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厮是有多怕死?”

    阴乌双脸上新生的肉芽还在蠕动,一张狰狞的面庞刚刚愈合了**分,见到李二狗子掏出来的这三座阵台,他忍不住心口一甜,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是有多怕死?

    一个人,一个身边有一座城的驻军保护的一城守将,居然会随身携带三套大阵。

    而且三套大阵的防御力,每一套都不在这座城池的城防大阵之下。

    显而易见的是,这些依托城池,固定架设的城防大阵,其造价,可能不到一座防御力相当的移动阵台的千分之一。

    换句话说,李二狗子随身携带了总造价相当于三千座杀鬼第一百零八城防御大阵的移动阵台。而这三座移动阵台,只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一条小命而已。

    加上之前他丢出来的那一颗墨蛛的毒丹,那一瓶老疙瘩的本命精血,那一张黏糊糊黑漆漆腐蚀力惊人的大网,还有他毫不犹豫就下令让人丢下城墙,进而引爆的两百多座大型炮台。

    阴乌双总算是知道,李二狗子口口声声的用全部身家拼命,是什么意思了。

    人家,有钱。

    人家,贼有钱。

    人家贼有钱不算,人家还愿意将这笔钱砸在敌人的脑袋上用来保命。

    阴乌双恨得牙齿直痒痒。

    三座移动阵台的防御力嵌合在一起,威力可不止一加一加一等于三这么简单,三座移动阵台的总防御力,起码是之前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防大阵的十二倍以上。

    “城下的儿郎们,军阵不足以攻破这三座阵台。”阴乌双挥了挥手:“让魔傀儡先猛攻一阵,从后方,调兵。”

    阴乌双冷笑了一声:“本将军,还真就和这厮豁上了。”

    从身边一名魔将的箭壶中抽出一支箭矢,双手用力将箭矢折成了两段,阴乌双厉声道:“不破此城,本将军无颜见人。”

    百多名亲卫魔军急匆匆的向后冲去。

    他们跑出了百来里地,就停了下来,七手八脚的取出了一块块巨大的已经成型的阵盘,只用了半刻钟功夫,就在地上铺设了一座大型的传送阵。

    这些亲卫魔军忙碌的时候,二十七尊身高千丈的巨型魔傀儡,已经一步一步逼近了城墙。

    这些巨大的家伙站在距离城墙三五百丈的地方,低头俯瞰着城池,深深凹陷的眼眶中,两团猩红的魔焰升腾。

    如此俯瞰了一阵子,等得城下的二十几万魔军向后撤退后,这些魔傀儡浑身亮起了一条条细细的红色光纹。极细的光纹色泽如血,在魔傀儡体表勾勒出了复杂的魔纹阵法。

    隆!

    魔傀儡体内传来犹如巨轮汽笛的轰鸣声,他们双手往身后一抓,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起,他们凭空从空气中抽出了一柄柄长有**百丈,光焰升腾犹如烈焰凝成的巨型弯刀。

    这些扭曲跳动的弯刀散发出逼人的高温,更有一声声凄厉的惨嗥声从刀体内传来。

    李二狗子等人瞳孔同时抽缩了一下。

    这些巨型弯刀的材料,悍然都是生灵的神魂。无数生灵的神魂被硬生生抽出,用魔道邪法残酷对待后,让这些神魂沾染上无边的怨气、煞气,最终配合一些特殊的材料,才熔炼成了这样的魔刀。

    这样巨大的魔刀,一柄刀起码要牺牲百万人的神魂,才能炼制出来吧?

    二十七柄这样的魔道,就是数千万活人惨死在了这些魔头手中。

    “我草!”李二狗子喃喃道:“你们这些魔头,不死光在这里,狗爷就再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天理了。”

    摇摇头,李二狗子闭上眼,回想了一番他从记事起一直到现在,他并不算长的人生。

    他低声咕哝道:“在拜入主公门下之前,老子也是个没天理的王八蛋但是被主公收录之后,老子这才发现,天理、人伦,还是有的。虽然这该死的世道,天理、人伦并不多,但是他还有!”

    “可是你们这群该死的魔头”李二狗子转口骂了一句极其粗鄙无文的粗话:“如果你们是老子的亲儿子,当年就该把你们喷进开水壶了直接烫死!”

    二十七柄巨型魔刀重重的劈下。

    巨响连连,魔光升腾,邪力四溢,三座阵台微微晃动,数十座牌坊放出的祥光瑞气被劈开了三五重,但是这些光焰冲天的牌坊内无量祥光奔涌,迅速将劈开的重重叠叠的光焰修复如初。

    二十七尊魔傀儡似乎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一般,他们同时发出疯狂的咆哮声,双手握着巨型魔刀朝着城池就是一通猛劈。

    他们的攻击频率不快,一个呼吸间也只能挥出一刀。

    但是他们块头巨大,力道极猛,每一尊魔傀儡的全力一击,都堪比神明境十重天大圆满的体修的全力猛攻。

    如果不是李二狗子身家豪富,掏出了三座阵台联合防御,只要数十道,这座城也就破了。

    只是李二狗子身家豪富如斯,二十七尊魔傀儡狂攻了数千刀,硬是没有任何的战果。

    “你们这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李二狗子狞笑了一声:“块头大了不起啊?块头大,你们比起传说中的太古天龙一族又如何?”

    不容阴乌双思量李二狗子在这个时候,突兀的提起太古天龙一族是何用意,李二狗子已经大吼了一嗓子:“来几个膘肥体壮,最有力道的!”

    数十名身高丈外,衣甲歪歪斜斜,怎么看这些光焰夺目的甲胄穿在他们身上,就给人一种沐猴而冠感觉的壮汉,猛不丁的就从城墙上混乱的人流中冲了出来。

    这些汉子,身上一点儿军人应有的气质都没有。

    他们的衣甲歪歪斜斜,胸口袒露出来,露出大片的胸毛又或者袒露手臂,故意露出了手臂上刺绣的各种绚烂的花纹甚至有人上半身着甲护住了身体要害,下半身两条大毛腿就这么袒露出来,露出了两腿上的蟒蛇、蛟龙、猛虎、巨象之类的纹身。

    总而言之,这群家伙,像无赖、像地痞、像流氓、像为富不仁的纨绔公子身边的打手帮闲,就是不像一个军人。

    但是这些家伙的腰带上,都挂着金牌玉印。

    自古金玉都是极贵之物,在军中能够腰悬金牌玉印的,想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高级将领。

    阴乌双撇了撇嘴。

    这城里的将领,都是这么一群东西?

    他都懒得说这些家伙像什么了,直接用东西来指代了。

    不过这群,或者说这堆东西,他们的气质的确是猥琐了一些,可是他们一个个身高丈外,一个个肚满肠肥,体型都犹如一个积年的、合格的老屠夫或者老厨子。

    他们一个个脑袋溜圆、脖子贼粗,走路之时,浑身肉浪翻滚,莫名给人一种很怪异的、颇强的力量感。

    他们似乎也修炼了一些不错的体修功法,甚至很有可能是佛门一路的体修功法。

    他们一个个皮肤都呈淡金或者古铜色,皮肤下隐隐可见万字佛文和莲花佛印若隐若现,脑后更有一丝丝乱七八糟飞舞的佛光,隐隐构成了一个不成型的圆形。

    是佛门功法不错了。

    虽然这些家伙将这佛门功法练得乱七八糟,佛门弟子脑后特有的那一轮佛光都乱七八糟的,但是他们的确修炼的是佛门功法。

    阴乌双讥笑了一声:“佛门,的确对我魔道有一定的克制,但是就凭这群东西?”

    李二狗子招呼了一声这群东西,然后他咬着牙,一脸心痛如绞的模样,取出了一座通体赤红色,体积极其庞大,足足有百丈长短的巨弩。

    巨弩造型奇异、狰狞,通体上下密布血色的龙鳞纹路,刚一出现,就有一声声悲鸣凄厉的龙吟声冲天而起,一缕宛如实质的煞气在这巨弩中缓缓涌出,在巨弩上方凝成了一枚半虚半实的龙首印玺。

    阴乌双咔嚓一下,猛地张开嘴,然后他下巴用力过猛,脱臼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阴乌双的身体忍不住剧烈的哆嗦起来。

    三分,震惊。

    三分,恐惧。

    三分,不知所措。

    最后一分,极度的贪婪。

    随后,贪婪之炎将心中的震惊、恐惧、不知所措等等全部焚烧一空,贪婪的火焰焚烧全身,烧得他一颗心都在痉挛抽搐,彻底扭曲。

    这巨弩,绝对不是现在的人族能够锻造的东西。

    这巨弩,绝对是太古神话时代遗留下来的杀器。

    这巨弩,俨然通灵。

    它究竟击杀了多少巨龙,才让那一丝煞气,犹如刚刚踏入尊级的老怪物一样,凝成一枚半虚半实的杀戮道印?

    这巨弩,几乎堪比一尊刚刚踏入尊级境界的老怪物。

    但是它的杀伤力,绝对堪比尊级的老鬼们,甚至还有超出。

    阴乌双双手扶住下巴,咔嚓一下将脱臼的下巴拼凑了回去,双手用力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向后,撤远点速速召集大军,全力进攻此城。”

    “不惜牺牲,不惜代价,攻下这座城。这巨弩,是本将军的,一定是本将军的!”

    阴乌双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因为贪婪,他的眼睛已经便成了血色。

    他一边下令让亲卫们簇拥着自己向后撤退,以免被这可怕的巨弩当面给自己来上一下,他一面下令,催促后方大军迅速赶来,不惜牺牲的攻下这座城池。

    魔头的冷酷无情,在此可见一斑。

    两名亲卫将领迅速赶去传令了,阴乌双则是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迅速向后撤离了千多里。

    他站在一个山头上,远远的眺望城池的方向。

    以他的修为,相隔千里,就算有淡淡的云雾遮挡视线,他依旧能够将城池下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城墙上,李二狗子招呼了数十个气息猥琐的麾下大将,哼哧哼哧的,艰难的拉动巨弩的弓弦。

    巨弩表面,一道道助力阵纹亮起,数百个巴掌大小的助力阵法疯狂的吞噬天地元能,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帮助这些魁伟的好汉们拉动弓弦。

    饶是如此,伴随着低沉的号子声,这些汉子也花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将巨弩上弦完成。

    呼的一声,伴随着弓弦咚的一下扣在了机括上,数十条大汉浑身汗如雨下,一个个软瘫在了地上,忙不迭的掏出了恢复精力的丹丸往嘴里塞。

    阴乌双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家伙用来补充精力的,居然一水儿都是大道宝丹!

    每一颗都要依靠丹师抽出自己领悟的大道道纹,花费巨大代价,才能炼制成功的大道宝丹!

    这些珍稀的,对阴乌双来说,也算得上珍贵的大道宝丹,这群猥琐的东西,居然拿来回复体力?

    “这该死的败家子如果他是我儿子”阴乌双咬着牙气得直捏拳头:“老子连他娘,满门抄斩了。”

    李二狗子右手一挥,顿时天地之间血光大盛。

    他掏出了一根水缸粗细,足足有一百二十丈长的巨型弩矢。

    咚的一声,李二狗子发出了凄厉的惨嗥声。这根巨型弩矢通体用不知名的血色金属铸成,沉重异常。李二狗子取出了这根弩矢,却无法拿起它。

    弩矢落地,砸在了他的脚掌上,直接将他两个脚掌砸得稀烂。

    李二狗子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浑身抽搐着,手舞足蹈的倒在了地上。

    阴乌双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的敌人,居然就是这么一个废物。偏偏这个废物,让他阴乌双一时半会还无法攻下他的城!

    “该该死一万次的杂碎啊!”阴乌双嘶声咆哮着:“让魔傀儡算了,来不及了,继续攻城!”

    十几个壮汉冲了过来,他们殷勤的凑到了李二狗子身边嘘寒问暖。

    两个俊俏的亲兵搀扶着李二狗子,忙不迭的往他嘴里塞了一颗又一颗重生肢体、大补元气的大道宝丹。

    李二狗子含着大道宝丹,嘶声吼叫着:“混账东西,赶紧的,上弦,上弦,上弩箭,干死城外的这群混蛋。”

    一群壮汉这才犹如炸窝的鸭子一样散开,气喘吁吁的扛起那根弩矢,咚的一下重重的架在了巨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