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九重神城,顺着雷泽边悬崖上,一条宽敞的栈道蜿蜒而行千余里,从一个极大的甬道向内。

    这甬道门口,常年有精锐的伏羲神国禁卫驻守,且禁卫全为女子。

    顺着甬道向内行进,甬道螺旋前进,其形如巨大的海螺,一层一层极其幽深。向内行进数百层之后,空气就变得温暖而湿润,一股很自然的淡雅香气就扑面而来。

    走出甬道,前方豁然开朗,这是一处绵延数百里的巨大洞穴,其中土壤丰美,大片雪白的梅花绽放,一眼望去,简直犹如无边的雪原。

    洞窟中尽是数人合抱粗细的老梅树,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生长到这般巨大。

    洞窟顶部,并无虚日,只有数百颗面盆大小的幽蓝色明珠镶嵌在穹顶中。幽蓝色的珠光落下,越发衬托得这些雪白的梅花晶莹如雪,透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凉意。

    在地下世界,能有如此一片梅花,这花固然是上古异种,为了培植它们,耗费的心血和物力也可见一斑。

    一队队身穿白衣的侍女在梅树中轻快的穿梭着,不时发出轻巧的笑声。

    她们左手拎着篮筐,右手拿着纯银锻造的小剪子,轻快的将梅树枝条上一枚枚婴孩拳头大小的雪白梅子小心的剪落。

    这梅树果然是异种,梅花常年盛开,这梅子也是常年硕果。

    一只只拇指大小的白色蜂子‘嘤嘤’有声的飞来飞去,撩拨着一朵朵硕大的梅花。花粉铺了它们一身都是,空气中回荡着一股隽永的,极其轻微的冷甜香气。

    在这一片神奇瑰丽的梅林正中,一眼小湖能有数百亩大小,湖内可见一条条雪白如银的大鲤鱼轻轻的摇摆着尾巴,惬意的游来游去。湖边则是矗立着十几栋小楼,和九重神城古拙、雄浑的风格不同,这十几栋小楼极尽精巧细腻,每一根栏杆上都雕刻了无数精美的花纹。

    羲繇就跪在濒临湖水的一栋小楼门前,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

    四周不见一个侍女,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弥漫四周,方圆十几里内不见一只蜂子飞舞,就连湖水中的大鲤鱼,都下意识的远离了这一栋平日里他们最喜欢凑过来的小楼。

    羲繇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跪了多久,一滴冷汗挂在他的下巴尖尖上,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掉下去。

    那股焦灼的压力碾压在他身上,羲繇浑身每个毛孔内,都可见一滴极细的、极其晶莹的汗珠。细细的汗珠慢悠悠的,顺着羲繇细腻皮肤上的纹路,一点点的汇聚在一起,然后变成黄豆大小的汗珠儿,慢吞吞的滑落。

    ‘哒’,下巴上的汗珠终于落地。

    羲繇依旧是一动不敢动。

    小楼的大门上,挂着一幅珠帘,拇指大小的银色宝珠放出万条宝光,透过珠帘,隐隐可见大堂内站着一条高挑的人影。

    又过了许久,许久,小楼内终于传来一缕冰冷的声音。

    “你既然跑出去了,为何还要回来?”

    “但年,你们两个这么‘毅然决然’的出走,丝毫不顾自己身上承担的天命,丝毫不顾这伏羲神国,这神国的子民,丝毫不顾你们身上的诸般重要干系……你,还回来作甚?”

    羲繇抬起头,然后重重的一脑袋磕在了地上。

    “母后,我错了。”

    小楼里那窈窕高挑的人影发出一声极其冷冽的笑声:“错了?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认错就可以了么?你小妹呢?”

    羲繇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死了。”

    一道银白色雷光从小楼内喷出,重重的劈在了羲繇的身上。

    就听一声闷响,羲繇浑身衣衫炸开,雷光化为无数极细小的利刀,在他身上一通乱跳乱劈,顿时羲繇浑身都是细细的深可及骨的伤口,鲜血‘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

    “你……”

    小楼的珠帘炸碎,一名身高一丈开外,窈窕高挑、面容绝美,身上气息古老而神圣,充斥着一股莫名威压的妇人大踏步的走了出来。

    她走到羲繇面前,一脚踹翻了他。

    雕龙画凤的精美靴子重重踏在羲繇的脸上,妇人厉声喝道:“死了?这话,你敢说出口?你……你……你……”

    羲繇咬着牙,闭着眼,沉声道:“小妹她,死了,但是她有孩儿留下,她们是地面三大神国之一的大晋神国的长公主,孩儿,孩儿正在,正在为她们筹谋复国之事。”

    喘了一口气,羲繇咬着牙说道:“不仅仅是复国,如今地面……”

    妇人冷声道:“地面世界,三国一统……大晋神国已经被青丘神国颠覆,如今青丘神国,是三国共主。你说的复国,可是要推倒青丘,掌控三国?”

    羲繇睁开眼,震惊的看着妇人:“母后,睿智莫过于母后……您,您怎知道得这么清楚?”

    妇人死死的盯着羲繇,过了许久,许久,她才缓缓抬起脚来。

    “我,毕竟是伏羲神国的神后,地面世界的那点风吹草动,还瞒不过我的耳目。倒是你,将你这些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狠狠的咬着牙,妇人一脸恨意的盯着羲繇:“六千多年,六千多年,你知道,这六千多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么?”

    羲繇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服下了几颗大道宝丹。

    被妇人雷光劈出的伤口在急速愈合,羲繇压低了声音,轻言细语的说道:“母后,您……受委屈了……”

    妇人慢吞吞的说道:“倒也没多大委屈,只是,你们两个孩儿跑了,呵呵,那群老不死的,以为是母后没有教好你们,给母后扣上了失德的罪名。”

    “失德,呵呵,堂堂伏羲神国的神后,失德。”

    妇人咬着牙,怒视羲繇,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啪啪啪’又是连续三十几个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直打得他面孔肿胀,鼻子里都不断的流出血来。

    “失德啊,这对一个女人,对伏羲神国的神后而言,是何等可怕的罪名。”

    “你父皇,自那一日后,六千多年了,他拢共就见了母后我三面……一次,两次,三次……母后记得清清楚楚,他整日里去宠爱那些狐媚子,而母后我,六千多年,只见了他三面。”

    “这一片小香雪海,里面的每一朵花,都不是花……而是母后心头积淀的寂寞。”

    “母后用这太阴玄梅的梅子酿造的寒梅酒,那都不是酒,点点滴滴,都是母后的血和泪!”

    “这一切,都是你们两个不成器的孽障引出来的好事。”

    “如果,你们当年安安稳稳的留在九重神城,留在伏羲神国,你现在就是皇太子的不二人选,未来的伏羲神皇……母后也能人前风光,人后荣耀,哪里会落入如此境地?”

    羲繇瞪大眼睛,愕然看着妇人:“母后……孩儿回来了,孩儿依旧是皇太子的不二人选……偌大的伏羲神国,皇族之中,谁能和我相比?”

    妇人直勾勾的盯着羲繇,然后冷冷一笑:“还做你的美梦呢?不过也是,那娃娃性情低调,甚至有点城府过深,他从不在外扬名,一众老不死的,又将他的消息守得死死的。”

    “有个叫做羲武乐的小子,是你三叔的儿子,刚生了没多久,他的天赋,比你兄妹两加起来,却也不差了。尤其是,那小子最会做人,平日里摆出一副循规蹈矩的模样……”

    说到恼怒处,妇人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羲繇的脸上,将他打得一头栽倒在地上,半天没能爬出来。

    “当年,母后我和那小子的母亲,同时嫁了过来。”

    “母后嫁的,是神皇……而她嫁的,只是一位王。”

    “母后诞下你们兄妹两,你们继承了太古圣人血脉,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拥有不可测的光辉前途。母后那时候扬眉吐气,朝那小贱人说话的时候,她声都不敢做。”

    “可是你们两个杀千刀的孽障,你们离家出走……你们可知道,母后那时候,彻底就成了一个笑话。”

    “笑话也就罢了,那小贱人和你三叔,多年没有所出……谁能想,她居然就生下了羲武乐这个妖孽?”

    “如今,你家的那些老不死,一个个都属意羲武乐继承你父皇的皇位……无数人盯着你父皇,只要他行差一步,几乎就是群起攻之,逼他退位的下场。”

    “若是羲武乐真个成了神皇,那小贱人,还不知道有多得意!”

    妇人气急败坏的,又是一脚踹在了羲繇的肚皮上,羲繇犹如一只虾米一样拱起身体,面皮不断的微微抽搐着。

    “我娲瞾,绝不能让那娲冥秀这般得意,这般猖狂……”妇人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羲繇:“进来,好生说话,先说说你那两个外甥女的事情,再说说看,你这次跑回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羲繇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眸子里闪过一抹寒光,一摇一摆的跟着娲瞾进了小楼,伺候着她在一张宽大的交椅上坐定了,这才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她面前。

    “说说看,你妹妹的那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娲瞾的语气,很冰冷。

    对于羲瑶的死,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个母亲应有的悲伤和缅怀……或许,是因为羲繇和羲瑶的离家出走,对她造成的打击太大吧?

    或者,是她本来就是这般天性冷漠的人?

    又或者,六千多年困居这小香雪海,她的心,都已经扭曲得非人了?

    反正,她对羲瑶的死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的感情,只是很认真的,一点一点的询问白鹇、朱鹮的出生详细,询问她们如今手上掌握的资源,询问羲繇在她们身上的各种计划等等。

    很认真的就这些问题询问了足足两个多时辰,娲瞾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人身蛇尾造型的玉环,抓在手中认认真真的摩挲起来。

    眸子里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神光,娲瞾思忖了足足一刻钟,这才缓缓说道:“这件事情,你对别人说过么?”

    羲繇被娲瞾眸子里可怕的神光吓得哆嗦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四凶家族。”

    “仅仅他们?”娲瞾微微一笑:“那就无妨,伏羲神国境内的四凶家族,只学会了他们先祖的凶狠野蛮,但是天地四凶真正的狠辣奸诈,他们还差得远呢。”

    摇摇头,娲瞾阴柔的说道:“是一群挨刀、送死的好肉盾……真好。你选中了他们,看得出来,你还是稍微有点脑子的……没给你父皇说吧?”

    羲繇呆了呆,轻轻说道:“孩儿回来,第一个见的,除了羲不白,就是您了。”

    娲瞾呆了一下,然后一耳光将羲繇从小楼里抽飞了出去,还不等羲繇落地,她又厉声喝道:“滚进来说话……羲不白?那老不死的,你招惹他作甚?你,你,你,简直……气煞我也!”

    站起身来,抓着那手环在小楼里急速的转了两圈,娲瞾厉声喝道:“羲不白现在人呢?你把他怎么样了?嗯,滚进来,仔细说,否则,小心你的皮!”

    羲繇重重摔在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小楼,跪在了娲瞾的面前。

    “孩儿没把羲不白怎么样,孩儿只是……制住了他,掌握了很多黑殿的绝密资料而已……孩儿本来是想要借用黑殿的力量,帮助白鹇、朱鹮复国……可是孩儿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一个更加惊人的秘密。”

    一小会儿后,娲瞾愕然看着羲繇。

    “如今,掌握了地面世界,原本大武神国所有疆土、子民的武王,真名巫铁,是巫族子弟?”

    “巫族……让人头疼……但是,他母亲出身娲族?”

    娲瞾昂起头来,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那一处娲谷,母后我听说过,在我娲族内,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分支部落而已……幕后我出身娲族嫡系大族,她们,必须听母后我的!”

    “呵呵,武王巫铁,黑殿羲不白,还有娲族、巫族……”

    “这些力量加在一起,还要你父皇那个混蛋做什么?我们,自己把事情做了罢。”

    娲瞾很得意的笑着,然后一脚踹在了羲繇的肩膀上。

    “少废话,带路,母后亲自去娲谷,和那武王的母族认真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