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的这一题,黄皮道人输得直翻白眼。

    半空中,另外两位精研丹道的青莲观老道,更是气得直揪胡子。

    他们脑子里,有关于砒霜的无数用途,君臣辅佐,中和毒性,导引药力,配合阴阳,诸般妙用,尽得丹道玄妙。

    但是,高档青楼里的姑娘们,用白酒服用极其微量的砒霜,以此增白?(偏方,极其危险,不可认真)

    这是何等莫名其妙的用处?

    他们,高高在上的青莲观祖师,青莲观最正宗的嫡系门人,从出生后就在青莲观成长、修炼的大佬,他们没接触过红尘,他们哪里知道,青楼里有些姑娘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雅兴?

    砒霜,剧毒之物,服之则死,这是寻常人都知晓的常识……

    还有人为了白净,主动去服用砒霜的?

    第一题,黄皮道人不是输在了丹道上,而是输在了,出身和身份上。

    有点气恼的黄皮道人,取出了一大块金鸡纳树的树皮。他一言不发的看着巫铁,将树皮往前面一递。

    巫铁微微一笑,又是这种偏门、邪门的小玩意啊。

    这金鸡纳树的树皮提炼出的金鸡纳霜,于丹道是没什么用处的,但是对于治疗恶性疟,甚至是对心脏和女子不可言之处,都有一定的效果。

    “道长真调皮。”巫铁手指一弹,一大块金鸡纳树皮崩解,一小碗提炼精纯的金鸡纳霜浮现在他面前。巫铁捏了一小撮药面儿,说出了它的诸般用处。

    不等身体微微僵硬的黄皮道人回过神来,巫铁迅速的写了一道方子。

    很奇妙的,很奇异的方子——乌鸡白凤丸。

    随手将药方子递给了黄皮道人,巫铁轻声笑问“敢问,这一丹方,可治何等毛病?”

    黄皮道人面皮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认真的辨识了这药方上的诸般药物——对于修炼者而言,这药方上的药物,尽是一些极其廉价的,没什么大用处的常见药草,甚至没有一物能算是灵药。

    幸好黄皮道人对丹道实在是涉猎极深,这些普通药物,他倒也研究过。

    凭借精深的丹道知识,黄皮道人判断了乌鸡白凤丸的药性,然后一一说出了它的诸般疗效。

    巫铁不置可否的看着黄皮道人,等了足足一盏茶时间。

    黄皮道人也直勾勾的盯着巫铁“难不成,还有其他用处?老道自诩,已经将它药理彻底剖析清楚。”

    巫铁抬头望天,然后长叹了一声“老道,你怕不是一辈子没碰过女人?”

    老铁在一旁抱着肚皮狂笑,巫铁的那庞大知识库,是老铁传承给巫铁的,他当然知道乌鸡白凤丸最主要的用户群是什么人。

    奈何,一辈子生长在青莲观,从小接受青莲观倾力栽培的黄皮道人,一如巫铁所言,他基本上就没见过几个女人,他连女人的脉搏都没把握过,对女子的生理结构更是一窍不通……

    乌鸡白凤丸,华丽丽的的将黄皮道人斩落马下。

    三道问题,输了两道,黄皮道人面皮通红,嘴角带着一丝血色,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无声的向巫铁稽首一礼,然后转身离开船头平台,踏云飞到了几个师兄弟身边。

    黄皮道人的师弟红丹道人阴沉着脸,踏云来到了武舟船头,坐在了巫铁对面。

    “第一轮,是师兄输了。第二轮,依旧如此吧。老道出三个丹方,材料,武王出三个丹方,材料,我等直接以成丹数量、品阶,论胜负。”

    “干脆!”巫铁向红丹道人挑了根大拇指“直接动手,可比动嘴蒙人来的干脆。”

    黄皮道人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为了这三个题目,青莲观也算是绞尽脑汁了,臭蒿草、金鸡纳,这都是对修炼之人毫无用处,极其生僻的东西,他们本来以为可以难为巫铁,哪知道没能难住他。

    而巫铁拿出的砒霜和乌鸡白凤丸,居然都和女子有关……这让一群清修了一辈子的老道,一下子被打得头昏目眩,哪里反应得来?

    不过,辨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