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剑出。

    天地之间至凶至恶的屠戮灭绝之气爆发。

    黑色剑芒如暴雨,撕裂虚空,发出震耳欲聋的撕裂声,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道久久不会消散的黑色裂痕,撕开了一座座青玉制成的棺木,终结了棺木中那些道人的残生。

    一道道气息磅礴的先天灵光从棺木中冲出,他们想要遁走。

    但是巫铁通体黑白二色灵光缠绕,先天阴阳二气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十万多一点的先天灵光死死的禁锢在了虚空中。

    “尔等,还是被本王祸祸了罢!”

    巫铁神色严肃的看着这些散发出各色奇光异彩,躁动不安的先天灵光。

    “放心,将你们献祭给那些所谓的神灵之后,我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假借你们的力量和血脉提升实力。”

    “我自己闯的祸,我自己来收拾。”

    “而你们,实在是没有道理,再在这个世间苟延残喘。”

    “我不鄙视你们对死亡的畏惧,其实,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我也畏惧死亡,我也畏惧离别,对于那种永远消泯的大恐怖,我……其实也充满了畏惧。”

    “但是我鄙视你们为了对抗死亡,而牺牲其他人的行径。”

    “这种事情,你们做得,那么,我也做得……我们都是一样卑劣的罪人,我们都是一群,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恶棍。”

    “我比你们稍微好出一点点的就是,我选择的牺牲品,是你们这群罪人,恶棍,而不是那些无辜的黎民百姓。”

    “嚇,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话,就是形容此时此刻的我吧?”

    巫铁笑着,面庞上的笑容,掺杂了一种勘破了世情,勘破了虚荣的澄净明光。他在全方面的剖析自己的心,剖析自己的灵,追思自己过往短短的生命,思索未来自己将要的所作所为。

    ‘轰’的一声,地宫摇晃,邪异狰狞的祭坛发动。

    组成祭坛的十万根大妖妖骨,每一根妖骨上都有狰狞扭曲的妖符跳动,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在空中一阵交织缠绕,然后一团血色的粘稠的,散发出无穷尽恶念的妖火燃烧了起来。

    巫铁咬破舌尖,将自己的一点本命精血投入妖火。

    这座祭坛,当即就铭刻上了巫铁的烙印,这座祭坛,和冥冥中天地间的某些运转规律,顿时知晓,这次的献祭,巫铁是主人。

    所有的祭品换来的好处,都将归于巫铁一身。

    “开启。”巫铁一声长啸,十万多一点的棺木同时粉碎,露出了棺木中一具具血肉丰美,被地宫中的神奇布置滋养得宛如二八处子的道人身躯。

    “真是,好手段啊!”巫铁不由得啧啧赞叹。

    见了黄皮道人、红丹道人这些在外行走的青莲观半步尊级大能,巫铁还以为,青莲观的这些老祖宗们,一个个都是那般的枯槁,都是那般皮包骨的木乃伊形象。

    真正没想到,在这地宫中,因为这些青色晶簇不断的吸收天地元能,不断的萃取天地精粹,化为蕴藏了庞然生命力的青色汁液不断滋养,这些老怪物居然一个个丰润如斯。

    虽然他们体内的生命之火已经衰败到了极致,但是他们的这一具具身躯,却是鲜嫩水润得狠。

    看着下方煞气升腾的祭坛,巫铁莫名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杀戮无数的屠夫,正一脸狞笑的看着猪圈中一头头活泼可爱的乌克兰大白花……

    摇摇头,将脑壳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不合时宜的念头丢开,巫铁朝着那些悬浮在空中的先天灵光微笑“还请诸位老前辈,助后生晚辈一臂之力!”

    最上方,九团水缸大小的先天灵光中,一点纯金色的先天灵光厉声呵斥“你是武王巫铁……老道见过你的画像真影……你既然能得到燧朝三十六代先皇的圣旨,你当知道娲岛的存在!”

    “娲岛,维护人族运转规则,严禁人族自相残杀……你以老道等为祭品,逆天而行妄图突破尊级,你就不怕娲岛事后追究么?”

    巫铁沉吟了一阵,缓缓点头“你们做得,我也做得。”

    “娲岛的追究,我怕,但是,仔细想想,似乎也没这么严重。”

    “你们的所作所为,难道真的能瞒过娲岛?若是瞒不过,那么我击杀你们,以你们为祭品,有功无过。”

    “若是你们的所作所为,瞒过了娲岛,那么就证明,娲岛也不一定就能察知我的所作所为,我有何惧?”

    “再者,若是娲岛恪守规则,那么她们就一定没有尊级存在。既然没有尊级存在,我怕他们追究么?”

    “如果娲岛不守规则,娲岛也能派出尊级的存在,那么就证明,大家是一丘之貉,他们有脸追究我?”

    巫铁一番话,怼得一众青莲观的老道说不出话来。

    巫铁摇头笑道“再说了,之前诸位说,娲岛似乎,核心层中,也有人被邪魔侵染……想来,他们是无法对区区一个地字乙五号战场的变故,大动干戈来追查的了。”

    “所以,还请诸位,成全本王!”巫铁沉声道“请上路吧!”

    九团最高处的先天灵光同时怒吼“且慢……”

    一点纯紫色的先天灵光嘶声尖叫“武王,就算你要成就尊级,只要一千尊和你修为相当的半步尊级,就足以成功。你,你,你,你何以献祭我们所有?”

    那纯金色的先天灵光大声咆哮道“没错,武王,这里有我青莲观各代长老十万许……突破尊级,凝聚大道印玺,每一枚大道印玺,都要耗费海量的法力和本源精血。”

    “寻常人等,一次凝聚一枚大道印玺,就已经耗尽一切底蕴,必须常年苦修,恢复元气之后,再尝试凝聚第二枚大道印玺。”

    “你武王底蕴再强,你能一次凝聚两枚,甚至三枚大道印玺,就已经是极致的极致……三千人,你只需要献祭三千人,就足以让你突破尊级,且达到你当前所能达到的极致实力。”

    那纯紫色的先天灵光再次高呼“甚至你武王底蕴太强,你突破时需要的祭品比寻常人要多出数倍,一万人……你只要献祭最多一万人,就足以确保你的突破……你何苦和我青莲观结下死仇?”

    巫铁笑了起来“献祭一万人,就不算死仇么?”

    纯金色的先天灵光沉声道“献祭区区一万后生晚辈,算什么死仇?只要武王你不将老道师兄弟九人献祭了,青莲观绝对不会和武王为仇。”

    纯紫色的先天灵光大声道“不仅如此,若是武王肯放老道师兄弟九人一条生路,干脆让老道师兄弟九人,今天沾武王的光,借用这群后生晚辈突破尊级……老道愿意奉武王为主!”

    纯金色的先天灵光,还有另外七点先天灵光同时大吼“若是武王愿意让老道沾光,借用这群后生晚辈,就在今日突破尊级,老道等愿意奉武王为主。”

    十万青莲观老鬼同时哀嚎惊呼“老祖,不能如此啊!”

    更有脑筋比较清醒,自我封禁的年限较短的老道绝望高呼“完了,完了,老祖他们……已经修炼到了绝情绝性的天人之境,他们对我青莲观,再无香火情谊。”

    巫铁笑着摇头“原来如此,你们已经不是人了啊……啧。”

    淡然一笑,巫铁看了看四周。

    青莲观的护山大阵很是靠谱,逆转运行的护山大阵将地宫封锁得严严实实,一点声息都没能泄露出去。

    巫铁终于说出了自己最大的隐秘“听说,的确如此,在神明境底蕴越强,根基最深的修士,突破尊级时耗费越多,需要的祭品越多,但是突破后的实力就越强。”

    “嗯,本王修炼的是太古《元始经》,以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大圆满的大道境界入道。”

    “如此底蕴,如此根基,凝聚一枚大道印玺,敢问诸位先贤,本王需要多少祭品,才能凝聚一枚大道印玺?”

    十万多大声呼喝尖叫的青莲观老鬼同时闭上了嘴。

    九团最为庞大的先天灵光通体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过了许久,许久,那团纯金色的先天灵光才惨然笑道“哈,哈,哈,天绝我青莲观!”

    巫铁摇了摇头“不,青莲观绝于尔等自身……如果你们不爆发九王之乱,不将燧朝陷入绝境,就绝对不会激发我的杀戮之心。我会想别的办法,妖国也好、魔国也好、鬼国也好、怪国也好,哪怕艰难,我总会去尝试周旋一二。”

    “但是你们,做得太过分。”

    “你们做初一,我来做十五,仅此而已。”

    “诸位,请上路吧。废话不要说,本王还赶着有事情去忙活呢。”

    一声巨响,祭坛上妖火冲天,巫铁施展神通,青莲观诸位老祖的身躯连同先天灵光,就好像流星雨一样坠向了祭坛。

    无数老道嘶声惨嚎,他们纷纷发出绝望的诅咒,诅咒巫铁这般、那般、如此般、如是般。

    巫铁只是充耳不闻。

    他默默的运转功法,《元始经》中突破尊级,凝聚大道印玺的法门如流水一般在心头流淌而过,巫铁身后,一轮明月般玉碟虚影冉冉升起,三千条璀璨夺目的神光、八万四千条纤细苗条了许多的神光,同时在玉碟虚影上浮现。

    巫铁运转血气、法力、神魂之力。

    精气神三者合一,一缕精纯无比、极细极亮极柔韧的灵光在他体内缓缓滋生。

    这一道灵光刚刚生出,虚空中就有一股绝强的、不可违抗的恐怖压力出现,巫铁的身躯四周开始有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痕浮现,每一条裂痕中,都可见地水火风奔涌,都可见到一道道恐怖的身影出现。

    这些巨大的扭曲的身影,就是一条条灭绝性的大道法则凝聚而成,他们出现的根本目的,就是摧毁巫铁,毁灭巫铁,将这个敢于逆天而行的‘人族’碾成飞灰,从根本上让他彻底消失。

    巫铁浑身剧痛。

    这些毁灭身影出现的一瞬间,他的身躯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血肉粉碎如肉酱,五脏六腑几乎化为血肉,如此坚固的混沌骨,都在重压中发出‘嘎嘣’巨响,好些骨骼被碾成了粉碎。

    甚至大道熔炉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声,正在熔炼那些被收取的宝物的大道熔炉,体表突然有大量的裂痕浮现。

    就在这时候,祭坛上,三万多青莲观老鬼灰飞烟灭。

    巫铁身边的所有异象瞬间消失,他体内的那一道灵光骤然成型。

    ‘轰’的一声巨响,巫铁脑海中,残留的最后一点神胎痕迹彻底爆碎,一丝丝微弱的神魂之力彻底和身躯融合。

    在巫铁的神胎中,一点拇指大小的先天灵光浮现。

    那么微小的一点灵光,却释放出比之前巫铁万多丈高的神胎还要磅礴、还要明亮的灵光,照耀周身。

    灵光甚至透出体外,照亮了整个方圆千里的地宫。

    照亮了虚空,照亮了时间,照亮了天地间的大道。

    巫铁抬头,就看到虚空中,三千大道化为三千条浩浩荡荡的紫气横贯虚空,在三千紫气旁,八万四千条金光盘旋缠绕,和三千紫气一起,交织成一张大网,将整个天地彻底笼罩。

    但是巫铁也看到,在那三千紫气、八万四千金光内,有数量达到百倍以上的邪异灵光闪烁。

    这些邪异的灵光依附在紫气金光上,让紫气、金光的运转变得晦涩坚硬,更是无孔不入的渗入了虚空,渗入了时间,渗入了这一方天地的角角落落。

    巫铁没有犹豫,他迅速选中了三千条磅礴紫气中的‘时间’一道。

    体内凝聚的那一道灵光,迅速和时间大道相融。

    无数时间道纹缠绕而来,迅速的以这一道灵光为核心,无数道纹相互交错,一切都水到渠成的,一枚通体闪耀着神奇灵光的半透明印玺,开始缓慢的成型。

    以此同时,巫铁的神躯开始放出淡淡的光芒,精气神开始被疯狂的抽取。

    巫铁只觉神躯逐渐虚弱,双臂都变得没有了力气,随着时间道印的凝聚,一圈圈透明的时间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太初冕在欢呼,在雀跃,他主动从巫铁体内冲出,开始吸收巫铁体内荡漾出的时间涟漪。

    太初冕开始快速的旋转,他直接从虚空中汲取时间大道的精髓,快速的提升着自身本源。

    一枚枚精致的时间道符在太初冕表面浮现,这枚本源受损的古宝开始修复自身,而且在自身的基础上,不断向上突破。

    巫铁的皮肉似乎有点干瘪萎缩,他的气血在急速的消耗,但是很显然,这种消耗对巫铁没有太大的威胁。

    巫铁脑海中,那一点拇指大小的先天灵光开始膨胀。

    随着时间道印的不断生成,这一点先天灵光和虚空中的时间大道越来越近,他同样开始汲取时间大道的道韵精髓,从拇指大小逐渐成长到了海碗大小。

    紧接着,第二条极细、极亮、极韧的灵光在巫铁体内生成。

    巫铁毫不犹豫的,锁定了虚空中的空间大道。

    那种灭绝一切的气息再次浮现,但是这一次,恐怖的气息刚刚出现,祭坛上又有三万多青莲观老道化为乌有。

    第二枚空间道印开始顺利的成型。

    巫铁脑海中,先天灵光从海碗大小,膨胀到了人头大小。

    随后,第三条灵光生成。

    巫铁选择了‘雷霆大道’。

    kaiti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