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神山,换了一套崭新长袍的迷雾走出了封闭的大殿。

    他踏上一座闪耀着七彩晶光的传送阵,输入一道神力后,静静的等待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传送阵上七彩晶光闪烁,他的身体消失了。

    下一瞬间,他来到了天晶神族的晶石星体中。

    无论是智慧神山,还是晶石星体,都在无垠虚空中急速运行,天晶神族的传送阵,也需要最少一刻钟的时间,才能锁定请求传送者的坐标。

    “这次的效率不错……上次,你们可是让我等了一个半时辰。”迷雾带着一丝微笑,朝站在晶石星体传送广场上的那些天晶神族的族人点头致意。

    这些身形庞大,动辄身高过百丈,娇小者也有十几丈高下的天晶神族通体闪耀着三彩、五彩的晶光,一个个从鼻孔里发出一声铿锵有力的冷哼。

    智慧神族,弱势神族,天晶神族的这些傻大个可从没把迷雾当回事。

    更不要说,如今观察前哨是五大神族做主,在这些天晶神族的族人心中,迷雾的份量,就更轻了。

    迷雾耸耸肩膀,掏出了一堆姆大陆上各方势力献祭的天才地宝,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地上。

    “劳烦诸位,我要送一百尊分神进入姆大陆……这些费用,应该足够了吧?”

    ‘嘿嘿’怪笑声从远处传来,一尊身高三百丈,通体闪耀着七彩晶光,心脏附近更有一团黯淡的光芒闪耀的天晶神族步伐隆隆的走了过来。

    “迷雾殿下……你再次分出一百尊分神进入姆大陆?啊哈,你的神魂,已经如此强大了么?如此看来,您最近……过得很滋润。”

    天晶神族的身躯都是由坚不可摧的神晶凝成,他们的面部极其坚硬,这尊巨大的天晶神族很僵硬、很艰难的扯出一个笑脸,然后用力的搓了搓手,手掌中就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不过,最近涨价了。”这天晶神族一把将迷雾丢出来的天才地宝抓在掌心,朝着迷雾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倍……涨价了,尊敬的迷雾殿下。”

    迷雾气得面皮发绿,他体内的毒气险些压制不住,差一点就爆发出来。

    他怒视着这尊天晶神族,怒道“炽惑,涨价了?这是什么道理?你不要仗着……”

    身高三百丈,迷雾甚至还没有他小指头尖尖大的炽惑摇了摇头,手指轻轻的按了按迷雾的脑袋“通货膨胀,尊敬的迷雾殿下……通货膨胀……最近诸位尊贵的殿下收获巨大,那么……”

    炽惑怪声怪气的笑道“我们这些在下面办事的小人物……啊,当然,和我们无关……而是,财富积累太多,而货物的数量却保持不变,那么,通货膨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迷雾气得直翻白眼。

    ‘通货膨胀’?

    ‘收获巨大’?

    这都是屁话……说白了,炽惑就是要狠狠的宰迷雾一刀,仅此而已。

    但是想要降临姆大陆,唯有天晶神族制造的降临晶桥才能做到,使用其他办法,不仅仅是费时费力,而且风险极大,很可能还没抵达姆大陆,就已经被姆大陆上那些太古余孽击杀。

    迷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着炽惑那张闪烁着晶光的大脸,狠狠说道“我,记住你了。”

    炽惑无所谓的摊开双手,一不小心就将传送阵旁几个身躯娇小的族人打飞了出去。

    他大声笑道“能够被聪明睿智的迷雾殿下记住,是我的荣幸……不过我很好奇,你记住我,能有什么用呢?你,能破开我的身体防御么?”

    迷雾闭上了嘴。

    智慧神族,不擅长战斗,智慧神族的那些至尊神器,在战斗方面也乏善可陈。炽惑这家伙身躯上有七彩神光,这证明这家伙已经到了神明境的极致,只要他心脏附近的那一团神光亮起,他就能顺顺利利的突破尊级。

    一个尊级的天晶神族,身躯几乎是不可摧毁的。

    迷雾就算撞得粉身碎骨,怕是有无法从炽惑身上弄下一小片碎晶片来。

    “你们都低估了智慧的力量啊!”迷雾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然后,他露出了一丝悻悻然的冷笑,从袖子里丢出了数十块神魂结晶。

    “我手头上,没有更多的东西了,只有这些神魂结晶……你爱要不要……”

    迷雾的话还没说完,炽惑的身体‘轰’的一声塌缩到了三丈高下,他一把抢过了迷雾掏出来的神魂结晶,语气骤然变得无比的热情、热烈。

    “一群蠢货,赶紧给尊贵的迷雾殿下准备降临晶桥……啊哈,尊敬的迷雾殿下,您准备降临何处?哦,哦,当然,这是机密,我不该打听……您自己,在晶桥中输入坐标吧。”

    炽惑热情洋溢的将迷雾导引到了传送广场正中的一座高台上,然后转过身去,任凭迷雾在一座精巧的晶台上操作了一番。

    “那么,迷雾殿下,祝您成功……啊哈,不管您有什么伟大的计划,祝您收获满满。”

    “您的智慧,我仰慕已久,相信您无人可及的智慧,这次一定会带给您巨大的收益。”

    炽惑疯狂的奉承着迷雾。

    迷雾则是在心里怒骂“没脑浆的蠢货,拍马屁的水准,还不如燧朝皇宫内的一个太监。”

    整个传送广场亮起了迷离的晶光,虚空中,庞大的晶石星体突然停了下来,一根极长的,长有数万丈的晶刺从庞大的星体中缓缓探出,按照迷雾输入的坐标,锁定了姆大陆上的某个点。

    高台上,闪耀着夺目的神光。

    炽惑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尊敬的迷雾殿下……为了确保您的分神能够安全的进入姆大陆……您的分神外围环绕的人族神魂,需要您自行准备。”

    迷雾的脸骤然一僵……

    他呆滞的看着炽惑“要我自己准备掩饰我神魂气息的人族灵魂?这,这,这,这应该是降临晶桥的标配,应该是你们天晶神族负责的标配物资!”

    炽惑很认真的看着迷雾“可是,最近不是……通货膨胀了嘛……我去勾搭族里的小娘儿,她们都要一块神魂结晶才肯让我爽一晚上……一块神魂结晶啊……以前只要一株万年灵药就可以的。”

    迷雾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痛苦而恼火的呻吟了一声。

    炽惑继续很认真的说道“一块神魂结晶,代表了一尊人族神明境高手的全部……而一尊人族的神明境高手,他们修炼时吃掉的万年灵药起码得有数十颗、数百颗……碰到一些大家族的蠢货,上千颗万年灵药也是难免的。”

    “现在,那些黑心肝的小娘儿,她们一晚上,居然要我一块神魂结晶……啧!”炽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物价疯涨,不捞点外快,你让我们这些苦哈哈怎么活?”

    “苦哈哈……哈,哈,哈!”迷雾愤怒的狂笑了三声,然后乖乖的掏出了几块神魂结晶,用力的甩给了炽惑。

    “得了!尊敬的、尊贵的、睿智的、聪明的、慷慨的、大方的……迷雾殿下,准备好,这就送您的分神进入姆大陆嘿……您准备好,一路平安嘿。”炽惑麻溜的收起了这些神魂结晶,然后大声的嚷嚷起来。

    “关闭其他一切传送阵,降临晶桥准备……主动力系统再次充能准备……降临传送完成后,立刻全速撤离这个虚空坐标。”

    “该死的,速度都快一点,我可不想再被姆大陆上那些可怕的太古老怪物劈上一斧头。”

    传送广场上,数以万计的天晶神族纷纷忙碌起来,数百座大大小小的传送阵纷纷锁定,传送广场上剧烈的神光闪耀着,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神晶能量在晶石星体内流荡。

    炽惑开始倒数。

    ‘十’……‘九’……‘八’……

    高台上的传送阵开始亮起,迷雾的身边开始有一条条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影出现。

    等到倒数完成,整个晶石星体剧烈的震荡了一下,锁定了姆大陆的那根长长晶刺上一道七彩神光喷薄而出,化为一根极长的流光朝着姆大陆扎了下去。

    迷雾身边的一百条身影消失了。

    迷雾的气息变得微弱了许多,脸色也苍白了不少。他摇摇晃晃的走下高台,向炽惑挥了挥手“告诉几位尊贵的殿下,未来一段时间,我不会出席例会了。”

    “一次性分出一百尊分神,我的神魂耗损太重,我必须,必须好生休养一下。”

    炽惑耸耸肩膀,轻松而热情的笑着“好好休息吧,慷慨的迷雾殿下……欢迎下次再来,嗯,下次,我给您打个九折……”

    迷雾气得要吐血。

    九折?

    你涨价涨到原本的五倍,然后给自己打九折……黑心买卖不是这么做的!

    迷雾一言不发的走上了一座传送阵,一阵晶光闪烁,这次过了足足两刻钟,传送阵这才锁定了智慧神山的坐标,将迷雾传送了回去。

    传送广场上响起了煊武低沉的呵声“是迷雾么?他传送去了哪里?调出他的坐标,让我看看。”

    炽惑走到了小巧的晶台旁,手掌贴在晶台上,一道光幕亮起,一个姆大陆上的空间坐标亮起。

    “哦,哦,燧朝?”煊武笑了起来“听说,他在燧朝吃了亏,他扶持的燧朝大皇子被人干掉了……心高气傲,却又软弱无能,只能用阴谋诡计暗算人的迷雾呵……呵呵,他这是去报复去了。”

    “很好,燧朝,地字乙五号战场,这是一块肥美的猎物……如果他能成功,那么……也是好事。”

    沉沉的咳嗽了一声,煊武呵斥道“炽惑,不正当的涨价行为,这是对我们天晶神族族群荣耀的抹黑,你今天多收的那些费用,必须缴纳七成……否则,我会用族规惩罚你!”

    炽惑通体亮起,一层粘稠的宛如琉璃熔液的神火在他体表亮起。

    他喘了一阵粗气,然后无可奈何的哼唧了起来“尊敬的殿下,如您所愿……可是,七成,太多了些。”

    不提煊武和炽惑的讨价还价,迷雾的本尊混在九十九条分神中,顺顺利利的降临了姆大陆。

    葬军原边缘,一道神光从天而降,迷雾重重落地,向四周望了一眼,张开嘴一吸,九十九条分神纷纷飞入他嘴里,被他重新融入了神魂之中。

    下一瞬间,迷雾的面前虚空一阵波动,巫铁直接瞬移了过来。

    满头金发绚烂,生得俊美非凡的迷雾咬着牙盯着巫铁“武王,巫铁……我真的从没想过,我居然会在姆大陆,和一尊人族的王爵亲自会面。”

    “不是用我的分身,而是用我的本尊。”

    迷雾狠狠的说道“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如果不是你的该死的诅咒,我绝对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巫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迷雾,缓缓点头“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能见到一条全须全尾的、鳞甲齐全的……活着的……天外邪魔。”

    “神!”迷雾大声的咆哮着,他朝着巫铁怒道“我们是尊贵无比的神!”

    巫铁一拳重重的轰在了迷雾的胃部,迷雾猛地勾下腰,双手抱着巫铁的拳头,睁大眼睛,张大嘴,嘴里不断有清口水犹如小溪一样滑落。

    巫铁的重拳好似一根烧红的铁桩子,从迷雾的前腹部一直扎透了后背。

    迷雾被这一拳打得差点昏厥过去,他双手死死的抱着巫铁的拳头,过了好一阵子,这才艰难的摇晃着脑袋,轻轻的说道“不,不,不,我们是文明人……我们是斯文人……用你们先祖的话来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我们,和为贵!”

    巫铁差点没笑了出来。

    这个迷雾,很有意思,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也是个没节操,没底线的。

    “我不是君子……用幽若还有乌头,以及那些我打过交道的天外邪魔的话来说……吾,蛮夷也!”巫铁终于还是笑了起来,他很爽朗的笑着“蛮夷,做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吧?比如说……”

    巫铁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迷雾的面颊“我们有一种特色的美食,叫做……火锅。”

    “天外邪魔,虽然有人的模样,但是你们不是人,从血脉、到脏腑结构,你们和我人族都有很大的不同……你也知道,我们这些蛮夷,有一种叫做凌迟处死的刑罚。”

    “看殿下您生得细皮嫩肉的模样,想来肉质是极好的。”

    巫铁笑得极其狰狞,极其邪祟。

    迷雾艰难的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巫铁“我觉得,我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不是么?我其实,是发自本心的,想要配合武王您,想要帮助您,干掉那些该死的家伙啊!”

    看着迷雾闪烁的目光,巫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