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三国战场,如今成了青丘神国最大的禁卫军营。

    原本青丘神国的禁卫军,原本大魏神国的禁卫军,原本武閗等人统辖的,大武神国驻扎在三国战场的精锐军团,全部被令狐青青大笔一挥,整编成了新的‘青丘禁卫’。

    三国战场,地理优势太明显了。

    这里天道法则格外清晰,是修炼的极佳场所,自从青丘神国一统三国,原本的青丘各大将门、各大豪族,都忙着在三国战场圈地盘,忙着给自家营造一个修炼圣地呢。

    更不要说,三国战场的物产丰富,很多奇异的产出,是外界不可能拥有的。

    但是最重要的是,三国战场是三国交通之枢纽。

    只要在三国战场驻扎一支绝对精锐的庞大军团,无论是巫铁想要扎刺,还是在大魏神国原本的疆土上,已经得到了极大好处的公羊氏以及青丘各大将门想要捣乱,都会面临青丘禁卫最直接的威胁。

    有了青丘禁卫坐镇三国战场,再将原本青丘神国和大武神国之间的那条秘径重新封堵上,令狐青青就算是捏住了三国的要害,真正掌控了整个天下的枢纽。

    一支悬挂着白鹇商会旗帜的舰队,正慢悠悠的在三国战场上空飞行。

    偶尔有巡弋的青丘神国禁卫从附近飞过,但是看到白鹇商会旗帜上那一只展翅高飞的白色鸟儿,禁卫们也就乖乖的让开道路,丝毫没有上前盘问的意思。

    大家都知道,白鹇商会是曾经的青丘安王府,如今的青丘武王御用的商会之一。甚至有传说,白鹇商会的女主人,那一对儿孪生姐妹,和武王有些不清不白的干系。

    而武王‘霍雄’,在之前的三国决战中,可是打出了赫赫威名。

    从决斗战场上侥幸生还的李广、赵襄、项飞羽等将门老祖,可是声色俱厉的训斥自家子孙后辈,教训他们以后见了巫铁都要客客气气的,要把他当做自家祖宗一样供着。

    而夏侯如龙等少数没有投靠巫铁,而是转投了令狐青青的大魏老祖,也是如敬鬼神一般,告诫自家子孙,千万不要招惹巫铁。

    至于大武神国这边,武閗等地位最高的皇族亲王,他们也都投入了令狐青青麾下。

    他们可是亲自和巫铁的无敌军交手过,和巫家儿郎组成的军阵硬碰硬的拼过一次。

    那一战给了武閗等人极深的印象——他们被巫铁的手下压着打,巫铁的无敌军对他们大武儿郎,几乎是碾压性的优势。

    所以,组成青丘禁卫的将士们,无论他们之前是属于青丘、大魏还是大武,他们都心知肚明——武王,招惹不得……武王府的御用商会,招惹不得……和武王有绯闻的白鹇商会的女主人,那更是世间一等一招惹不得的存在。

    白鹇商会的百来条大型货船装满了美酒、丝绸、锦缎、绫罗、精美的家具等等奢华之物,慢悠悠的向着武国的领地飞去。

    白鹇穿着一件银白色的斗篷,站在船头看着那些退避三舍的青丘禁卫,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霍雄,成气候了。”白鹇的眸光闪烁,颇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她对霍雄,是有好感的。

    只是这种好感,大家都很谨慎的,守住了雷池前的最后一步,没有挑明了说出来。

    毕竟之前,大家的身份多少有点尴尬。

    巫铁有点直男性格,他对女子有好感,他表现出来的,也仅仅是不讨厌你,甚至是,他只会很谨慎的表现出对你的一点点欣赏。

    白鹇呢……她的身份放在这里。

    你不能指望她扯下面皮,抱着巫铁的胳膊大声的嚷嚷:“我对你有好感啊,你喜欢我不嘛!”

    那种事情,朱鹮和玱龙这两个愣头愣脑的家伙有可能做,白鹇不可能嘛。

    所以,好感,也仅仅是好感。

    再者,白鹇心高气傲到,这一方天地都难以容下她的雄心壮志——她想要破开这一层天幕,看看真正的日月星辰,看看这一片真实的天地宇宙究竟是什么模样!

    她,没心思纠缠在那儿女情愫上。

    或许,在登天的过程中,她需要伙伴?

    白鹇回头看了看正蹲在甲板上,守着一个小火炉,和玱龙你一口、我一口,喝着滚烫的烈酒的朱鹮,无奈的摇了摇头。

    头痛啊,这个孪生的妹妹,这个家伙,她能成为自己登天之旅中的伙伴么?

    感觉有点不靠谱的样子,不要被她扯后腿害死就好。

    “霍雄,毕竟不是寻常人……大有一飞冲天之势。只是,他飞得太高,飞得太快,也不知道……”白鹇有点犹豫的皱起了眉头。

    “那小子,还敢调皮捣蛋不成?”朱鹮瞪大眼睛,嘴里喷着酒气,直勾勾的盯着白鹇:“哪,我们对他多好啊,他还敢忘恩负义的,不帮我们不成?”

    “想当年,祖父将他留在令狐青青身边,不就是为了做内应嘛!”

    “现在他有了出息,帮我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是这么简单的。”白鹇目光如水,温和的看着朱鹮:“现在的霍雄,或许他心中还是当初的霍雄。但是他身边的人,他的亲信,他的族人,还有他收服的那些下属,也会逼着他,让他变成另外一个霍雄。”

    朱鹮一脸茫然的看着白鹇:“听不懂诶?”

    白鹇无奈的摇摇头:“你听不懂,就好……哎,你还是,开开心心的一辈子,这样最好了。”

    一旁的玱龙飞快的抢过小火炉上的纯银小酒壶,给自己酒盏里倒了一杯滚烫的烈酒,龇牙咧嘴的一口将酒水灌了下去,然后用力的一巴掌拍在了朱鹮的肩膀上。

    “傻丫头,大姐是说,霍雄不会帮我们了……嗯,他变心了。”

    朱鹮有点酒劲上头,听了玱龙的话,她顿时暴怒跳了起来,一拳朝着虚空轰去,虚空中一道无形的拳罡划过,一头倒霉的,刚好从货船上空飞过的大鸟顿时身体爆开,被朱鹮一拳揍了下来。

    “变心了?嗯,前些日子看的那个话本……那个叫什么来着……世间男子多薄幸……这些渣男人,都该被活活打死!”

    朱鹮大声叫嚣着。

    白鹇无言以对,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

    头好痛,真的好痛……哎,一个亲生的妹妹,还有一个和亲生妹妹没区别的干-妹妹,这两个家伙,她们的脑袋瓜子里除了肌肉和酒精,她们的脑浆都去哪儿了?

    ‘呼’的一声响,一阵土腥味极重的狂风横扫而来。

    羲繇的身影从狂风中朦朦胧胧的浮现,很艰难的挣扎而出,然后一个翻滚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上好些地方断骨扎穿了皮肉,遍体鳞伤,伤口也在不断流血。

    白鹇、朱鹮齐声惊呼:“舅舅?”

    白鹇一把将碍事的大斗篷扯了下来,快步朝羲繇走去。

    但是朱鹮的速度是爆发性的,反应远比白鹇快而且爆裂。她一个弹跳就到了羲繇面前,一把抓住了羲繇的肩膀,用力的,倾尽全力的摇晃着:“舅舅……你醒醒,醒醒……是谁敢打你?告诉我,我去生生拆了他!”

    朱鹮的力气,很大。

    巫铁在大泽州的时候,那时候修为不高,道行不足,和朱鹮近身格斗,竟然占不到任何便宜。

    这是天赋异禀,是天生的神力。

    此刻她喝多了酒,心中震怒,又是担忧,又是恼火,下手就未免没有轻重。

    本来就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的羲繇被她抓着肩膀一通乱晃,就听到羲繇体内骨骼声‘咔咔’不断,有断骨相互摩擦,有骨骼相互撞击,更有原本完好无损的颈椎骨,差点被她摇得散了架。

    羲繇拥有太古伏羲、女娲的圣人血脉,天赋惊人,但是他的天赋更多体现在发力神通上,他的**强度嘛,比普通神明境一重天的普通体修要强出不少,可也不过如此罢了。

    白鹇、朱鹮,如今都突破了神明境。

    朱鹮的力量,完全体现在恐怖的肉身上,她的**力量,绝对远通神明境五六重天的精英体修。

    这一通乱晃啊,只是三五下,差点就把羲繇直接弄死。

    白鹇气得眼角直跳,她厉声喝道:“玱龙,打晕朱鹮。”

    白鹇也是被逼无奈,朱鹮的**力量太恐怖,她心知肚明,她也拿发飙的朱鹮没什么办法。

    玱龙很听话的摸出了一柄油光水亮的青铜杠子,小酒坛子粗细、一丈多长的青铜杠子被玱龙轻轻一挥,‘咚’的一声轰在了朱鹮的后脑勺上。

    朱鹮的动作骤然一僵,翻了个白眼,身体晃了晃,‘咚’的一下趴在了甲板上。

    白鹇吐了一口气,急忙走到羲繇身边,双手轻柔的在羲繇身上轻轻推动。

    白鹇的双手所过之处,羲繇体内的断骨自行回归原位,所有的断骨,包括碎裂的骨头渣子都纷纷拼凑完整,然后急速的愈合重生。羲繇体内受到沉重冲击的内脏快速的愈合,一股庞大的生命力量透过白鹇的手掌,不断注入羲繇的身体。

    短短几个呼吸间,羲繇的伤势就彻底稳定了下来。

    但是伤势并不是这么轻松就能痊愈的。

    到了神明境,神躯受创,受伤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对应的、正在和法体融合的神胎。

    尤其是,法体受损后,已经和法体融合的大道道纹未免也有受损,这都是要耗费很大精神、耗费很大功夫才能重新修炼补全的重伤。

    更不要说,几个巫家老祖联手攻击羲繇,他们的属性各不相同,有着十几种大道属性的神力轰入了羲繇的身体,这些神力宛如跗骨之蛆,纠缠在羲繇的伤口附近。

    不将这些铭刻了一丝丝巫家老祖神魂烙印的神力驱散,羲繇的伤势永远不可能彻底复原。

    白鹇能做的,也只是让他的伤势愈合大半,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至于剩下的伤,才是最让人头痛的……更是需要羲繇自己耗费苦功去修复、去驱散的。

    将几颗补充元气的大道宝丹递给了羲繇,白鹇冷声问道:“舅舅,怎么如此狼狈?你去做什么了?你不是应该,留在后方坐镇么?”

    羲繇面色惨淡,浑身虚弱的坐了起来,他接过大道宝丹吞了下去,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武王霍雄的人干的。”

    喘息了一阵,羲繇说出了白鹇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她面色清冷的看着羲繇,轻声道:“你,为何会去武国,和他的人起冲突?”

    羲繇沉默了一阵,眉心竖目猛地睁开,恼火道:“我只是,想要去告诉他,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究竟是从何而来。他欠你……”

    白鹇摇摇头,打断了羲繇的话:“可是,他真不欠我们什么。”

    站起身来,双手揣在长袖中,白鹇温和的说道:“舅舅,你错了,巫王霍雄为我们做的事情,比我们为他做过的事情要多得多。他不欠我们什么,反而是,我们欠他很多东西。”

    “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以他如今手中掌握的权势,力量……如果他反戈一击,你觉得,我们还有幸存之理?”白鹇反问羲繇。

    羲繇呆呆的看着白鹇:“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他……”

    白鹇温和的说道:“舅舅,您好生歇一会儿吧……这件事情,您做错了。不该是由您出面去和武王谈这些事情,应该是我出面才是道理,才最合适……说得对你不敬一些,您凭什么,代表我,去和武王讨论这些性命交关的勾当?”

    羲繇呆滞的看着白鹇:“我可是你舅舅……”

    白鹇微笑着摇摇头:“您也仅仅是我的舅舅……您何德何能,代表我,代表我大晋,和武王对话?”

    羲繇的瞳孔变成了危险的红色:“我是你舅舅,这是事实,无人能够改变……小妹死了,我必须照顾好你们……”

    白鹇沉默不语。

    她对羲繇这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不以为然。

    自己的母亲死了?

    自己的母亲为何而死,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么?

    简直,无法言喻。

    身为伏羲神国最有天分,最有前途的皇子,偷偷摸摸带着自家妹妹离家出走,跑到地面世界浪荡……

    作死也没有你这样作死的。

    关键是,作死了还不自知,现在仗着自己舅舅的身份,对大晋神国的事情指手画脚。

    作为大晋神国长公主……你一外戚,你凭什么干扰白鹇的行动?

    简直,莫名其妙。

    白鹇看了看指着自己大声咆哮的羲繇,一指点出。

    羲繇重伤之身,根本来不及反应,被白鹇一指头点倒在地。

    白鹇冷哼了一声,轻声道:“朱鹮,看好他们两个,不许他们胡作非为。”

    “武王如今身份地位,和以前大不同了。就算我真正是全盛期的大晋长公主,我在他面前,地位还是略低一等呢。他如今,可是占据一国之地的一方豪强。”

    “强者就是强者,我们必须对强者拥有最基本的尊重。”

    “武王是个念旧情的人……想来,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只是,不能让朱鹮和……我们舅舅乱插手了。真个激怒了武王,他们以为,武王做不出那等决绝之事么?”

    “他们还是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帝王心性’。”

    身形一闪,白鹇破空而去,瞬间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