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夏侯无名,一众燧朝重臣,还有无数青莲观的道人齐声惊呼。

    大道熔炉威能绝强,这一点,他们早就注意到了。

    威能不强,如何能够镇压柔泉怪尊?

    可是夏侯无名,乃至在场修为最强的几个青莲观的老道,都没能发现,大道熔炉中的赤红色火焰,其根源居然就是燧朝的人道圣火——燧火!

    以至于,大道熔炉突然将围攻五大妖尊的燧火吞噬时,没人来得及做任何反应。

    五道可怕的妖气冲天而起。

    如狼烟,如火山,如一切恐怖的天灾衍化,五道色泽不同的妖气翻滚着席卷虚空,顷刻间笼罩了燧都方圆数十万里的虚空。

    “哼!”刚刚被压着打,打得惨不忍睹,浑身羽毛都被烧得七零八落的幽冥鹏尊冷哼了一声。

    只是一声冷哼,燧都城外,无数燧朝精锐大军,所有神明境以下的士卒尽数倒地、昏厥,七窍流血不止。

    “哈!”万毒鸩尊更是怪笑一声,他浑身每一片羽毛都喷出五颜六色的毒烟,冉冉毒烟随风飘散,犹如魅影迅速传遍四方。

    那些军中的顶级精锐,比如说禁军中的劣神士卒,那些人神、地神级的军官,甚至是一部分天神级的将领,都纷纷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好些将士的身上,出现了五颜六色的斑点,有人身上长出了脓包,有人上吐下泻,有人口吐绿血……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中毒症状全都冒了出来。

    龙脉鳄尊一声狞笑,他化为原形,一头长有三千多丈的巨型鳄鱼头顶生了一对儿龙角,怪眼眨巴着,散发出滔天凶煞,直扑燧都西门上空的云团。

    风苼、夏侯无名等人都在那云团上,更有无数燧朝重臣伴随左右。

    龙脉鳄尊飞扑而去,夏侯无名只能大吼了一声:“列阵……”

    夏侯无胜带着三十二名夏侯氏本家兄弟大踏步冲出,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散开,三十三人围住了龙脉鳄尊,化为千丈高下的巨人,挥动兵器朝着龙脉鳄尊就是一通乱劈乱砍。

    三十三人的气息连为一体,三十三人的力量浑然一块,每一击都能爆发出本身百倍以上的杀伤力。

    但是龙脉鳄尊本体上无数火星迸溅,不破防……根本不破防啊!

    夏侯无胜等人目眦欲裂,一个个不断发出疯狂的吼声。

    猪刚鬣、金睛妖尊相互望了一眼,猪刚鬣厉声喝道:“三师弟,老猪来也……嚇,三个臭牛鼻子,你们焉敢伤老猪的弟妹?”

    胖,圆滚滚的胖,浑身肥肉都在哆嗦的极度的胖。

    这样的胖乎圆润,猪刚鬣的遁法却是快得惊人,他化身一道黑风呼啸而起,顷刻间就从巫铁的军营直扑到了燧都上空,手中铁钉耙荡起一道道黑色恶风,横扫三尊掌控雷印的青莲观老道。

    醉佛挡在了三个道人面前,手中玉剑喷出万丈剑芒,倾尽全力想要挡住飞扑而来的猪刚鬣。

    金睛妖尊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的一对儿金黄色的大眼睁开,虚空中就好像多了两颗金色的小太阳。金光撕裂虚空,醉佛身上的道袍轰然粉碎,他犹如白玉的法体上,一条条深可及骨的伤口不断浮现。

    醉佛体内,一件一件防御秘宝不断飞出,但是金光肆虐,所有秘宝和金光微微一蓬,就立刻炸成粉碎。

    顷刻间的功夫,醉佛所有的防身秘宝都被破碎,他的身躯骤然裂开,四肢脱离身躯,头颅也伴随着一道热血,从脖颈上猛地飞起。

    “金睛妖尊,贫道……记住你了!”

    醉佛一声大吼,四分五裂的身躯化为一道道清风直冲高空,数十道清风在空中一阵盘旋蠕动,然后往内一合,又是一尊完好无损,只是精血消耗大半的醉佛出现在空中。

    “三位祖师,撤!”醉佛大吼道:“魔焰高炽,我等留得有用之身……”

    猪刚鬣的大钉耙,已经抡到了三个老道的身上。

    三个老道同时冷哼一声,他们体内大片清光荡漾出来,一朵朵青色莲花从清光中生出,重重叠叠的堆积起一座青莲大山,想要挡住猪刚鬣的大钉耙。

    但是尊级和半步尊级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

    无数青莲粉碎,铁钉耙荡起的黑色恶风撞在三个老道身上,就听三声痛呼传来,三个老道的法体轰然炸成粉碎。

    三条青光冲天飞起,其中分别有一点先天灵光闪烁不定,周边环绕着无数道纹、符箓。

    猪刚鬣举起了钉耙,但是他琢磨了一下,又放下了手。

    “老猪,慈悲为怀……向来都吃素的哩……不杀生,呵呵,不杀生……三师弟啊,你看看,师兄我,真真切切是觉醒了前世宿慧,都按照师尊老和尚的教训做事哩。”

    “所以啊,你我是前生真正的师兄弟,妥妥当当的,没得错的。”

    猪刚鬣没动手,巫铁却动了。

    黑剑化为无数条黑色光丝,化为一张巨大的光网,将三个老道遁逃的元灵笼罩在内。

    “青莲观的牛鼻子们,看看,你们的祖师在此!”

    巫铁一句话还没说完,虚空中又是大片青色光霞闪烁,十八尊气息比刚才三尊老道还要更强一丝,同样是半步尊级的苍老道人同时冒了出来。

    雷印、电印、光印、火印、太极印、八卦印……

    十八枚玄妙各有不同的半成型大道印玺当头落下,一名红面道人厉声喝道:“武王巫铁,若不收手,今日我青莲观和你……”

    巫铁打断了这道人的话:“不死不休么?喂,猪师兄,卖点力嘿!”

    猪刚鬣浑身黑毛一根根竖起,他仰天长啸一声,身高十丈左右的他,一颗猪头突然膨胀开来,迅速膨胀到了百丈大小。

    小小的身躯,顶着一颗百丈大小的猪头,猪刚鬣张开大嘴,嘴里一道黑风席卷而出,化为羊角旋风,将十八枚印玺一口吞了下去。下一瞬间,猪刚鬣的肚皮里一声巨响,十八枚印玺爆发开来,他的耳朵和鼻孔里,同时冒出了一丝丝的黑烟。

    “嘿,够劲!”猪刚鬣朝着目瞪口呆的十八位青莲观老道笑了起来:“你们以为,你们青莲观,若是没有薪火相传大阵作弊,你们是老猪的对手?”

    猪刚鬣手指那些老道,挨个点了过去:“朗月、流风、清云、妙竹……嗯,有十一位老相好,都和老猪我交过手啊……剩下这七位,是你们青莲观压棺材板的老鬼吧?”

    一众青莲观道人犹如见鬼一般看着猪刚鬣。

    一如猪刚鬣所言,十八位老道中,有十一位都是猪刚鬣的老相好,在西边战场上,猪刚鬣都和他们交手过。

    借助薪火相传大阵,在西边战场,猪刚鬣没能在这些青莲观的道人手上讨到太大便宜。

    有时候,有青莲观的老道,冒险脱离燧朝疆域,攻入西方妖国领地,和猪刚鬣也过过招。

    只是那时候,猪刚鬣表现出的战力,比他们强了一大截,却没有像今天这样,十八人联手,倾尽全力的攻击,居然被猪刚鬣当点心吃了下去。

    “猪妖……你!”一名紫面道人身体下意识的哆嗦着。

    “老猪这些年,哄你们玩呢……不杀生,不杀生……老猪守戒呢。”猪刚鬣拍打着肚皮,摇晃着硕大的猪头,笑呵呵的说道:“不然,你们以为,就你们那点手段?”

    摇摇头,猪刚鬣叹息道:“你们以为,尊级是什么?你们没有到这个境界,你们永远不知道,尊级对神明境,究竟意味着什么。”

    叹息声中,猪刚鬣张开大嘴,朝着十八个道人猛地一吞。

    十八个道人浑身护体清光骤然化为一缕缕流光,被猪刚鬣遥空吞入腹中。不等他们反抗,他们身上的道袍、靴子、头冠等等,全都脱体飞出,被猪刚鬣一口吞下。

    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黑色狂风裹住了十八个道人,他们的身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他们体内一件件神兵利器、一件件神奇宝物纷纷哀鸣着飞出,身不由己的飞向了猪刚鬣,然后被他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顷刻间,十八个道人,变得清洁溜溜的站在半空中,一个个干净得,就好像刚刚被开水烫过,被刮刀刮过的死猪一样,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颇为刺眼。

    “妖孽。”十八个道人齐声怒叱惊呼。

    “老猪本来就是妖孽嘿……”猪刚鬣笑呵呵的朝着道人们点头:“嗯,如果要骂老猪,不如骂一句——这该死的肥猪?”

    猪刚鬣笑得很灿烂,他嘴里喷出的黑色飓风越发的肆虐猖狂,从一道羊角旋风分化而出,化为数千条黑色龙卷席卷四方。

    一个个青莲观的道人惊呼出声,任凭他们如何挣扎,如何反抗,如何用尽了力气镇压体内用精血、神魂镇压的宝贝,这些物件都还是一件接一件的不断飞出,不断被猪刚鬣一口吞下。

    传说,猪刚鬣激活的血脉名曰‘吞天刚鬣’,单单‘吞天’二字,就能猜测,他的天赋神通如何。在场的青莲观道人,没有一人能挡得住他的轻轻一吸。

    浑身燃烧着混沌火焰,四周虚空都好似被混沌侵染,虚空剧烈的蠕动着,不断的向混沌火焰内塌缩。巫铁犹如要传说中要灭绝世间万物的混沌魔神,从深深的大坑中缓缓飘起。

    他身边萦荡着庞大而可怕的法力波动。

    单单从法力的‘量’来说,巫铁的法力总量,甚至超过了在场的各大尊级老怪。

    《元始经》实在给了巫铁太雄厚的底蕴,雄厚到巫铁自己都不知道,他此刻全力释放自己的威压,在其他人眼里是何等形状。

    哪怕正在被围攻的六欲魔尊、舍利骨尊、黄泉三尊等,他们无不悚然动容,飞快的回头看了巫铁一眼。

    普通神明境,和他们这些尊者级的老怪,一如神异的金鲤和九天遨游的神龙之间的差距,那是生命层次上的再次突变,再次进化。

    寻常神明境十重天巅峰的修士,哪怕是风熵这样号称妖孽资质的‘王神’,他们的法力总量,也不过这些尊级怪物的万分之一,在质量上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可是巫铁,不仅仅是在法力总量上超过了猪刚鬣这些尊级老怪,甚至在质量上,巫铁的混沌法力,在质量上也比这些老怪的法力精纯了不少。

    除了没有凝聚大道印玺,没有凝练出先天一点灵光,巫铁比在场的尊级老怪,要强!

    “这……没天理的东西。”夏侯无名身边,一众燧朝重臣全都呆滞的看着巫铁,一个个头皮发麻,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以他们的见识阅历,以整个燧朝的底蕴,都无法解释巫铁的这等情况。

    神明境,却堪比尊级老怪,巫铁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又或者,他吃了什么了不得的天地奇珍,才打破了神明境和尊级老怪之间的生命壕沟?

    巫铁双手轻点,裴凤和血狱分别被一股巨力托着从地上冉冉飞起。

    巫铁仅存一千多丈高的神胎在急速的消耗,他体内一条条多螺旋的流光在不断的崩解,大量新奇、邪异的大道道纹在不断的和他的身体融合。

    一条由四千九百条细小的螺旋凝成的漆黑的多螺旋流光崩解,大量关于灵魂、关于死亡和诅咒的奥义涌入心头,巫铁右手轻轻一拍,就在手中凝成了几枚漆黑的,闪烁着诡异幽光的符文。

    “舍利骨尊、三大黄泉尊者,你们想死,还是想活?”巫铁没搭理夏侯无名一众,而是直接遥空询问被围攻逼得狼狈不堪的四大鬼国尊者。

    “桀桀,我们早就是死人了……”舍利骨尊回了巫铁一具调皮话。随后,他意识到了这话说得有点不合时宜,当即尖声尖气的问道:“想死怎的?想活怎的?”

    巫铁朗声道:“想死,我让猪刚鬣、金睛妖尊、龙脉鳄尊,联手干掉你们。想活,就成为我的人。”

    掂了掂手中的黑色符文,巫铁笑道:“为我效力万年,放你们自由,可否?”

    舍利骨尊急速的和黄泉三尊相互传了几句话,随后他厉声喝多:“让本尊见识见识,你驾驭吾等的底气,如何?”

    之前他们四个被燧朝大军围困,又被薪火相传大阵弄得狼狈不堪,根本没注意到巫铁是如何将北方怪国的三大怪尊如何拾掇下来的。

    但是巫铁让猪刚鬣等人,免疫了薪火相传大阵的困扰,这一点他们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所以,舍利骨尊才提出了这个条件。

    巫铁从善如流,大道熔炉飞驰而来,对着四位鬼国尊者就是一通猛烧。

    数个呼吸后,舍利骨尊等四大鬼尊,任凭巫铁将他刚刚领悟的神魂操控诅咒符印打入了自己的先天灵光。

    巫铁发下了誓言,不过是为巫铁卖命万年而已……对这些活了起码百万年的老家伙来说,这点时间,根本不算一回事。

    顷刻之后,六欲魔尊也同样屈服。

    漫天燧朝大军、青莲观的道人顿时急速后退。

    四大鬼尊、六大魔尊,加上猪刚鬣、金睛妖尊,十二尊级老怪一字儿排开站在巫铁身后。

    龙脉鳄尊嘶声咆哮着,庞大的妖躯一阵乱冲乱撞,夏侯无胜等人也无心拦截,任凭龙脉鳄尊撕开了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冲到了巫铁身边,回复了人形。

    龙脉鳄尊看了看巫铁,再看看猪刚鬣等人,也老老实实的站在巫铁身后。

    巫铁背着手,站在虚空中。

    燧朝四周一片死寂,夏侯无名等人一个个脸色惨淡的看着他,看着他身后一字儿排开的十三尊不受薪火相传大阵削弱和攻击的尊级老怪。

    “现在,我说话,你们要听!”巫铁笑着一挥手,刚刚击伤裴凤的三个道人齐齐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