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镇压,封禁邪魔!”

    梵龙和一众红莲寺弟子嘶声怒吼,卷起漫天霞光,托着那高有数万丈的千手佛陀金像,重振旗鼓朝着巫铁冲了过来。

    镇压一切,封禁一切。

    红莲寺的功法是如此的霸道和蛮横,他们犹如残暴的君王,依靠绝对的蛮力,镇压一切,封锁一切,统治一切,控制一切。

    巫铁的盘古真身喷吐着无量混沌气云,身后三千紫气、八万四千金光化为一个硕大的宝轮升腾旋转。星辰环绕,日月沉浮,无数不可思议的天相在他身后若隐若现。

    巨大的双臂闪烁着蒙蒙白光,在瞠目结舌的清风嘶声怪叫中,巫铁以盘古真身施展出了万化劫手。

    青莲观的无上道法万化劫手,其核心玄机和红莲寺的佛法迥异。

    大道自然,化解一切。

    无论你是凶焰滔天的魔头,还是狠戾凶邪的妖物,任凭你气焰万丈、魔焰滔天,轻轻一掌按下,就流水付诸流水,浮云重返浮云,顺水推舟的将万物化为根本,于是乎流水自在、浮云随心,天地自然一片清明。

    霸道和自在轻轻的撞在了一起。

    又是一声巨响,金灿灿的数万丈高的佛像骤然崩塌了大半,巫铁双臂一阵巨震,恐怖的压力袭来,他的双臂血肉骤然蹦碎了大半。

    身后大阵中,七八万名巫族儿郎的身躯骤然粉碎。

    但是转瞬间,太初冕逆转时空,加上巫族血脉‘滴血重生’之能发挥到了极致,数万巫族儿郎的身躯即刻恢复,他们的气息‘呼’的一下向上飙升了好大一大截。

    清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用力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犹如见鬼一样看着那些气息骤然飙升的巫家儿郎。

    “我的三清道祖在上哪……弟子今日,见活鬼了……不是,不是,在燧朝,时常见鬼,但是从未见过这等鬼!”

    在这身躯崩碎的数万巫族儿郎身上,清风感受到了《万劫经》的味道。

    就是那个越作死,修炼越快;拼命作死,修为就拼命飙升的《万劫经》!

    巫铁身上并无誓言反噬的痕迹,真誓圣贤像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可见,并非巫铁将《万劫经》违誓传给了这些巫家儿郎。

    但是他们身上,的确拥有了《万劫经》的气息,他们已经正式踏入了《万劫经》的修炼,他们的身躯崩碎一次,等于他们死了一次。而‘死亡’,毫无疑问算是一次‘重劫’,在‘死亡’的催动下,这数万巫族儿郎的修为,已经到了神明境一重天的巅峰!

    随时可以踏入神明境二重天。

    而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道韵,起码都在一百大道法则之上。

    他们全都是‘天神’,而且是‘天神’中也最为顶尖的‘王神’……放在燧朝,这样的人物一旦出现,都是无条件要被册封为‘国主’,拥有一国封地,可以镇压一方的枭雄巨擘!

    “弟子我……见活鬼了!”清风语无伦次的哼唧着。

    青莲观并不介意用自家的无上道法,和某些特殊人物攀个交情、缔结有益,所谓,‘一切随缘’、‘广开方便之门’嘛,虽然这是佛门常用的话语,但是青莲观的确是这么做的。

    只要修炼《万劫经》的人,不将《万劫经》随意传播得满天下都是,三五个外人修炼了自家的无上道法,对青莲观而言,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是这次,十二万又三名和清风毫无关系的巫族儿郎,莫名的《万劫经》入了门……

    “道爷会怎么死呢?被那群老牛鼻子十八般花样给炮制死?”清风的身体微微哆嗦着,想起青莲观那些脾气古怪的老道人,清风就觉得浑身难受。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没道理啊……这是,什么道理?”清风茫然,懵懂,然后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呢?

    于是,清风拔出了一柄带着浓烈红莲寺风格的降魔杵,对着自己的脑门来了一杵。

    血水四溅,剧痛袭来,清风捂着伤口痛呼:“不是做梦……那,那,那……”

    巫铁的盘古真身剧烈震动,一掌又一掌不断的拍在那千手金佛上。

    他的精气神完全贯入了那座巫族秘传大阵中,他和十二万零三个兄弟完全犹如一个人,所有人的精气神都连为一体,巫铁体内的好些奥秘,都在和这些兄弟共享。

    除了《元始经》过于渊博精深,这些兄弟只能依靠自己激活的先祖血脉,领悟一些性质相近的大道法则,其他的,巫铁身上的好些好东西,全都自然而然的烙印在了他们的身上。

    《盘古经》、《万化经》、《万劫经》、《一气化三清》、《纵地金光法》、《钉头七箭书》、《天罡变化》、《地煞变化》、《三昧真火》……这些巫铁修成的顶级道法,也都不知不觉的,被这些巫族儿郎自然而然的领悟吸收。

    不过,巫族的这群汉子,都是一群直肠子的粗货。

    注入《一气化三清》、《纵地金光法》、《钉头七箭书》这样的玄妙秘术,能够领悟的巫族儿郎,只有寥寥三五十人……这比例,实在是让巫铁都差点感动得哭了。

    偏偏那些《盘古经》、《天罡变化》、《地煞变化》,乃至诸如‘刀’、‘枪’、‘剑’、‘戟’等兵器之道,甚至是‘拳’、‘掌’、‘腿’、‘指’等格杀之道等等,凡是和战斗厮杀相关的大道、旁门,他们一个个领悟得飞快,修习得精熟。

    一如巫铁之前修炼一样,诸般兵器、诸般拳脚、各种格杀旁门,一旦领悟一条,天地间自然有大力灌入,强行将身躯的某一项属性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巫铁领悟的诸般格杀大道、旁门,被巫家兄弟们很轻松的消化、吸收,化为大道道纹铭刻在神胎上、神躯中。

    一道道天地巨力灌注下来,催动了这些巫家兄弟的神胎和神躯快速融合。

    于是乎,就看到金色佛像一次次的膨胀,然后一次次的崩塌,巫铁身后的大阵中,每一次呼吸间都有数万巫家兄弟‘轰’的一声炸成粉碎,然后迅速的重新凝聚肉身。

    一道道白气、金光、紫霞、血雾等等诸般异象从高空中旋转而下,下雨一样不断注入以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为首的巫家儿郎体内。

    这些巫家儿郎的身上奇光异彩闪烁,刀枪剑戟诸般虚影不断晃动。

    他们的身躯在膨胀,力量在飙升,他们的眼睛里无数奇光异彩晃动中,他们对于天地,对于万物,尤其是对于战斗的领悟在突飞猛进。

    低沉的嘶吼声不绝于耳,有巫族儿郎施展出了盘古真身,有人直接化为三头六臂,有人法天象地身躯膨胀到万丈高下,有人激活血脉,变成了真正的古神之躯。

    更有那少数几十个悟性颇佳的巫族儿郎,他们双眸中灵光闪烁,突然身躯一晃,直接就斩出了一具三尸分身。

    虽然没有像巫铁这般,借用先天灵宝作为三尸分身的根本,但是这些巫族儿郎却是灵机一动,直接借助军阵汇聚起来的庞大煞气斩出的分身。

    如今这座军阵汇聚起来的力量何等可怕,顷刻间就为他们凝聚了比本体强大百倍的,近乎于真正的太古神灵之躯的分身。得到这些三尸分身的力量回输,这些巫族儿郎的气息飙升,战力当场就增加了不止十倍。

    越战越强,巫铁和他身后的巫族儿郎们越战越强。

    庞大的军阵已经被一团混沌云霞包裹,化为一个混沌漩涡悬浮在巫铁的身后。

    十二万又三名巫族儿郎,他们悟性不同,机缘不同,自身拥有的巫族血脉分支不同,他们对大道的感悟也不同。

    他们所领悟的,从巫铁身上传来的道韵拼凑起来,恰恰也凑齐了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

    他们又通过巫族大阵连为一气,又有巫铁和其他数百名兄弟施展盘古真身作为引导。

    渐渐地,一种奇妙的、难以形容的事情发生了。

    四面八方,虚空中,从那山川河岳、沧海大陆内,隐隐有一粒粒极细的,比芝麻粒还要渺小百倍、千倍的光点浮空而起,朝着巫铁他们这座大阵涌了过来。

    那些光点颤巍巍的黯淡至极,却充斥着一种莫名的荒古威严之气。

    巫铁等巫家兄弟只是向这些光点望了一眼,就莫名的知道了它们的来历盘古圣人开天辟地后身陨,他的躯体化为姆大陆,却有一部分精血残留至今,眼前这些细微的光点,就是盘古圣人残留的那一部分精血。

    精血不多,加起来大概也就是一个水缸的体积。

    这些精血很均匀的,很公平的,分成了十二万零四份,注入了巫铁和一众巫家儿郎的体内。

    巫铁等人的血液顿时燃烧起来,疯狂的燃烧起来。

    弹指间,他们体内的血浆被燃烧得干干净净,只有三五滴性质突变的粘稠精血残留下来。

    因为瞬间失血严重,巫铁等人的身躯急速干瘪了下去,一个个都好似木乃伊一样皮包骨头,看上去却一点儿不显狰狞、丑恶,而是充斥着莫名的神圣和肃穆。

    下一瞬间,庞大的军阵卷起了方圆千万里内的天地元能,不断的注入巫铁等人体内。

    元能入体,填补亏耗,迅速化为新的血液。

    新生的血液粘稠、精纯、每一滴都充斥着庞大的能量。每一个巫族儿郎都感受到了自己的身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种无以形容的力量感充盈全身。

    “战!”

    “战!!”

    “战!!!”

    十二万人齐声呐喊,巫金、巫银、巫铜同时施展盘古金身,他们没能领悟万化劫手,只能施展三头六臂神通,挥动着沉甸甸的兵器,肩并肩的站在了巫铁的身边。

    得到庞大军阵的支持,巫金兄弟三个的盘古真身也有万丈高下,比起巫铁四万丈不到点的盘古真身固然是矮了许多,但是声势已经不在清风之下。

    清风骇然瞪大了眼睛,他呆呆的看着发生异变的巫金等人,有点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道爷我是中邪了,还是捡到宝了?”清风喃喃道:“为什么,那个巫金身上,有如此浓郁的人皇气息?这,这,这……”

    巫铁大口吞噬着四面八方涌来的天地元能,他大声笑着,军阵给他提供的力量,比起最初已经提升了百倍以上。他感到自己越发的力量无穷,举手投足之间,都足以摧毁眼前的一小片世界。

    太初冕转动!

    时空停滞,然后,倒流。

    巫铁伸出双臂,朝着不久前的那一刻抓了过去。

    红莲寺的金刚须弥阵果然强横,以巫铁如今的力量,以太初冕的威能,居然也只能将这座大阵逆流到很短一段时间之前。

    但是,也足够了。

    巫铁伸手一抓,然后等他缩回手的时候,千手金佛眉心的那颗舍利宝珠已经消失不见。

    连同金刚须弥座上,近千颗光芒最甚的舍利也都不见了,巫铁巨大的手掌中满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佛门舍利子。

    巫铁逆转时间,在金刚须弥阵大成之前,抢走了梵龙等红莲寺弟子最强的那一批舍利子。

    千手佛像悲鸣一声,‘轰’的一声彻底炸开。

    一千二百九十六件先天灵宝满天乱飞,梵龙等人齐齐吐血,根本来不及收回自家的这些宝贝。

    巫铁一不做,二不休,他身后五彩神光狂涌,阴阳二气翻滚,一朵娴静雅致的巨大莲花苞冉冉从他身后冒了出来,然后张开嘴,‘咕咚’一口将一千二百九十六件强大的先天灵宝一口吞了下去。

    莲花苞中,一道道凶厉无比的剑意一阵乱搅,就听悲鸣声不断,这些被吞下去的先天灵宝顿时齐齐粉碎,被那莲花苞彻底的吞噬、吸收。

    梵龙等人再次口吐鲜血,一个个立足不稳,摔倒在金色祥云上。

    清风看得是目瞪口呆。

    红莲寺金刚须弥阵凶名在外,这么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组成金刚须弥阵的红莲寺弟子,不知道镇压了燧朝四方妖魔鬼怪四大国朝中多少了不起的盖世魔头。

    可是这次……他们终于是在更加邪异、更加凶狠的巫铁手上吃亏了。

    不仅如此,看看巫铁身后那些巫族儿郎的气息吧,小半巫族儿郎居然都已经突破到了神明境三重天的境界……青莲观的《万劫经》,果然是妙用非凡!

    “老子想死!”清风一脸狼狈的看着摔倒在祥云上的梵龙等人,脑子里转悠着的,尽是杀人灭口之类的凶险念头。

    巫铁缓缓收了盘古真身,回复了原本的一丈六尺金身形态。

    “兄弟们,扒光了他们!”巫铁咬着牙怒吼:“一条裹脚布都不要给他们留下……他们体内肯定还有不少牛黄马宝,全部挖出来!”

    “我们的,我们的,全都是我们的!”

    巫铁嘶声怒吼。

    他恨极了这群满口慈悲为怀,猛不丁蹦跶出来横架梁子的死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