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又一根光柱冲天而起。

    一座又一座山峰夷为平地。

    一条又一条人影粉身碎骨。

    一缕又一缕神魂灰飞烟灭。

    巫铁施展神通,化身一只拇指大小的铁翅蜂鸟,在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潮汐中急速穿梭。

    五行神光在急速闪烁,所过之处一条条人影不断被他纳入其中。

    李广、赵襄、项飞羽、项飞邪等已经投靠巫铁的神明境老祖,他们藏在巫铁五行神光衍化的五行小世界中,瞪大眼睛看着外面天崩地裂、乱成一团的世界。

    每见到自家的族人,或者有交情的熟人,他们就急忙发出信号,巫铁就惊险万分的赶过去,五行神光一刷,将这些人强行刷入其中,自然有李广等人向他们解释缘由。

    武霸带着大武神国武家长房主支的人马,和大武神国武家旁系的打成了一团。

    他们甚至忽略了大魏、青丘两国残留的人手。

    反正,有十方屠灭甲的加持,他们不信大魏、青丘能是他们的对手,到了最后,终归是大武的人能够活下来。

    所以他们放肆的相互攻击,歇斯底里的倾泻着自己的力量。

    决斗战场血光崩解,大地一层层的被掀开,被毁灭,然后决斗战场内血光强行凝聚,又从三国战场四面八方强行抽取地脉灵气,将摧毁的大地重新修复。

    又是一道光柱冲天飞起。

    决斗战场内的道纹、道韵已经化为肉眼可见的流水光波,宛如实质一般,将万物浸润在内。

    大魏、青丘的残余人等在苦苦挣命,在大武神国歇斯底里的无差别攻击中,他们在极力的挣扎求存,根本没来得及感悟这直接送到面前来的大道奥义。

    大武神国的人在忙着拼命,要么嫡系长房,要么旁系支房,总之,武霸疯魔了,他挑起了这一场大武神国的内乱,就必须有一方死绝了才能解决问题。

    大武神国作风彪悍、野蛮,拳头大的是大爷,力强者胜……故而每一次大武神国的皇位更迭,最终会演变成一场血雨腥风的内部绞杀。所以,大武神国皇家各支脉之间,是有仇怨的。

    面临大魏和青丘两国的压力时,大武皇族还能一致对外。

    可是眼下,在这决斗战场中,大武神国取得了绝对的优势——甚至诸神都在有意无意的偏帮他们,大魏和青丘注定要呜呼哀哉了……那么,为什么不腾出手来把内部矛盾彻底解决呢?

    乱,乱得不可思议的乱。

    大魏和青丘的残余人等本来只是想要挣扎求存,但是大武神国的内斗波及了他们,疯狂的攻击直接抹杀了好些大魏、青丘侥幸存活的人等。

    令狐青青骨子深处隐藏的,属于将门子弟特有的悍勇和彪悍爆发了。

    他第一个朝着身边的大武老祖下了黑手。

    不灭心灯护住了令狐青青,他手中一柄锋利无比的毒龙锥无声无息的凌空穿刺,直接穿透了那大武老祖的胸膛。武霸一拳轰了下来,被暗算重伤的大武老祖一声惨嚎,被武霸一拳轰得粉碎。

    天地间的光柱又多了一根。

    小小的,长宽五十里的战场上,已经有数千根被虚空压缩到只有丈许粗的光柱矗立在天地之间。

    大魏残留的众人看到了令狐青青的手段,他们咬咬牙,也学着令狐青青一般,趁着大武神国内乱之时,冲着他们下了狠手。

    拼命吧,玩命吧,豁出去性命……拼一个前程吧。

    总之,大武神国肯定是不会让他们活下去的,那么,就算是死,也要拖着敌人一起死啊。

    罕见的,大魏和青丘两家联手了。

    他们加起来,还有近千名神明境老祖苟活,还有数千半步神明境的子弟侥幸存活。他们偷偷摸摸的聚集在一起,朝着数量和实力都占了绝对优势的大武众人痛下杀手。

    一道又一道新的光柱不断诞生。

    数千神明境大能打成一团,相互绞杀,相互搏命。

    高空中,黑色的圆碟状秘宝中,刺耳的尖笑声令得虚空都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大丰收,大丰收……这一波韭菜,实在是收割得酣畅淋漓,让这些负责现场收割的诸神分身,都兴奋得近乎癫狂了。

    天晶神族的晶桥已经被摧毁,这些战利品,势必是不可能送回祖地的了。

    所以,这些神明境高手的神魂结晶,还有他们的血脉精华……天哪,这都是他们的战利品,他们都能分润一二。

    至于这些神明境老祖陨落后,他们体内积蓄的庞**力,他们参悟的大道道韵,则是完完全全的回归天地,重新成为这一方天地的一份子……

    哦,不。

    有巫铁这个异类在。

    他化身的铁翅蜂鸟只有拇指大小,他飞快的在战场上急速的穿梭着。

    虚空中的道纹、道韵浓郁如水,已经近乎实质。这些道纹、道韵,包罗万象,数千名神明境老祖,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参悟了三千大道中的一门或者数门,他们更是辅修了八万四千旁门中的好些法门。

    这些重新回归天地的道纹、道韵,因为决斗战场独特的封闭环境,就好像被困在了密封器皿中的液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压力也越来越强,它们自行想要找一个流泻的出口。

    巫铁的神胎后方,玉碟投影上,九节莲藕急速的闪烁着丝丝灵光。

    三朵巨大的莲花花苞亮起,花瓣微微裂开一个小口子,外界犹如流水的道纹、道韵就自行涌入了巫铁的身体。

    玉碟投影已经彻底凝成了实质,光洁莹润,宛如美玉雕成。

    三千片大莲叶,八万四千片小莲叶上,无数奇异的纹路不断滋生。

    巫铁的神胎放出丝丝缕缕的道纹光龙,巫铁的身躯上一缕缕大道龙纹不断生出,不断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这些陨落的神明境老祖,他们耗费数万年甚至是十余万年苦功所得的‘道’,此刻正在自行融入巫铁的法体。

    与此同时,那些陨落的神明境老祖随身的诸多天道神兵、先天灵兵,乃至他们储物法器中的所有修炼资源,都被一缕缕五色神光卷起,不断被巫铁收取。

    要么投入打神鞭,要么被玉碟投影上的莲藕吞没。

    这是一场无比残酷的‘造化’。

    《元始经》的繁奥内容在巫铁心头缓缓流过,他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法体越发的强大、完整,趋于‘大圆满境’。

    突然间,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听到武霸一声怒吼狂啸,他的身躯猛地炸开,连带着他身上的十方屠灭甲的投影分身也被炸得粉碎。

    血光笼罩整个战场,巫铁只觉浑身剧痛,然后眼前一黑,骤然昏厥倒地。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