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之上,暴雨倾盆。

    大片的五彩祥云上,十名白莲宫弟子,三十名红莲寺和尚,被巫金等人强迫着跪了下来。

    四十名巫家儿郎手持大斧,站在这些白莲宫、红莲寺的弟子身后,只要巫铁一声令下,大斧落下,就是人头滚滚、血如泉涌。

    梵鲲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手中的佛珠转得飞快,几乎化为一片残影。

    他嘶声吼道“武王,不公平……为何只杀他白莲宫十人?却杀我红莲寺弟子三十?”

    巫铁诧异的看着梵鲲“很奇怪么?白莲宫弟子只有一百十余人,你红莲寺弟子有三百六十许,自然要杀你们三倍才对。”

    梵鲲怒吼“可是事情,是白莲宫引起的!”

    巫铁轻轻摇头“是啊,事情是他们引发的……可是,你们红莲寺又是什么好东西?唔,算你们倒霉罢。这个解释,你可满意?”

    梵鲲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秀才遇到兵,固然是有理说不清,但是和尚遇到兵,似乎也没有说道理的余地。

    放在燧朝,以红莲寺这些和尚口灿莲花的能耐,他们能把一个好人给忽悠瘸了。

    可是碰到油盐不进的巫铁,梵鲲也真的没了主意。

    “白文,白武,还是那句话……”巫铁看着白文、白武,轻飘飘的说道“交还裴凤,什么都好说。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本王走本王的独木桥,大家互不相碍就是。”

    “若是还不还人,就不要怪本王心狠手辣。”巫铁的语气变得越发的飘忽。

    越是心头有火,巫铁的气息就变得越发的难测,他猩红的双眸盯着白文和白武,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

    白文、白武相互望了一眼,白文低沉的说道“诸位师弟、师妹,谨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舍生取义,正当其时。”

    巫铁眯起了眼睛,用力一挥手。

    ‘舍生取义,正当其时’?这话说得,好似巫铁成了那世间最大的恶人一般。

    既然如此,那就,恶人就恶人吧。

    梵鲲嘶声怒吼“武王,且慢……白文,白武,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你们要死,也别……”

    哪里还来得及阻止?

    梵鲲团身朝着巫金等人扑了上去,但是四十柄大斧齐齐落下,三十颗大光头、十颗披头散发的头颅喷出,凄厉的惨嗥声中,四十道光芒黯淡,高有四尺许,矮则只有一尺多高的神胎冲了出来。

    这些白莲宫、红莲寺的弟子,强的已经有了神明境十重天的修为,弱的也有神明境五重天的实力。他们的神胎之力已经大半和神躯融合,故此他们逃出来的神胎,看上去颇为虚弱。

    梵鲲冲来,一拳朝着巫金轰下。

    巫金左手古老沧桑的木盾抬起,任凭梵鲲一拳落在了木盾上。

    巫银、巫铜四手握住一面白骨为杆的黑色长幡,用力的一晃。

    就听凄厉的神魔嘶吼声不绝于耳,从那长幡中一支支黑气凝成的大手伸了出来,七手八脚的抓住了这四十道神胎,将他们一点点的拉向了幡面。

    “师兄,救命啊!”十条白莲宫弟子的神胎同时哭喊起来。

    刚刚被强行按在祥云上跪倒的时候,这些白莲宫弟子其实已经心生恐惧,差点就开口求饶。

    但是白文用所谓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口号囿住了他们,又有‘舍生取义、正当其时’的口号喊了出来。

    这些白莲宫的弟子,哪怕一个个都是伪君子吧,装了这么多年的伪君子,一时间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真正模样,这点脸皮还是要的。

    所以,直到大斧落下,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

    但是神躯被斩,和神胎落入邪门秘宝中,被人日夜折磨、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相比,还是神胎更紧要。

    十个白莲宫弟子痛哭流涕,大声哭喊。

    白文、白武的脸剧烈的哆嗦着,他们只是死死咬着牙,一声都不吭。他们身边的白鹿、白鹤、白鹮等白莲宫弟子,则是一个个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家的两位师兄。

    一旁的梵龙等红莲寺弟子齐齐怒吼咆哮,纷纷朝着巫铁破口大骂。

    一声巨响传来,巫金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向后连连倒退,他的左臂明显断成了好几截,手臂软塌塌的垂了下来,手中木盾发出刺耳的啸声,从巫金手中脱落,被梵鲲一拳打飞了数百里。

    巫铁左手一挥,一抹惊人的剑芒破空斩出。

    人群中,五十名红莲寺弟子头颅飞起,灭绝苍生的剑意爆发,五十道神胎还没来得及飞出体外,就被剑意彻底绞碎,直接打得魂飞魄散、彻底消泯。

    梵鲲的身体骤然僵硬。

    梵龙眼角裂开,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些弟子,这些红莲寺的弟子,全都是组成金刚须弥阵的精英,为了组阵,为了配合,他们相互之间朝夕相处,在红莲寺中是关系最亲近的一群师兄弟。

    可是巫铁如此狠辣决绝,直接斩了其中五十人,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

    梵龙心痛,心痛如绞。

    “武王巫铁……”梵龙一边吐血,一边发出了杜鹃啼血般凄厉哀绝的吼声。

    “跪下!”巫铁朝着梵鲲指了一指“你打伤本王大哥,这是死罪……跪下,或者,本王现在就杀光这些死秃子!”

    梵鲲的身体一阵颤抖,他死死的盯着巫铁,他身后有一条鲲鹏虚影若隐若现,他低沉喘着气,猩红的眸子里透出了一股子疯狂、残暴的兽性。

    在红莲寺‘修心养性’多年,梵鲲原本以为,他已经将自己血脉中的那一股子先天的兽性磨灭了。但是今天他才知道,兽性就在心中,从来没有散去。

    他很想冲上去,将巫铁一口吞下。

    巫铁指尖,又有剑芒亮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梵鲲,慢悠悠的问他“想杀本王?来……看看是你杀死本王在前,还是本王杀光他们在前?”

    梵鲲闭上眼睛,眼眶里两行血泪流淌了下来。

    “大魔!”梵鲲喃喃道。

    “有意思么?”巫铁大笑了起来,随后他降低了声音,轻声喃喃道“是你们逼本王出手杀人,现在还给本王扣上大魔的帽子……这样,有意思么?”

    “啧,红莲寺,白莲宫……你们还真够没趣的。”摇摇头,巫铁感慨道“不过,和你们浪费口水做什么?本王,是武国之主,不是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物。”

    “你们敢算计本王,敢算计本王身边人……那就,全部杀光好了。”

    剑芒一吐,又是一名红莲寺弟子粉身碎骨,神魂被剑意打得彻底崩碎。巫铁厉声喝道“梵鲲,跪下!”

    梵鲲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咚’的一声跪倒在虚空中。

    下方海面上波涛冲天,梵鲲的膝盖上放出两道恐怖的气劲,在海面上破开了一个直径百里的大坑,然后气劲直轰海底岩层,将这一片多灾多难的海底岩层轰出了一个直径百里、深达万里的大窟窿。

    巫金左手用力一抖,强横无匹的巫族血脉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他的手臂急速的愈合。

    反手一招,木盾从数百里外飞回手中,巫金阴沉着脸,大踏步走到梵鲲面前,拎着自己的大斧头冲着梵鲲就是数十斧头劈下。

    ‘叮叮当当’声音不绝,巫金手中大斧爆发出夺目的光芒,却只是在梵鲲的身上劈出大片火星,没能伤损到他丝毫。

    梵鲲的修为比起巫金还是强出太多,神明境十重天巅峰和巫金的神明境三重天相比,差距太大太大。

    尤其梵鲲的本体是鲲鹏,这等太古神兽血脉强横异常,梵鲲的肉身可比寻常十重天的体修强悍百倍,寻常的神兵利器,哪里能伤损他?

    巫铁再次冷笑“梵鲲,还不好好配合我大哥?”

    梵鲲呆了呆,他看了看五彩祥云上那一片残破的尸身,咬咬牙,强行逆血。

    梵鲲强横的身躯上立刻裂开了一条条血口子,巫金的大斧头疯狂落下,在梵鲲庞大的身躯上劈出了一道道深可及骨的伤口,痛得梵鲲浑身抽搐,喉咙里不断发出低沉的咆哮。

    “你们,不该一次次的算计老子的兄弟。”巫金的眼珠发红,同样陷入了半疯魔状态。

    巫金再次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当年在巫家石堡,外敌袭来,父亲、兄弟,无力的倒在血泊中……

    巫金能够为了自己兄弟的性命,向敌人跪地求饶……在他心中,这是不可触碰的禁忌。

    巫铁无碍,但是裴凤被人用神通夺走。

    巫金明白巫铁此刻的心情。

    所以,巫金也疯魔了。

    “我们,从来只是想要,吃饱喝足,有一片容身之地。”巫金低沉的咆哮着“我们,从来只是想要让身边的亲人、朋友,好好的活着。”

    “你们,为什么,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巫金每说一次‘一次’,大斧头就在梵鲲身上重重的劈砍一下“一次,一次,一次……”

    巫金疯狂的劈砍着,除了‘一次’,他似乎不会说话了。

    巫银、巫铜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他们摇晃着长幡,将四十道神胎强行拖入了幡面中。

    长幡内立刻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鬼哭狼嚎声,有巫家祭炼的太古鬼魔在长幡内疯狂的争抢分食这四十道新鲜火辣的神胎,同时将神胎内的那一道真灵同样转化为鬼魔。

    五彩祥云上惨嗥声震天,血腥满地。

    乍一看去,巫铁等人真个犹如邪魔外道,而这些红莲寺的弟子,好似降妖除魔的真佛;而那些白莲宫的小白脸、小佳人,则是变成了被邪魔加害的无辜之人。

    “白文,白武,你们……在想什么?”巫铁眯着眼看着白文、白武。

    “我的兄弟,做不出那等邪恶的事情……但是,天地间尽有邪魔在。武国的监牢中,不乏各种人渣、混蛋。”巫铁慢悠悠的说道“你们说,如果本王下令,将你的这些娇滴滴、水灵灵的小师妹,丢进武国最黑暗、最暴虐的重狱中,她们会是什么下场?”

    一众白莲宫的女弟子立刻变了脸色。

    白文轻叹了一声,终于开口“武王,你敢杀我白莲宫弟子,已经犯下不可饶恕的重罪……你,就不担心,裴凤会被我们如何报复么?”

    巫铁沉吟了一阵,点了点头“没事,若是她死了,本王为她报仇就是。多简单的事情啊!”

    手指一点,‘嘭’的一声,趴在白文身边的白鹮就被巫铁一指头点爆了头颅。

    一团拳头大小的灵光从白鹮体内飞出,化为一道流光就要飞遁。

    白鹮已经是神明境十重天极致的修为,他的神胎已经彻底和身躯融合,只有一道先天元灵藏在神躯深处。这一点先天元灵神妙非常,虽然没有多力,但是一切神通变化,尤其是遁光遁术,远比神躯还要灵动巧妙。

    白鹮先天元灵飞出,就要遁走。

    奈何阴阳道人身后先天阴阳二气瓶速度更快,一黑一白两条灵光一旋,就将白鹮的元灵纳入了瓶中。

    宝瓶内灵光一旋,白鹮的元灵发出一声惨嚎,顿时化为一大团先天之气,成为了阴阳二气瓶的养料。

    白文、白武的脸色骤然一变。

    白鹮和其他普通的白莲宫弟子不同,白鹿、白鹤、白鹮,他们能够成为白莲宫在外行走的弟子,代表了白莲宫的门面,他们的资质、修为都是绝顶的存在。

    尤其是,白鹮身后的家族势力也实在强大,是燧朝老资格的‘国主’之家。

    白莲宫可以牺牲三五万个普通弟子,对白莲宫来说,这些普通弟子要多少有多少。可是白鹮这种精英弟子,哪怕只是损失一个,对白文、白武来说,也是极大的罪责。

    有点失策……

    白文、白武陷入了艰难的抉择困境。

    但是很快,两人略微动摇的眼神,就变得无比的坚定。

    白文微笑看着巫铁,轻声道“武王可以继续杀……慢慢杀……白莲宫的弟子,岂有贪生怕死之理?至于诸位师妹……武王尽可将那些暴虐手段施展出来。”

    一众白莲宫的女弟子面皮变得惨白惨白,一个个哆哆嗦嗦的,紧紧闭上了嘴。

    巫铁冷眼看着白文。

    白文冷眼看着巫铁。

    两人都许久没有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