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蛋?”

    江山社稷图中,身形模糊的羲繇厉声长笑。

    “我混蛋?”

    漫天黑气弥漫,羲繇的身形逐渐变得清晰。

    借助山河印的力量,将原本大晋神国的江山河岳一桶装进了大阵中,羲繇掌控了大阵,就是掌控了这一方天地,他的力量变得无比庞大。

    他的体型,也变得有数百里大小,一张面皮庞大无比,居高临下的俯瞰大地,端的颇为吓人。

    “我只是,取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羲繇双眸猩红,冷冰冰的说道“属于我的,还有属于我的两个外甥女的东西。”

    巫铁紧扣白素心的脖颈,右手紧握黑剑,咬着牙看着羲繇。

    他看向了风戎。

    羲繇操控山河大阵,巫铁也估量不出他如今拥有的力量。如果羲繇下了狠手,在这里真个将风戎怎样了,定然会引来燧朝的全力报复。

    裴凤,就会有危险。

    所以,巫铁可以用白素心的生死来威胁风戎,但是他却又要确保风戎的安全。

    所谓投鼠忌器,莫过于此,巫铁心里一口气堵得厉害,浑身血气上涌,好悬被突然横插一刀的羲繇气得吐血。

    “你要恢复大晋神国,随意你施为就是。”巫铁咬牙道“大晋神国的土地,子民,所有的一切,我还给你……但是你今天,不要给我捣乱!”

    “嚇!”羲繇轻蔑的冷笑了一声“开什么玩笑?我能亲手拿回来的东西,哪里需要你的施舍?巫铁,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弄丢的东西,我要亲手拿回来……不仅仅是大晋神国!”

    巫铁的脸皮一阵哆嗦。

    被吊在宫城的城门楼上,浑身是血的羲武乐抬起头来,声音沙哑的笑着“你说的,是不是还包括了伏羲神国的继承权?可是,你的性格,你真不适合当伏羲神国的主人!”

    羲武乐平日里闷声不作气的,没想到在这关头,他居然能这么狠狠的杵羲繇一句。

    “闭嘴!”羲繇猛地一指羲武乐,一道狂雷呼啸着落下,将小半个宫城都笼罩在内。

    “混蛋!”风戎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他手掐灵诀,刚刚他和身后禁军将士吐出的血水同时飞起,纷纷落入了头顶悬浮的燧火之中。

    那一团燧火迅速膨胀到了里许大小,偌大的一团火焰散发出一圈圈温暖、浑厚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城池。

    狂雷劈在燧火上面,一道道坚韧不屈的意志从燧火中涌出,雷霆炸碎,炸成了无数细小的电光在虚空中胡乱扩散,风戎和他身后的禁军将士再次吐血。

    风戎想哭。

    这蛮夷之地,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有一个将白莲宫打趴下的巫铁也就罢了,怎么还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掌控天地,将一国之地都炼成了一座大阵的怪胎?

    这种手段,这种以一国的江山河岳化为大阵的手段,怎能出现在这蛮夷之地?就算在燧朝,这也是几个最顶尖的封国才布下了这样的大阵呵。

    “你,想被灭十族么?”风戎气急败坏的指着羲繇怒吼谩骂。

    “我出身羲族,母族乃娲族。”羲繇讥诮的看着风戎“你能灭了羲族和娲族的十族?”

    风戎闭上了嘴。

    羲族也就罢了,灭娲族的十族?呵呵,他母亲会亲自动手收拾他。

    羲繇狠狠一指风戎“自大自狂,自以为是的蠢货,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带着你的人,有多远滚多远,滚回你的燧朝去。”

    风戎脸色极其难看,他浑身哆嗦着,眼眶里隐隐有水光闪烁。

    以他的出身,以他的身份,他从小到大,何曾被人这样欺凌过?如果羲繇是风戎的那位二弟,那位不可一世的燧朝二皇子风熵也就罢了,风戎可以忍下这口气。

    可是羲繇,同样只是蛮夷啊!

    风戎有一种被疯狗咬了,却无法咬回来的屈辱感。

    “你……你……你……”西戎头顶一线黄气喷出,一座高有十八层,每一层都灵光乱闪、霞光狂喷的宝塔被一团厚重的黄气托着,慢慢的从他头顶飞出。

    “这里,是本王征服的土地。”风戎终于表现出了燧朝大皇子应有的做派,他怒视羲繇,冷声道“这里,不是什么大晋神国,这里,是我燧朝的土地。”

    风戎指了指宫城门外广场上站着的那些部族的首脑们,傲然道“他们,是被本王征服的子民……他们,和他们立足的土地一样,属于本王!”

    “本王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走。”风戎冷眼看着羲繇,轻蔑的说道“更不要说,是你这样的蛮夷之辈……依仗一座大阵,就想要让本王认输?”

    白素心‘嘎嘎’笑了起来“说得好,殿下,说得好……作为燧朝的夏王,未来的燧朝神皇,就应该是这样……没有人能够让你屈服,没有人能够让你低头!”

    白素心扯着嗓子尖叫道“殿下,杀了这厮!任何胆敢冒犯殿下威严之人,杀了他!”

    巫铁五指紧了紧。

    白素心急忙压低了声音,艰难的转过头来,朝着巫铁笑道“武王,当然,老夫不是说你……老夫说的是,天上那无知的小儿,嘿嘿,当然,不是说武王你!”

    风戎看了看白素心,又看了看巫铁,冷声道“武王巫铁,你我的恩怨,稍后再说……本王,先斩了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货。呵呵,区区一座以江山河岳为阵基的大阵……”

    风戎头顶的黄色宝塔冉冉飞起,原本三尺多高的宝塔急速的膨胀起来,几个呼吸间,就涨到了上万丈高下。那一团燧火就落在了宝塔顶部的葫芦顶上,红光、黄气飞旋,照得方圆数万里地一片通明。

    地面上,四凶家族的一众高层眨巴着眼睛,心情复杂的看着对峙的风戎和羲繇。

    羲繇呢,是伏羲神国的皇子,好粗一条大腿,四凶家族是抱过这条大腿的。

    可是风戎,那是更粗的一条大腿,抱上去也是舒服得很,心安的很。

    这两条大腿要相互较劲,他们四凶家族,是抱这一条呢,还是抱那一条呢?

    梼杌逆压低了声音,低声的咒骂着“这年头,做墙头草……都他娘的这么难么?哎,兄弟们只是,想要找口安稳饭吃啊。”

    穷奇氏的一位长老喃喃自语“这狗入的风戎,可不要输啊……不然咱们送给他的那些族女,可就是肉包子打狗,白白丢出去了。”

    四凶家族的一众首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偷偷摸摸的从城门楼子上撤了下去,暂时让自己脱离了风戎和羲繇的视线——大佬争斗,下面的人……真的难做啊!

    巫铁也一心凌乱的看着腾空而起的风戎,以及疯狂大笑的羲繇。

    这节奏,不对啊!

    这是巫铁和风戎、和白素心的恩怨,你羲繇……乱搅和什么?

    巫铁怒极咆哮“羲繇,且慢……”

    羲繇放声大笑“今日,看我的手段!”

    风戎头顶的黄色宝塔重重的顶在了天空的江山社稷图上,就听一声巨响,方圆数万里内一座座大山剧烈的震荡,一条条大河猛地腾空飞起,江山社稷图剧烈的摇晃着,光晕涟漪乱闪。

    羲繇的身体晃了晃,一口血喷了出来。他直勾勾的盯着那座黄色宝塔,厉声喝道“好宝贝!”

    风戎傲然昂头“当然是好宝贝,此乃姆大陆重聚时,天地孕化的‘古灵宝’,可不是如今姆大陆新凝聚的所谓天地灵兵所能相提并论的!”

    冷笑一声,风戎指着羲繇笑道“你,听说过姆大陆重聚这事么?你,脑子里有这个概念么?”

    风戎也不施展其他神通,也不用什么高深精妙的秘术,就是驱动着这座通体霞光、灵光乱喷的宝塔,一次次的杵在天空悬浮的江山社稷图上。

    这座江山社稷图,是山河印所化,是原本大晋神国境内所有山川河岳、地脉灵脉的具体显化。

    风戎凭借古宝之力,硬撼整个大阵,直震得原本大晋神国疆域内山川震荡、大地开裂,无数城池内的百姓尖叫惊呼,一个个仓皇失措的从摇晃的房屋中飞逃出来。

    大地,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口。

    地下,一道道地气喷出,山峰崩裂,火山爆发,河水倒流,湖水蒸发……

    原本大晋神国的疆域内,气候巨变,雷霆、暴雨、飓风、暴雪、冰雹,各色古怪的天象同时落下。

    江山社稷图中,羲繇身躯震荡,不断吐出血来。

    “蛮夷就是蛮夷,蝼蚁就是蝼蚁,废物就是废物!”风戎驱动宝塔,不断冲撞山河大阵,同时疯狂的大笑着,疯狂的嘲讽着羲繇的弱小和无能。

    “本王,燧朝大皇子,未来的燧朝人皇,可是以三百大道入道的天才!”风戎厉声咆哮“三百大道!顶尖的王神!蛮夷,蝼蚁,你呢?”

    羲繇双眸喷吐着浓浓的黑气,他嘶声笑道“王神?三百大道?嘿,嘿嘿……你永远,想不到,我的造化是什么!”

    巫铁眯起了眼睛。他感受到,羲繇身上的确有诡异的气息散发出来。

    古古怪怪的,邪异凶厉得厉害。

    似乎,和当日那附身羲繇的‘域外天魔’散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巫铁想起了那天的具体经过——羲繇和他母亲娲曌,都被梵鲲所谓的‘域外天魔’控制,尤其是羲繇,直接被人夺舍,附体,成了他人操控的傀儡。

    但是羲繇体内有娲曌借助娲族天赋神通布下的救命禁制,他从神秘莫测的娲族神魂空间中,招来了可怕的娲族大能,差点没将附体的域外天魔彻底绞杀。

    羲繇……或许,从那域外天魔那里,得到了好处?

    神魂上的争斗,诡异而凶险,巨大的风险伴随着巨大的机缘……

    巫铁之前在时间结界中,曾经得到的一些奇异的大道感悟,就和如今羲繇散发出的诡异气息源出一脉!

    “神魂大道?不,是闇魂大道!”巫铁体内,几条奇异的多螺旋流光一闪而过。

    ‘轰’的一声,风戎通体散发出强大的法力波动,他驱动宝塔,再次撞击山河大阵。羲繇闷哼一声,他嘴里再次吐出了大片的血水。

    “你的造化?”风戎讥诮道“本王,从来不在乎蝼蚁的造化。”

    说这话的时候,风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巫铁一眼,尤其是着重看了一眼被巫铁捏在手中的白素心。

    羲繇怪笑了一声,他身上无数条极细的黑气喷出,迅速融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刚刚和风戎抗争,羲繇一直在用他新获取的力量祭炼山河印,祭炼江山社稷图。借助风戎的宝塔冲击之力,羲繇抹去了山河印中司马无忧留下的小手段,完全的、彻底的掌控了山河印。

    光芒隐隐的江山社稷图好似被倒进了一缸墨汁,迅速的变黑。

    乌云翻滚,黑气缭绕,大片乌光从江山社稷图中涌出,天地间充斥着一种扭曲的、邪异的、狰狞的、凶厉的气息。

    原本的大晋神国的疆域中,无数山峰、无数河流、无数湖泊峡谷沼泽盆地等等,全都放出了黑色幽光。

    无数的子民一个接一个的栽倒在地。

    无论是普通的,只是修炼了拳脚功夫的平民,还是修炼有成,凝聚了法力的修士,又或者凝成了命池的命池境高手,凝聚了神胎的胎藏境大能,乃至藏匿起来的神明境的老祖们……

    他们纷纷栽倒在地。

    他们眉心一缕缕精魂气息不断的涌出,然后迅速注入了高空中一片漆黑的江山社稷图。

    “江山社稷,森罗万象……嘿嘿,你这宝塔是不错,可是你能承受大晋神国万万亿子民的念力碾压么?”羲繇疯狂的笑着,他化为一道黑色幽光,彻底融入了江山社稷图。

    “一国,一域,亿亿万众生信念!”

    “镇压!”

    “镇压!!”

    “镇压!!!”

    江山社稷图中,无数懵懵懂懂的人影浮现,他们被羲繇的秘术控制,他们整齐划一的,朝着江山社稷图正中顶礼膜拜。

    一座由亿万子民信念之力凝成的黑色大山当头砸下。

    一声巨响,黄色宝塔火星四溅,硬生生从高空被砸得坠落地面。

    站在宝塔下方的风戎一声惨嚎,整个人被压得陷入地下数百丈深,巫铁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风戎骨折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