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朝,东边。

    大地上一根根黑色的烟柱直冲高空,无数秃鹫和乌鸦在空中盘旋,因为吃了太多尸体,它们眼珠都变成了血色。

    地面上,连续多日啃食腐尸的野狗、豺狼,则是步伐蹒跚的在地上踉跄行走。

    它们中了尸毒,毒气在体内肆虐,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偶尔,会有一声凄厉的长啸冲天而起。

    一头,或者两三头幸运的野狗、豺狼,它们不知道从哪里沾染了一丝魔气,当即异变魔化,人立而起,变成了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恐怖魔物。

    人头兽身,兽头人身,或者半截身躯是人形,半截身躯是兽形。

    又或者皮肤崩裂,露出血淋淋的肌肉;或者全身血管凸起,犹如毒蛇在体表蠕动;或者干脆全身血肉崩落,只留下骨架在大地上快速游荡。

    一座被摧毁的城池中,几声微弱的人类哭喊声传来。

    空中的秃鹫、乌鸦,还有地面上的野狗、豺狼,又或者那些可怕的魔物就闻声而来。

    凄厉的惨嚎声后,整个城池就变得空空荡荡,死气沉沉。

    一道道黑色的风裹着淡淡的魔气,‘飕飕’有声的卷过大地。所过之处,好些弱小的魔物生成,它们仰天尖啸,好似在哭泣,又好似在为自己的魔化而欢喜流涕。

    六欲魔尊坐镇东边。

    在他们面前,是六尊实力与他们不相上下的魔尊。

    一颗硕大的骷髅魔,一片猩红的血海魔,一条漆黑的阴河魔,一团蠕动的瘴气魔,剩下两尊魔尊,一名是身穿白衣的秀士,一名是身披袈裟的大和尚。

    那秀士通体清洁雅净,气质儒雅飘逸,袖口绣满了白莲纹路,显然是白莲宫出身。

    而那大和尚身高三丈六尺,通体皮肤如金,气息威猛霸道,宝相庄严如佛陀降凡。

    这是两尊被魔国的大能以无上魔功度化,从燧朝叛变过去的魔尊,一名‘白莲魔尊’,一名‘红莲魔尊’——这是东方魔国某位老古董的深沉恶意,他故意用这样的名字,嘲讽白莲宫和红莲寺。

    这两位只要活着,对白莲宫和红莲寺就是莫大的羞辱。

    故此,放在六欲魔尊被巫铁掌控之前,这两位魔尊从来都是深藏魔国秘境,从不来东边参战。

    但是六欲魔尊投靠了巫铁,东方魔国实力大损,这两位魔国压箱底的‘心肝宝贝疙瘩’,也就随之参战。

    六欲魔尊化为人形,俨然是六名身穿各色长袍,生得颇为俊秀的中年男子。他们眼眸中魔光闪烁,阴狠无比的盯着对面的六大魔尊。

    这些天,他们是吃亏了的。

    东方魔国最老的两尊老古董,那颗骷髅魔和那片血海魔,居然亲自出动,多日纠缠,六欲魔尊是吃了大亏的。

    他们多少都受了伤,很是耗费了一些元气。

    “玄骨魔祖,我们真心不敢于你为敌,只是……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如今我们,受制于人,不得不在这里阻拦去路。”

    六欲魔尊同源而生,心念相通,他们六人同时开口,就好像一个人说话一般整齐。

    “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骷髅魔,即六欲魔尊口中的‘玄骨魔祖’‘咯咯’笑了起来,高有千丈上下,通体莹白如玉的硕大骷髅头左右摇晃着,七窍窟窿眼里不断喷出大片魔风魔气。

    “情分?你们这几个小屁孩子,和老祖我说情分?赫赫,当年还是老祖我亲自擢升的你们六个……你们本来只是六团欲念滋生的魔气,是老祖我亲自向太上魔祖献祭,让你们成就魔尊之位。”

    “你们,算是老祖我的魔崽子……不管你们有什么借口,什么理由,你们这些日子,挡住了老祖我的去路,这就是死罪哪!”

    “情分?从你们投靠人族开始,咱们就没什么情分了。”

    玄骨魔祖的话,很决绝,没有留丝毫的情面。

    那一片宽有七八里,绵延近千里的血海内传来古怪的‘汩汩’声:“老骨棒子,少啰嗦……干掉这六个反骨崽,吞了他们……桀桀,老祖我都在流口水了。”

    六欲魔尊眸子里凶光闪烁,齐齐盯了这片血海一眼:“血海魔祖,真心不给一条生路么?”

    血海魔祖体积骤然膨胀开来,伴随着巨大的风浪声,他的体积膨胀到了数百里宽,数万里长,漫天血光缭绕,滔天血腥气笼罩了方圆百万里的虚空。

    在这方圆百万里内,一座座燧朝的军城当中,无数燧朝子民一个接一个的软倒在地。

    他们的身体缓缓的渗出粘稠的血水,随后一滴滴血水不断的飞上天空,迅速向着血海魔祖的本体涌了过去。

    任凭那些军城中的燧朝将领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开启城防大阵,这些军城的确也已经将城防大阵开启,但是没用……在血海魔祖的滔天魔威下,大片大片的军民不断倒地,不断有人彻底化为血浆飞上天空。

    六欲魔尊同时骂了一句人世间所能想象的,最为恶毒的脏话,然后化为六条奇光向血海魔祖扑了上去。

    巫铁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必须协防东边,严禁魔国大军长驱直入,严防魔国大军祸乱燧朝腹地。

    如果六欲魔尊不拼命……巫铁不会饶过他们。

    作为魔尊,他们绝对不会怜悯燧朝的子民,但是作为魔尊,他们对自己的性命看得极重。

    所以,必须拼命!

    “做掉他们!”玄骨魔尊冷哼了一声,张开嘴喷出了无数条形如骷髅的魔光,呼啸着围住了六欲魔尊。

    其他四位东方魔国的魔尊齐齐应诺一声,一条阴河,一片瘴气,一个秀士,一尊和尚,四大魔尊齐齐出手。

    漫天魔光闪烁不定,地面上,一座座军城中,大量的民间运输舰船腾空而起,装载着无数平民向西边逃窜。

    魔国大军步步紧逼,六欲魔尊只能勉强抵挡,燧朝的东边边军同样挡不住魔国大军,他们一路上,已经舍弃了上万座大小城镇,如今他们还要舍弃更多的城池,舍弃更多的领土,甚至是舍弃更多的平民。

    “陛下啊!”就在十二位魔尊鏖战的正下方,一座巨型军城的城头,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将军手持长刀,仰天怒吼悲鸣:“燧朝的列祖列宗啊……你们开开眼吧!”

    自燧朝先祖布下薪火相传大阵以来……四方的妖魔鬼怪,何曾将燧朝逼到过这种程度?

    这些在战场上厮杀鏖战了一辈子的燧朝老将们,他们心中,都隐隐察觉到了一种绝望。

    一场灭顶之灾就在袭来,而他们……却无能为力。

    高空中,那尊身高三丈六尺的红莲魔尊突然低头,在百忙之中,他向下方的巨型城池轰出了一掌。

    方圆三百里的一只黑色魔掌从天而降,通体黑烟缭绕,隐隐有亿万的群魔在齐声唱诵扭曲的经咒。

    一掌落下,整个军城顷刻寂灭。

    城池成灰,军民成灰,一道道神明境高手陨落后的光柱冲天而起,红莲魔尊疯狂的大笑着,随手丢出了一座通体漆黑的祭坛。

    “至高无上的太古魔祖啊,收下小魔的祭品,然后……给我力量!”红莲魔尊仰天狂啸,他头顶一枚拳头大小的黑漆漆的魔道道印喷放出无量魔光,黑漆漆腐蚀力极强的魔光落在地面上,大地当即凹陷了百多丈深。

    一道道光柱被祭坛吸纳,然后红莲魔尊躯体一阵蠕动,他的头顶隐隐有第二枚道印的虚影浮现。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魔国的好崽子。”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齐声狂笑欢呼。

    一声凄厉的冷哼声传来,六欲魔尊突然动用了极大威力的魔咒。

    正在凝聚第二枚道印的红莲魔尊身体一抖,‘哇’的一声吐出了大量漆黑的血水,庞大的身躯径直从空中落下,头顶正要成型的第二枚道印‘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

    红莲魔尊怒极而笑,他重重的落在地上,抬头看着漫天乱闪的魔光,声嘶力竭的笑道:“阻我道途,这是死仇!六欲魔尊,今日,佛爷要降妖除魔!”

    ‘降妖除魔’四个字刚刚出口,一尊身高一丈六尺,比例完美的身躯就突兀的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降妖除魔?谁是妖?谁是魔?”

    空中,玄骨魔祖的大嘴里,一柄黑色骨片磨制而成的奇形弯刀呼啸而出。长有千丈、宽有百丈许、薄如蝉翼的巨型弯刀重重的劈在了六欲魔尊其中一尊的身上。

    一声惨嚎,这尊魔尊硬生生被切下了五分之一的魔光。

    血海魔祖疯狂的翻滚着,滔天血浪当头落下,就要将那切割下来的魔光吞下。

    一口喷吐着滔天烈焰的熔炉凭空出现在六欲魔尊头顶,漫天赤红色的火光从熔炉中呼啸而出,好似天河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天河的河水化为滔天烈焰倒卷而下。

    这火,何其凶恶。

    除了那一团燧火,更有太阳火,太阴火,天空火,地下火,石中火,木中火,水中火,虚无火……诸般天地之间的神炎灵炎魔焰鬼火妖焱等等,应有尽有。

    这是巫铁将火之大道凝成大道印玺后,自然而然诞生的能力。

    这一方天地之间,只要是姆大陆这一方世界自然存在的火焰,巫铁信手招来,而且是随意驱遣,无不如臂使指、运转自如。

    滚滚火焰当头落下,顷刻间将血海魔祖的身躯包裹在内。

    血海魔祖发出一声低沉的冷哼:“区区火焰……就算是火之大道,又能奈我何?”

    血海魔祖冷笑,疯狂的冷笑。

    庞大的血海中,六枚通体猩红,隐隐有黑色魔纹闪烁的大道印玺浮现。

    这就是东方魔国最强大的两位魔祖宗的底蕴,六枚大道印玺,放在西方妖国,也只有老疙瘩这一尊老怪物有这样的实力,老锯子和另外两个老家伙,比起血海魔祖还要差了一截。

    而玄骨魔祖,他的修为比血海魔祖更是深不可测。

    血海魔祖的六枚魔道印玺,尽是和血肉、灵魂、吞噬、腐蚀、寂灭、黑暗相关,邪气冲天,煞气恐怖。

    六枚道印一出,巫铁祭出的火焰顿时光焰黯淡,就连大道熔炉都莫名的浮现出了一丝黑气。

    “来得好啊!”巫铁放声大笑。

    一不做二不休,巫铁将自身凝聚的十颗道印同时放出,神光璀璨,光芒耀目,十颗道印浮现,阴阳大道、时空大道、五行大道,连同最后一门雷霆大道同时发威。

    至阴至阳,都是邪魔克星。

    时空大道,也都高深莫测。

    五行大道,乃是天地根本。

    雷霆大道,最擅扫荡群魔。

    巫铁刚刚凝聚大道印玺,在对天道法则的驾驭程度上,他显然不如血海魔祖这等多年的魔道巨擘。

    但是巫铁的十颗道印选择得极其合理,这十门大道融合在一起,几乎就能组成一个小世界的雏形。

    十颗道印遥相呼应,纯正恢弘的天道威压落下。

    血海魔祖也是全力催动六颗魔印,怪叫连连的疯狂反扑。

    巫铁身体微微一晃,他体内五成法力顷刻燃烧殆尽,十颗道印瞬间爆发出无法直视的强光。

    与此同时,他直接沟通了六欲神魔的心神。

    六欲神魔齐声嘶吼,他们骤然化为六张扭曲狰狞的庞大面庞,张开大嘴,朝着血海魔祖庞大的本体各自喷出了一道数里粗细的魔光。

    “天魔焚身法!”血海魔祖又惊又怒的嘶吼了起来。

    天魔焚身法,这是东方魔国最狠戾的拼命魔功,一旦施展,六欲魔尊起码要损耗上万年的苦修,更是伤伐本源,不悉心修养数千年,根本不可能恢复元气。

    魔道之人最是自私不过,血海魔祖做梦都没想到,六欲魔尊会为了配合巫铁,使出这种拼命的招数。

    因为没想到,所以没法防范。

    六道魔光呼啸着落下,当即在血海魔祖身躯上破开了六个巨大的缺口。

    血海魔祖的气息骤然滑落大半,六颗魔印光芒变得黯淡了许多,巫铁承受的反噬之力也骤然下降九成以上。

    黑剑呼啸而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剑芒笔直的划了过去。

    从血海的这一头到血海的那一头,巫铁一剑将血海劈开。伴随着血海魔祖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庞大的血海被一剑劈成了两片。

    挥剑的同时,巫铁左手握拳,一拳轰穿了红莲魔尊的胸膛。

    巫铁如今的修为,比起血海魔祖的确有所不及,但是相比红莲魔尊,巫铁强出了太多……太多。

    红莲魔尊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怒吼,然后嘴里不断吐出黑金色混杂的粘稠血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