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军怒了,追随着他们无敌的前锋大将军阴乌双,气急败坏的攻向了城墙。

    李二狗子笑了。

    他青白色半透明的面庞上,一丝讥诮的笑容,犹如乡下的土财主,站在自家宅门高高的台阶上,居高临下俯瞰跪在地上乞讨的乞丐。

    阴乌双逼近了城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距离城墙只有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