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下武国’?

    巫铁的脸色一阵阴郁。

    白鹿他们,将武国,将武国现在的主人巫铁当做了什么?

    软弱、鲜嫩的小羊羔?

    随时可以下口的点心?

    一丝丝玄冥之气从体表溢出,紧接着,巫铁身上有先天后天五行波动荡漾开来,更有阴阳二气奔涌闪烁。随之更有大片日月星辰的光华若隐若现,化为一层霞光笼罩在巫铁身上。

    梵鲲、白鹿、清风等人同时看向了巫铁,就连最不正经的清风,他的目光热度也提升了许多。

    “武王,你以几条大道入道?”白鹿很急切、很热情的问巫铁。

    之前,巫铁身上玄冥之气过盛,毕竟他刚刚借助玄冥老祖之力,以九天督箓玄冥大阵那等极端绝境,借力将自己的玄冥大道以及十几门对应的辅佐旁门修炼到神明境十重天的极致。

    白鹿等人一时走眼,以为巫铁就是主修玄冥大道入道,之前他身后的五行神光,不过是他得来的一件异宝而已。

    但是眼下巫铁表现出来的,玄冥、五行、阴阳、日月星辰,这就已经是十门以上的大道体悟。加上巫铁头顶的浩然正气,以及他暗中可能藏匿的底蕴,他在燧朝,已然可被称为‘天神’。

    而‘天神’,在燧朝可为一州之主,无论放在哪里,都是绝对的大人物,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更不要说,巫铁修成了浩然正气,没有白莲宫的传承,自行修成浩然正气……这样的人物,是白莲宫千方百计都要收录的天才弟子,其地位、其潜力,绝非寻常‘天神’能比。

    梵鲲双手合十,沉沉的咕哝了一声“善哉,善哉,武王与我红莲寺有缘。”

    清风、白鹿同时瞪了梵鲲一眼。

    如果不是之前白鹿叫嚣着要和梵鲲联手驱逐清风,这话刚开口,还没办法吞回去的话,白鹿已经开始叫嚣着要和清风联手,先把这讨厌的秃驴给赶出武国了。

    巫铁摆了摆手。

    一旁的羲族高手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凑到梵鲲身前,将躺在大坑中,浑身抽搐的羲武乐抬了起来,然后迅速的退了回去。

    巫铁点了点头,羲不白就带着羲族高手迅速撤离了中军大帐。

    除了巫铁一人,武国的中军大帐中再无一兵一卒。

    梵鲲等人任凭羲不白等人施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巫铁身上,至于说羲不白、羲武乐还有一众羲族高手,他们当中潜力最大的,不过是两尊中品‘地神’。

    ‘地神’,放在燧朝体系中,也算是一方大员吧,能成为一郡之主。

    可是也仅仅是一郡之主,重要,但是并不是不可或缺,并不是一言九鼎、能够动摇天下风云的人物。

    而巫铁……显然不同。

    巫铁身上,有更大的价值。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说了。”巫铁看看梵鲲,看看清风,再看看在他心中印象最差的白鹿师兄弟三个。

    啧。

    梵鲲和清风都是孤身一人出来行走,偏偏白莲宫的这群家伙是三人同行。

    无论走到哪里都成群结队,摆出了一副联手围攻架势的家伙,怎么看都不是好人嘛。这代表了他们心中没底气,代表了他们心虚,代表了他们已经习惯了联手围攻?

    嗯,不管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路数。

    “武王想说什么?”这次,是清风主动开口,他从那胖乎乎,浑身油水直晃荡的大鸵鸟背上跳了下来,左手把玩着那串佛珠,右手掏出了一柄洁白的鹅毛羽扇,一扇一扇的向巫铁靠近了几步。

    梵鲲、白鹿的脸色都变得极其的难看。

    那佛珠,上面的络子上有着清晰的红莲标识,证明这佛珠原本的主人,应该是红莲寺弟子。

    而那鹅毛羽扇,和白鹿师兄弟三人手中的羽扇造型、规格都完全一样,一股浓郁的书卷墨香气不断从羽扇中冒出来,这也是白莲宫的铸造师出品的白莲宫高阶弟子标配佩饰。

    这佛珠,这羽扇,分明是清风从红莲寺、白莲宫的弟子手上抢来的宝贝!

    拿着赃物,在原主人面前招摇过市,清风的这等行径,实在是讨打得很。

    “眼熟?呵呵!”偏偏清风这厮,还嬉皮笑脸的举起了手中的佛珠和羽扇,朝着两边的原主人晃了晃。

    梵鲲和白鹿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白鹿还能保持彬彬君子的嘴脸,梵鲲则是面孔抽搐,鼻孔里‘轰’的一声喷出两条热气,将地面破开了两个水缸大小的窟窿。

    “武王,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清风笑得异常灿烂“总之,只要你不要上当就好。这个死秃子,还有这三个小白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巫铁看了清风一眼。

    他不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好东西。

    能够让两个坏东西忌惮的人物,能是一个好东西么?尤其是,手上还拿着赃物在晃荡呢。

    “诸位,都想要本王的武国。”巫铁冷哼了一声“诸位,都后台强硬,靠山强大,本王以为,硬扛,显然是不合适的。”

    巫铁眯着眼,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

    清风笑道“那,武王,你是叫武王是吧?武王以为,应该怎么做?”

    巫铁拍了拍手“武国只有一个,诸位都想要的话,究竟给谁呢?”

    梵鲲看了看清风,再看了看白鹿。

    白鹿则是很认真的盯着梵鲲。

    清风笑着摇了摇头“贫道是不要的,贫道说得很明白,是来占便宜,抢好处,顺带恶心他们的……武国,贫道,还有青莲观,都是不感兴趣的。但是,能给他们添点麻烦也不错啊。”

    不等巫铁开口,清风就用力的搓了搓手掌,兴致勃勃的叫嚷了起来“喂,大家都想要,但是总不能大打出手,将这里打得一团糟吧?呵呵!”

    梵鲲冷然道“所以?”

    清风掏出了一个大海碗重重的往地上一杵,然后掏出了三颗骰子‘当啷啷’丢进了海碗中。

    “来,以这武国为赌注,大家玩上两把?嘿嘿,公平,公正,公开……愿赌服输,谁也别耍赖,谁也别怪别人,如何?”

    巫铁的眼角剧烈的跳动起来。

    用武国做赌注,玩两把?

    亏清风想得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