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襄和李广相互望了一眼,扑向了墨家老祖。

    他们心知肚明,三十几个青丘神国的神明大能就藏在不远处,须臾可至。

    墨家老祖虽然难缠,但是两人心中底气十足。真个一旦发动,墨家老祖就是骨肉成泥的下场。

    只不过,两人频频的看向了巫铁的方向,区区半步神明境的小家伙,哪里来的底气,一人挑战三尊墨家老祖亲自锻造的金甲神傀?

    赵襄双手举起一柄开山巨剑,漫天剑气犹如飞瀑,带着沉闷龙吟声劈向墨家老祖。

    李广则是在数十里外缓缓游走,手中巨弓缓缓拉开,一支通体乌黑密布符文,上面淬了九十九种李广秘制剧毒的箭矢,已经开始喷射丝丝寒光。

    墨家老祖身边有数十块厚重的盾牌浮现,这些盾牌很厚,很宽,很高,而且质地很结实。赵襄的剑光劈下,劈得这些盾牌‘轰轰’巨响,每一道剑光都能劈破一块盾牌。

    但是墨家老祖身边好似藏了一座铸造厂,每被劈破一块盾牌,都立刻有两块新的盾牌凭空浮现。顷刻间李广劈碎了两千多块盾牌,但是新冒出的盾牌已经超过五千块。

    墨家老祖‘呵呵’的笑着,他的身影被无数盾牌淹没,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影。

    “老夫一人成城,百万雄兵难破。赵儿,李儿,今日让你们试试老夫的手段。”

    ‘嘎嘣’一声巨响,无数盾牌中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支足足有寻常人大腿粗细,长有十几丈的巨型弩矢宛如巨龙出水,带着可怕的撕裂声,带起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爆,顷刻间划过数十里距离,到了李广面前。

    李广在一旁用弓箭威胁墨家老祖,墨家老祖干脆就用巨型床弩对付李广。

    李广怪叫一声,他是伺机刺杀的刺客,可不是正面交战的猛将……面对来袭的巨弩,李广脚步一错,身体化为几条朦胧的残影就要向远处遁逃。

    只是上官老祖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见到李广要逃走,他手一指,天空悬浮的太虚镯立刻喷出一道极细的灵光,端端正正的落在了李广的头顶。

    李广身体一僵,虚空中的禁锢之力凭空增加了十倍左右,李广一时间也被禁锢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巨弩重重击打在李广胸口,一声巨响宛如万颗巨雷同时炸响,李广身上的轻甲连同贴身的战袍同时粉碎,身上随时准备激发的三件防御秘宝更是被震出了丝丝裂痕,李广被撞得向后倒飞十几里,一口老血猛地喷了出来。

    李广走的是刺客箭道,他的速度极快,遁法极其高明,但是在**的打磨上,显然比项飞羽等人弱了一大截。

    这一箭换成项飞羽来接,项飞羽最多被震碎一块皮……说实话,墨家老祖的这一支巨弩气势汹汹,但是真正的杀伤力很诡异的并不算强大。

    但是李广的神躯强度,大概只有项飞羽的三成不到,所以,李广受到重创,五脏六腑都差点爆开。

    一口一口的吐着血,李广朝着被无数盾牌淹没的墨家老祖厉声狂笑:“墨家老鬼,你也不过……”

    李广的瞳孔突然缩小到针尖大小,嘲笑声也戛然而止。

    刚刚撞得他五劳七伤的那支巨弩,居然并没有坠落地面,而是凭空裂开,密密麻麻的无数拇指大小的黑色雷珠从巨弩中喷了出来。

    这支巨弩,悍然并非是以巨弩本身来击杀敌人。

    巨弩,只是载具。

    真正的杀招,是巨弩内的这些黑色雷珠。

    这些黑色雷珠不过拇指大小,但是通体密布无数极细的符文烙印,内部隐隐有一股蛮横、狂暴的可怕气息在急速的膨胀。

    “破元神雷……我干-你-娘咧!”

    李广认出了这些黑色雷珠,这是墨家极其出名的一种破元神雷,一发神雷若是不小心挨了个正着,足以对李广这样的神明造成不小的杀伤。

    若是连续被三五颗破元神雷命中,李广这样的神明也会被重创。

    而眼前从巨弩中喷出的破元神雷,数量足足有一百零八颗……丧心病狂的一百零八颗。

    顾不得体面,顾不得面子,李广一边问候着墨家老祖的母亲,一边咬破了舌尖,一口本命精血混着一点舌尖肉狂喷了出来。

    李广的本命精血喷在了他脚上的靴子上。

    他青灰色造型灵巧,脚踝部位生出了四片小小羽翼的靴子骤然喷放出夺目的光芒,伴随着刺耳的狂风声,李广的靴子上放出一股直径里许的青色龙卷风,一下子将他卷了进去。

    风在旋转,李广身体附近的禁锢之力,太虚镯带来的禁锢之力被龙卷风硬生生抵消了一半左右。

    李广的速度在提升,他向后急退,用最快的速度向后急退。

    顷刻间,李广向后退出了数百里地,已然冲破了太虚镯的笼罩范围。

    一百零八颗破元神雷在李广逃跑的一瞬间就络绎bào zhà开来,虚空中顿时传来‘嘭、嘭嘭’的低沉爆鸣声。

    破元神雷的bào zhà声并不响亮,只是极其的低沉,宛如直接在灵魂深处给你抡了一棍子的那种低沉。

    破元神雷的bào zhà范围也不大,只是一团淡灰色的雷芒闪烁,笼罩方圆里许的范围,然后雷芒在虚空中持续一个呼吸的时间,雷光就消失不见。

    一百零八颗雷珠络绎bào zhà开来,灰色的雷芒层层叠加,渐渐的雷光化为黑色,虚空中出现了一个直径里许的黑洞,黑洞附近的虚空一阵蠕动,隐隐可见一圈圈扭曲的涟漪。

    李广跑得极快,饶是如此,依旧有七八颗雷珠爆开的杀伤力波及了他。

    逃出了太虚镯的笼罩范围,李广的身体骤然停了下来,他的上半身胸前的肌肤全部焦黑,被天风一吹,焦炭一般的血肉就一层层的剥落,迅速露出了同样焦黑的肋骨。

    肋骨也化为黑灰飘落,露出了里面发黑的五脏六腑。

    李广掏出三颗大道宝丹吞了下去,就听精血轰鸣声传来,他胸口生出了无数肉芽,迅速勾勒出了新的肌体。短短几个呼吸间,李广的神躯修复完成,但是他的气息骤然衰败了三成以上。

    神明不能受伤,神躯就是他们的根本,是他们的根基,是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吐几口血什么的,无所谓,些许宝丹就能回复元气。

    但是一旦神躯受损,那就是大道根基受到破坏,李广虽然神躯看似修复了,但是元气大伤的他,没有三五百年的闭关苦修,这伤势是无法愈合的了。

    “墨家老鬼,老夫和你玩命!”李广怒了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