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中,从左肩到右胯,公孙三羊差点被巫铁一剑劈成两片。剑痕极深,公孙三羊的两截身躯,只剩下了一丝极细的皮肉相连。

    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喷出,血色漆黑,生机尽丧,流出来的血水就好似死水沼泽中腐朽了万亿年的污水,一点儿生命气息俱无。

    那一枚金色万字吊坠救了公孙三羊,但是巫铁手中的黑剑是何等凶险的杀戮圣兵,那股凛冽的、灭绝众生的杀意,在疯狂的摧残他的身体,破坏他的生机。

    剑痕只是这么细细一条,但是公孙三羊只觉浑身冰冷,他的生命能量在短短一个呼吸间就被破灭了九成以上。

    一口黑血喷出,公孙三羊一声长啸,他的身体猛地炸开。

    他体内残存的生机混杂着一团勉强保持完好的精血,迅速脱离了漫天炸碎的黑血和残破的身躯。

    一颗拳头大小,上面有三十三条金色纹路,被一重重紫色云烟笼罩的金丹从虚空中飞出,公孙三羊残存的生机和那一点人头大小的精血迅速没入了金丹中。

    金丹爆裂,一股绝大的旺盛造化生机从中迸溅而出,迅速和公孙三羊的生机、精血融为一体。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公孙三羊就重生了一具身躯,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虚空中。

    但是巫铁的黑剑,哪里是这么容易闪避的

    公孙三羊重聚了身躯,重凝了生机,冥冥中一股凶险无比的杀意依旧循着他和巫铁之间的因果关系斩杀了过来,狠狠的斩向了公孙三羊新凝的身体。

    公孙三羊心痛无比的看了巫铁一眼,他指尖一颗水晶色的莲子飞出,莲子内喷出一道金光,迅速化为一朵三品金色莲花,摇曳生姿的挡在了他身前。

    虚空中,一抹惨厉异常的杀机一闪而过。

    嗤的一声,那一朵三品金莲被那一缕凝成实质的杀机撕成了粉碎,公孙三羊的身体一抖,一口老血又喷了出来。

    只是和之前喷出来的,生机全无的黑血相比,这一口血色泽鲜艳,热气腾腾,其中充满了澎湃的生机,犹如初开的花朵一样,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那一朵三品金莲蕴藏了极其微妙的神力,巫铁和公孙三羊之间的微妙因果联系,被那一朵三品金莲取而代之。

    黑剑的杀意碾碎了那朵金莲,巫铁再也感受不到他和公孙三羊之间的因果牵扯。

    不过,杀人哪里需要什么因果

    巫铁身躯恢复到正常人大小,身体一闪,径直到了公孙三羊面前,手中黑剑一抖,一道黑色剑芒飞驰而出。剑芒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万亿万,一时间漫天都是黑色星芒闪烁,朝着公孙三羊全身笼罩了下去。

    “你,欺人太甚”公孙三羊怒啸“依仗如此凶煞神兵,可见你也不是什么正道好人。”

    公孙三羊怒叱之时,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座一尺多高的淡金色玲珑宝塔,高有九重的玲珑宝塔上,四面八方浮雕了数千个纤细入微、栩栩如生的佛陀、菩萨相。

    宝塔一出,四周虚空都变得艰涩凝重,一股无比庞大的镇压之意当头袭来,巫铁就感觉到,剑锋前的虚空好似变成了比精钢还要坚硬千百倍的金刚舍利,以他的力量、以黑剑的锋芒,挥剑向前劈刺时都感到了巨大的阻力。

    “好宝贝啊”巫铁怒笑朝着公孙三羊一挑眉头,身后五彩神光骤然一甩,唰的一下公孙三羊手中的玲珑宝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草”公孙三羊惊骇至极,不由得脱口骂了一句粗口。

    漫天黑色剑芒翻滚袭来,公孙三羊嘶声道“巫铁,休要猖狂,本座这里”

    巫铁御剑的速度何等快捷,黑剑的锋芒何等可怕,公孙三羊一句话没能说完,黑剑带起的漫天剑芒就淹没了公孙三羊的身体。

    公孙三羊气急败坏的一声大吼,他体内一团浓郁的七彩佛光冲出,一块人头大小的七彩神泥蠕动着,化为一块圆形的泥盾挡在了漫天黑色剑芒前。

    叮叮叮密集的撞击声不断响起。

    巫铁剑光分化,顷刻间就是数千剑、数万剑洒了下来。

    这块七彩神泥神妙无比,凝成的泥盾坚硬无比不提,更是让巫铁在那一瞬间都有点失神。巫铁完全忘记了攻击公孙三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块泥盾上。

    剑芒如雨,席卷而下。

    公孙三羊抱头鼠窜,从泥盾后方化为一道白色遁光飞出数千里远。黑色剑芒疯狂的攒射泥盾,就听一连串密集的叮叮声后,七彩泥盾啪的一下炸开,七彩光芒烟消云散,整团七彩神泥被黑剑灭绝一切的剑意彻底摧毁。

    “本座的功德八宝神泥啊”公孙三羊心痛如绞、嘶声惨嚎。

    巫铁冷哼一声“好一团佛门妙物,可惜,可惜,你用错了地方。”

    巫铁也是颇为心痛。

    这一团七彩神泥极其神妙,巫铁被他放出的七彩神光晃了眼,居然就忘记了攻击公孙三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块七彩神泥上。

    也没来得及收手,巫铁就好像和这团七彩神泥有杀父之仇一样,将全部的力量投注了进去。

    好好一件佛门至宝,就这样硬生生被摧毁了。

    若是这宝贝落入巫铁手中,搞不好就能炼制出什么好东西。

    再想想之前被摧毁的那一朵三品金莲,巫铁也不由得摇头。

    “公孙三羊,你还有什么好东西,就不要浪费了。全部老老实实交出来,否则毁在我手中,多可惜啊”巫铁身形一旋,穿梭虚空,径直来到公孙三羊面前,又是一剑劈下。

    “且慢”公孙三羊大吼了一声“慢着动手”

    公孙三羊一脸神圣严肃的看着巫铁,身形如山,矗立在虚空中纹丝不动。

    巫铁咯咯一笑,根本没搭理公孙三羊的这一份做作,继续一剑劈下。

    公孙三羊的脸色惨变,他咬着牙,嘶声大吼了起来“巫铁,这是你逼本座你,你欺人太甚,不就是一柄破剑么”

    公孙三羊这一句话,又臭又长。

    按理说,公孙三羊说这一句话的时间,足够巫铁在他身上至少劈砍数万剑。

    但是公孙三羊的心口,一圈圈淡金色的光芒荡漾开来,巫铁和公孙三羊相距不过一丈多远,但是这一丈多远的虚空,却好似变成了天堑壕沟,巫铁的剑一丝丝的劈下,却距离公孙三羊越来越远。

    等到公孙三羊这一句话说完,他的脸色骤然憔悴,原本丰腴丰盈的身躯骤然干瘪猥琐,好似一颗被暴晒了半个月的柿子,从那水润鲜嫩的柿子被晒成了黑漆漆、干瘪瘪的柿饼一样难看。

    公孙三羊体内的精血法力瞬间流逝了九成九,一团金光从他心口爆发出来。

    虚空震荡,一阵阵巨大的轰鸣不断响起,巫铁只觉浑身重压袭来,下一瞬间,他和公孙三羊同时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小世界中。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佛光,佛光中有一片片淡金色的云霞浮动。

    这一方小世界方圆只有百来里的样子,四周都是白光、金霞。

    在巫铁的面前,一尊高有千丈的金色佛像盘膝而坐,佛像左手结印放在胸前,右手摊开,放在小腹部位。身形干瘪、气息萎缩的公孙三羊,就这么喘着气,站在那佛像的右手掌心处,一脸气恼的看着巫铁。

    巫铁头顶十枚道印微微晃动。

    巫铁心中骇然,他凝聚的道印,居然在这里对天地法则的感应丢失了九成以上。

    甚至,虚空中有一股极大的压力袭来,巫铁尝试着挥动黑剑,只觉右手好似被无数座大山压住了一样,想要挥剑却变得极其艰难。

    向四周望了一眼,巫铁看着公孙三羊沉声道“成型的掌心佛国太古神话时代,那些佛门大尊们凝聚的体内小世界你从哪里得来的好东西”

    公孙三羊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巨大的佛掌上。

    他喘着气,咬着牙看着巫铁沉声道“就不能是本座自己修炼的么”

    巫铁冷笑着摇头“最初见你的时候,你说这话,我还相信可是,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你说你这样心底有魔的人,能修出这佛门至高神通你当我傻啊”

    公孙三羊干笑了起来“巫铁,刚刚本座,对你并无恶意。那六道宝轮其实”

    巫铁不断冷笑“那六道宝轮,要抹杀我的意念,灭杀我的灵智,让我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你说,这没有恶意”

    公孙三羊连连摇头“哪里的话本座只是想要试试,看看你是否有资格配合本座。”

    连喘了好一阵子,公孙三羊指了指四周白茫茫的佛光和金灿灿的云霞,干笑道“可是没想到,你过于激动以至于,事情变得如此不可收拾。”

    巫铁冷笑不语。

    自己过于激动

    那六道宝轮崩碎,放出的六道白光,的确是要抹杀巫铁那一点先天灵光中的灵智,的确是要将他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只是绝对不会错的。

    任凭公孙三羊如何分说,巫铁算是看清了这厮的真实面目。

    如果说魔至尊是没脑子的霸道和凶残的话,公孙三羊就是明面好人、暗藏祸心,更加的阴险奸邪,更加难对付。

    如果不是有太初冕护住了先天元灵,刚刚巫铁注定要吃大亏,搞不好身死魂消,也不一定。此刻巫铁已经提起了全部的警惕,任凭公孙三羊说什么,他只是不信、不理就是了。

    公孙三羊干咳了一声“你听本座说。本座真的是有熊部雷泽城的首席大巫祭。”

    “本座,是奉娲岛之命,冒了无数的凶险,偷渡轮回,转世投胎,为我人族图谋一份出路。”

    巫铁的脸色变得很古怪。

    虽然已经打起了全部的警惕心,绝对不愿意相信公孙三羊所说的每一个字,可是公孙三羊的话,就好像一块散发出浓郁香味的烤肉,依旧让巫铁感到了一丝兴趣。

    不行,太危险了。

    巫铁咬着牙,全身猛地一挣。

    轰的一声,整个方圆百里的小世界都微微一颤,高空中大片金色云霞闪烁,一股绝强的压力碾压下来,巫铁只觉好似深陷泥沼,用尽了全身之力,这才咚的一声,向前小小迈出了一步。

    巫铁和公孙三羊之间相隔数十里,按照这个样子,巫铁想要走到公孙三羊面前斩杀他,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这里,毕竟是一方掌心佛国。”公孙三羊喘着气,沉声道“冷静下来,听本座说。”

    巫铁沉默不语,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公孙三羊。

    “本座,是奉娲岛之命,冒了魂飞魄散的风险,轮回转世,脱胎于无上魔国皇族之中。”公孙三羊沉声道“本座耗费无穷心机,舍身饲魔,以绝大毅力、巨大气运,这才耗费短短数千年,坐上魔皇宝座。”

    “舍身饲魔”巫铁停了公孙三羊的话,不由得放声狂笑。

    莫名的,公孙三羊的话让巫铁严肃不起来,他听了之后,真的只想笑。

    或者,公孙三羊在山风城上空,在他最初露面的那一刻,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巫铁还会信个五成的话,现在公孙三羊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巫铁都不会信。

    “冷静,冷静你老母。”巫铁奋力的挣扎着,百里大小的掌心佛国就继续震荡着。

    巫铁身边的空间,不断发出刺耳的爆裂声。

    那种声音,就好像一只被封在琥珀中的万年魔虫,突然从沉睡中惊醒,正奋力的想要打破身边的阻碍,正倾尽全力的震碎那厚厚的封印。

    “你,听我说。”公孙三羊不再说本座二字了,他厉声喝道“我是真的,为了整个人族的前途,在呕心沥血,在绞尽脑汁”

    巫铁又向前重重的踏出了一步,四周的压力越发庞大,公孙三羊所在的佛像,更是放出了淡淡的光芒。

    “不管你说什么,你想要磨灭我的灵智,那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因为你想要对我不利,所以,你现在的任何话语,都是谎言。”

    “哪怕你真的是为了所有的人族的前途在玩弄阴谋诡计我巫铁,岂能成为你的踏脚石岂能成为你登天的台阶岂能成为你戏弄的工具”

    “人族的前途,我同样可以为了人族的前途而努力。”

    “我坚定的认为,我比你这种老奸巨猾的老东西,就算我好不了多少,但是我坏不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还是请你去死,让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