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后,巫铁被铁胳膊城的城主请进了城主府。

    一个时辰的时间,巫铁和铁胳膊城的大妖小妖了做了不知道多少笔买卖,一些在燧朝堪称日常用品的用具,在这里居然都能卖出最少十倍的价格来。

    而一些对修炼有用的东西,比如说甲胄、兵器、弓弩、丹药、符等,在这铁胳膊城中,更是能卖出百倍甚至千倍的天价。

    巫铁算是知道了,为什么燧朝会有人不顾天大的忌讳和罪名,偷偷摸摸的往西方妖国贩卖私货。

    铁胳膊城的城主,是一头有着王级‘铁臂大力猿’血脉的雄壮汉子,已经完全化形的他,有着近乎‘王神’的实力。

    手臂几乎和身躯一般长短,更是比寻常人腰身都粗了一拳,铁胳膊城的城主铁三花用力的拍打着胸膛:“巫铁先生放心,以后,先生只要有好货,先想着咱铁三花,这铁胳膊城,任凭先生自由出入。”

    抓起身边刚刚巫铁赠送的一坛子百年老酒,相貌狰狞,面相上还带着一丝猿猴特征的铁三花‘嘿嘿’笑了笑,往嘴里灌了两口老酒。

    大厅外,一头猴头人身、身上还有着大量体毛,身后还拖着一条猴子尾巴,动作灵活,一对儿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的小猕猴窜了进来,手上托着一块还在散发出高温的铁牌子。

    “喏,巫铁先生,这是咱铁胳膊城的贵宾令牌,以后您就算进了西方妖国,不在咱铁胳膊城的范围内,但凡猿猴之属的妖族,都会给咱们‘铁臂大力猿’一族几分薄面。”

    得意洋洋的昂起头来,铁三花笑道:“就算是那些飞禽族类,忌惮咱们的娃儿能爬树掏鸟蛋,不是深仇大恨,他们也不会为难先生。”

    “只是要小心那些虎豹一族……什么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话,似乎也有点道理,咱们候类和他们是有仇的。啧,能不碰面,就不要碰面的好。”

    铁三花心情极好,一下子就说了一长溜话出来。

    巫铁笑着连连点头,他是来找裴凤的,可不是来西方妖国降妖除魔的,这些妖族对他态度这么好,他也乐得和他们搭搭交情。

    再说了,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嘛。

    这西方妖国,可是燧朝的死敌。

    巫铁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找了一阵子,找到了一根之前被他击杀的,没有用大道熔炉炼化的,一尊燧朝州主使用的先天灵兵‘风火九龙棒’,然后直接逃出来,递给了铁三花。

    铁三花悚然大惊,他一下子蹦了起来,乐颠颠的一把抓过风火九龙棒。

    ‘呀呼’一声大吼,也不知道是否猴子都对棍棒类的兵器有独特的天赋,铁三花抓起这根有着近乎万丈高山般沉重的大棒子,随手就甩出了极其漂亮的棍花。

    “好宝贝,好宝贝,好宝贝!”铁三花兴奋得大吼大叫,‘咚’的一下窜到了巫铁面前,重重一拳打在了巫铁的肩膀上。

    他瞪大眼,看着巫铁笑道:“这宝贝,真好,真好,太好了……啧,可惜,咱买不起啊!”

    铁三花一脸惆怅的看着巫铁,他喃喃道:“买不起啊……如果你是燧朝的狗官兵,咱也就杀人劫财了。可是你是我铁胳膊城的贵宾,咱可不能做这种对不起人的事情……”

    巫铁很慷慨的一挥手:“一根棍子而已,城主何必当回事?这玩意,也是我杀人抢来的东西,我不擅长用棍,和城主是一见如故,些许小礼物,算得什么大事?”

    摆摆手,巫铁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是来西方妖国找人的,我要去血狱山,这一路的地图,还有沿途的妖族,不知道城主可否给打点一二?”

    铁三花双眼喷光的直勾勾的盯着巫铁。

    凭借妖族强悍可怖的先天直觉,铁三花发现,巫铁的话,是真的。

    他是真心将这根无比中意的棍棒送给自己,而且的确是要去血狱山找人。铁三花兴奋得仰天大吼一声,然后原地连续蹦了数十个空心跟头。

    “好,好,好,巫铁先生,以后你就是我铁三花真正的好兄弟了……嗯,换块牌子,赶紧去。把这破烂铁牌子丢掉,换块金的,赶紧送来。”

    铁三花一脚将那小猕猴踹出了大厅,‘嘎嘎’笑道:“小猴崽子,咱亲儿子,不过他母亲只是一头普通银背大猩猩,所以天赋很差,有点蠢。”

    “哎,巫铁兄弟这般好兄弟,怎能用那种破铁牌子?区区贵宾,对不起巫铁兄弟的身份……啧,那金牌子就不同了,代表了咱们铁臂大力猿一族的生死交情,碰到其他妖族,谁敢为难您,就是和我铁臂大力猿开战哪。”

    “金牌子好,金牌子好,比那铁牌子好一百倍。”铁三花语无伦次的呱噪着,他密布黑毛的大手死死的抓住巫铁的胳膊,大声的叫嚷着,让手下的猴子猴孙们赶紧准备宴席,他要和新认下的兄弟巫铁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这就是妖族。

    原始,野蛮,凶残,暴虐,一切都发自本性行事。

    但是只要能够博取他们的真心,让他们察觉,你是真的对他们好,他们就会掏心肝的对你。

    无数年来,为了妖族的这种脾性,面对燧朝的那些老奸巨猾的人物,西方妖国各大妖族不知道吃了多少闷亏,流了多少热血。

    只是,妖族依旧死性不改。

    一如眼前的铁三花,他已经真的将巫铁当做了兄弟来对待。

    “不就是去血狱山找人么?再容易不过了……咱铁臂大力猿的老巢铁胳膊山,就在血狱山不远的地方。用过酒宴,咱亲自带路,带您去血狱山。”

    巫铁的嘴角抽了抽。

    风和他的三个弟弟、五个侄儿,同时翻了个白眼。

    这妖族的文明啊……

    城池叫做铁胳膊城,老巢叫做铁胳膊山……风的一个年龄最小的侄儿幽幽问道:“敢问城主,贵族如今的大王叫做?”

    铁三花‘哈哈’笑了起来:“咱们铁臂大力猿一族,历代的大王,都叫做铁胳膊王……当代的铁胳膊王,就是咱的亲大哥,在西方妖国,也算是一方巨妖领主,很有面子!”

    巫铁等人不由得同时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如此,铁胳膊王,呵呵!

    一顿极其豪迈的酒宴布置了下来。

    小山一般巨大的烤猪,小山一般巨大的烤羊,小山一般巨大的烤兔子,小山一般巨大的烤蟒蛇……

    甚至还有一颗老卤牛头,那是一颗足足有十几丈方圆的牛头,被老卤炖了大半个月,已经彻底入味的妙品。

    妖族就是有这么一个好,他们的酒宴,向来会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食材。

    在燧朝,犯错后会被定刑,然后根据罪名轻重,加以各种刑罚。

    在妖国这边,可不是这样。

    小妖大妖们一旦犯错,往往就直接成了食材。这些小妖大妖修行有成,体内积攒了大量的天地元能,每一口都是无上妙品,滋味浓郁得很。

    铁三花今天兴奋得很,在酒宴上,他甚至直接化为原形,变成一头高有十几丈,双臂漆黑颀长的大猴子,咋咋呼呼的和巫铁拼酒,淋漓的酒水弄得满身长毛都湿透了。

    酒宴上,一群大猴子、小猴子也是‘吱吱’乱叫,蹦来蹦去的欢快得很,绝无任何的礼仪和规矩,总之就是怎么开心怎么来。

    除了那些小山一样的烤肉,还有各色稀奇古怪的果子堆积如山。

    巫铁对那些古怪的烤肉敬谢不免,但是各种果子,尤其是这些猴子猴孙用果子酿造的,风味特别的果酒,巫铁真心是喜欢。

    铁三花则是很不屑的看着大口大口灌着果酒的巫铁一行人,他端起巫铁赠送的烈酒,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浓烈刺鼻的酒水:“那些果子酿的玩意儿,太娘们儿……爷们,得喝最烈的酒,抡最重的棒子,打破最硬的头盖骨。”

    摇摇头,铁三花坐在了巫铁身边,抓起一条七八丈长短的兔子腿,大口大口的吞了几口,含糊其辞的问巫铁:“巫铁兄弟啊……”

    自从将一块金色的身份妖牌给了巫铁后,铁三花对巫铁的称呼,也就从‘先生’变成了‘兄弟’。

    “巫铁兄弟啊,你是来行商的,可是胆子也忒大了些……以前燧朝的那些商队,怎么也要有千八百人才敢过来,你就带了这么一群小胳膊小腿的?”

    风等人身边,二十几个殷王府的死士护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儿,再看看高有十几丈的铁三花,一个个都没吭声。

    比体型,比力量,人族修士,哪怕是最顶尖的体修,有时候都难以和这些天赋卓绝的妖族相提并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可商讨的余地。

    “无妨,我也有一定的防身之力,而且,我带来的是好东西,听闻妖国的诸位大王、妖帝和妖尊,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巫铁笑道:“他们从来不会拒绝人族的好东西,更是严禁妖族伤害往来行商,既然如此,我又害怕什么呢?”

    笑了笑,巫铁很自信的笑道:“不瞒三花你,区区、在下,就算是面对妖国的几大妖尊,也是有底气的……”

    铁三花急忙‘嘘’了一声,他低声说道:“不可如此……兄弟,对妖尊,可要尊重些,言辞上稍微冒犯一二,那可都是天大的祸事。”

    巫铁自信满满的笑着,他端起造型别致的竹筒酒杯,喝了一口馥郁浓香的果酒,淡然道:“不怕,不怕,我能炼丹,能炼器,能写符,能造城池,其他各色阵法、禁制、风水、卜卦,但凡是修炼之人应该会的本领,而你们妖国不会的东西,我都来得。”

    傲然一笑,巫铁淡然道:“不仅来得,而且样样都是顶尖好手,堪称大宗师级别的技巧。”

    “听闻,燧朝一位能够炼制最下品的大道宝丹的丹药师,都有资格和妖国的妖尊们平起平坐……那么,我这个能够炼制顶级的大道宝丹,而且各色宝丹无所不精无所不能的大宗师……我有必要害怕那几位妖尊么?”

    巫铁笑得很灿烂。

    来血狱山,不仅仅是找到裴凤。

    他还记得来燧朝大陆的另外一个目标你风戎对巫铁、对裴凤做过的事情,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如此富庶的燧朝大陆,巫铁觉得,他应该也能占据一块才是。

    他并非是单纯为了开疆拓土而来,他是为了报复风戎而来,开疆拓土,霸占一块地皮,只是顺手的事情。

    燧朝当然是一个庞然大物,想要对付他,巫铁必须寻求一些助力。

    比如说,西方妖国的几位妖尊,为什么不能合作呢?

    所以,巫铁直接开始吹嘘自己的手段,炼丹精通,炼器精通,符精通,阵法精通,各色奇门杂学,样样精通,就没有他不懂、他不会、他不能、他不精通的东西。

    如此大宗师级的‘泰斗至宝’驾临,你妖国的高层,自己看着办吧。

    铁三花骇然张开嘴,嘴角两条涎水犹如小溪一样流淌出来。

    炼丹大宗师?

    开什么玩笑?

    铁臂大力猿一族,千辛万苦从燧朝重金求购了几个倒霉的普通炼丹师,如今都把他们当做宝贝一样供着。那几个炼丹师,修为最强的一个,也只能炼制出胎藏境初阶修士能用的丹药,那已经是铁臂大力猿一族的活祖宗了,那炼丹师,平日里对着铁三花的兄长,当今的铁胳膊王动辄都是厉声呵斥。

    一尊炼丹大宗师,应该如何供着,铁三花有限的脑浆无法弄明白这个问题。

    至于说,一尊炼丹还会其他诸多杂学的大宗师,连带着筑城、傀儡等等,都极其精通的大宗师……

    “兄弟……,不……祖宗!”铁三花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说道:“咱亲爹三百年前战死,咱娘如今还年富力强得很……您要是愿意娶了咱老娘,以后你就是咱亲爹!”

    风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想要笑,却又不敢。

    老铁‘咔嚓’一口,将手中的酒杯咬成了两截,然后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着疯狂大笑。

    巫铁一张脸黑漆漆的,手指哆嗦着,恨不得一道雷法将这面前的大猴子劈成猴头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