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怪国,彻底平定。

    北国的核心区域,一片绵延千万里的冰山群中,巫铁站在一座晶莹剔透的寒玉山顶。

    在他身后,站着一群身躯透明,发色银白,身姿窈窕,面容绝美的少女——这是这座寒玉山自然孕育的怪异族群,冰女一族。

    在北方怪国,冰女一族算是异类中的异类。

    身躯冰冷,灵智冰冷,常年静默如冰雕,就这么傻呆呆的杵在冰天雪地中,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纹丝不动,浑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若无外人碰触,她们能这么傻站着直到地老天荒。

    但是她们的天赋极其可怕,她们的身躯比世间好些极阴之力还要阴冷许多,就算普通先天灵宝碰触到她们的身躯,都会被冻成碎片。

    所以整个北方怪国,也罕见那种不知道死活的怪异来招惹她们。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座冰山群中的寒玉山,已经孕育出了数千冰女。她们与世隔绝,长年累月站在这里发呆。

    这是一个对外界绝无危害,但是似乎对这个世界也没什么用处的族群。

    所以巫铁没有像其他怪异一样,扫平她们,而是将她们纳入了武国的军队序列,将她们编成了一支特殊的军队。

    话说,这些冰女也只是性情冷漠了一些,对万事万物天生的不感兴趣而已。但是她们毕竟萌发了灵智,对于生死依旧有着极大的恐惧。

    当巫铁带着沙君、刺皇降临寒玉山,说出了‘不降则死’四个字后,冰女的首领,就毫不犹豫的带着所有族人投靠了巫铁。

    “沧海,归你了!”巫铁向沧海道人拱了拱手。

    沧海道人笑着,一颗沧海神珠跳跃而出,方圆千万里的冰山群,连同正中这座最主要的寒玉山,以及山底下的几条阴气浓郁的地脉,都被这颗沧海神珠一口吞下。

    沧海神珠中充斥着浓郁无比的先天水灵之气,沧海道人又凝聚了阴之道印,先天水灵之气随时转化为源源不断的先天至阴之气。

    沧海神珠绝对是这些冰女繁衍生息的最佳腹地。

    在这北国,这座寒玉山大概要一千年才能孕化一尊冰女,但是放在沧海神珠中,得到无穷无尽的水灵之气、至阴之气的滋养,大概三五年就能有一尊冰女诞生。

    这些冰女天生就有相当于神明境三五重天的实力,更兼身躯冰冷无比,能够直接冻碎普通的先天灵宝,她们的寒冰吐息更能冻结万物,化万里疆域为冰雪之国。

    这等战力,何其强横?

    三五年就能增加一尊神明境三五重天的冰女,武国的那些世家豪门,他们的精英子弟修炼速度才多快?

    除开冰女一族,整个北方怪国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怪异,他们和血肉生灵无法沟通,无法并存,他们的天性中充斥了一种漠视其他生命的本能。

    所以,在沙君和刺皇的辅助下,巫铁将这些因为大道法则扭曲,而被诡异生出的怪异,全部扫平。

    悬浮在半空,巫铁眉心法眼张开,茫茫混沌神光向着四面八方望了过去。

    法眼视野中,南边已经是一片清明,东边和西边,有滚滚煞气冲天而起。

    巫铁盘坐在了半空中,收摄心神,全身心的投入了到了一种玄奥的境界中,他手指急速掐动,开始默默计算他如今收集到的各种条件,开始卜算整个燧朝的未来。

    曾经,巫铁得到太古龙王敖敕的馈赠后,他曾经在一座小树林中,尝试过卜算之道。

    所谓卜算,就是用尽可能多的信息,按照天地法则的运转,计算某件事物、某个生命体,或者某个族群,乃至某一方世界未来的诸般可能。

    燧朝大陆相对于整个姆大陆而言,只是微乎其微的一个小地方。

    燧朝的局势,四方敌国的局势,巫铁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武国的秘谍、耳目汇报上来的信息,如今都在巫铁心中纠缠成了一团。

    剥丝抽茧,一点点的梳理自己得到的情报。

    此刻的巫铁,他的修为比当年刚刚得到沧海神珠等馈赠时,强大了何止万倍?

    那时候的巫铁,他还只能勉强计算方圆十里地内,一个小山林中那些飞鸟、草蛇之类小生物未来数日的命运轨迹,但是现在……整个燧朝的运势,在巫铁心中宛如掌心观纹,清晰无比。

    “原来,我已经是整个燧朝最重要的核心。”巫铁喃喃道“当燧朝风氏家族,已经无力掌控整个燧朝时……我取而代之,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我,能做得比风氏皇族更好么?”

    一旁的六欲魔尊齐齐尖叫起来,一个个谄媚无比的笑着“唉哟,陛下,您若是成了这燧皇啊,一定是燧朝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圣君,天下还有比您更合适的么?”

    “以您的英明神武、英敏睿智,唉哟……”

    魔,就是魔,六欲魔尊本身又是人之欲念滋生的魔,他们这溜须拍马的本领,啧……天生的!

    巫铁轻轻的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滚远点,本王还没昏庸到听你们马屁的地步。”

    六欲魔尊轻轻笑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嘴贱的,轻声咕哝道“迟早的事情,人,还有不听马屁的?”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抽着,六欲魔尊身体一哆嗦,急忙化为六条魔光跑得远远的,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儿动静。

    “啧,你们还巴望着本王入魔不是?”巫铁指着跑出老远的六欲魔尊冷笑“本王若是入魔,第一时间吞了你们……”

    六欲魔尊齐齐打了个寒战,他们一个个同时念诵佛号“阿弥陀佛,谁敢让陛下您入魔,那就是我们生死仇敌……陛下,您还是……好好的做一个人吧!”

    短短数月时间,魔国被重创,鬼国被灭种,怪国如今已经成了一片空地,六欲魔尊他们,实实在在的对巫铁的手段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巫铁如果入魔,呵呵,以魔尊们凶残狠戾的心性,那六欲魔尊当点心,实在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啊!

    所以,巫铁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人族明君吧!

    入魔什么的,玩笑,实在是玩笑。

    轻轻的敲打了一下六欲魔尊,巫铁抬头看向了东方魔国的方向。

    如今燧朝的外患,就剩下东方魔国和西方妖国了。

    魔,妖。

    这是两种迥异的存在。

    妖族,可以称之为妖族,他们是血肉繁衍,有血脉继承的生命族群。

    而魔,他们有时候,并不能用‘魔族’来形容。或者说,燧朝东边的这群魔,他们并没有形成一种‘族群’的关系。

    他们仅仅是沾染了魔气,堕落衍化成的魔物。

    比如说,血海魔尊,他的本体就是一片污秽狠戾的血水,你让他如何繁衍后代?

    所以,妖族有生命体固有的一些缺点,一些本能。

    而魔,你无法根据他们存在的样式,推算他们未来的所行所止。

    “老疙瘩他们,会按兵不动。”巫铁低声咕哝道“但是玄骨魔祖、血海魔尊,还有那阴河、瘴气、白莲花……五位魔尊,他们会做什么?”

    站在一旁的红莲魔尊瓮声瓮气的说道“他们会,献祭整个魔国,换取一批魔尊。”

    红莲魔尊沉声道“我魔国,只要魔尊不死,则魔国不灭。因为只要魔尊永存,迟早有其他生灵堕入魔道,演化为新的魔。”

    “他们,应该已经在准备制造新的魔尊了。”

    “如果不能在燧朝掳掠到足够的祭品,那么对魔国的那些大小魔头下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红莲魔尊说得很‘理所当然’。

    巫铁缓缓点头,他坐在半空中,继续按照自己得到的消息进行推算。

    一日后,最新的消息传来。

    西方妖国,四大资历最古老的妖尊,老疙瘩、老锯子、老榔头、老网子全部现身,他们收拢了妖国六成以上的大小妖族,向西方收缩,远离燧州边境近百万里。

    无数妖族驱动掳掠的人族工匠,正在紧急的建造各种军城防御,摆出了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

    甚至,猪刚鬣他们派出去的耳目,已经打探到了四大老妖喊出的口号——为妖族的生死存亡,不惜死战。

    而东边魔国传来的消息则是,无数魔头正在朝着玄骨魔祖的老巢白骨山赶去。

    在两大魔祖的联手号令下,没有任何一个魔头敢于违反命令,所有魔头蜂拥而至,整个魔国的大小魔头,如今都聚集在了白骨山周边。

    魔头们绵延千万里,犹如黑压压的潮水,漫天、满地都是稀奇古怪的魔头。

    他们聚集在白骨山周边,弄得魔气滔天,滚滚煞气化为一道道黑烟直冲高空,百万里外都清晰可见。

    “去东边。”巫铁沉声道“西边妖国,还有分说的余地,但是东边魔国,他们怕是要和我们决死战。”

    巫铁相信,东边魔国的五大魔尊,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这边的消息。

    踏平了鬼国,扫平了怪国,巫铁如今手下可以调动的尊级战力超过二十,其中更有沙君、刺皇这样的强力老怪存在。

    妖国四大妖尊选择了固守,而魔国的老魔们,选择了玩命。

    这就是妖和魔的区别所在。

    “不过,这也给了我们一次性解决魔国的机会。”巫铁笑看着沙君和刺皇“可不用这么辛辛苦苦的耗费时日,一点点的扫平魔国疆域了。”

    沙君和刺皇呆愣愣的看着巫铁,沉声道“自当效力……”

    顿了顿,沙君冷哼了一声“那血海魔祖,老夫正好是他的克星。管他那血海如何威势无穷,掺了沙子进去,他那血海也就变成泥浆,他还能做什么?”

    巫铁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东方魔国,白骨山,一如其名,这是一座用皑皑白骨堆积的巨型山峰。

    无数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白骨堆积在这里,日夜受天地元能滋养,日夜被玄骨魔祖的魔气灌注,这里的每一根骨骼都白得惨然,白得邪气。

    玄骨魔祖坐在白骨山的顶部,脚下就是一座造型诡秘的祭坛。

    血海魔祖飘浮在玄骨魔祖的身边,血海涛涛,不断发出巨大的波涛翻卷声,更有无数凄厉的惨嗥声从他血海中不断传来。

    一条阴河,一片瘴气,还有出身白莲宫的那位儒雅文士站在白骨山的半山腰上,冷眼看着他们下方站着的一排近百名高高矮矮、奇形怪状的巨魔。

    这些巨魔,哪一位都堪称魔国的一方霸主,乃是魔帝巅峰级的存在。

    他们只是欠缺一个契机,就能突破尊级。

    这个契机,以往他们是没这个机会的,玄骨魔尊和血海魔尊,小心的控制着魔国尊级高手的数量,唯恐下面的尊级魔崽子太多了,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魔,本身就是极度自私的存在。

    但是今日,当鬼国和怪国那边的消息传来后,两大魔祖选择了献祭整个魔国无数魔头,成就这近百名魔帝,让他们化为魔尊。

    在他们心里,还有更加凶厉的计划。

    眼眶里闪烁着诡谲的魔焰,玄骨魔祖嘶声叫道“尔等,向老祖我,还有血海魔祖,献上忠诚,就能成就魔尊……尔等还不速速放开先天灵光,还等什么?”

    一尊身躯庞大,形如巨石堆成的石巨人的巨魔重重的上前了一步“还请两位魔祖发誓……”

    一道魔光当头洒下,将这石巨人轰成了粉碎,连带体内一点先天灵光都轰得烟消云散。

    “嗯,下面,再来一个实力差不多的……这厮不愿享受这大造化,那就换人来……我魔国,还缺了他这个傻大个么?”

    数十名实力相差仿佛的魔帝从浩浩荡荡的魔头海洋中冲了出来,他们嘶声尖叫着,疯狂的相互厮杀,只求抢到这空出来的一个名额。

    短暂的一刻钟后,一尊最终获胜的,生了三头六翼,造型狰狞的魔龙落在了半山腰,他毕恭毕敬的向玄骨魔祖行了一礼,恭声道“老祖,孩儿愿意……”

    这魔龙自行裂开头颅,一点水缸大小的先天灵光飞出,任凭玄骨魔祖在其中留下了操控生死的禁制。

    半山腰上,一个个挑选出来的魔帝目光闪烁,一言不发的纷纷依法施为。

    两大魔祖聚集了这么多的魔头过来,这献祭之事已经成了定局,再无阻止的机会。不从,则死,那么,还是暂时从了吧。

    至于说献祭之后……

    大家都是魔,谁不知道谁呢?

    kaiti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