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面容狰狞可憎的大汉伸出手,正要去抓风熵,整个市集突然凝固。

    风,不动了。

    水,不流了。

    尘埃僵直在空气中。

    所有的人,车马,乃至猪狗牛羊,麻雀乌鸦等等,全都僵硬在了原地。

    ‘哒、哒、哒’,一只大乌龟背着一个比自己背甲大了数倍的蒲团,蒲团上盘坐着一尊肉山一样的白胖笑和尚,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市集。

    大乌龟慢悠悠的迈着步子,但是他的速度却是飞快,每一步都闪出上百丈,很快就来到了鱼摊前。

    风熵直起身体,将手中的剖鱼刀丢进了水池,抓起一块抹布擦了擦手掌,向鱼摊门口的大和尚点了点头:“笑佛,何故来此?”

    笑面佛轻轻拍手,浑身的肥肉就一的动了起来,他微笑道:“殿下,您的机缘来了。”

    风熵眉头一挑,诧异的看着笑面佛:“我的机缘?这天下,还有什么机缘,是我需要的?”

    燧朝二皇子,风熵,以三百六十条大道入道,于燧朝历史上,也是一手可以数出来的绝强‘天神’。他出身尊贵,修为强悍,更有势力庞大的母族,天下的奇珍异宝、神通秘术,没有他得不到的。

    所以,风熵问笑面佛,他哪里还需要什么机缘。

    “人皇大道。”笑面佛笑呵呵的看着风熵:“殿下这些年,历经红尘,想要从红尘中悟出那‘人之大道’,奈何燧朝的人道有缺,殿下辛苦了这么些年,可有丝毫成就?”

    风熵沉默不语。

    天地有大道。

    时间,空间,日月,星辰,阴阳,五行……等等等等,都是天地大道。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组成了这一方天地宇宙,是这天地宇宙的运行之理,构造之方。

    而人,却居于天地之间。

    若将天地视为一对巨轮,则人就是这一对巨轮的轴杆。

    这一方天地宇宙,对‘人族’,或者确切的说,对于‘盘古遗族’,实在是太过于优渥。

    ‘人之大道’,乃最奇异的超脱大道。

    修炼天地大道,辛辛苦苦熬炼肉身,淬炼元神,积攒法力,感悟天地,历经千百万亿重劫,最终化为传说中的‘圣人’,也依旧不过是将元神寄托于天地。

    哪怕能翻江倒海,能拿星摘斗,能摩挲日月,能沧海桑田,也囿于这一方天地,难以超脱。

    而‘人之大道’,不炼肉身,不炼元神,不修法力,与天地宇宙绝无关碍,只要得到万民敬仰,只要得到万民拥护,证得‘人皇’果位,自然而然就得以超脱世外。万法不沾,万劫不侵,断绝因果,得享无尽逍遥清福,且自生神通法力,比起那等千辛百苦的‘圣人’,也弱不了多少。

    想要修成‘圣人’,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万亿年的苦功。

    而修成‘人皇’,数十载即可。

    燧朝有上古秘典,记载了太古神话时代诸多‘人皇’之事,燧朝供奉的老祖宗燧人氏,就是一尊‘人皇’,单单凭借‘燧人取火’这一项功德,就受万民膜拜,以凡人之躯,证得无上果位。

    燧朝将神明境的高手划分为‘劣神’、‘人神’、‘地神’、‘天神’、‘王神’,林林种种,天花乱坠,但是归根到底,比起传说中的‘圣人’,不知道差了多少个十万八千里。

    所以,很多年以前,就有燧朝的老祖宗提出,为何不想法证得‘人皇’?

    只要有一尊‘人皇’出世,燧朝定然能横扫四周妖魔鬼怪四大国朝,一统这一方大陆,让人道大昌。

    于是乎,燧朝历代神皇、皇子,一代又一代的天骄英才绞尽脑汁的想要证得‘人皇’果位,渐渐地,这已经成了燧朝皇室的心病。

    风熵,作为燧朝历史上都有数的绝顶人物,这些年来,为了琢磨‘人皇’大道,甚至不惜身历红尘。

    小官小吏,他试过。

    山村农夫,他试过。

    养马贩羊,他试过。

    掏粪挖土,他试过。

    他刚刚结束了上一份做了十几年的卖油郎的行当,刚刚在这市集中盘下了一处鱼摊,正准备试试卖鱼这新鲜勾当,看看能否给他一点灵感,让他感悟出一点点‘红尘人气’。

    结果第一天,就有黑虎堂的人上门挑事。

    风熵正准备收拾这群胆大妄为的无赖子,结果笑面佛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用大神通禁锢了整个市集,然后乐颠颠的告诉他,他有了‘人皇之道’的机缘。

    “此言当真?”风熵有点激动。

    笑面佛作为红莲寺现世三佛陀之一,他说出的话,自然是有把握的。

    “十足真金。”笑面佛笑呵呵的看着风熵:“殿下当知道,燧朝的人道有缺……不补上这缺陷,人道难成。”

    风熵眯起了眼睛。

    燧朝的人道,是有缺陷的。

    在很多很多年前,燧朝的掌控者们认定,唯有‘人’,和风熵生得一般无二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族’。想要证得‘人道’,得‘人皇’果位,就得昌盛人族。

    所以,这一方大陆上,那些生得不像人的异族,尽灭!

    燧朝的大能们,用血脉追溯的诅咒手段,用了短短十三年时间,灭绝了这一方大陆上诸如侏儒、矮人、巨人、牛族、狼人之类的族群。

    除了纯正的‘人族’,就只剩下了东南西北四个妖魔鬼怪建立的国朝。

    但是‘纯净’的‘人族燧朝’,并没有焕发出任何的新鲜活力,燧朝的高层,并没能从中受到任何一丝半点的好处,反而在灭绝了‘异族’之后,燧朝国运受损,好些年一直天灾不断。

    后来,才有几个考古的老夫子,从古籍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那些看似非人的‘异族’,他们也是‘盘古遗族’的一份子,他们和‘人族’的确生得不一样,但那也不过是‘盘古血脉’的一种外在的显露而已。

    那些羽人,巨人,矮人,海人等等,尽是人族序列。

    ‘人族’,不过是庞大的‘盘古遗族’或者说‘盘古人族’的一部分而已,仅仅是其中的一类‘血脉显化’的形态。

    想要证得‘人道’,先得把‘人道’给补齐全喽!

    可是,这一方大陆的‘异族’,都被燧朝的老祖宗们下狠手屠戮一空了啊!

    “机缘何在?”风熵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他眯着眼看着笑面佛:“红莲寺的弟子……找到了被灭绝的‘异人’血脉?”

    笑面佛矜持的点了点头,微笑道:“需要殿下您,亲自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