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神都。

    这里也就是曾经的大晋神国的皇都安阳城,曾经的青丘神国的皇都青丘城,如今被羲武乐接手后,就成了伏羲神国的地面陪都伏羲神都。

    巫铁已经带着这座城中原本的将门、世家离开了,所有的宅邸、产业,都已经移交给了羲武乐带来地面的伏羲神国大小家族。

    来自地下世界的各大家族,开始按照自己的审美,尽情的修改这座城市的各处建筑。

    原本美轮美奂的城池,如今到处布满了异域风情的建筑物,整个城池逐渐拥有了一种蛮荒、荒古的韵味。大街小巷,各色古古怪怪的族群往来,比以前又多了别样的生机活力。

    羲武乐和羲不白,如今忙得飞起来。

    从地下世界迁到地面的大小族群,哪一个又是善茬?

    今天,半龙人和蟒人两个村子为了一条河流的灌溉权发生冲突,第二天就直接引发了两个部族的大规模械斗。

    第二天,手脚麻溜的鼠人斥候,偷光了邻居家矮人村落一处快要丰收的灵果苗圃。矮人们气急败坏的拎着大锤子,就将戈壁的侏儒村子砸了个稀烂。

    侏儒部族的大长老哭哭啼啼的来告状,被抓住的鼠人斥候死活不承认自己招惹的祸事,矮人部族的长老又在一旁暴跳如雷。

    三个弱等族群的麻烦还没解决,那边熔岩巨人擅自沟通地脉,从地下开辟一条岩浆通道,将伏羲神都北面的一片山林化为一片熔岩湖。

    脑壳不怎么好用的熔岩巨人,他们设计的岩浆流通渠道有问题,岩浆冲出了他们预估的区域,浩浩荡荡的一路南下,将饕餮氏数十万亩肥沃的良田变成了岩浆肆虐之地。

    饕餮氏哪里吃得了这个亏?当即点起兵马就将这一支三千多人的熔岩巨人斩杀殆尽,连皮带骨的吞了下去。

    巨人部族本身就人丁稀少,猛不丁被饕餮氏杀了三千多人,习惯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巨人一族一声大吼,聚集了数十万来自不同族群的巨人,当即踏破了饕餮氏治下的数十个城池。

    头昏目眩的羲武乐正调动亲军,前往弹压巨人一族和饕餮氏的冲突,猛不丁的羲武乐后院起火。

    羲武乐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一正妃、两侧妃。

    羲武乐的正妃来自娲族,两个侧妃分别来自巫族和伏羲神国的豪门姜氏。

    娲族的正妃和姜氏的侧妃,两女的母族为了一处灵玉矿脉,不大不小的动了手,死伤了几个领头闹事的年轻人。偏偏死的人,是两女的同母胞弟。

    消息传来,两位王妃在皇宫内大打出手,直接打碎了半边宫城。

    羲武乐气急败坏的跑去训斥两女,结果被两头疯狂的母老虎撕扯得满脸是伤,灰溜溜的狼狈逃窜。

    来自地下世界的大小部族们,他们见到了一片绚烂多彩的新天地,丰富的资源刺激得他们都有点神志不清了,一个个犹如野兽一样凭借本能行事。

    占领地盘,占领更大的地盘。

    抢夺资源,抢夺更多的资源。

    一群凶性发作的野兽,被丢进了还没有立下规矩的山林猎场,可想而知会有多混乱。

    相比之下,巫铁的武国,只有一个巫族享受其广袤的领土、无边的资源,武国就太太平平的,没有爆发任何巫族和武国土著的冲突。

    身后的宫殿在一座座的崩塌,两位王妃还打得热闹,她们的贴身侍女和太监,也都加入了战团。

    羲武乐一脸憔悴的,带着一脸的血印子,狼狈的站在皇城门口,仰天长叹:“治国理家,何其劳苦?这,这,这,怎么就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地下世界的伏羲神国,已经确定了无数年的规矩、律法、规章、制度。

    可是地面世界的这个伏羲神国,一切都还没有形成规矩,羲武乐、羲不白忙得焦头烂额,依旧难以平定这混乱的局势。

    深感压力的羲武乐正准备向地下的伏羲神国本部求救,他就眼睁睁的看到,一线速度极快的流光从东边天际急速飞来,伴随着‘嗡嗡嗡’的钟鸣声,那道流光呼啸着飞到了伏羲神都的东面。

    数十道白光从地下直冲高空,一道白光中打出了一溜儿火光,那火光急速冲上了高空,‘轰’的一声炸开,化为一朵方圆数千丈的白莲缓缓旋转。

    从极东天际飞来的那一缕流光骤然停在了白莲旋转之地。

    ‘嗡’的一声巨大钟鸣声传来,一股股温和淳厚的浩瀚之力向着四面八方冲开,一口高有数万里的巨钟虚影一闪而过,露出了万来条长只有百丈的小型飞舟,以及正中三条长有千丈的大型旗舰。

    在这排列密集的舰阵后方,一片青云稳稳的浮在空中,将近三十万名白衣男女手按腰间剑柄,头顶一道道浩然正气冲起来老高老高,在头顶化为大片氤氲,其中隐隐有山川社稷图影若隐若现。

    巨钟虚影出现的一瞬间,硕大的钟身微微倾斜,钟口对准了伏羲神都。

    站在皇城门前的羲武乐头皮一阵发麻,他突然大吼了一声:“开启防……”

    话没能说完,一声惊天动地的钟鸣声从巨钟虚影内传来,一波波肉眼可见的声浪带着万丈瑞气,翻滚着从钟口内喷出,将整个伏羲神都笼罩在了下面。

    巨钟虚影消失的一瞬间,漫天声浪落下,伏羲神都的城墙,还有城内巨型石砖铺成的路面,各色千奇百怪富有地下族群特色的建筑,乃至更内层的皇城的城墙,以及小半没有被两位王妃摧毁的宫廷建筑,整齐划一的‘哗啦’一声,被震成了漫天碎片。

    无数绿豆粒大小的砖瓦碎片漫天乱飞乱打,城内无数子民双手捂着耳朵,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

    细小的碎片打在人身上,‘嗖嗖’有声,穿出一个个透明的血窟窿,带起一缕缕极细的细血条儿。

    从高空看去,从人体内喷出的血水几乎染红了整个伏羲神都。

    大片烟尘翻滚,伏羲神都整个向下塌陷了七八丈深。

    大群大群修为薄弱的子民吐着血到底昏厥,只有修为在胎藏境以上的高手,才能勉强站稳了身体。

    一道道流光从崩塌的城池各处飞起,各族的神明境长老齐声呐喊:“敌袭……敌袭……”

    作为伏羲神国在地面的陪都,伏羲神都内自然有重兵守卫。

    整整一千道散发出神明境强大法力波动的人影冲上高空,挡在了这支来历不明的舰阵面前。

    下一瞬间,包括羲武乐、羲不白在内的伏羲神国众多高手齐齐色变,一个个犹如见鬼一样,面孔扭曲的看着前方那支体量并不惊人的,万余条小型战舰组成的舰阵。

    百多万条神明境的气息冲天而起。

    其中绝大部分的气息似乎残缺不全,并没有完美领悟一条大道法则之后圆润、完满的感觉。但是那的的确确是神明境的气息,是神胎和身躯已经开始融合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有百多万条。

    百多万名,神明境……哪怕是不怎么完美的神明境……那也是神明境!

    羲武乐、羲不白等人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呆滞的看着前方那一条条散发出恐怖气息的人影,脑子里突然闪过了‘燧朝’二字。

    这些天,他们忙着打理自己国内的糟心事情,居然都忘记了这个茬儿。

    但是眼前这支可怕的军队,突然提醒了他们。

    威胁就在眼前。

    敌人已经到来。

    “来者,何人。”羲武乐通体闪烁着夺目的电光,手持雷霆长戟,脚踏虚空向前行了几步,看向了站在正中旗舰船头,身披一裘猩猩红大斗篷,上面用金丝银线勾勒出了无数火云图案的风戎。

    “本王,燧朝夏王风戎是也。”风戎双手一震,身上的大斗篷‘哗啦’一下荡开,两名面带微笑的老太监凭空出现在他身后,将一张高有三丈许的硕大王座无声无息的放在了他身后。

    风戎大马金刀的坐在了王座上,一手敲击着膝盖,一手的手肘靠在了王座扶手上,手掌托住了下巴,歪着脸,斜着眼,一脸讥诮的看着羲武乐。

    “燧朝天兵降临,还不速速跪地投降,你还等什么?”风戎志得意满的指着羲武乐笑着:“莫非,你们还想反抗?谁给你们的包天狗胆?”

    羲武乐身体微微哆嗦着。

    前方百万大军,其中九成九以上的将士,在他的感应中不堪一击。

    他毕竟也是伏羲神国这么多年来屈指可数的绝顶人物,天赋强横,修为强大,实力足以抗衡燧朝的顶尖‘天神’。

    但是风戎带来的禁军,其中千人队长,就妥妥当当的是‘天神’存在。

    九成以上的千人队长,在羲武乐感应中,他可以一戟将其斩于马下,另外一成不到点的千人队长级的将官,就给了羲武乐足够的压力。

    至于说那十位万人队长和他们的副将,还有军中的三位统领级别的将领,羲武乐深深的感到,对方甚至可能轻轻一击就抹杀自己。

    羲武乐活了这么长时间,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下方,彻底化为废墟的伏羲神都内,无数弱小的子民从钟声造成的昏厥中苏醒,他们抱着头在嘶声痛呼。钟声造成的冲击,带来的痛苦犹如潮水一样一波波袭来。

    脑浆好似被搅成了豆腐渣,五脏六腑都在翻卷。

    好些实力最弱的鼠人、侏儒蜷缩在地上,一边尖叫,一般吐血。

    好些被震得五迷三道的人,踉踉跄跄的在看不出原状的大街上胡乱奔走,双手胡乱舞动,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刚刚正在皇城内大打出手的两位王妃,如今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就好像两只相依为命躲避风雨侵蚀的鹌鹑。

    羲武乐向地面看了一眼,然后,举起了手中长戟。

    退不得。

    无法退。

    有时候,有些事情,明知道做了会死,也只能去做。

    “战!”羲武乐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吹警号,召集人马,死战!”

    一声大吼,羲武乐的眼角崩裂,两行血水喷了出来。

    尖锐的警号声响起,四面八方都有高亢入云的警号声传来。随后一道道狼烟从地上直冲高空,远处一座座烽火台不断亮起了灯火,一根根烟柱笔直的冲上了天空,将警讯传向四面八方。

    警号,狼烟,还有专门的预警法阵‘吭吭’作响。

    这些预警法阵一动,就代表了最紧急的危机袭来。远近所有从地下世界迁入地面的大小部族,他们族中预设的法阵都会遥相呼应,告诉他们大敌正在袭来。

    不多时,一道道人影就从远处天边急速朝这边飞来。

    更有大大小小的军阵卷起风云,快速的飞向了这边。

    伏羲神都外,一座座传送阵、空间门不断亮起,不断有大小队伍传送了过来。

    风戎轻轻的鼓掌,轻笑道:“好,好,好,有趣,有趣,给你们一个机会又如何?就让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摇摇头,风戎很做作的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嘴:“错了,错了,这话说错了。你们可不能死,你们都会成为本王的奴仆……呵呵,真是,好奴才啊!”

    风戎扫过羲武乐,羲武乐身上散发出的雷霆波动,让他都有点眼热。

    然后是,羲不白等羲族老人。

    羲族特有的血脉之力扩散开来,这让风戎也为之动容这都是人才啊。

    还有正在火速赶来的梼杌、饕餮、穷奇、混沌等等奇异族群的族人,站在风戎身后的白素心都笑得咧开了嘴。

    再看到那些艰难的从传送阵、空间门中窜出来的,身躯庞大的巨人们,风戎身后站着的,来自一百一十二个国主之家的代表,也无不微笑颔首。

    巨人,矮人,牛族,狼人,龙人,半龙人,蟒人,蛇人,侏儒,鼠人,还有那些蜥蜴人、狗头人、羽人、独腿人、空心人、独眼人、三眼人……

    林林种种的地下族群不断出现,大队大队的军队出现在伏羲神都废墟方圆数千里内。

    战鼓喧天,号角阵阵,一面面怪异的旗幡乱晃,一道道煞气冲天。

    羲武乐正要召集各族首脑吩咐命令,一尊饕餮氏的高手就已经大咧咧的冲杀了出去。

    “喂,那白脸小子,你们是来送肉的么?”

    这饕餮氏的高手指着风戎大声叫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