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三十名尊级的巫族战士留守武都,巫铁尽起武国文武,亲率天武军主力,赶赴南疆。

    一条条灵动的新式战舰犹如一条条黑色恶鲨,排着整齐的三角突击阵型,在空中急速划过。

    战鼓声,号角声,化为绵绵不绝的雷鸣混响,在天地之间一的向远处扩散开。

    庞大的军阵绵延数十万里,浩浩荡荡,犹如乌云一般从空中滑过。

    大大小小的战舰外,更有大铁制造的,太古之时专门配合巨神兵作战的金属战堡。最小也有一里方圆,最大足足有百里长宽的金属战堡通体漆黑,喷吐着长长的猩红色火光,在空中随着舰队向南方猛扑。

    因为西方妖国的融入,武国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战兽战禽。

    来自各大将门的将领们,一个个骑着各色铁羽鹰、飞天鹏、剧毒鹫,乃至四不像、黑麒麟、吊睛虎、柳叶豹等等飞禽走兽,喷吐着五颜六色的妖云,器宇轩昂的在舰队之间往来飞窜。

    大群大群体型巨大,修为在胎藏境以上的鸟妖按照族类,排开密集的队形,追随着舰队飞行。

    一条条特制的巨型运输的甲板上,一头头体型巨大的妖兽化为魁伟巨汉,身披各色重甲,同样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甲板上,目光凶狠的四处张望着。

    巨大的舰船上,巨神兵们密密麻麻的,以近乎极致的空间利用率,将船舱塞得满满的。

    五行精灵,还有来自地下世界的牛族、狼人、龙人、蟒人等地下世界的强战族群,一个个衣甲鲜明,士气高昂的站在甲板上,大声的唱着武国的战歌。

    天武军的人族战士们,同样精神抖擞的站在甲板上,在自家将领的带领下,扯着嗓子和这些异族的同袍遥相呼应,相互间比拼一样大声的吼着战歌。

    那些身形娇小,战力极弱,嗓门也不大的侏儒、鼠人等弱势族群,则是站在他们负责的光炮旁,或者抱着自己的符文枪械站在甲板上,嘻嘻哈哈的倾听着那些强大同袍的嘶吼声。

    时不时的,这些体型娇小的家伙会蹦跶着鼓掌欢呼,为某个声音格外高亢的营头大声加油助威。

    庞大的武舟船头,巨大的平台上,巫铁背着手站在船头,笑看着四面八方一眼望不到边的庞大舰队。

    公孙白马站在巫铁身边,面色惨白的看着四周浩浩荡荡的军阵。

    他并不为巫铁的庞大军队吃惊。

    人族地字战场上的国朝,但凡国力稍强一点的,随时都能拉出这么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

    他是因为巫铁天武军的组成,感到了极大的震惊乃至惊骇。

    巨神兵。

    五行精灵。

    地下世界的人族分支。

    乃至那些顺服的,甘心成为坐骑的大妖们。

    如果单纯是胎藏境的妖鸟猛兽也就罢了,那些被武国将门的将领们骑在胯下的,分明是一头头神明境的大家伙。这些心高气傲、桀骜凶残的妖族,他们怎可能甘心受人驱遣?

    巫铁是如何,让这些习性、风俗、文化等等迥然不同,甚至相互之间形成了食物链关系的复杂族群,如此和谐的归于武国天武军?如何让他们,如此和谐的,成为可以同生共死的同袍战友?

    公孙白马呆呆的看着邻近的一条战舰上,一尊身高三丈开外的龙人脚下,一名灰矮人正拎着大锤子,声嘶力竭的怪声怪气的吼叫着难听的战歌。

    龙人,尤其是这种浑身黑鳞的黑龙人,毫无疑问是地下世界最强势的统治级的存在。

    灰矮人,对于这些黑龙人来说,只是最下等的奴隶,甚至有时候是他们果腹的口粮。

    公孙白马知晓地下世界的族群是何等生活状态。

    在黑龙人面前,这些灰矮人,哪里有什么地位?

    他们怎可能,成为站在一起的同袍?

    那黑龙人,怎么容忍那灰矮人在身边胡乱蹦跶,‘丝毫没有敬畏之感’的挥动着大锤子大吼大叫?

    公孙白马感到脑浆子一阵阵的剧痛,他弄不清这里面的关键在哪里。

    丢开这些复杂的族群关系,公孙白马又呆呆的看向了舰队中的那些新式战舰——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公孙白马能够被送来地字乙五号战场成为前线督军,他毫无疑问是人族最见多识广、才干最强的那一小撮儿精英之一。

    他曾经在娲岛的任命下,行走各处战场,见识过上百个人族国朝的军备。

    巫铁麾下这些战舰的速度,快得有点离谱,比他见过的,其他人族国朝的制式战舰中,最快的那几款飞舟还要快出十几倍。

    更让公孙白马震惊的是,这些百五十丈长短的小型战舰有这么快,他能接受。

    那些体长千丈甚至是数千丈,肚皮臃肿庞大犹如蓝鲸的运输舰,居然也有这么快的速度?

    一般而言,战舰的速度是运输舰的数倍。

    以此推论,武国的这些战舰,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最高速度,它们只是在按照这些运输舰的速度,维持舰队的阵型,‘缓速’的向前奔驰。

    这些运输舰啊,战舰啊,丢开不算,那些体型巨大的浮空战堡,他们居然也能轻松的跟上整个舰队!

    公孙白马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浮空战堡这玩意,他只在几个实力极其强大,已经一统了自己所在战场的人族国朝中见识过。

    那些战堡,全都是依靠挖掘太古神话时代的遗址,得到了一部分生产线和生产技术,经过推演复原后,结合当今的阵法、符文、铸造之道建造起来的大杀器。

    公孙白龙见过的浮空战堡,威力庞大,防御力极强,但是无不臃肿榔槺,飞行速度慢得急死人,一个时辰能飞出上千里,这就是非常不错的速度了。

    而巫铁麾下的这些战堡,无论大小,居然都能按照一个时辰十几万里的速度,紧随着舰队向前飞驰?

    战堡的速度最慢。

    运输舰的速度居中。

    战舰的速度最快。

    按照这个推算,这些浮空战堡,如果眼下的速度就是他们的极致,那么这些运输舰应该还能再快上几倍,而那些战舰的速度,应该能比现在快上数十倍才对。

    一个时辰,飞驰数百万里?

    公孙白马浑身肌肉绷紧,毛孔内下意识的渗出了大量的冷汗,看着巫铁的背影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过了好久好久,公孙白马才干声道“你们,找到了一个完整的太古神话时期的……铸造工场遗迹?”

    巫铁好奇的回头看着公孙白马“娲岛,应该保留了完整的太古时代的知识吧?我看你总是盯着武国的战舰和战堡瞅个不停,需要这样大惊小怪么?”

    公孙白马不吭声,只是冷笑着瞪了巫铁一眼。

    巫铁摊开双手,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认定了,我们武国犯下了滔天罪孽?呵呵,今日且让你看看,我们武国的这些尊级,都是如何出现的。”

    庞大的舰队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犹如乌云一样,缓缓逼近了被包围的无上魔国八大征讨使魔军营地。

    尖锐的号角声绵绵而起,一道道血色魔光直冲高空,然后猛地爆炸开来,迅速炸成一团团巨大的血光,远远近近数万里内都能清晰看到。

    地面上,无数魔军骑兵往来奔驰,一支支小骑兵迅速汇聚在一起,变成一支支规模庞大的骑兵军团。

    半空中大量长有千丈的魔军战舰开始向一处汇聚,地面上,高有千丈的魔傀儡也大步隆隆的,在魔军将领的喝令声中,犹如一座座移动的大山,向着巫铁的舰队方向迎了上来。

    四面八方,无数巨神兵同时举起了手中长枪,整齐划一的向前狠狠刺杀。

    大群大群正在突击这些巨神兵组成的防御阵地,犹如疯魔一样嘶吼着的魔军士卒惨嚎倒地,被巨神兵们轻松刺杀倒地。

    四面八方,大群大群的巨神兵开始反攻,将想要突围的魔军士卒打得狼狈不堪,溃散的军阵迅速向八大征讨使的中军大营方向溃逃。

    阴乌鹫等八大征讨使,每一人麾下的魔军主力精锐都数以亿计,其他的辅兵、仆兵、力夫、杂役等等后勤兵种,更是主战精锐的数十倍。

    八大征讨使的军营连在一起,绵延十几万里,黑压压一片,犹如一块脓疮铺在了肥沃的大地上。

    无数魔军士兵分成一支支攻击队伍,正在四面八方冲击巨神兵组成的坚固防线,想要冲出一条生路。

    但是巨神兵骤然发动反扑,这些魔军的攻击队伍当即崩解,在八大征讨使的军营外,方圆数十万里内,到处都是胡乱奔逃的魔军士卒,黑压压的好似炸窝的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攒在了一起。

    巫铁带来的庞大舰队朝着四面八方分散开。

    数万名土精从战舰上跳了下去,按照巫铁的命令,这些土精的身躯在下落的时候,就骤然的膨胀开来。他们落地后,身体开始抽取大地之力,原本有十丈到百丈开外的土精们,身躯迅速膨胀到万丈高下,变成了一座座巨大的岩石巨人。

    这些岩石巨人扯着嗓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无上魔国八大征讨使何在?速速投降,饶你一条生路!”

    高空中,巫铁带来的天武军上上下下无数将士齐声呐喊“无上魔国八大征讨使何在?速速投降,饶你一条生路!”

    老疙瘩、老网子、老锯子、老榔头,乃至舍利骨尊等一众鬼尊,数十位投靠巫铁的尊级老怪齐齐冲天飞起,散发出海啸一般的巨大威压席卷整个大地。

    无数无上魔国的士卒纷纷倒地,一个个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百来名巫族的尊级强者也是一声呐喊,同时释放出了自己庞大的气息。

    这些巫族儿郎更是腾空而起,激活了自己的血脉。

    共工、祝融、夸父、刑天、相柳、后土……百来位巫族儿郎,他们激活的太古巫神的血脉有二十几种。

    他们身躯变得万丈高下,通体闪烁着水火风雷诸般光芒,双手向着虚空抓去,一道道巨大的天地元能潮汐化为栩栩如生的各色巨龙、大蟒,缠绕在他们的身上,凭空更为他们增添了百倍的威严和肃杀。

    公孙白马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巫铁“你们,到底屠戮了多少黎民,才成就了这些……这些……你们,你们……你们是被打为‘人族叛逆’的豢龙氏的人?”

    “豢龙氏?没听说过。”巫铁愕然看着公孙白马“他们怎么?他们说,为了人族前途,人族必须有尊级强者,所以,他们执意……用献祭的手段,突破尊级?”

    公孙白马嘶声道“豢龙氏,已经被灭族……你们武国……”

    巫铁淡然道“我们没有祸害任何一个良善百姓。”

    公孙白马冷笑道“那么,你们如何突破的尊级?”

    巫铁指着下方无边无际的无上魔国魔军士卒,冷声道“看看他们,你修炼了有佛门的天眼、或者道门的法眼神通么?看看他们,你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否该死?”

    公孙白马呆了呆,他咬咬牙,冷哼了一声,他的眸子里两枚莲花万字佛印浮现,两道金光喷涌而出,朝着下方无边无际的魔军战士扫了一遍。

    入眼处,血海涛涛,冤魂无穷。

    每一个魔军战士身上,都有无穷的冤孽缠身,这些魔军战士,最少的一人,都起码屠戮过千人以上。

    公孙白马的身体一晃,向后倒退了一步,他的两只金灿灿的佛眼内金光闪烁,瞳孔隐隐有碎裂之势,眼角崩裂,两道血水‘哗’的一下喷了出来。

    佛门功法和魔道煞气,原本就是极端对立的力量。

    公孙白马修为不过半步尊级,下方的魔军将士中,半步尊级的巨魔何止数万?

    他们身上的魔气、怨气犹如实质,化为一柄柄血煞刀剑横贯虚空。公孙白马没有任何防范,就这么一眼望了过去,两颗眼珠差点就被那滔天的魔气、煞气给挤爆了。

    “他们……他们不是人!”公孙白马嘶声怒吼“他们是魔,是魔,是魔!”

    “既然不是人,那就可以利用喽!”巫铁摊开了双手,目光清澈的看着公孙白马“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从族群分类上来说,他们是人族……但是,他们不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