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不是阶下之囚应有的态度。”

    巫铁开始解开青雾身上缠绕着的符文锁链,解开他身上各种恶毒的禁制和禁锢。

    “阶下之囚?我?”

    青雾任凭巫铁施为,‘嘻嘻哈哈’的笑着:“本尊依旧高居苍穹之上,俯瞰尔等蝼蚁。我只是本尊亿万化身之一……你囚禁了本尊一根毫毛,就敢妄言囚禁了本尊?”

    巫铁笑着敲了敲青雾的脑袋:“调皮……一根毛就不是你了?呵呵。”

    青雾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着巫铁诡异的笑容,突然想起了曾经在观察前哨发生的,那些死得不明不白的诸神。

    尤其是就在没多少年前,冰灵神族莫名被咒杀的那几位。

    而且那几位被咒杀的源头,似乎就来自三国大陆……他们正是分身降临三国大陆后,就莫名的被人以无上神通咒杀了。

    “喂,前些年,冰灵神族的那几位,不会是你干的吧?”青雾急促的、有点心虚的问巫铁。

    “啊?你说什么?哦,你是说,那些长了鱼尾巴的家伙啊?”巫铁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说道:“前些年,倒是有一个浑身冷冰冰的大美人儿,啧,还有她的一个……什么兄长之类的?”

    “哦,对了,她还说她是某位冰灵神族大人物预定的王妃?”

    “呵呵,不过,也就这样了……一座祭坛,一次献祭,一次太古诅咒……她应该已经死了吧?”

    巫铁轻松的吹了一声口哨:“她在咱们那里,可没做好事,呵呵,杀人满门,掳掠少女,这可都不是什么好事……她叫什么名字来着?反正,她死了吧?”

    青雾的脸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冰灵神族某位大人物预定的‘王妃’的身份,那就没错了。

    被咒杀的那位,认真就是眼前的诸位武王巫铁咒杀的……但是按照青雾得来的情报,按照青雾的本尊召集族内那些大智慧者进行的信息分析,这位如今受到重点关注的武王巫铁,那时候他应该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人物。

    那时候的巫铁,应该没多少能力才对。

    他怎可能?在那时候,就有咒杀一尊神灵的力量?

    “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对我干什么?你想要对我的本尊干什么?”看到身上的所有禁锢、所有束缚都已经被解开,青雾不觉得开心、高兴,反而惊恐欲绝的尖叫了起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青雾嘶声尖叫着。

    他的眉心突然有一枚造型精美,宛如一枚宝石为轴、光芒为页的卷轴状神纹亮起。

    一波波奇异的神魂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青雾的身躯骤然向内塌陷。他使出了智慧神族的秘术,准备自爆肉身,让自己的这一缕分神逃脱。

    智慧神族的正面战斗力不行,但是各种灵魂秘术包罗万象、千变万化,论诡异狠戾比起闇魂神族要差了一些,但是要说神妙多变,则闇魂神族比他们也有不如。

    一具精血分身,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

    自爆精血分身,青雾的这一缕分神有十成十的把握轻松遁走。

    在燧朝各处,青雾准备了不下一万具精血分身,他随时可以换张面皮,重新出现人间。

    不然的话,上次围攻殷王府,青雾被风苼一拳打得彻底爆碎,他怎可能这么快冒出来?

    只是,身躯刚刚向内收敛,巫铁就一指头点在了青雾的眉心,一股可怖的枯槁之力席卷青雾全身,他的身躯内所有精血能量、所有法力全都被这股枯槁之力吞得干干净净。

    一颗炸弹被去掉了里面的炸---药,只剩下了一层铁壳子,你还自爆个鬼啊!

    青雾怪叫了一声,他的分神就要遁离这具自爆失败的分身。

    巫铁手指一点,一圈圈黑色的光纹从指尖冲出,迅速没入了青雾的身躯。于是乎,青雾这具分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刷满了粘稠的胶水,将青雾的分神牢牢的黏在了身躯中。

    任凭青雾如何挣扎,如何嘶吼,如何惊慌失措的尖叫谩骂,他的分神被死死的黏在了这具分身内,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出来。

    青雾一连施展了数十种神魂秘术,甚至动用了三种禁忌之术,想要燃烧分神,将这一缕分神彻底化去。

    但是一切秘术都彻底无效。

    “这是闇魂神族的囚魂咒!”

    青雾突然发现了这些黑色光纹的根脚,他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这是闇魂神族的囚魂咒……你只是一个卑贱的人族,你怎么可能施展囚魂咒?”

    巫铁微笑看着青雾。

    从巫族血脉极深中,他得到了盘古圣人开天辟地时,伴随在他身边的那一团灵光中的无数异类大道的传承。

    那些异类大道啊,巫铁只能参悟三成多一点点,就已经到了极致,无论是他的身躯还是神魂,都再也无法承受更多大道的压力。哪怕再多一条,都会造成身躯和神魂的全面崩溃。

    在那三成多一点点的大道中,巫铁挑选的,尽是和灵魂、智慧、生命、死亡等相关的大道。

    其他的诸如更基本的五行、阴阳、力量、血气之类更加‘踏实接地气’的大道,巫铁带着一丝小得意的,并没有挑选这些过于‘基础’的大道进行参悟、融合。

    所以,巫铁如今对闇魂神族血脉中蕴藏的诸般灵魂大道,参悟极深,掌握极多。

    区区囚魂咒,施展出来,丝毫不难。

    “不可能,除非你是一尊闇魂神族……否则……你,你……没有人能够施展囚魂咒。”

    青雾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然后,他突然镇定了下来,他死死的盯着巫铁,喃喃道:“盗取了我等神族荣耀的贼,是你?”

    青雾沉声道:“我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啊……盘古遗族当中,有人得到了那个该死的盗贼,抢走的……我们诸神的……”

    “盘古抢走了你们什么?”巫铁好奇的问青雾。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呢?”青雾看着巫铁,脸色变得极其的扭曲、狰狞:“虽然这个问题无关紧要,毕竟,他已经得手了……但是,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呢?”

    “你得到了他盗走的……你这个该死的……贼子!”

    “好吧,我也不需要你回答什么。”巫铁轻笑道:“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你们的血脉奥秘,你们的最初本源,你们的一切神通神力的源头……或者说,你们这些诸神的,‘造化之母’。”

    “瞧,我多少知道一些东西。”巫铁轻松的哼着小调,将青雾一把拎了起来:“好了,你不回答没关系,反正,我只要你这一缕分神就是。”

    “你的本尊不愿来见我,那么,我就逼他来见我。”巫铁低头看着手中的青雾,咧嘴笑道:“你猜,我能否通过你,算计到你的本尊?”

    青雾的面皮扭曲,嘴唇惨白,身体微微颤抖着,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

    他在急速的判断巫铁的实力,判断自身的力量,他所知的一切和人族有关的信息,都在他脑海中翻滚。

    巫铁能否对他的本尊造成威胁?

    用脑过度的青雾,脑门上立刻有汗水渗出,然后化为丝丝白雾升腾而起。

    巫铁笑了笑,拎着青雾离开了这座位于地下千里的囚牢。

    三日后,燧州西南边境,寸草不生的葬军原。

    这里是燧朝和西方妖国、南方鬼国的百战之地,平均百年左右,这里势必爆发一场惨烈的大战,燧朝出动的精锐达军动辄千万计,而妖国、鬼国出动的喽啰更是百倍以上。

    平日里,这里时常有小摩擦,每日里都有三方所属战死在这里。

    无数邪恶、凶厉的诅咒充斥葬军原,令得这一片方圆数万里的原野寸草不生,蝼蚁不存,寻常生灵踏入一步,被凶戾之气沾染,最少也是重病一场,动辄就会身死魂消。

    这也是,燧州周边,巫铁能找到的最凶险的绝地。

    数百名巫族长老从三国大陆通过传送阵赶来此处,他们手持骨杖,行走在葬军原上,口中念诵着古老晦涩的咒语,一股股奇异的法力波动笼罩了整个葬军原。

    整个葬军原,就好像一座深藏地下万亿年的僵尸,被这些巫族长老突然唤醒。

    大片灰色、红色、黑色、墨绿色的不祥之气从地下蜿蜒升腾而起,渐渐地在葬军原上凝成了一块厚达千里,绵延数十万里、近乎实质的阴风邪云。

    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葬军原的地面裂开,一块块大大小小,色泽斑驳,无不充斥着滔天戾气、煞气、邪气、阴气,以及各种死亡、疫病、霉运、破败诸般不吉之力的骨骼从地下冉冉飞起。

    过去无数年,无数燧朝将士战死这里,无数妖国、鬼国的高手战死这里。

    燧朝的将士,还有后勤士卒负责收尸,十成战死者,能有七成都运回了燧朝安葬,只有三成左右遗骨此地。

    而妖国、鬼国,哪里有什么安葬的说法?

    战死的,就直接丢弃在这里,任凭风吹雨打,任凭地势变化,年深月久,全都埋葬在了地下深处。

    无数年来,葬军原下方积攒了无量负面气息,此刻这些负面的气息被巫族长老们用巫法引动,一块块煞气冲天的骨骼腾空而起,慢慢的拼凑在一起。

    ‘咔嚓、咔嚓’,无数骨骼漫天乱飞,缓缓的拼凑成了一座邪气滔天的祭坛。

    巫铁站在葬军原边缘一座小山包上,身边站着被禁锢得动弹不得的青雾。

    青雾看着那些巫族长老一通施为,脸色变得越发的惨淡、苍白。

    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巫族……他们……是巫族……”

    巫铁斜睨了青雾一眼:“我叫巫铁,我找巫族的长老帮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青雾咬着牙,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族的战争秘档中记载,当年的降临之战,巫族对诸神造成的杀伤,冠绝人族各部……他们,能近战,能远攻,巫法诡秘邪恶,最是凶残狠戾。”

    “如果不是,万咒神族和巫族暗中较量咒术,咒断了巫族气运,让巫族后续乏力……那几次降临之战,诸神的牺牲,怕是会让人无法接受。”

    青雾喃喃道:“但是,万咒神族也因为那一次倾尽全力的咒杀,阖族被诅咒反噬,万年之后就彻底灭绝。”

    “反而是巫族,你们怎么……又繁衍壮大了呢?”

    青雾浑身不断有冷汗渗出,他看看那些忙碌的巫族长老,看看在葬军原中汇聚的数十万巫族儿郎,再看看站在身边的巫铁,以及巫铁身后站着的一排牛高马大的巫族精锐。

    青雾突然想哭。

    “你,不可能做到的。”青雾沉声道:“我的本尊,他的神魂有三页智慧之书保护,那是我智慧神族的至尊神器,你们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那可不一定。”巫铁释放出了大道熔炉,熔炉中火焰翻滚,凝成了三件器具的模样。

    一个骷髅冠,一面魔镜,一柄长柄的镰刀。

    “这也是至尊神器罢?本王这熔炉,就是吞噬了他们为基础,融合其他无数珍稀材料最终铸造而成。”

    青雾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的瞳孔先是收缩到针尖大小,然后骤然犹如死人一样扩散开来,可见他心中受到的惊骇有多猛烈。

    “虚魄那个……那个……蠢货啊!”青雾犹如杜鹃啼血般嘶吼起来,嘴里一口老血喷出。

    “闇魂神族最强的三大至尊神器,他居然全都带了过来……而且,他居然,还敢将这三大至尊神器沦陷到你手中?”

    青雾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大道熔炉,居然是吞噬了闇魂神族三大至尊神器而成。那么,大道熔炉肯定就比智慧之书要厉害。

    这么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青雾用脚指甲都能算出来。

    而且青雾身上只有智慧之书分解的三页,并非智慧之书的全本。三页智慧之书,所能发挥出的威能,大概只相当于智慧之书全本的……万分之一?

    那么,正面对上巫族歹毒的咒术,狠戾的巫法……尤其是以天道熔炉为核心,以这座歹毒祭坛为增幅器,从而激发的歹毒咒法、狠戾巫术……

    “我想,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青雾用力的摩擦着手掌:“尊敬的武王陛下,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对我们智慧神族来说,打打杀杀是最无聊、最可耻的事情……世界上的一切矛盾,一切因果,我们都可以用心平气和的谈判来解决,不是么?”

    “战争只是最后的手段……”

    “我们智慧神族,最鄙夷的,就是战争了。”

    “我们,应该好好坐下来,品一杯好茶,欣赏歌舞乐曲,平等和谐的交流,然后做出有利于我们双方的决策,不是么?”

    巫铁只是冷哼了一声,龇牙笑道:“你的本尊,或许不这么想。所以,还是让你的本尊领教一下,再说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