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三花‘哈哈’笑着,犹如受到刺激的跳蚤一样,‘嗖嗖’带响的窜出了铁胳膊城的西门。

    他双手抡着风火九龙棒,带着大片残影,在山林中一阵乱窜,惊动了无数的鸟雀,吓得好几窝野猪‘嗷嗷’叫着从山林中逃了出来。

    随后,一大群猴头拎着棍棒,‘叽叽喳喳’的冲出了西门,同样连蹦带蹿的闯入了山林。

    巫铁、老铁、风苼一行人,等到这群猴子的背影都见不到了,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出了铁胳膊城,后面留下了一大群夹道欢送的大妖小妖。

    好几头涂脂抹粉,腰身有巫铁七八个粗的女妖挥动着小小的粉红色手绢,朝着巫铁大声的叫唤着“巫铁大人,记得奴家要的胭脂水粉啊……”

    “您这次带来的份量太少,涂两下就不够了……下次记得,带三五万斤过来,咱们别的没有,有的是元晶、药材哩……”

    “嘻嘻,巫铁大人不要那些阿堵物也好,奴家可以陪巫铁大人好生快活快活,随便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呢……”

    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头也不回的,脚下一缕流云荡起,朝着铁三花追了上去。

    铁三花舞动着棒子,‘嘎嘎’笑着,在山林中一阵没头没脑的疯跑,一溜烟的窜出去了数百里地,这才气喘吁吁的跳到了一座大山的山顶,蹲在一块大石头上,回头张望铁胳膊城的方向。

    八百名精挑细选的猴头也窜了过来,一个个手舞足蹈的在树上蹦来蹦去,炫耀着自己身上崭新的甲胄,崭新的棍棒。

    铁三花掏空了铁胳膊城的库房,还向城内的几个妖族土豪借了一大笔钱,总算是给自己的八百猴头亲兵装备了一整套燧朝出产的精良装备。

    欣喜的铁三花准备亲自护送巫铁去血狱山,顺带着,得意洋洋的他将八百亲兵全部带在了身边——他要顺道回铁胳膊山,找自己的那群兄弟姐妹炫耀一把。

    啧,就算是当代的铁胳膊王,也就是铁三花的亲大哥的护卫,也没能装备得这么整整齐齐的。

    这八百全副武装的猴头,或许战力不怎么的,但是绝对堪称铁臂大力猿一族有史以来的‘最富有的精锐’。铁三花嘚瑟得抓耳挠腮的,恨不得现在就蹦回铁臂大力猿族中,让自家的那群兄弟姐妹好生流点口水。

    巫铁一行人踏云追了上来。

    铁三花看着站在云团上的巫铁,不由得长叹道“巫铁兄弟,要不,你再考虑考虑?说真的,咱娘她……”

    巫铁的脸色一阵发绿,他急忙摆手“三花啊,不提这事,咱们还是好兄弟。你再提这话茬儿,咱就只能另外找人带路了嘿。”

    铁三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长时间被憋在铁胳膊城内,和燧朝的边军打生打死,好容易丢下手上的防御职责,出城散散心,铁三花和一群猴头撒了一阵欢,终于安稳了下来。

    他们架起大片妖云,掀起了滚滚狂风,一路吹得无数大石满地乱滚,连山上的大树都折断了无数,一路兴风作浪的带着巫铁一行人朝着西边行进。

    妖风滚滚,妖云滚滚,铁三花肆意的散发出妖王级别的庞大妖气,吓得沿途山林中鸟兽无声,一个个蜷缩在巢穴中瑟瑟发抖。

    猛不丁的,路过一座高有数千丈的大山时,铁三花手中风火九龙棒突然喷出风火之力,一棍子抽在山顶上,将好好的一座山清水秀的大山打得崩塌了半截,硬生生砸死了无数倒霉的飞禽走兽。

    巫铁骇然道“何以如此?这里,可有敌人?”

    铁三花‘哈哈’笑着向巫铁连连摇头“巫铁兄弟有所不知,这就是咱们妖族大王出行的派头。风要大,云要足,行事要猖狂,动静要响亮。”

    “你不猖狂,你不高调,人家会觉得你虚弱无力,心中就会看不起你。”

    “猖狂代表实力,只有我们这些有实力的妖王……才有资格这般做啊!”

    巫铁被铁三花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如此妖风,如此妖云,一路上将无数大树弄得稀烂,掀飞的巨石不知道误伤了多少生灵,感情就是为了这个理由?

    欸……妖族的行为准则,果然和人族大有不同。

    不过,想想三国大陆上,那些豪门大佬、文武高官出行时的仪仗和做派,似乎也,颇有互通之处?

    那些高官显贵们所过之处,街道上的黎民都被驱散净街,稍有冲撞,要么就地鞭挞,甚至直接逮捕下狱,和铁三花今日行径相比,不过是手段不同,本质都是一般无二的道理。

    铁三花,还有这些大妖们,不过是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更加的原始、本质而已。

    一路向西行了数千里地,铁三花大声笑道“武铁兄弟,那血狱山,铁壁山、铁胳膊山等十八座巨妖领地,就是我们这一线四十九座军城的靠山,我们一旦撑不住,就直接向这些山头求援。”

    “所以,血狱山距离咱们铁胳膊城,也只有两万三千多里地,咱们慢慢飞,也就是一两个时辰的事情。”

    “咱们这西方妖国,要说锦绣华丽,肯定是不如燧朝的……但是要说这真性情的好山好水,可是那燧朝软塌塌、娇滴滴的小山小水比不了的。”

    “用你们人族的话来说,这叫什么,什么……嘿嘿,原始野趣,没错,就是原始野趣。”

    巫铁不由得笑着点头,这铁三花,居然还能学得几分文彩,虽然粗陋,但是一份向学之心,还是可圈可点的。

    或许,马上就要见到裴凤了,所以巫铁的心情很放松,云头的速度也就不紧不慢的,保持了一个时辰万把里路的速度。

    这也就是道路不熟,否则巫铁如今修为,一个瞬移就是百万里过去了,区区两万三千里地,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抬脚就到的事情。

    铁三花口沫四溅的,一路鼓荡妖风妖云,尽情的卖弄着。

    他指点着下方的山水,比如说那座山的野桃好吃,这座山的野葡萄清甜,那座山的洞府中有一头狐狸是某位大妖偷偷养的小妾,隔壁山涧里的老龟曾经作为宠物被燧朝贵人豢养……

    这里是,西方妖国。

    这里是,铁三花自幼生长的地盘。

    所以,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的,他是极其的熟稔。

    每飞过几个山头,总会有气息惊人的大妖从山中、洞里蹦跶出来,站在山头上指着兴风作浪的铁三花破口大骂。

    铁三花也是污言秽语不断,冲着那些大妖就是一通猛喷,相互问候对方的历代先祖。

    飞出了几千里地,铁三花突然停下妖风,得意洋洋的朝着下方悬崖边上站着的一头硕大的巨型猩猿炫耀自己手中的棒子。

    “喂,黑老七,今儿个你家花爷爷有事,没空逗你玩。下次咱们再过过手?嘿嘿,你输了,你家洞里的那株龙血果,就是花爷爷的了。”

    “看到没?看到没?这是咱家巫铁兄弟,送给咱家的好棒子!”

    “嘿嘿,这么粗,这么硬,这么重的棒子,这辈子没见过吧?”

    “嘿嘿,下次花爷爷一棍子轰爆你的脑袋,你家的那几个媳妇,都是花爷爷咱的!”

    下方身高百丈的巨型猩猿眼睛猛地从眼眶里凸出来,他直勾勾的盯着铁三花手中的风火九龙棒,低沉的说道“好棒子,落到你手里,糟践了。”

    铁三花气得放声尖啸“啥狗屁?啥屁话?啊,这么好的棒子,配你家花爷爷,正是美女配好汉……花爷爷,哪里配不上这宝贝了?”

    巨型猩猿冷哼一声,龇牙咧嘴的在身边山头上一抽,一根通体铁青色的大棒子就无声无息的从山顶冒了出来,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不要等下次了,铁三花,有种今天就和黑爷爷赌一把。”

    “黑爷爷用七个小妾,和你赌这根棒子……”

    巫铁在一旁无语翻白眼,这铁三花,一路招摇过市,一路惹是生非,这么下去,得什么时候才能到血狱山哪?

    西边天际处,大片浓云翻滚而来,一股极其尖锐的妖气撕裂虚空,引动了空气急速流转,在巫铁等人身边生成了淡青色的空气湍流。

    巴掌宽,数十丈长的青色湍流撕裂虚空,发出‘嗤嗤’的破空声,犹如无数钢刀朝着巫铁等人袭来。

    巫铁冷哼一声,身边虚空突然凝固,空气变得犹如一口金钟一般纹丝不动。

    一口宛如实质的透明琉璃金钟出现在巫铁身边,将巫铁一行人护在了里面。

    无数风刀切割金钟,发出‘嗡嗡’巨响,但是风刀碎裂,金钟却纹丝不动。

    正要大打出手的铁三花和黑老七同时抬起头来,朝着那片妖云望了过去,随后黑老七厉声喝骂“哪里来的扁毛鸟?这方圆一万三千里,是你家黑爷爷的地盘!”

    黑老七腾空而起,脚踏黑云,一股股浓郁的黑云从他鼻孔中喷出,化为一个尖啸怒吼的巨大猴头,张开大嘴朝着远处的妖云咬了过去。

    一柄青色长戈裂空刺来,重重一击轰在了黑色猴头上。

    一声巨响,猴头崩裂,黑老七向后退了两步,青色长戈则是剧烈的震荡着,不断的打着旋儿,向后飞回了妖云中。

    尖锐的啼叫声不绝于耳,顷刻间的功夫,那一片妖云就冲到了面前。

    一只翼展过千丈的巨型秃鹫翅膀一挥,身形骤然消失,身披全套甲胄的鹫无双一个翻身,稳稳的站在了一团浓云上。

    他身后,近百名鹰、雕之属的大妖纷纷化为人形,一个个眯着眼,眸子里凶光四射的,一字儿排开站在了鹫无双的身后。

    “鹫无双……”黑老七低沉的咕哝了一声,面皮剧烈的抖了抖。

    “鹫无双……黑老七,你软蛋了?”铁三花用力的握着风火九龙棒,立刻开始扇阴风点鬼火“别怕他,花爷爷帮你,一起揍他?”

    黑老七拼命的眨巴着眼睛。

    铁三花‘嘎嘎’笑道“咱们毕竟是猿猴一族,这些扁毛鸟过路也就算了,他刚才分明是故意出手伤人……咱们可不是那些路边杂草一样的小妖,这厮,是故意挑事呢。”

    黑老七冷哼了一声。

    下方山头上,一道道强横的妖气直冲了上来,很快又有数十头巨型猩猿脚踏黑云腾空而起,手持各色巨大但是造型粗陋的兵器,同样一字儿排开站在了黑老七的身后。

    “咋了,几只不入流的猴头,也敢和少爷我生事?”鹫无双冷冽一笑,朝着铁三花和黑老七指了指“如果是你们猿猴一族的七大帝血脉,少爷我还和你们讲讲道理。”

    “区区铁臂大力猿,还有搬山巨猿,区区妖王血脉……谁给你们的胆子,和少爷我炸刺啊?”

    鹫无双冷笑一声,眯着眼直勾勾的盯着巫铁“铁三花,黑老七,看在你们镇守边境的份上,你们也没什么功劳,就看你们为妖国做牛做马的苦劳上吧,滚远点……今天,没你们的事情。”

    手指巫铁,鹫无双冷声道“人族,你们跟着铁三花一起,那么,你们是铁胳膊城出来的喽!从死牛阱出来,最近的边城就是铁胳膊城……问你们一件事情,你们认识一个叫做巫铁的人么?”

    巫铁呆了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找我?似乎,我在西方妖国,没熟人!”

    鹫无双的眼珠立刻变红了,他死死的盯着巫铁,‘嘎嘎’的尖笑起来“原来就是你,原来就是你啊……真是巧了,真是巧了,嘿,按照咱们妖族的规矩来吧!”

    双臂一振,‘铿锵’一声,一柄和鹫无双身高等高的短戟凭空跳出,被鹫无双握在了手中。

    “按照咱们妖族的规矩,我打死你,你的女人,你的家产都是我的了。”

    “嗯,你的那三瓜两枣的零钱,咱看不上。”

    “我打死你,裴凤就是我的了……太古魔凤血脉啊,就是我的了。”

    “嚯嚯嚯,你叫巫铁?嗯,以后我和裴凤诞下的孩儿,可以有一个名字叫做‘鹫铁’。为的,就是纪念少爷我今天杀了你,夺了裴凤的事情啊!”

    鹫无双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的尖笑着。

    铁三花却抢在所有人之前,突然动手了。他蹦跳如飞,一个蹦跳就窜出十几里地,当头一棒朝着鹫无双砸了下去。

    “放屁……巫铁兄弟,吾族兄弟!”

    “老子先弄死你……再去想办法,弄死你爹!”

    铁三花动作太快,出手太突然,就连鹫无双身后的那几个修为最高的巨妖,只有一尊王神级的滴血三头雕身体一晃,赶在铁三花的棍棒落下之前,团身挡在了鹫无双面前。

    一声巨响,风火九龙棒上风火之气大盛,这修为强悍的滴血三头雕一声惨嚎,头颅被打得粉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