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没动,白武也没动。

    两名身穿白衣,头戴白色木冠,面容清秀,气息儒雅的女子从火山山顶同时扑了下来。

    一女掌心灵光闪烁,一张棋盘飞出,棋盘上灵光晃动,纵横十九道灵光化为一张大网,朝着裴凤当头落下。

    另外一女则是双手一拉,面前凭空生出五根光芒闪耀的琴弦,颀长的手指轻轻点动,一曲轻柔的曲子响起。

    曲调轻柔,但是造成的动静却是惊天动地。

    随着琴音,高空乌云翻滚,一道道雷霆在乌云中急速翻滚。火山岛四周的海面上飓风呼啸,掀起了一个个巨大的浪头。

    瞬息间,琴音和雷音混成一团,滚滚巨响不断袭向裴凤。

    裴凤只觉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在脑海中炸响,直震得她眼前金星乱闪,浑身法力几乎被震得崩溃。

    幸好她得到的太古传承也颇为不凡。

    太古魔凤,真正有灭世之威,裴凤一直以来,只是将太古魔凤的焚天魔焰发挥出了一小部分的威能,在这紧要关头,被两女以极大力量威逼,裴凤心头的那股子执拗的倔强爆发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凤凰鸣叫声从裴凤体内响起,沉睡在她体内的太古魔凤血脉犹如火山爆发,恐怖的力量轰出,迅速充盈裴凤全身。

    火山岛四周的滔天巨浪瞬间崩碎,炸成无数拳头大小的黑色寒冰朝着四周乱打乱飞。

    裴凤身边虚空在破裂,黑色的火焰近乎化为实质,将虚空破开了肉眼可见的大窟窿。

    黑漆漆的空间破口中,有黑色的地水火风四大元力冲出。

    这是极度负面的地水火风元力,和正常世界的四大元力在外相上相似,在本质上则是极度的对立。这里的一小缕负面的四大元力,只要和正常世界的四大元力稍微接触,就立刻湮灭。

    湮灭的四大元力,完全化为最狂暴的混沌能量,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

    黑色的雷霆,黑色的飓风,黑色的闪电,黑色的暴雨……诸般天相在裴凤身边不断产生,但是所有的天相都是黑色的,黑得好似要吞噬万物一样的不见底的漆黑。

    一声巨响传来,裴凤脚下的火山岛,小半个岛屿‘轰’的融化。

    融化的岛屿化为黑色的岩浆,和上方的黑色天相遥相呼应,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毁灭气息。

    两抹极其妖异的凤翎纹路在裴凤的左边面颊上浮现,一波又一波强横但是负面的大道法则波动不断从裴凤体内涌出,化为黑色的风暴横扫四方。

    两名白莲宫女弟子发出惊呼声,手持棋盘的女弟子极力的扭动腰身,脚踏一缕青云,好容易避开了数十条黑色狂雷的轰击。但是她一不小心,被一缕急速飞来的黑色火焰一撩,‘呼’的一声,她身上的衣衫就被烧得干干净净,一身雪白的皮肉也黏上了黑色的火焰。

    白文、白武同时站起身来,一个个目光震惊的看着裴凤。

    此刻,单单裴凤身上涌出的大道法则波动,三千大道中的就有三百余道,八万四千旁门中的,更是有一万多门。

    太古魔凤,意图以一己之力毁灭现世,她的力量有多强横,可想而知。

    那绝对不是区区一门负面的火焰大道就能做到的。

    想要毁灭这个由盘古圣人开辟,蕴藏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法则的完整世界,太古魔凤掌控的负面大道,就算和盘古圣人有差距,但是差距也不会太大。

    裴凤身上的大道法则波动还在不断的增加。

    随着黑色的天相肆虐,裴凤眸子里不断有复杂的符文犹如暴雨一样滑过。她在临阵参悟从魔凤血脉中涌出的奥义知识,她的身躯犹如无底黑洞,正在疯狂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裴凤的修为在飙升。

    她的境界没有提升,但是她的法力修为已经比之前增强了起码十倍,而且她提升的速度还在疯狂上涨。

    裴凤的皮肤微微发暗,一缕缕凤凰翎毛一般的纹路蕴藏了无穷的天地奥义,不断的在她身上浮现。裴凤的双目,眼角拉长,看上去又是妖异又是美丽,真个犹如一对儿凤凰的眼眸。

    身躯被黑色火焰碰触的白莲宫弟子发出痛苦的哀嚎,她的一对儿修长笔挺的长腿已经被烧成了乌有,黑色火焰正在顺着她的腰身向上半身烧去。

    白文右手一挥,一个三宝镶嵌的长颈玉净瓶喷出,一缕缕青色的泉水喷出,带着淡淡水汽落在了被焚烧的女弟子身上。黑色的魔焰居然被这青色泉水略略压制,蔓延的速度起码放慢了数十倍。

    但是也仅仅是放慢了蔓延的速度,火焰依旧在焚烧这女弟子的身体,女弟子已经痛得昏厥了过去。

    另外一名弹奏琴音的女弟子在四周飓风、海浪被震碎的时候,已经被神通反噬,一口血喷了出来。

    还未等她想出应敌之策,一道狂雷从天而降,黑色的雷光命中她的身体,瞬间击穿了她窈窕美丽的身躯。在场的白莲宫弟子看到,这美丽的少女上半身被破开了一个海碗粗细的窟窿,伤口内雷光闪烁,血肉都化为了黑色的结晶,正不断的崩散。

    白武咒骂了一声,他双手一搓,一个三尺高的丹瓶飞出,丹瓶内流出了粘稠的,宛如鲜血一样殷红的药汁。滚滚药汁洒下,迅速包裹了这要害被重创的女弟子。

    血色浆汁流入伤口,开始对抗伤口内残留的黑色电光,同时强行提起了这个女弟子的一丝生命力,吊着她的气息,不让她昏厥过去。

    心口被轰出这么大一个伤口,就算这少女达到了‘天神’的修为,依旧是足以致命的重伤。绝对不能让她昏厥过去,昏过去了,可能就醒不了了。

    唯有驱散伤口附近的黑色电光,用灵药将这可怕的伤修复,才能救回这女弟子的一条命。

    只是裴凤的黑色魔雷充满了毁灭力量,更是狂躁霸道无比,这血色浆汁只能勉强吊起她的一条命,想要驱散雷光、修复伤口,是万万做不到的。

    裴凤身后黑雾缭绕,一对儿属于太古魔凤的庞大眼眸从黑雾中亮起,喷吐着黑色的魔焰,直勾勾的盯着火山顶上站着的白莲宫弟子们。

    裴凤眯起眼睛,她的眼眸,如今和她身后的那庞大眼眸变得一模一样,妖异、美丽,充满了致命的危险。

    一缕信息从她的魔凤血脉中涌出——吞噬,吞噬,吞噬!

    魔凤血脉中留下的大道法则,只有四百二十多道,旁门左道也只有一万七八千条。

    裴凤如果以这样的底蕴踏入神明境,毫无疑问她将成长为‘燧朝’所谓的‘王神’,而且将成为‘王神’中绝强的那一小撮儿人之一。

    但是,太古魔凤可以吞噬其他的大能,从他们体内提取自己缺少的大道法则,将其融入自己的血脉中。

    只要击杀眼前的白莲宫弟子,用魔焰焚烧他们的血肉,提炼他们融入神躯的大道法则,裴凤就能不断的补全自己欠缺的大道法则,将自己的底蕴推向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甚至,只要吞噬的强大神明境足够,裴凤很有可能和巫铁一样,凑齐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道。

    那时候,裴凤就有足够的能力,真正灭绝这个世界。

    裴凤举起手中长枪,粘稠的火焰犹如岩浆一样从长枪上坠落,她眯着眼,看着白莲宫诸多弟子,一股将他们全部击杀的杀念涌了上来。

    “尔等,胆敢窥觑武国……你们,该死!”

    武国,是巫铁和裴凤共同创下的基业,一如巫铁和裴凤的孩子。

    有人想要窥觑武国,无论他们看中了武国的什么,总之,他们就是裴凤的死敌。

    一股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的沙场惨烈气息从裴凤的体内涌出。她的眼眸泛红,发出一声长啸后,卷起漫天的黑色飓风,黑色的雷霆乱打,黑色的火焰乱烧,裴凤嘶声尖叫着,手中长枪划出一条黑色的轨迹,狠狠的刺向了首当其冲的白文。

    这一刻,裴凤完全领悟了老铁传授的枪道中最精华的那一部分。

    她的长枪刺出的那一瞬间,白文的瞳孔缩小到了针尖大小,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抽搐着。枪尖距离白文还有数百丈远,白文已经感受到了死亡正在急速的降临。

    白文怒嘶一声,他袖子里飞出了一块山河镇纸。

    这是一块白莲宫历代大师范不断加持,不断祭炼,传承自太古神话时代的‘古宝’。

    据说,这是当年姆大陆因为莫名的原因,被大能者打碎分开时,姆大陆残留的一丝造化之气中孕育而生的‘古宝’。比起当今重新聚合后的姆大陆的山川河岳,重新孕育出的‘先天灵兵’,这种古宝的威力强大了起码百倍以上。

    山河镇纸一出,就看到一条条山河翻滚,重重叠叠的朝着裴凤砸下。

    在那山河虚影中,无数峨冠长袍的读书人肃然而立,他们手持经典,正在齐声吟诵一篇篇流传千古的华丽文章。

    一股无法抗拒的浩然之气当头砸下。

    这一刻,裴凤觉得,她对抗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在以一人之力,对抗一种信念,一种传承,一种从太古洪荒时代传承至今的,让人族这个族群薪火相传、绵绵不绝的伟大精神!

    这种可怕的精神传承,在一定意义上,甚至超越了所谓的三千大道,超越了所谓的八万四千旁门。

    这是足以改天换地,足以排山倒海,足以让世间焕发新颜的恢弘伟力。

    黑色的风暴消散,黑色的闪电粉碎,黑色的岩浆和火焰崩解,山河镇纸重重的砸在,‘嗡’的一声砸在了裴凤的头顶。

    裴凤体内,巫铁赠送的小六壬秘魔体轰然粉碎,这件可以极大提升寄主实力的魔道秘宝,硬生生被彻底摧毁。

    裴凤的气息迅速从神明境三重天衰减到了胎藏境巅峰极致。

    她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躯沉甸甸的坠落在地,紧握着长枪昏厥了过去。

    白文、白武目光惊骇的看着昏厥的裴凤,突然齐声开口:“此女颇佳,当为我白莲宫真传……速速送她回去,否则定然生变。”

    两人目光闪烁,同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火山顶上,一座早已布置妥当的传送大阵亮起,一个直径数丈,可容纳十余人并肩行走的空间门浮现,几个白莲宫女弟子战战兢兢的飞到裴凤身边,搀扶起她,迅速飞入了空间门中。

    千里之外,虚空中罡风粉碎,漫天流云被冲出了一条笔直的甬道。

    巫铁让沧海道人、阴阳道人、五行道人和自己重归一体,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程度。

    他以飙升了十倍以上的法力催动‘纵地金光法’,身躯化为一条金虹在高空中急速穿梭,这远比裴凤的速度还要快了数倍,顷刻间就是百万里被他丢在了后方。

    从神武城出发,紧跟在清风身后,巫铁二人只耗费了一刻多钟,就飞到了距离火山岛不远的地方。

    “陛下放心,贫道要说别的本事没多大,但是白莲宫的这群偷鸡摸狗的伪君子,他们的手段,贫道门清……”清风一边用比巫铁更快的遁光飞行,偶尔停下来等一等巫铁,同时絮絮叨叨的说道:“贫道这鼻子不会闻错,他们就在前面,就在前面那岛上……”

    相隔千里之遥,对于巫铁、清风这样的大能而言,近乎等于面对面的距离。

    眼看着裴凤被人打伤,巫铁不由得发出一声惊怒交集的长啸。

    眼看着几个白莲宫的女弟子搀扶着裴凤,将她送入了那座空间门,巫铁更是嘶声长啸:“狗贼,你们想死!”

    巫铁全力催动太初冕。

    方圆数万里的虚空,时间一下子变得缓慢。

    白文缓缓抬起头来,手中山河镇纸放出一道瑰丽的神光,无数山河虚影冲出,瞬间抵消了太初冕的力量,火山岛附近的时间流速回复了九成左右。

    几个白莲宫女弟子赶在巫铁之前,搀扶着裴凤走进了空间门,随后空间门塌缩,消失不见。

    “你们,要死!”

    巫铁长啸:“清风国师,助本王将这些贼子,全部拿下……给你三天时间,无论如何,将裴凤救回……这是你,身为武国国师的责任!”

    清风的一张脸剧烈的抽搐着。

    陛下,这事情,好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