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至尊的偷袭,饶是巫铁都没能察觉。

    九龙缠绕的大锤重重命中巫铁后脑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震得山风城的城防大阵都崩解了十几层。

    巫铁被一锤轰得双眼凸起,七窍中缕缕真火混着血水喷溅,身体踉跄着向前连走数百步。虚空在巫铁脚下化为粘稠的胶质,他的每一步都在虚空中留下了一枚深达三寸的脚印。

    ‘嗤嗤’声中,巫铁留在虚空中的脚印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道道笔直的脚印状灵光向下泄落,轻松洞穿了山风城的城防大阵。

    巫铁头昏目眩的向前疾走三百六十步,虚空中留下了三百六十枚脚印,他下方的山风城中,同样被轰出了三百六十枚深不见底一尺见方的脚印痕迹。

    丝丝缕缕的热气从那三百六十枚脚印中喷出,过了一会儿,就看到赤红色的岩浆从那脚印中翻滚涌出。

    山风城内,各处城防大阵的阵基爆发出刺目的火光,发出沉闷的巨响。

    巫铁被攻击,体内不受控制泄露的一丝法力波动,直接摧毁了山风城的城防大阵。

    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等扶风神朝的高层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浑身冰冷,浑身血液都几乎凝固了。

    若是巫铁被魔至尊这一击偷袭打杀,以魔至尊的脾性,他既然亲自来到了山风城,那么山风城注定毁灭。

    魔至尊仰天狂笑,一丝丝魔气从他头顶升腾而起,在离地百里的空中冉冉向四周扩散开来,化为一个六辐的、直径千丈的大轮在空中缓缓旋转。

    六辐大轮中,有六色光团若隐若现,一缕缕奇异无比的幽光喷薄而出,给人一种天地造化、秘不可测的奇异压力。

    手持大锤,给了巫铁一锤子的魔至尊也低沉的笑着。

    和魔至尊猖狂、嚣张、霸道、跋扈的笑声相比,这手持大锤的魔至尊的笑声飘忽莫测,颇有一种天人合一,和天地完美契合的怪异感。

    “好手段啊!”巫铁稳住了身体,直起了身子,伸手在后脑勺上抹了一把。

    后脑勺黏糊糊的满是鲜血,巫铁的头皮被打得粉碎,但是他的骨头颇为结实,被偷袭挨了这么一锤子,他的头骨没有丝毫伤损。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脑勺流出的鲜血迅速流回伤口,被轰碎的后脑勺皮肉在一瞬间愈合。

    巫铁晃了晃脑袋,朝着魔至尊笑了笑:“好手段啊,居然一点征兆都没有……唔,这是什么神通?这具分身,很不错啊,破空而来,无声无息,这一锤,我挨得不冤。”

    魔至尊和大锤魔至尊同时叹了一口气:“可惜,没能打杀你。”

    魔至尊和大锤分身叹气的同时,在巫铁身后,又有一尊魔至尊的分身悄然浮现,这魔至尊手持三股烈焰叉,悄无声息的朝着巫铁后心就是一叉落下。

    这一次,挨了一击偷袭的巫铁神魂之力彻底放开,周身更是重叠了数万重虚空屏障,手持烈焰叉的魔至尊分身竟然再次瞒过了巫铁的神魂扫描,但是烈焰叉碰触到虚空屏障时,终于惊动了巫铁。

    巫铁反手,一把扣向了烈焰叉。

    喷吐着黑色烈焰的烈焰叉发出刺耳的裂空声,巫铁布下的虚空屏障,比蝉翼还薄的一片虚空中,起码堆积了长达万里的空间。

    数万重虚空屏障,若是平铺张开,那就是数亿里的遥远距离。

    寻常攻击想要跨越数亿里的虚空,要么根本无法跨越这么远,要么需要耗费漫长的时间。

    但是这一柄烈焰叉发出刺耳的裂空声,锋利的叉尖犹如划破一片片丝绸一样,撕裂了巫铁的虚空屏障,顷刻间就到了巫铁的身后。

    ‘叮’的一声巨响,巫铁一手扣住了烈焰叉,而三股叉正中最长的那一枚叉尖,也重重命中了巫铁的后心。巫铁身上衣衫粉碎,露出了一声宛如琉璃金刚的肌肤,叉尖和皮肤之间,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哼’!

    巫铁冷哼一声,猛地抡起了手中烈焰叉。

    手持烈焰叉的魔至尊分身奋力争抢,但是他的力气比起巫铁不知道小了多少,他身不由己的被巫铁一把抡起,然后用力的向远处一丢。

    ‘嗤啦’一声巨响,手持烈焰叉的魔至尊分身被甩出了数千里地,身体在虚空中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痕,眼看着他就要一头撞到一座大山上,这尊分身周边的虚空一阵蠕动,他凭空消失,一息之后就飞到了手持大锤的魔至尊分身身边。

    巫铁挑了挑眉头,看着那手持烈焰叉的魔至尊分身:“虚空之道?不错,不错。”

    能够轻松破开巫铁的虚空屏障,这手持烈焰叉的魔至尊分身,他在空间大道上的修为,绝对也已经凝聚了空间道印,达到了尊级水准。

    “你这是什么分身神通?颇为不凡。”巫铁由衷的向魔至尊赞叹。

    魔至尊‘哈哈’狂笑,笑了一阵子,他沉声道:“还不仅如此……这门神通,就算是我无上魔国的那些老怪物,也都从未见我施展过。”

    又是一条魔至尊的分身凭空出现,但是这条分身直接出现在巫铁面前,然后他猛地张开大嘴,深深的朝着巫铁一口吞下。

    ‘咔嚓’一声,巫铁身边里许方圆的虚空崩解,这一块虚空居然被魔至尊的这尊分身直接从周边的空间中切割、撕裂,虚空凹陷崩塌,朝着他的大嘴深处那黑漆漆散发出无穷血腥气息的黑洞现了下去。

    “破!”巫铁双手微微泛起灵光,青莲观秘传《万化经》修成的万化劫手全力发动,一波波奇异的灵光席卷虚空,崩裂的虚空迅速稳定下来,然后虚空愈合,平复,巫铁面前的这尊魔至尊的分身一声哀鸣,喉咙里就喷出大量黑红色的血浆。

    神通被破,反噬降临。

    巫铁更是抖手将一颗先天阴阳之气凝成的雷火砸进了这尊分身的大嘴,顺着那股吞噬之力飞进了他的肚皮,然后‘嘭’的一声炸开。

    这尊分身踉跄着,七窍中不断有血水和雷电火光喷出,身体摇摇摆摆的向后不断倒退。

    他退到了大锤魔至尊和叉子魔至尊身边,一边吐血,一边喃喃道:“很难对付,不过,我喜欢……越是难对付的人,吃起来越有嚼头……就好像当年和我们争夺皇位的老七,他的大腿,我一点点的舔了三年,才把他吃干净了。”

    巫铁眯着眼看着魔至尊的这三尊分身,听着那分身血腥气十足的话语,再看看魔至尊头顶那六辐的大轮,脑子里一点灵光闪过:“呵呵,这样的分身,你应该还有三尊吧?不要藏着掖着了,叫出来吧。”

    魔至尊和他三尊分身的脸色骤然一变,他们的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瞪大眼看着巫铁。

    “你,猜出来了?”魔至尊愕然开口询问:“不对,当今之世,你怎可能有这样的见识?”

    “六道轮回法则,凝聚的六道轮回分身。”巫铁沉声道:“第一个偷袭我的,是天道吧?其气息和天地相合,天人造化,玄妙无穷。”

    “第二个偷袭我的,是阿修罗道罢?阿修罗,有非天之力,洞穿虚空不过是寻常之事。”

    “第三个偷袭我的,当是饿鬼道。你真把和你争夺皇位的弟弟,给吞了?”巫铁一脸厌恶的看着魔至尊。

    魔至尊轻轻鼓掌,他轻笑道:“他就不该和我争,既然争了,那就死了呗。”

    他身后大片黑云翻滚,一头生得稀奇古怪的黑色魔兽,慢吞吞的从那黑云中走了出来——龙头、牛身、鹰爪、蛇尾,两肋下方生了两排二十四只黑漆漆的眼眸,头上生了六支盘旋的赤红色大角,这尊魔兽散发出让人窒息的狰狞之意,浑身每一根毛发都在不断的滴出粘稠的汁水。

    那些粘稠的汁水一碰到空气,不多时就翻滚着刺鼻的腥味,化为黑色的浓烟围绕着这尊魔兽。

    贪婪,疯狂,世间一切的邪念纠结在一起,经过莫测的转化,才化为这黑色的汁液,黑色的浓烟……极度的污秽,极度的沉沦……

    地面上,有山风城的子民只是看了这魔兽一眼,身上就立刻生出了诸般扭曲的变化。

    长鳞,生角,体表冒出黑色的兽毛,嘴里生出锋利的獠牙……只是望了这魔兽一眼,地面上就有数万山风城的子民开始朝着牲畜转化。

    山风城内一片大乱,无数子民疯狂逃散,不敢再靠近这一片区域。

    “畜生道。”巫铁沉声道:“不愧是永不超生的畜生道呵,这等邪异、邪怪……不过,能把分身弄得这般丑恶,我也是佩服你。”

    那体长千丈,气息污秽沉沦的魔兽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的身躯缓缓的蠕动着,慢慢的化为人形。他身上干干净净的,一丝布条都没有,就这么袒露着朝着巫铁低沉的狞笑。

    ‘嗤’的一声,就在这魔兽朝着巫铁咆哮的时候,巫铁身后一抹黑影浮现,他手持一枚黑色印玺,悄无声息的朝着巫铁的头顶砸了下来。

    四周虚空一阵阴风震荡,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巫铁脚下的虚空突然崩塌,露出了一片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诡异世界。从崩塌的虚空裂缝看下去,这一片世界自上而下分成十八重,里面有刀山火海、油锅岩浆,诸般可怕之物数不胜数。

    在这一片诡异世界中,隐隐可见无数面容扭曲、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的朦胧人影呆呆的看着天空,不断发出绝望的悲鸣声。

    下一瞬间,无数条血肉模糊的手臂从那一片世界中伸了出来,一把抓向了巫铁的身体。

    “你有罪……你来!”

    “来陪我们,陪我们……”

    “凭什么你能在外逍遥快活,我们就要承受这无穷无尽的折磨?”

    “拉他下来,拉他下来……”

    凄厉的嘶吼声犹如无数野兽在咆哮怒吼,那种扭曲、绝望、让人彻底疯魔癫狂丧失理智的嘶吼声,让巫铁都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头昏目眩,身体骤然一沉,就要向这一片诡异的世界坠落下去。

    “哈,地狱道!果然厉害。”巫铁突然放声狂笑,他大声吼道:“只不过,你怎敢让我坠入地狱?”

    ‘轰’的一声巨响,巫铁身后,一块直径数万丈,厚重凝实犹如纯金大饼子的功德金光浮现。无量金光,无量之气,无量的犹如烈阳一般璀璨浩大的天地正气呼啸着向四周翻滚而出。

    这法力幻化的地狱世界‘呼’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中。

    巫铁身后出手偷袭的魔至尊地狱道分身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他的身躯骤然崩解,直接炸成了一缕缕极其黯淡、几乎彻底消失的细细烟雾,一溜儿飞窜向了魔至尊。

    只是,巫铁身后的功德金饼威能太强,无量金光照耀虚空,魔至尊的地狱道分身逃得再快,也没有金光辐射的速度快。

    漫天金色光焰凝成了液质,化为一片金色海洋浸润万物。

    地面上,看到畜生道分身后,身体陷入异变的山风城子民齐齐吐了一口气,他们身上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不断的飞起,身体的异变顷刻消失。

    一声绝望的凄厉惨嚎传来,魔至尊的地狱道分身彻底的在漫天金光中融化、消泯,再无一丝残留。

    魔至尊的本尊身体一晃,七窍中同时犹如喷泉一样冒出粘稠的血浆来。

    他的气息骤然衰落,顷刻间就弱小了一成五六的样子,他身边的天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的四大分身,也都齐声悲鸣。

    四大分身中,天道分身还好,天人化生,气息和天地隐隐契合,他受到的功德金光的伤害最轻,几乎没有太多伤害。

    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尤其是畜生道的分身,则好似被泡进了王水中的鸡翅膀,身体不断冒出黑烟、流出黑水,体型急速的塌缩、缩小,他们从身躯到神魂,同时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惨烈伤害。

    “无量功德……这年头,他-娘-的还有这种大善人?你得蠢成什么样子,才会傻乎乎的积攒这么多功德?”魔至尊和他的几尊分身同时凄厉嚎叫,一个个犹如疯魔一样的嘶声大吼着。

    一蓬柔和的白光轻轻洒落,一座上下九重,每一重都有一颗海碗大小舍利子镇压的佛门宝幢悬浮在虚空,放出丝丝柔和的佛光,挡住了巫铁漫天乱放的功德金光。

    一名和魔至尊生得一般无二,但是气质柔和,身披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僧衣的俊秀青年,盘膝坐在宝幢上方,目光清澈的看着巫铁:“施主,还请手下留情则个。”

    巫铁看着这白衣青年,不由得仰天长叹:“妙啊,你的人道分身,居然是一尊佛修……呵呵,魔至尊,我佩服你,我真佩服你……你这是,准备暗算你无上魔国的那群老魔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