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如水波涟漪,四处散开。

    巫铁直接出现在乌头面前,坐在地上的乌头,倒是和站着的巫铁差不多高,两人正好面对面的正视对方。

    直勾勾的对视了一阵,乌头低沉的咆哮道“如果你还有一个战士应有的骄傲,和我公平一战!”

    巫铁笑了笑,头顶十颗道印浮现。

    恐怖的大道压力席卷四方,乌头闷哼了一声,鼻孔里猛地喷出了大量的血水。

    只是轻轻一压,乌头浑身血管都被压得崩裂。

    所幸莲影所说的大补药剂,不是虚言,庞大的压力在体内化为滚滚热流滋养肉身,刚刚崩裂的血管急速愈合,反而比之前又强韧了不少。

    “你!”乌头瞪大眼睛,愕然盯着巫铁。

    过了许久,乌头才低下头,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人族,怎么可能呢?”

    眸子里血光一旋,乌头骇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巫铁大声嚷嚷“你既然是用诸神的秘术,向诸神献祭后,才突破的神王境……那么,跪下,蝼蚁!”

    ‘嘭’的一声巨响,巫金冲了上来,一脚踹在了乌头的脸上。

    乌头鼻梁崩碎,满口大牙炸成了无数细小的渣滓喷得满地都是,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出去了百多丈远,一头撞碎了大殿的墙壁,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外面的雪地中。

    不等乌头从这猛烈、惨烈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巫金带起恶风扑了上去,劈头盖脸的朝着他就是一顿疯狂的殴打。

    可怕的骨肉碎裂声犹如雷鸣响起,乌头的身躯很是坚固,所以他的骨肉碎裂声异常的高亢、刺耳。

    但是巫金的身躯比他更加结实,更加坚固,巫金的力量比他更加强大、更加野蛮。巫金按住乌头就是一通疯狂的爆殴,乌头完全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哦,对了,他本来就中了莲影所下的滋补药剂,他现在本来就动弹不得。

    剧痛袭来,庞大的压力滋养神躯,崩坏的身躯又即刻的愈合,然后再次被巫金打碎。

    一如铁匠打铁,乌头的身躯就在这一次次的崩碎和愈合中,变得越来越强大。然后越是强大的身躯,受到的痛苦就越发的惨烈。

    如此足足半个时辰,巫金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粗气,心满意足的抬起头来,伸手擦了擦额头上薄薄的一层汗水,重重的往乌头小腹上踹了一脚。

    “说话注意些。神?狗屁!天外邪魔,落到老子兄弟手中,还敢这么交横跋扈……当我们是你亲爹呢?舍不得打你么?”

    巫金的话,野蛮,粗暴,粗鲁,粗俗,充满了一种蛮横不讲理的蛮荒气息。

    乌头被巫金的话憋得一口气呛在嗓子眼里,剧烈的咳嗽着,咳了无数的淤血块出来。

    “你们……你……”乌头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用你们人族的话来说,你们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哩!”

    乌头怒吼“你们用什么手段成就的神王境?当我不知道么?你们献祭了百亿以上的人族,才能让你们突破诸大神族布下的天道禁制,让你们凝聚至高神印!”

    乌头委屈得眼泪水都冒出来了“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情,你们用我们的祭坛,向我们献祭,你们……你们已经遵从了我们的规则……你们,你们……王八蛋!”

    巫金掐着乌头的脖子,将他拎回了大殿中,重重的按在了巫铁的脚下。

    巫铁俯瞰着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乌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没错,我是用了你们传承的方式,向你们献祭,以换取突破的机会。”

    抬起头来,看着大殿屋顶上精美绝伦的装饰花纹,巫铁幽幽道“可是我没有献祭一个良民百姓,没有献祭一个善良之辈。被我献祭的,都是该死的人。”

    乌头的左脸紧紧的贴着地面,他极力的翻动眼珠,死死的盯着巫铁的脸。

    他憋红了面孔,大声怪笑道“可是,你毕竟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向我们献祭了,这是事实。不管你献祭的祭品是什么……你以为,你们人族隐藏在黑幕后的那些老怪物,会饶过你么?”

    巫铁笑了,他低头看着乌头,冷然道“我所谓。”

    乌头再次被巫铁的话气得疯狂咳嗽,又从嘴里咳出了大量的淤血。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乌头,轻轻说道“我问心无愧,所以,无所谓。”

    歪着头,巫铁喃喃道“那时候,情势要命呢。那么多妖魔鬼怪尊级大能联手,燧朝内部还有九王作乱,薪火相传大阵也被搅和得一塌糊涂,都要亡国灭种了,我还在乎这个?”

    耸耸肩,巫铁一脚踢在了乌头的脸上。

    乌头刚刚长出来的,满口银光闪闪的大白牙,又被巫铁踢得粉碎。

    “不要给我设计这些道德陷阱哩……到了这个地步,谁还在乎呢?”巫铁笑看着乌头“嗯,我们说点,实在的东西?”

    乌头满口喷血,他‘噗噗噗’的将嘴里的碎牙沫儿喷了出来,庞大的精血混合着体内的庞大药力催动,满口大白牙又极快的生了出来。

    他干咳了几声,怒道“什么实在的东西?”

    巫铁笑着,他挥了挥手。

    大队气息森然的甲士冲了进来,三两下的功夫,大殿就被修饰得整整齐齐。

    什么汤锅、铜鼎、大酒坛子,还有那满地狼藉的骨头汤水之类,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大殿上铺上了黑铁色的地毯,墙壁上的窟窿被修复,一座黑铁王座杵在了大殿中,两侧墙壁上,摆上了巫铁喜欢的纯金属的兵器架陈设,上面密密麻麻挂满了各种沉重的刀枪剑戟。

    数十名身披重甲的巫族儿郎站在大殿中,他们气息森然沉重,气机深不可测,尽是突破到尊级的大能。

    巫铁缓缓坐在了王座上,巫金抓起乌头,将他杵在了巫铁面前十丈左右的地方,暴力的将他两条大长腿盘了起来,让他盘坐在地上。

    “说点实在的,比如说,你投靠我?”巫铁向乌头笑着“你看,我让莲影用手段生擒你,而不是用暴力俘虏你,我对你,已经表示了足够的诚意!”

    乌头气得脸蛋直抽抽,他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眸子里的血光喷出来能有七八丈长。

    喷着口水沫子,乌头怒吼“诚意?没有动用暴力?刚才是谁打得我?”

    巫铁摊开双手,很无奈的看着乌头“可是,那是你说话太难听啊……你看,我们只是用计谋生擒你们,没有动用暴力。如果你能够注意你的措辞,其实你不用被打上整整半个时辰!”

    乌头再一次被气得剧烈咳嗽,藏在他肺管里面的一些细小的淤血块,也被他咳得喷了出来。

    对于巫铁的话,他已经无言以对。

    ‘打上整整半个时辰’!

    简简单单八个字,刚才乌头可是差点没被巫金打死!

    死死的咬着牙,咬得满口大牙‘嘎嘣’作响,乌头恶狠狠的盯着巫铁,过了许久,许久,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投降?不可能!”

    “联盟,合作!”巫铁笑着一拍手“投降太难听,战略性合作伙伴,如何?”

    乌头呆了一呆,然后他轻蔑的扫了巫铁一眼“尊贵的神灵,从来不会和卑贱的……”

    话没说完,巫金操起大斧头,一斧头将乌头的右臂齐肩剁下。

    一声惨嚎,乌头发出了极其凄厉的痛呼声。

    饶是他扎扎实实是一条硬汉子,但是猛不丁的被剁下一条手臂,这等直透神魂的剧痛,依旧让他忍不住惨嚎出声,甚至他的眼泪水都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

    一斧头剁下,巫金抓起乌头的胳膊,又将它拼凑回了身体上。

    乌头的实力极强,蛮神一族的肉身更是强悍惊人,加上体内庞大的滋补药剂的作用,胳膊只用了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就重新长回了身体上。

    严丝合缝,皮肤上一丝伤痕都看不出来。

    乌头深深深深的吸着冷气,刚刚从他伤口中喷出的鲜血一颗颗犹如炽热的岩浆,急速翻滚着爬回了他的身躯,顺着毛孔重新渗回了身体。

    “你们……怎敢……如此……”乌头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怒视巫铁。

    “战略性合作伙伴,意下如何?”巫铁笑看着乌头。

    乌头恶狠狠的盯着巫铁看了半天,他才咬牙道“我不明白,你们有足够的实力,在顷刻间将我们全部生擒活捉,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的手段?”

    巫铁笑看着乌头,沉吟了许久,他才点了点头“智慧神族那些投靠了我的神灵,他们必须体现出他们的价值。”

    摇摇头,巫铁笑道“而我,更要观察他们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这是一次实战模拟,我比较满意……一个莲影,都能轻松的生擒活捉数千蛮神。也就意味着,这么多的智慧神族的神灵,他们可以发挥的作用,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巫铁笑看着乌头“你们今天的被俘,极大的增加了他们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我会更加谨慎、慎重的利用他们。”

    “这个回答,你满意么?”

    笑着摇摇头,巫铁轻声道“其实,生擒活捉你们,到底是用计策还是暴力,我其实根本不关心的。毕竟,你们是毫发无伤的被生擒活捉,还是被打成死狗以后被生擒活捉,有区别么?”

    乌头气得眼珠通红,他怒吼道“你刚才说的……你表现的诚意呢?”

    巫铁轻轻的摆了摆手,笑着摇头“说说而已,你还真信了啊?我们可是……敌人啊,敌人的调侃,你真信了啊?呵呵,乌头殿下,你未免也……太单纯了吧?”

    乌头‘哇’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气得浑身直哆嗦,歇斯底里的朝着巫铁咆哮“让我和你决一死战……我要和你……决一死……”

    巫金一脚将乌头踩在了地上,挥动大拳头,朝着他又是一通疯狂的殴打。

    浑身骨裂的声音犹如爆豆子一样传来,地面剧烈的颤抖着。巫金沉重的打击力,让方圆千里内的山峰都哆嗦个不停。

    就在这惨无人道的爆殴中,巫铁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乌头的耳朵里,甚至直接透入了他的神魂中。

    “乌头,我听过迷雾、幻雾、莲影他们对你的心态分析。”

    “你,一直是个有野心的。”

    “你自诩是最聪明的蛮神。”

    “你想要,改变蛮神一族被诸神雇佣、被诸神驱策、毫无自主权的地位。”

    “但是你能做到么?”

    “很显然,现在的你,做不到。炽巟来了,人家的地位比你高,血脉比你尊贵,靠山比你硬,未来在蛮神一族的权势,肯定比你强得多、高得多。”

    “尤其是,炽巟得到了多少资源?你呢?”

    “炽巟已经是神王级的存在,而你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神明境巅峰……区区一个巅峰神将而已!”

    “你,甘心么?你,愿意么?”

    “想要改变蛮神一族,就从改变你自己开始吧!”

    巫铁眯着眼,冷冷的看着乌头“如果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改变,你还奢谈什么改变蛮神一族?”

    巫金停下了惨无人道的殴打,退后了几步,拎起了那柄大斧头,冲着乌头虎视眈眈。

    乌头喘息着,被打得犹如一滩烂泥的他在十几个呼吸后,身躯已经修复完成,完全回复了正常。

    他瘫在地上,死死的盯着巫铁“如果我,执意不配合呢?”

    巫铁耸耸肩膀,轻描淡写的说道“有智慧神族的人配合我,杀光观察前哨的所有蛮神一族,是很简单的事情。其中,自然包括你。”

    巫铁笑得很灿烂“然后,你就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

    乌头沉默不语。

    巫铁笑看着乌头“但是,和我合作,我帮你铲除炽巟,我帮你掌控观察前哨的蛮神一族。我帮你强大起来,然后,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想法,用你的力量,改变蛮神一族。”

    “和我合作,你有无穷尽的可能。不和我合作,那么今日就是终结。”

    巫铁笑看着乌头“你自诩为蛮神一族不世出的智者,难道这点道理也不明白么?”

    乌头死死的看着巫铁,目光闪烁,面容痉挛,很显然,他陷入了极大的挣扎和纠结中。

    “我会,成为,蛮神一族的,叛徒。”乌头轻声道。

    “不,你会成为他们的英雄……没人会知道你和我合作过。”巫铁笑看着乌头“难不成,你以为,我有这个力量,跑去你们的祖地揭发你的所作所为么?”

    乌头沉默不语。

    巫铁笑着向大殿外招了招手“迷雾啊,莲影啊,你们进来,和乌头殿下好好的说说话。”

    “嗯,他心里还有点犹豫,你们一定要帮他……化解这点犹豫才好。”

    kaitian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