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混在一众巫族老祖当中,同样站在了祭坛上方。

    他们身躯魁伟,散发出强大的生命气息。

    三兄弟神色复杂的,回头看了巫铁一眼。

    巫铁向三位兄长点了点头,微笑不说话。

    另有近百名精挑细选出来的,修为最强,禀赋最佳,巫族血脉激发程度最高,而且平日里已经展示出了强大天赋神通的巫族儿郎走了出来,被巫铁纳入了沧海神珠。

    以巫铁如今的修为,催动太初冕,为沧海神珠内部时间加速,提升人的修炼进度,一次百人已经是极限。

    实在是,因为巫族巫阵的存在,这些巫族老祖也好,巫金这些巫族兄弟也好,他们哪一个的底蕴都比风熵、风苼这样的所谓的‘燧朝天骄’强出了许多。

    底蕴越强,巫铁为他们加持时间加速,消耗就越大。

    以巫铁如今的修为,一次维持百人的时间加速,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但是明显的,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他们调集了整个魔国的所有大小魔头来充当祭品,这是何等庞大的祭品数字。

    按照巫铁的估算,倾尽魔国所有魔头献祭,可以凝聚道印、踏足尊级的人数,就算裴凤、巫金他们的底蕴再强,也绝对不止区区百人。

    一边催动太初冕为沧海神珠内的百名巫族兄弟加持,巫铁一边抬头看向了虚空中正在争斗的那四位老怪、老魔。

    “玄骨魔祖、血海魔祖,他们还动了别的心思吧?”巫铁喃喃自语,将他推算出的一些结果说了出来“他们,应当是想要,借助献祭之机,提升自身修为?”

    “不管他们究竟是如何想,总之,他们献祭,我们得利……这是最好的结果。”

    巫铁盘坐在半空中,默默催动太初冕,一如之前那般,不断切割四周虚空,强行抽调天地元能,为沧海神珠灌注天地元能,提升这一批巫族儿郎的修炼速度。

    ‘嗡’的一声巨响,天地一阵剧烈震荡。

    老铁不愧是积年的……老铁……巫铁到现在都没弄清,老铁在巅峰之时究竟有多强。

    总之,老铁第一个凝聚出了一枚道印,那是一枚通体寒光闪烁,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杀伐凛冽之意,让人望一眼就觉得浑身剧痛,好似被人当面劈了一刀的可怕道印。

    ‘杀戮’之道。

    老铁凝聚的第一枚道印,居然不是他在大泽州雨林中得到的太古大鹏明王和孔雀明王的阴阳五行传承,而是他自身本来就拥有的‘杀戮’之道。

    ‘杀戮’道印凝成,老铁的气息也变得凌厉难当,他低沉的咆哮一声,好似一声枪鸣直冲虚空,硬生生在天空的浓云中冲开了一个直径百丈的透明窟窿。又一枚光芒流转的猩红道印凝成,虚空中好似响起了无数战士的疯狂嘶吼声。

    这是‘战’之道印,和沙场杀伐有关的道印。

    老铁通体鼓荡着磅礴的气机,他的气息惊人,震得整个白骨山都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

    一,二,三,四,五……

    老铁最终一直凝聚出了十二枚道印,比巫铁还多了两枚。

    其中有阴之道印、阳之道印、五行道印,除此之外,另外五颗道印,尽是和杀戮、战争、杀伐、死亡、不朽有关的道韵。

    因为这五枚道印的存在,老铁的气息变得无比的凌厉,他整个人都好似变成了一杆染满了鲜血、铁骨铮铮的钢枪,体内不断有‘锵锵’鸣叫声传来,通体煞气升腾,让人望而生畏。

    让巫铁惊怖的是,老铁的阴阳五行道印和巫铁一般,都是刚刚入门。

    但是他的那五枚和战争杀戮有关的道印,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迅速凝实,一成、两成、三成……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老铁凝聚的五枚战争杀戮相关的道印,硬生生达到了五成的掌控程度。

    尊级,五重天!

    老铁一步步的朝着巫铁走回,通体煞气萦绕的他昂着头,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

    “嘿嘿,被老子吓住了吧?这才哪是哪啊?要不是老子本体被打了个稀烂,要不是老子这具身子骨打磨得不够,老子直接将这五枚道印回复到尊级大圆满,小铁你信不信?”

    巫铁和身后的几位鬼尊目瞪口呆的额看着老铁。

    过了好一阵子,巫铁才向老铁挑了一根大拇指“您是大爷,您说了算……老铁,你当年,到底有多强?”

    老铁眸子里闪过一抹茫然呆滞的光芒,他呆了呆,摇了摇头“脑子被打坏了呢,忘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反正,老子当年,很强,很强,很强……”

    顿了顿,老铁自嘲的笑了起来“不过,再强也没用……嗯,当年……老子还是没用啊!”

    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老铁沉声道“当年,老子虽然比现在还强,但是那时候,老子没有这个造化,没有能完成混沌变,没有能拥有一具血肉之躯。”

    “如果那时候,我能有一具真正的血肉之躯……或许……”老铁的语气很复杂“可是那时候呢,老子掌握的所有知识,都是纯粹为了杀戮,纯粹为了战争……”

    “而混沌变,需要的可不是杀戮和战争,而是阴阳五行变化,而是天地生死造化。”

    “可惜了……不过,也好啦。”

    老铁笑着,轻轻一拳轰在了巫铁的肩膀上“现在,老子过得也不错。”

    扛着枪,老铁挺直了腰身,站在了巫铁的身后,他沉声道“小家伙,继续努力,让老子看看,你这小子能逆天到哪一步……哈,现在老子比你强,总算,不用在你小子手下白吃白喝了。”

    巫铁笑着,反手一拳轰在了老铁的胸膛上。

    “你何曾,白吃白喝?胡说八道!”

    老铁放声大笑,然后他取出了一缸三百斤装的烈酒,一巴掌拍开缸封,连美酒带灰泥的,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

    “这种有血有肉的感觉,老子喜欢!”

    一口干掉了三百斤烈酒,老铁一家伙将酒缸摔在了地上,然后满足的拍了拍肚皮。

    在老铁之后,巫狱等一众巫族老祖,他们体内纷纷爆发出一股股庞大的、新鲜的、宛如老树发芽的蓬勃生机。他们的身上,一层层死皮不断脱落,他们的模样迅速变得年轻。

    那些干瘪、佝偻,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的巫族老祖们,他们的身躯急速的丰满起来,充实起来,他们挺直了佝偻的腰身,身后隐隐有一尊尊太古巫魔的虚影浮现。

    祝融,共工,夸父,刑天,后土,玄冥,风伯,雨师……一条条天地自然大道不断的浮现。

    一枚枚道印不断凝聚,巫族老祖们,最少每人都凝聚了两枚道印以上,最多的一位老祖居然凝聚了五枚道印,然后体内的精气神快速消耗,他们已经无力再凝聚更多的道印。

    巫铁身后的几位鬼尊眼角直哆嗦。

    巫族的这些老祖,他们的底蕴也着实可怕,几位鬼尊当年,踏足尊级时也只能凝聚一枚道印,后来是逐渐修炼,不断补充消耗的本源,这才继续凝聚出了其他的道印。

    巫族长老们,最少都能凝聚两枚道印……这都是一群真正的老怪物啊。

    更让这些鬼尊头皮发麻的是,这些巫族长老自身凝聚了道印之后,他们体内突然传来呐喊声,多则三人、少则一人,他们体内分别有三尸分身跳出,这些三尸分身也同样凝聚了道印!

    一道道大道印玺凌空悬浮,散发出恐怖的尊级威压朝着四面八方滚滚扩散。

    “哈哈哈!”回复了青春岁月,平均身高将近两丈,身躯魁梧犹如金属雕像的巫狱等人仰天长笑,滚滚声浪震惊万里。

    “老祖们速速离开,下一波正等着呢。”巫铁急忙大吼,打断了这群老祖宗的情绪发泄。

    巫狱等人迅速停下笑声,身体微微一晃,近乎瞬移般飞到了白骨山的四面八方,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此刻,白骨山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何等重要,巫族的这群老家伙根本不用人家说,自己心里雪亮的。

    一旦这些献祭的魔头,全都被转化为巫族的底蕴,则巫族的未来……

    想到这光辉前景,巫狱等在棺木中自我囚禁了不知道多少年,一直在苟延残喘的老家伙,不由得浑身寒毛直竖,一个个激动得差点昏厥过去。

    所以,此刻哪怕是一只蚊子敢要靠近白骨山,他们都要用最恶毒的巫咒,将那蚊子的九族给咒得灭绝了。

    裴凤、血狱、巫金、巫银、巫铜凝聚道印的速度略慢一点。

    毕竟对天地大道的感悟,他们还年轻,比不上巫狱这帮老头子。但是在巫狱他们凝聚第一枚道印后,裴凤、血狱他们五个也开始突破。

    一枚枚道印在他们头顶浮现,磅礴的尊级威压席卷四方。

    巫铁释放了沧海神珠中的第二批巫族儿郎,让他们站在了祭坛上,他们同样开始突破。

    第三批巫族儿郎被纳入了沧海神珠,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吞下了一大包补充心神消耗的大道宝丹,勉强回复了一点精神,然后继续全力催动太初冕。

    如此,半个月后。

    西方妖国,无边莽山深处。

    自南向北,一座异常坚固的防线上,驻扎了无数的大妖小妖。

    一座座高有数千丈的大山,硬生生被金属汁液浇铸成了一体,变成了一条从南向北长有数千万里,宽达数千里的坚固城寨。

    整个西方妖国无数的妖帝、妖王、巨妖、大妖齐齐动手,硬生生累死了大半被他们掳来的人族工匠,更是累死了数以百亿计的普通妖众,这才在短短数月内,修成了这么一座庞大不可思议的城寨。

    城寨上,一条条粗陋、但是无比巨大的符文犹如巨龙游空,散发出蛮荒原始的磅礴妖气。

    在这股庞然波动的震慑下,除非是神明境七重天以上的修为,而且必须是‘天神’以上,也就是以十门以上大道法则入道的,神明境七重天以上的修为,才能在这城寨附近飞行。

    除此之外,什么地神、人神、劣神等等,都只能乖乖的步行。

    至于神明境以下的修士,不要说靠近这座城寨,就是远远的多看几眼,都有可能被城墙上歹毒的禁制弄得五劳七伤、精血大损。

    包括摩云鹫王在内,数百妖帝站在城寨上,脸色变幻莫测的眺望着东边的动静。

    “真……打?”一头膘肥体壮的白毛虎摇晃着硕大的脑袋,低声的咕哝着“拿我们的草根树皮,换他们的绫罗绸缎,这种好日子不过……真拼命啊?”

    “可不是么……拼命,干嘛拼命?要是和人族和谐共处,老子现在正在洞府里,喝着女儿红,搂着家里的老婆娘快活呢?”一头体型魁梧的野猪精咬着牙抱怨着“现在呢,累得半死,一滴酒水都没有,还要拼命!”

    狠狠一跺脚,长达万里的城寨都剧烈的晃了晃,这野猪精抱怨道“家里的几个老婆娘,刚给老子生了八窝猪崽子……老子若是死了,这些猪崽子,不得被人做成烤乳猪啊?”

    “不打,你们对那四位老祖宗去说啊!”摩云鹫王阴恻恻的说道“有种,你们去说吧!”

    数百妖帝没一个吭声的,他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没人敢发出一点儿声响。

    ‘咚’的一声巨响传来。

    东边天空中,大片浓云被撞得粉碎,随后一个巨大无比的暗金色龙头从碎云中探了出来,武国那条巨大的,万多丈长短的武舟喷吐着烈焰强光,在超过十万条大型战舰的簇拥下,慢悠悠的朝着西方妖国急就章赶出来的这条城寨防线飞了过来。

    巫铁站在武舟的龙头上,笑吟吟的看着城寨上的众多妖帝。

    “不要说本王欺负你们,来,你们挑三百二十八个最强的人出来,本王这里也出三百二十八人,大家一对一的较量……”

    “若是你们能赢了一半的场数,本王转身就走,不仅如此,本王以后年年纳贡,月月上供!”

    “但是你们若是连一半场数都赢不了,呵呵,那就不要怪本王心狠手辣了。”

    摩云鹫王眸子里精光闪烁,他沉声道“武王此言当真?”

    巫铁摊开双手“比真金都真!”

    摩云鹫王厉声道“好,那,可请武王将你麾下出战之人请出,让我们兄弟们也见识见识。”

    巫铁微微一笑,挥了挥手。

    老铁、裴凤、巫狱等人鱼贯而出,三百二十八名新晋的尊级大能站在半空,同时释放出澎湃的尊级波动。

    城寨中,群妖足足沉默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随后,摩云鹫王丢下手中兵器,‘咚’的一声跪在了城头上“甭废话了,降了!”

    数百妖帝一声不吭,同时跪倒在城墙上。

    “那四个老怪物,要死,他们去死吧……”那膘肥体壮的白毛虎帝大声咒骂着“老子只管过好日子就行!”

    kai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