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狱突然杀出,突兀,突然,出乎意料。

    就连巫铁都没想到,血狱会在这个时候出手话说,巫铁也不知道血狱和风戎之间的私人恩怨,否则巫铁一定会提防着一些。

    但是,血狱出手。

    裴凤紧跟在血狱身后冲出了打仗,通体燃烧着黑色魔焰,眼看血狱不管不顾的全力出手,裴凤仰天一声长啸,双眼眯起,狭长的凤眼中喷出了百丈长的黑色魔光。

    “铁!”裴凤大喝了一声。

    巫铁脑子里没有想太多。

    裴凤是自己爱人,血狱救了裴凤,血狱和风戎有仇,自己和风戎有怨……哈,那就干吧,谁怕谁呢?

    巫铁狠狠的扫了一眼风苼。

    一长串话语急促的灌入风苼脑海,巫铁以神魂传音,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和条件。

    风苼猛地站起身来,指着风戎厉声呵斥:“来人,谁为我,将这谋朝篡位的逆贼,连同他的一众党羽,拿下……”

    巫铁仰天长笑:“吾等,奉命!来人啊,吾的先锋大将血狱何在?”

    血狱出手,风戎身边的风氏长老,当即有人想要出手阻拦无论如何,风戎如今也是名义上的燧朝神皇,风氏长老们哪怕恨极了风戎,也不可能让他死在一个女妖手中。

    但是,血狱刚刚出手,风苼和巫铁就配合着来了这么一出好戏。

    血狱,这浑身血炎滔天的女妖,居然是风苼麾下的先锋大将军?

    欸……

    联想到,风苼的义师,就是从西方妖国的地盘上起兵的可不能小看了这些风氏的长老,这些皇族的老家伙们,有他们独立的情报渠道,他们其实对外界的动静把握得清清楚楚。

    风苼的地盘在妖国疆域上,那么,风苼的麾下出现一个或者两三个、四五个大妖,也是理所当然的喽?

    想要出手的风氏长老,顿时没有出手。

    风戎正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嘶吼,咒骂这些风氏的长老居然剥夺了他的乾元神钟。

    尤其是,这种剥离的过程并不温柔,乾元神钟强行和风戎断开了联系,风戎的神魂受到了不小的震荡和创伤,此刻正一阵阵的头昏脑眩,体内法力十成中无法调动一成。

    血狱背后血色孔雀华美璀璨的尾羽上,数以万计的血色妖瞳放出无量血光,细细的血光带着可怕的杀戮戾气和血腥孽气席卷而来,天地都为之一片通红。

    无数条极细的血光攒射风戎,头昏脑涨的风戎根本来不及抵挡。

    青雾反应最快,他长啸了一声,腰间三枚青色玉环腾空而起,化为三轮小小的青色光晕挡在了风戎身前。

    这是一套燧朝皇庭珍藏的秘宝‘三清环’,据说还是当年某位神皇刚刚诞生时,青莲观送上的贺礼。

    三清环玄妙无穷,变幻多端,乃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清心、静念、辟除心魔的极好宝贝。尤其是卖相极好,故此被娲青鸾从秘库中取出,赐给了青雾。

    奈何这三清环只是辅助秘宝,有一定的防御力,却不是专司防御。

    血狱的血狱灭绝神光凶狠惨厉、杀性滔天,更有污人法宝、侵蚀神魂的恐怖效力。

    三清环挡在无数条极细的血光前,只是一个弹指的功夫,三团青光就伴随着‘叮叮’脆响炸成了漫天青色流萤飘散。

    青雾一口血喷出老远,他向后退了几步,厉声尖叫:“陛下,奴婢尽力了!”

    娲青鸾反应了过来,她心痛的看了一眼口吐鲜血的青雾,随手拔出头顶一枚凤簪,然后朝着漫天袭来的血狱灭绝神光狠狠一划。

    作为燧朝太后,之前的燧朝神后,娲青鸾的身家丰厚得很。这凤簪,也是一件威力绝强的攻伐至宝。凤簪一划,虚空顿时崩裂,无数团拳头大小的星辰之光打着旋儿,带起一条条长长的星光呼啸而出,重重的撞在血狱灭绝神光上。

    星光血光乱撞一起,发出沉闷如雷的巨响,一圈圈气浪在空中爆发开来,方圆千里的燧都建筑被彻底夷为平地,大地被炸出了一个个直径数里的大坑。

    如此对撞了两个弹指的时间,娲青鸾突然闷哼一声,她手中淡金色的凤簪居然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一条条极细的血色纹路在凤簪上急速蔓延。

    血狱灭绝神光中蕴藏的歹毒杀生妖力,顺着凤簪一路内沁。

    娲青鸾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丝血色的纹路,张牙舞爪的好似几张血色的蜘蛛网蒙住了她的面庞。

    娲青鸾身体晃了晃,她面皮上的血色纹路就好像被利刀切开一般,皮肤破裂,有鲜血不断的流淌了下来。

    伴随着刺耳的撕裂声,娲青鸾的身躯上,大片皮肉绽开,伤口直透骨骼,甚至可以看到,在她骨骼上也出现了一丝丝怪异的血色纹路。

    这就是血狱的血狱灭绝神光,沾之则死,碰触则伤,霸道异常,毫无道理可言。

    “你们,就眼看着一尊妖魔,折辱我燧朝的皇家威严?”娲青鸾的红唇都被劈开成了七八片,她一边吐血,一边朝着一旁犹豫不决的风氏长老怒声呵斥:“本宫,怎样也是风祯的皇后!”

    一众风氏长老呆了呆,就有数十人闻声而动,挡向了血狱洒落的漫天血光。

    其中有一老人手持一面通体火红,上面绘有十头三足金乌的大旗,双手舞动大旗,就有漫天金色火莲蜂拥而出,将血色神光烧得‘嗤嗤’作响,化为一缕缕血色妖气游离四方。

    “血狱山主的凶名赫赫,老夫们也是早有听闻。”手持大旗的风氏长老沉声道:“只是,这里是燧都,由不得你放肆。”

    巫铁斜睨了风苼一眼。

    风苼在云团上,向前疾走了数十步,朝着那一群风氏长老厉声喝道:“诸位长老,休要上了这歹毒婆娘的当……她说她是皇爷爷的皇后,那么,敢问,皇爷爷如今安在?”

    一群风氏长老又呆住了。

    他们相互望了望,年龄最大、最显老态的白须长老厉声喝道:“娲青鸾,风苼小娃娃说得对,风祯呢?他将皇位让给了风戎,可是风祯人呢?”

    巫铁闻声冷笑:“这些长老,都快把自己养成猪刚鬣的猪头子孙了……呵呵,皇位更迭这样的大事,他们到现在,才想起来追问风祯的死活?”

    巫铁口中嘲笑这些尸位素餐的风氏长老,但是在心里,他却莫名的生出了一股警惕之心。

    以燧朝的底蕴,燧朝的强大,堂堂神皇之位被人用手段篡夺,风戎居然也就这么安稳的坐上了皇位,还能放手大杀四方……

    在风戎身后,帮他出谋划策,帮他合纵连横的人,可是了不起啊。

    “诸位长老,先将风戎擒拿,其他一切事情,都好说了……”巫铁摇摇头,甩开脑子里无数的念头,一把朝着前方抓了过去。

    一出手,就是五色神光漫天洒落,瞬息间化为一只五彩大手,一把抓住了那位风氏长老手中的金乌大旗。

    那风氏长老只觉浑身法力骤然一僵,好似有无数座大山当头压下,压得他浑身动弹不得,一丝法力都调动不得。手中祭炼了多年的本命法宝更是一震,随后就被那五彩大手拿捏着,身不由己的腾空飞起。

    下一瞬间,金乌大旗不见了。

    这风氏长老又气又急,顿时一口老血喷出来老远老远。

    “混蛋,你是哪家下属,焉敢无礼?”明知道神通法力奈何不了巫铁,这风氏长老连巫铁用什么手段夺走了自己的宝贝都弄不清楚。

    实力上奈何不得,就只能摆出皇家耆宿的威严,指着巫铁放声呵斥。

    “嚇,你管我?”巫铁冷然看着那长老,本来只是夺走了对方的金乌大旗,给血狱开路。但是这长老居然还要喝骂自己,巫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金乌大旗丢进了大道熔炉。

    大道熔炉何等霸道、何等强悍。

    金乌大旗也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古宝,但是在大道熔炉中只是滚了三滚,就被炼化成了一团混沌精气,顷刻间就被大道熔炉吞得干干净净。

    大道熔炉顿时又强悍了几分,而那风氏长老则是面色骤然惨变,双眼凸起来有一寸多高,随后一口老血喷出去数百丈远,身形委顿,软塌塌的坠向了地面。

    漫天血光没有了阻拦,顿时继续朝着风戎激射。

    裴凤也冲天而起。

    巫铁出手了,裴凤再无任何顾忌,她身后大片黑色魔焰冲天,黑色魔焰中一头巨大的黑色凤凰拍打着翅膀,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啸声。

    “姐姐,我来帮你。”裴凤手持黑色魔焰缭绕的长枪,抖手间就是数千条、数万条黑漆漆的火焰枪芒撕裂虚空,朝着风戎一行人掩盖了下去。

    血色的灭绝神光诛戮众生,黑色的魔焰焚毁天地。

    黑色的魔焰犹如一片黑漆漆让人绝望的海洋,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来;血色的灭绝神光就好像海洋中一条条凶厉残忍的恶龙,龇牙咧嘴的破浪袭来。

    夏侯无名犹豫,心急,他急促的问风苼:“世子……这……”

    风苼想起了还在巫铁手中的三个弟弟、五个侄儿,尤其是还在巫铁手中的风熵。他冷哼了一声,轻声道:“难道,风戎不该死么?”

    说这话的时候,风苼是真心想要让风戎去死。

    风戎上位啊,他杀了多少人?

    其他那些臣子贵族,风苼和他们交情不深,以风苼的性格,他也不是很在乎去追究风戎在这件事情上的责任。

    但是,被杀得血流成河的殷王府。

    风熵的王后、王妃,那么多王子王孙,那么多太监、宫女,那么多护卫、仆役……

    风苼的母亲,他自己的妻子,他自己的儿女,他亲近的太监、宫女,他熟悉的护卫、仆役,甚至是风苼平日里最在紧的几只细犬、黄莺鸟儿,都被杀得干干净净。

    此仇,此恨……

    看到巫铁等人出手杀风戎,风苼乐于给他们竖大旗,让他们名正言顺的杀掉风戎。

    “太师,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只管安心对付了哪些妖魔鬼怪就好。”风苼摆了摆手,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老老实实站在半空中的猪刚鬣和金睛妖尊,顿时想起了这两位妖尊的那一份情分。

    怎么说,在风苼树旗帜、拉义师的过程中,猪刚鬣和金睛妖尊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这两位妖尊和其他妖类不同……若是他们愿意投靠燧朝,就不要伤害他们……嗯,那龙脉鳄尊也是,他们既然没有出手,就暂停对他们的攻击。”

    风苼背着手,定下了对猪刚鬣三大妖尊的基调。

    夏侯无名无语。

    他想要反驳风苼的话,但是当着这么多的国主、州主,这么多的文武重臣,还有远处的那些风氏长老,夏侯无名重重颔首。

    他是忠臣……

    薪火相传大阵对猪刚鬣、金睛妖尊、龙脉鳄尊时刻持续的攻击暂停了下来,只有对他们的实力压制依旧存在。十几位修为极高的国主带着亲信围了上去,远远的监视着猪刚鬣他们的一举一动。

    猪刚鬣‘嘿嘿’笑了起来,他颔首道:“果然,夏侯无名的确是咱们的小师弟,这点情分还是有的……啧,刚刚翻脸不认人的模样,果然恐怖,恐怖啊!”

    “不过,不好脱身喽……”金睛妖尊低沉的咕哝道:“死猪,你是铁了心,要和燧朝勾勾搭搭么?”

    猪刚鬣双手轻轻的拍打着肚皮,荡起了浑身的肉浪不断起伏,只是眯着眼,不吭声。

    裴凤和血狱联手,已经杀到了风戎面前。

    风戎和娲青鸾犹如疯魔一样,不断取出一件一件防御秘宝,苦苦抵挡着两女的两手攻击。

    奈何无论是裴凤还是血狱,她们的力量本源都极其的恐怖,蕴藏了极其可怕的杀伤力。

    一件件防御秘宝被黑色魔焰烧成了灰烬,一件件防御秘宝被灭绝神光打成了粉碎,黑炎红光配合在一起,更是滋生出了一种堪比巫铁黑剑,大有屠戮万物、崩毁世界的‘大灭绝之力’。

    虚空都为之颤抖,燧都上方的天空,被烧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窟窿,大量时空潮汐喷出,冲得一众风氏长老都立足不稳,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着。

    夏侯无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朝巫铁拱了拱手:“不如,我们全力出手,先终结了眼前一战,如何?”

    巫铁笑指着夏侯无名:“本王出手,价格很高。太师,就算是本家兄弟,后面该给的,一分不能少。”

    巫铁看出来了,夏侯无名绝对是一个心有坚持,不容外力动摇的人。

    所以,和他说话,歪歪绕的东西,没用。

    用拳头,用实力,用不可取代的事实结结实实的教训他,远比浪费口水来得有用。

    夏侯无名面皮丝毫不动,缓缓点头。

    巫铁长笑,大道熔炉猛地从他头顶跃出,高有万丈的大道熔炉喷吐漫天火光,顷刻间笼罩了燧都北边的平原。

    凄厉的惨嚎声响起。

    一片网络状的菌丝虚影,一片迷离的清泉虚影。众多大能高手没能找到的,白菇怪尊和柔泉怪尊的本体,被大道熔炉覆盖虚空的火焰直接逼了出来。

    巫铁手一指,黑剑化为无数条寒光,顷刻间将两大怪尊的本体扫成了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