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离开北边,长驱直入,抵达燧朝腹地。

    一座雄城依山傍水,四周尽是良田沃土,狂风吹过,田野中沉甸甸的金黄稻穗翻滚,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好闻的、清新的稻米香味。

    下一瞬间,铁骑袭来,三支骑兵呼啸而过,将那金灿灿的田地踏得粉碎。

    空中一列列战舰飞驰袭来,船艏主炮疯狂的倾泻着狂暴的力量。

    城池上空亮起了一道厚重的光幢,主炮光柱落在光幢上爆炸开。

    一道道强光涟漪在光幢上翻滚,城内传来了无数老弱妇孺的哭喊声,而青壮们则是拿着城主府刚刚发下来的灵兵,穿戴着刚刚发下来的甲胄,摆弄着刚刚发下来的弓弩,咬着牙站上了城墙。

    这座方圆百里的雄城,城卫军只有一支标准的万人军队。

    城主府敞开库房大门,招募民兵,将满城的青壮武装了起来,准备誓死守护城池。

    这些天,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无论你是否反抗,终归是要屠城的。

    所谓因为你反抗,所以才屠城,只是一个借口。

    终归是要被屠城的,自己的妻儿老小,终归是要被那些杀红眼的豺狼戕害的。

    既然如此,那就拼命罢。

    三支铁骑开始绕城奔跑,有一尊神明境将领离开坐骑,站在和城门楼子平齐的高度,面无表情的呵斥着“打开城门,献城投降,保尔等身家性命。”

    回应这将领的,是城主拉开强弓,倾尽全力的一箭。

    这城主的修为,比这叛军将领高出不少。

    一箭激发,这将领闷哼一声,箭矢破胸而过,在他胸口撕开了一个海碗大小的透明窟窿。

    三支铁骑同时呐喊,他们拨转坐骑,迅速成阵。

    三头狰狞的猛兽军魂在煞气中凝现,伴随着疯狂的呐喊声,三尊大将手持长刀腾空而起,汇聚了三座军阵之力,他们手中长刀重重的劈在了城防大阵上。

    一声巨响,城防大阵剧烈的颤抖着,但是终归在漫天主炮齐射和军阵的攻击下扛了下来。

    一名身穿破破烂烂的青色道袍,身上气息深不可测的枯瘦老道人从一条战舰中冲出,他‘嗤嗤’笑着,双手闪烁着万化劫手特有的淡淡清光,一手轰在了城防大阵上。

    一声巨响,城防大阵犹如滚汤泼雪一般被破开。

    城内无数子民发出绝望的哭喊声。

    枯瘦道人大笑着,袖子里一柄三寸长的无柄飞剑飞掠而出,‘唰’的一声,从左到右横扫城池的南部城墙。

    城墙上,两千正规城卫军,还有万多名征召的民兵喉头齐齐喷血,大片血水喷出老远,万多名守城的青壮,一个个头颅翻滚落地。

    “尔等,投降也迟了。”枯瘦老道人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贪婪“尔等,胆敢负隅顽抗、阻挡天兵,尔等个个都是死罪啊!”

    枯瘦老道人张开右手,一道雷法朝着南方城门轰了过去。

    巫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南方城门口,任凭这道雷法轰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声巨响,雷法爆开,一团高温的电浆火云在南方城门口喷溅出十几里远,攻击南城门的那一支骑兵被迸溅的电浆波及,当即有数万士卒嘶吼着化为青烟。

    “尔等,该死。”巫铁右手一指,黑剑化为一道黑色剑芒冲出,径直穿透了枯瘦老道人的胸膛。

    只是一击,这枯瘦老道人脸上的笑容都还来不及收敛,就被黑剑吞掉了全身的精气神,身躯炸成了一团飞灰飘散。

    死亡降临得如此之快,黑剑贪婪的吞掉了这个老道人的一切。

    一位半步尊级的强者,就这么死得无声无息,就连神明境大能陨落必定出现的通天光柱,都被黑剑一口吞得干干净净,一点儿荧光都没能爆发出来。

    雷云在空中翻滚,巫铁倾力的释放着自己体内庞大的法力。

    厚重的雷云笼罩了方圆数百里的虚空,而这一团雷云却足足有数千里高。黑漆漆的雷云,就好像一根黑漆漆的柱子,矗立在天地之间。

    黑色的云层剧烈的翻滚着,无数条数十丈粗细的雷光犹如蛟龙,在黑云中疯狂的挣扎扭动。

    下一瞬间,巫铁手一指,漫天雷霆落下,避开了正中的城池,倾泻到了城外的叛军阵列中。

    攻城的三支骑兵在第一时间化为乌有。

    一条条燧朝的百丈长短制式战舰喷出强光,激发了全部的防御禁制阵法,但是巫铁的雷法近乎于道,一道道狂雷犹如天神怒吼挥锤,重重的砸在了小小的战舰上。

    一条条战舰颤抖,轰鸣,爆炸,炸开了漫天的铁水、火光,连带着战舰上嘶吼谩骂的士卒,都一并化为乌有。

    “尔等屠城,我就屠你。”巫铁的眼珠子隐隐带上了一丝红色。

    沿途所见,一座座曾经人烟繁茂的大城被彻底摧毁,城内尸骸狼藉,不知道有多少善良百姓被无辜的击杀。

    白骨盈野,千里不见鸡鸣。

    巫铁心中怒到了极致,但是他却又是如此的无力。

    他一个人,就算他如今能够号令一批尊级大能,他又能怎么样?

    他依旧不敌人心,依旧无法以一人之力,改变这疯狂的乱世。

    必须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巫铁站在黑云下,无数条雷光擦着他的身躯疯狂落下,此情此景,他简直犹如雷神降临,正在用狂野的天雷,清洗这污浊的世界。

    一条较大的旗舰爆开,十几名身穿道袍,举止神情疯疯癫癫的老道人冲了出来。

    他们大声笑着,一言不发的朝着巫铁就是一通猛攻猛打。

    青莲寺的秘传道法,甚至还有白莲宫、红莲寺的一些秘术,十几个老道人的修为惊人,每个人都达到了半步尊级的水准。

    巫铁手持黑剑,嘶吼着向他们冲了过去。

    一剑还一剑,一拳还一拳,一雷还一雷。

    虚空都几乎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一盏茶的时间后,十几条道人尸骸从天空坠落,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将即将丰收的田野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窟窿。

    巫铁身上隐现血迹,面对半步尊级大能,他也没能全身而退,毕竟是受了一点轻伤。

    站在半空中,在下方城池满城老幼崇拜的目光中发了一阵呆,巫铁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黑剑。

    “这或许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但是,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你们,就做不得。”

    “你们做了,就,承受代价吧!”

    kai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