得蛋-痛,最擅长一杯清茶、三五好友,高作清谈。他们一个个文气充沛,脑袋里有无数的奇思妙想,堪称当世脑洞最大的一群人。

    他们聊着聊着,这话题就漫无边际的发散开了。

    大魏顶级门阀,和夏侯氏有血脉牵连,很多年前还是夏侯氏分出去的一支族人建立的曹氏家主挥动着鹅毛扇,声音清朗如鹤鸣,在那里很肃然的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陛下,诸位臣公,可否有这种可能,夏侯苼的被俘,实则是……青丘和大武的阴谋呢?”

    “他们其实,是联手在暗地里算计我大魏呢?”

    “涂山堂少君令狐九,其实就是令狐青青丢出来的诱饵呢?”

    “老夫这等猜测,乍一听闻似乎有点荒唐,但是万一……事情成真呢?若是如此,我大魏危哉。”

    水晶宫内,就连夏侯鹿鸣都是眼珠一亮,兴奋得脸皮都发红了。

    这种新思路,可以有啊,可以有啊!

    如果是真的,夏侯苼的被俘,是大武和青丘神国的阴谋,两国联手妄图算计大魏的话……有几个擅长写檄文的老先生已经眼珠乱转,开始构思一篇抨击大武和青丘的战斗文章了。

    夏侯鹿鸣用力的鼓掌,其他近百门阀巨族的大佬们也都纷纷鼓掌。

    一时间掌声雷动,纷纷有人为曹氏家主叫好。

    大家的讨论越发的热火朝天,他们开始讨论,如果夏侯苼的被俘真的是个阴谋的话,那么用武力夺回他怕是不好使了,万一去夺人的大能耆宿,遇到了两国联手设下的陷阱呢?

    所以,动用武力是不行的了。

    “赎买,赎买可以避开一切危险,同时让我们看清,他们到底是如何居心。”同样属于顶级门阀的张氏家主挥动着一柄黑色鹤羽制成的大扇子,用力的挥动着羽扇大声叫嚣着。

    “不过,这赎买的费用,我们要认真的磋商一二……夏侯苼究竟值多少钱,我们准备付出多少钱,而敌人准备喊出多高的价码……所谓运筹帷幄,我们一定要将所有的可能都认真的考虑进去。”

    夏侯鹿鸣再次鼓掌。

    一众家主也纷纷鼓掌。

    张氏族长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向四周微微欠身致意,然后坐回座位,笑呵呵的举起犀牛角制成的华美酒盏,得意洋洋的昂着头将酒水一饮而尽。

    有俏丽的宫女快速的小碎步走了过来,微笑着给张氏族长倒了一盏酒。

    宫女的靴子是品阶极高的九炼仙兵,宫女的步伐轻盈,每一步迈出,她的靴子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团拳头大小的金光,等宫女走过之后,金光冉冉绽放开,恰是一朵金莲。

    步步生莲,美轮美奂……大魏皇城中的高品阶的宫女,她们的衣饰、靴子等等,都有诸般妙用。

    大魏的风流富贵,由此可见一斑。

    一众大佬们热情洋溢的继续讨论着夏侯苼的问题。

    至于说,已经落到巫铁手中的夏侯苼的安全嘛,包括夏侯鹿鸣在内,都没太当回事。

    夏侯苼毕竟是一尊神明。

    而且是出身夏侯氏皇族的神明。

    这和普通俘虏可不是yī mǎ事情。

    寻常士卒被生擒活捉了,除非大型的祭天活动,宰俘虏以向诸神献祭,否则普通士卒都不会被肆意屠戮,更不要说夏侯苼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修为的重要人物。

    三国之间常年混战,也曾经有神明境的大能陨落,这种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

    但是被俘的神明,从古至今,全都安全的回归了本国。

    在这一点上,三国是有某些潜在的默契的……尤其是,皇族,皇族的重要人物,除非在战场上直接被杀死,否则皇族若是沦为俘虏,最终都能平安返回。

    毕竟,谁能保证,自己未来不会成为俘虏,是吧?

    一阵阵掌声从水晶宫内传出,远远近近站在水晶宫外侍奉的护卫、宫女、宦官们,则是一脸微笑的欣赏着这一片大好的美景。

    一名红袍大宦官站在水晶宫门口,眺望着远处结了冰的湖面上,一线绵延的沙洲,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开春后,那一片沙洲上,得种一溜儿芦苇……再养几只大鹮鸟。”

    “如此,明年冬雪只是,沙洲,芦苇,鸟影……美啊,美啊!”

    这就是大魏,一个太监头子,都有着一定的审美能力,能够精心的为自家主子营造最有诗情画意的生活空间,确保每年大魏的神皇还有皇城内的贵人们,在四季的时候见到的景色都是新奇的。

    一团云光水影从远处高空中急速行来。

    和青丘神国一般,魏都也有重重禁制,寻常修士根本不能飞天遁地。

    唯有得到大魏神皇颁发的禁牌,能够隔离城防大阵禁制影响的心腹近臣,才能腾空飞遁。

    眼看云光急速飞来,站在水晶宫门口的几个大宦官身体一哆嗦,一名紫袍大宦官,急忙屈指轻轻扣动大门上悬挂的一支小小的玉磬,‘叮叮’几声悠长的磬声当即让水晶宫内一片安静。

    云光急速从空中降落,水晶宫的大门开启,云光当即就飞进了水晶宫中。

    身穿锦绣百花战袍,身披亮银甲,头戴麒麟冠,威武且英俊得一塌糊涂的神皇近卫大统领夏侯腾蛟闯入水晶宫,‘咚’的一声单膝跪倒在地。

    “陛下,夏侯苼老祖,陨了。”

    夏侯腾蛟的脸微微抽动着,眼珠有点发红……夏侯苼,正好是他这一支族人的直系老祖,是他这一支族人在夏侯氏内部最大的靠山。

    夏侯苼陨落了,他这一支族人未来在夏侯氏内部的地位势必滑落,甚至他的神皇近卫大统领的位置,都会立刻受到最直接的威胁。

    “哦,笙老祖逃出来了,可喜可贺。”夏侯鹿鸣实在是有点喝多了。

    连续好几天,大家日以继夜的讨论夏侯苼的问题,尽情清谈,大口喝酒,饶是夏侯鹿鸣也有半步神明境的修为,已经初步凝聚神躯,但是连续喝了好几天烈酒,他也有点头晕了。

    所以,他把夏侯腾蛟的话,听岔了。

    “陛下,夏侯苼老祖,陨落了……青丘神国的安王霍雄,闯入三国战场,当众……击杀老祖。”夏侯腾蛟的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陛下,臣请,臣请赶赴前线,为老祖报仇。”

    夏侯鹿鸣终于听清了夏侯腾蛟的话。

    水晶宫内,近百巨族的家主们一个个脸色僵硬,他们保养得白皙润泽的脸变得惨白一片,就好像一群涂了白垩的僵尸,是那样的僵硬,那样的死气沉沉。

    “这是……坏了规矩啊……”曹氏的家主用力的摇晃着手中羽扇。

    “霍雄小儿,焉敢如此……”张氏的家主气恼的摇晃着鹤羽大扇。

    “丧心病狂。”

    “岂有此理。”

    “简直,不为人子……”

    水晶宫内的一众大魏神国的顶级大佬们齐齐震怒,一个个站起身来,用尽各种华丽的辞藻尽情的抨击着巫铁。

    夏侯鹿鸣的眼珠开始充血,他直勾勾的盯着夏侯腾蛟,咬牙切齿的问他:“消息,确定么?”

    夏侯腾蛟用力的点了点头。

    夏侯鹿鸣飞快的朝着水晶宫内的一众豪门巨族的大佬们扫了一眼。

    在大魏,皇族本来就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皇族其实只是‘门阀联盟’推选出来的一个盟主。

    损失一个神明境的家族耆宿,这对夏侯氏来说,也是挖心一般的剧痛。

    这个亏,不能白吃。

    夏侯鹿鸣站起身来,沉声道:“诸位臣公,霍雄小儿此举,算是彻底不顾体面了……他今日可以杀我皇族耆宿,明日,怕是各家的老祖都会遭他的毒手。”

    曹氏家主沉声道:“小儿该死。”

    张氏家主厉声道:“全力扑杀。”

    一众家主纷纷表态,巫铁这种生擒活捉俘虏之后,居然还要将俘虏当众打死的行为,已经突破了大魏这些大佬的心理底线。

    太残忍了,太残酷了,太没道理,太没道义了。

    巫铁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诸位大佬,以及这些大佬身后的诸多家族耆宿的安全。

    所以,大魏的近百最顶级的豪门巨族,前所未有的达成了一致的默契,全票通过了对安王霍雄的格杀令。

    霍雄,必须死。

    而且,一定要死在大众之前,一定要死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一定要死得凄惨无比。

    否则,不足以震慑天下,不足以体现大魏的威风,不足以体现大魏的决心。

    最终,经过短暂的五个时辰的讨价还价,夏侯鹿鸣和一众大佬做出了决定。

    短短五个时辰,就能做出这么重大的决策,这在大魏朝堂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高效率。

    夏侯氏出动两尊神明境的长老,曹氏、张氏等实力最强的十个门阀,分别出动一尊神明境的耆宿,皇族再出动一件镇国神器,前往三国战场诛杀安王霍雄。

    至于其他的众多门阀巨族,他们就要继续提供军队、辎重、器械,快速的赶赴三国战场,争取打出一波短平快的攻势,尽力扩张对青丘神国的战场优势。

    当然,虽然已经有了这个决定,但是真正决定要实施下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比如说,夏侯氏出动两位神明境的长老,究竟是出动哪两位长老呢?这在皇族内部,也是需要仔细的斟酌和利益考究的。

    夏侯苼已经陨落,万一出去行动的长老又死掉一个……那么,这家族内部的利益划分应该怎么办?

    其他十个顶级门阀也有这样的考究,战场凶险,战场可不是平日里的舞文弄墨,不是平日里的吟诗作对,是要死人的……

    就算不死人,某位家族耆宿受了重伤,实力在一定的时间内大幅度的衰落的话,家族内部也是会有各种暗流汹涌的。

    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究竟要派遣哪一位家族耆宿出动……这必须要通过认真的家族长老大会才能做出决定。

    所以,夏侯鹿鸣预估了一下,大概还需要十天或者半个月的时间,这支由十二名神明境大能组成的报复小分队,才能出发。

    不过,这个效率已经很不错了。

    大魏的文士气度,可不能像大武的那些野蛮武夫一样,做什么都火烧屁股一样的急哄哄的。

    要镇定,要有章法,要一步一步的按照程序走。

    而且,十天半个月后再出发,诸位出动的长老还能跟着各家派出的援兵一起走。

    十二位长老联袂出动,这是大魏神国多少年没有过的盛况了,可不能让十二位长老孤零零的动身。这些援兵,正好当做仪仗队,以壮行色。

    巫铁已经从三国战场返回白狼川防线,开始接收大武退回的军城和俘虏。

    而不过十几个时辰的功夫,巫铁已经收到了来自令狐青青的嘉奖令。

    令狐青青对于巫铁悍然斩杀夏侯苼的举动,表示了莫大的满意。

    顶点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