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前言,大武神国的文明,极度不发达。

    不管这种不发达的原因是什么,事实就是,大武神国的士卒们,穿戴的甲胄、使用的兵器,比起青丘和大魏都差了好几个档次。

    士卒如此,将领也是如此。

    所以,时常有大武神国的将领,在战场上因为兵器被对手砍断,原本战力占优的大武将领,就此冤里冤枉的彻底陨落。

    将领如此……大武神国的高层们自然看在眼里。

    那些奴婢出身的将领,自然可以冤里冤枉的死在战场上,可是皇族武家的精英们,尤其是皇族武家的老祖们,可不能使唤那种劣质的刀qiāng剑戟、铠甲弓箭。

    自己炼制……一个没那个技术,另外一个,高高在上的皇族,你指望他们干那些奴婢才会做的活计?

    所以,大武神国的老祖们,他们随身穿戴的甲胄,他们使用的天道神兵的原始胚胎,他们身上各种妙用无穷的稀奇古怪的秘宝神兵等等,全都是——高价,从秘密的渠道,用让人悚然的高价走私进口。

    大武神国的老祖们,他们满是肌肉疙瘩的脑子里,基本上就没有太多的,关于自己使用的神兵利器是否安全的概念。在他们看来,他们从自己领悟的天地大道中抽取一条,注入天道神兵原始胚胎中,又用自己的精血、神魂常年温养。

    这就是独属于自己的天道神兵!

    谁也抢不走,谁也夺不走。

    谁敢对自家的神兵利器下手,大武神国的老祖们,那肌肉发达的沉甸甸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所以,大魏的这些老祖们,用秘术催动了他们留在这些大武老祖随身秘宝中的禁制。

    大武老祖们财大气粗,每个人都有好几件天道神兵随身,每个人都武装到牙齿,他们身上的各种神兵利器,各种秘宝等等,起码都有十件之多。

    这都是他们漫长的人生中,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家当。

    等他们未来腻味了人间的生活,等他们‘飞升神界’时,这些家当,都会留给自家的嫡系子孙,成为他们的传家之宝。

    每一件宝贝,都有一缕神魂寄托。

    数十件宝贝内的神魂总量加起来,几乎超过了他们本尊的神魂本体。

    数十件秘宝同时bào zhà,将他们寄托在秘宝中的分魂炸得粉碎,他们神魂本体立刻受到反噬,二十七个老祖只有两人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勉强还能站直了身体,其他二十五人全都软在了地上,再也难以爬起来。

    夏侯如龙‘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令狐青青等人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公羊三虑冷声笑道“老夫当年的主张,果然正确……哈,大魏的这群老白脸,一个个都不可信。三国之中,要论阴险无耻,就以大魏为最。”

    夏侯如龙温和的笑着,小小的施展了一下手段,瞬间重创了大武神国的一众人等,夏侯如龙只觉腰杆都硬朗了不少,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凉气,意气风发得不可一世。

    “公羊贤侄,谬赞了。哈哈哈,我大魏,也不过是,稍有一些保命的手段而已。”夏侯如龙在大魏的辈分极高,年龄极大,称呼公羊三虑为‘贤侄’,其实是公羊三虑占了便宜。

    令狐青青则是阴冷着脸,回想起了公羊三虑当年初入大晋朝堂时,纠集公羊氏的徒子徒孙们,极力推行的主张——加大对炼器师、炼符师、炼丹师、炼阵师的投入,极力提升大晋神国自家的文明水平,建议大晋各家将门,杜绝从大魏高价采购诸般神兵利器!

    “倒是一直老成稳重……”令狐青青悻悻然的看了公羊三虑一眼,这家伙……令狐青青阴沉着脸,沉声道“好了,夏侯如龙,你们刚刚发下誓言向青丘投降,赶紧将血誓魂珠献上。”

    夏侯如龙脸色微微一变。

    他们刚才的确是发下了誓言,但是他们的确还没有凝聚血誓魂珠……如果现在他们反悔的话!

    大武神国的这群老家伙,已经被重创,战力怕是剩下不了多少。

    而青丘这边,呵呵,七十七个人!

    而大魏神国这边,有二百三十九位神明境的老祖,还有千多名半步神明境的精英可以结阵御敌。更重要的是,大魏神国这边,每个老祖手上,都还有数量不等,用来保命的手段。

    比如说,战力堪比神明境的金甲战傀。

    比如说,防御力极其强大的随身军城。

    比如说,那些压箱底的,之前濒临绝境的要命关头,都舍不得使用的一些祖传的神符、雷珠之类。

    夏侯如龙抿了抿嘴唇,然后看着令狐青青喃喃道“令狐……青青,这件事情,不能仓促决定,咱们,是不是还要从长计议一番?”

    大魏的老祖们齐刷刷的向后退了两步,一步十里,他们瞬间向后挪移了二十里地。

    ‘嗡’的一声,一座军城凭空冒了出来,然后百来具金甲战傀浮现,整整齐齐的站在了军城的城墙上。

    这股力量,面对之前的二十七位大武老祖,显然是不够看的。

    但是面对令狐青青等人,似乎,还是蛮可观的。

    令狐青青气得眼珠充血,刚才武亣出手太快、太快,快得他只顾着拼命护住夏侯如龙等人,根本没来得及让他们凝结血誓魂珠。

    没想到,真没想到,世间真会有如此无耻之人。

    “世间,真有尔等如此无耻之辈。”令狐青青气得吐了一口血,大声的咆哮呵斥。

    “兵不厌诈。”夏侯如龙腰杆笔挺的站在军城的城墙上,理直气壮的说道“兵者,诡道也,这是兵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事情,你令狐青青也是将门名将出身,‘无耻’二字,你是如何有脸说出口的?”

    令狐青青气得嗓子眼里‘咯咯’直响,他哆哆嗦嗦的指着夏侯如龙,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夏侯如龙,老贼,朕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夏侯如龙背起双手,傲然笑着“令狐……青青啊,青青,你想要杀老夫,也要有那能耐才行。嗯,武亣啊,你觉得,是不是先剔除了最弱的竞争对手,我们再来分一个胜负?”

    令狐青青气得吐血。

    武亣也一口老血喷出老远。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