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蚀空戮神舟内,枯瘦的巫铁有气无力的靠在王座上。

    他身边的九个蒲团上,同样瘦得皮包骨的三尸分身、六道分身翻着白眼,同样有气无力的盘坐在那里。

    “疯了,疯了不就是一个天庭么”沧海道人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咕哝着“不就是一个天庭么至于这样拼命么积攒这么多功德之力,容易么”

    巫铁轻轻的呼吸着,有气无力的哼哼着“钱花出去了,才是钱。死捏在手上的,那就是破铜烂铁。唔,不还剩下半成左右么嘶”

    浑身骨髓内一阵阵酸麻敢袭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有无数条水蛭趴在骨髓上吮吸一样,让人浑身无力,让人眼前发黑只想昏睡过去。

    饶是巫铁修炼至今,已经吃过无数苦头,这骨髓中传来的异样感觉,依旧让他痛不欲生,难受到了极点。

    弥天妖盟的妖尊或杀、或擒,还有这么多半步尊级、神明境巅峰的巨妖被生擒或者被斩杀,巫铁在之前过去的二十四个时辰内,一共吞噬了一百二十七位妖尊、数万巨妖心脏内九成的本命精血。

    如此庞大的本命精血,被巫铁吞噬、吸收,化为自身精血后,配合功德之力的无穷造化,强行凝聚八万四千旁门道印。

    幸运的是,巫铁成功了。

    倒霉的是,饶是成功了,巫铁也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如斯强横的一具身躯,此刻就好像被榨汁机榨过一百零八次甘蔗一样,一点汁水都没有了。

    若有人能够透过巫铁此刻的身躯,窥视他身躯内的景象,就会看到无比磅礴的一幕。

    在巫铁的脑海中,在他水缸大小、光芒黯淡的先天灵光外,三千颗大星、八万四千颗小星化为一个色泽瑰丽的星云漩涡,牵动了无数条细细的大道锁链,正围绕着先天灵光缓缓旋转。

    每一个呼吸间,都有一丝丝极细的天道道韵从虚空中被牵引进来,融入先天灵光内,让巫铁黯淡到了极点的先天灵光变得亮堂这么一点点。

    这一个星云漩涡,每十二个时辰才会旋转一个周期,而每旋转一周后,星云漩涡的核心处,就会有一点混沌色泽的星光琼浆落下。

    这一滴星光琼浆在巫铁体内盈盈滚动,顺着他体内的经络、血脉一通游走,流遍全身之后,最后融入心脏化为丝丝星光消失无形。

    心脏微微一跳,一股股蕴藏着淡淡星光的血浆就顺着血脉流转全身。

    所过之处,巫铁的身躯机能在不断的增强,远比他自行修炼各种顶级的体修功法对身躯的提升,还要快出百倍、千倍。

    但是如今巫铁身躯匮竭,体内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能量。

    身躯机能得到强化后,却没有足够的能量补充,他的身体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最细小的细胞都犹如黑洞一样疯狂的收缩着,不断的向巫铁咆哮怒吼,索求能量补充。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一群巫族儿郎扛着数十个大鼎狂奔了进来。

    大鼎内是粘稠的汁液,散发出馥郁的浓香,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几个巫族儿郎走到巫铁面前,粗暴的掰开他的下巴,将一个金属质地的漏斗塞进他喉咙里,然后将大鼎内的汁液汩汩汩汩的倒了进去。

    一股股磅礴精纯的能量在巫铁腹中爆发开来。

    然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一股股庞大的能量就被巫铁的身躯瞬间抽空,一滴都没剩下。

    巫铁浑身每一个细胞越发有力气的收缩着,越发疯狂的咆哮着“老子饿,快给吃的”

    又是一鼎,再来一鼎,继续一鼎

    数十鼎粘稠、沉重、蕴藏了无穷能量的琼浆玉液不断倒进巫铁嘴里,然后迅速被他这个无底洞彻底吞噬。

    老铁背着手,站在一旁轻轻摇头“幸好琉璃佛国家底子厚,那佛国佛库中有无数灵药还有那些妖尊、巨妖的老巢也被我们翻了个遍,啧啧,他们都积攒了无数好东西啊”

    巫铁轻轻的哼了一声,骨髓中的酸麻痛胀各种滋味齐齐袭来,如果不是面子问题,他都会忍不住哼出声来。

    如果不是琉璃佛国家底子后,如果不是那些弥天妖盟的妖尊家底子后,巫铁这次肯定会把自己的身子搞出大毛病来,起码也要在床榻上瘫痪十年。

    功德之力,的确为巫铁扫平了一切瓶颈,保护了他的先天元灵,壮大了他的先天灵光,让他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强行凝聚了他已经参悟透彻的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的道印。

    功德之力可以辅助修炼,有无穷造化之力,甚至免去了巫铁走火入魔、精神分裂、先天元灵崩碎、彻底魂飞魄散之类的危险。

    但是凝聚道印,还是要遵循最基本的能量守恒之理。

    每一枚道印,都是先天元灵中的神魂本源之力,和自身精气神的完美契合。每一枚道印,都需要庞大的精气神能量才能凝聚。

    巫铁数日之内,爆发性的凝聚了如斯多的道印。

    哪怕每一枚道印都是刚刚凝聚成形,甚至连尊级一品的品级都没达到,那依旧是一个恐怖的消耗。

    幸好他身处琉璃佛国,幸好他手握珈叶献上的佛国佛库,幸好有弥天妖盟这么多妖尊无数年积攒下来的家当。

    无数的天地神药,无数灵药神草,无数成品的大道宝丹甚至是,珈叶做主,将自家先辈遗留的那些舍利子,都用秘术炼成了舍利琼浆

    一鼎一鼎的浆汁,每一鼎都价值连城

    每一鼎的浆汁中,每一滴浆汁放在外面,都是神明境的高手都会下手抢夺的圣品妙药。

    咚咚咚,沉闷的脚步声传来,又是数百巫族儿郎冲了进来,扛着一鼎一鼎的琼浆,用最快的速度灌进了巫铁的嘴里。

    老铁看着那一鼎一鼎的琼浆就这么消失了,不由得连连摇头“造孽哦不过,老子很好奇,等你身体补完了亏空,你小子现在能有多强”

    “元始经啊,老子很好奇,你真的凝聚了元始经上所有的大道道印”

    巫铁很艰难的翻了个白眼,他气息奄奄的咕哝道“都是被逼的,那天庭来得莫名,而且,似乎他们和娲岛有牵连我总感觉事情不对,所以,预作打算吧。”

    “倒是沧海抢回来的那些宝贝,你研究得怎样了”巫铁斜了老铁一眼。

    老铁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走到巫铁面前,沉声道“那些雷光飞舟,还有那些浮云,都是人工造物,而且,铸造手法,分明是我们巨神兵的路子。”

    “但是,他们的铸造手法更加精妙,比大铁掌握的铸造技巧,要精妙许多。”

    “确切的说,这些雷光飞舟和浮云,都是在我和大铁所知的铸造技巧的基础上,进行了好几代的升级换代的作品。”

    歪了歪脑袋,老铁沉声道“打个比方,大铁的铸造技巧,就是给他一块铁矿石,他能从中锻造出千锻精钢级别的利器这就是如今我们拥有的巨神兵。”

    “但是那些雷光飞舟和浮云,同样是一块铁矿石,他们铸造成了特种合金,性能比千锻精钢强出数倍、数十倍的特种合金。而且,他们将合金的属性,发挥到了极致。”

    “那些雷光飞舟,全都是后天人工造物,但是他们的属性,比我们武国各家各族将领手中的先天灵兵还要强出一丁点儿。而他们使用的材料,和我们的巨神兵使用的材料没有多大出入。”

    巫铁骇然看着老铁。

    嘴里叼着一个金属大漏斗,上面有玉液琼浆咕咚咕咚的不断灌进嘴里,巫铁的这个骇然的表情,莫名的就多了几分呆萌之色。

    “天庭,或许和我们有点关系”老铁摇了摇头“巨神兵中,我属于斗神兵,是专门的战斗单位而巨神兵中还有另外一个体系,学神兵,他们专门捣鼓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在我战败沉睡之前,我听过一耳朵,据说他们在到处开挖各种太古传说中的遗迹废墟说什么,寻找人族的真正起源之类。”

    “天庭,莫非是他们挖出来的宝贝”老铁眸光闪烁“哈,我们都傻了。”

    老铁指了指那些扛着空大鼎跑出去的巫族儿郎,笑道“沧海道人抢回来的化仙池,能够自行吸纳无穷天地元能化为灵泉,把你丢进去温养,不比坐在这里靠谱多了”

    巫铁呆了呆,也笑了起来“也是这个道理,双管齐下,总是好的。”

    一刻钟后,在万灵蚀空戮神舟一个极大的舱室中,已经被老铁暴力掌控的化仙池内,巫铁斜靠在池塘边缘,嘴里依旧插着一个大漏斗,一鼎一鼎的琼浆不断灌进他嘴里。

    偌大的化仙池内积蓄的灵液剧烈的翻滚着,不断的涌向巫铁,水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一丝的下降着。

    巫铁一人对化仙池内灵泉的消耗,就比之前姬霆统辖的上亿荡魔司将士加起来还要快了数倍。

    可见他如今的身躯匮乏到了何等程度。

    可见他如今的身躯潜力到了何等程度。

    老铁站在化仙池边,看着化仙池内的异象,不由得喃喃自语“总算是,成了一个啧,那天庭,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老铁和巫铁砸这里念叨天庭的时候,姬百劫正站在山顶悬崖边,神色阴郁的看着远处云空之间几只翱翔的巨鹰。

    沉重的脚步声从他身后传来,几名身穿粗布短衫,赤脚披发的男子在两个天庭天官的带领下,脚步生风的走了过来。

    两个天庭天官的脸色阴沉,两个人的左右面颊上,分别烙印着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揍他们的人,手掌显然很是巨大,巴掌印几乎将他们整个脑袋都盖了进去。

    仔细看看,这几个身穿粗布短衫,赤脚披发的男子,一个个骨骼粗壮,身躯魁伟,手掌都有蒲扇大小,似乎和这两个天官脸上的巴掌印大小相仿。

    姬百劫转过身,目光扫过两个天官的面颊,眉头骤然一挑。

    “主公”两个天官委委屈屈的向姬百劫鞠躬行了一礼。

    “退下”姬百劫挥了挥手,没给这两个天官说话的机会。

    两个天官低下头,脚下流风荡漾,轻飘飘的顺着来路飘了出去。

    那几个粗壮魁梧的汉子,则是上下看了看姬百劫一眼,然后走到了悬崖边,向下方眺望了过去。

    在这一座高崖上,正好能看到大半个天庭宫殿群建筑,一座座大山气势雄浑,一片片巨石铸成的宫殿整整齐齐,按照某种难以言喻的韵律顺着山势绵延排布,一眼望不到边。

    “三狗,这些年你不温不火的,倒是创下了老大的基业。”一名年龄略大的男子,微微佝偻着腰,向姬百劫点了点头。

    姬百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看着这身形佝偻的男子淡然道“父亲,我如今的名字,是姬百劫你万万不可弄错了。”

    “长辈叫你什么,就是什么更不要说,是你的亲生父亲三狗,你从小到大,就叫三狗,这有错么”同行的几个男子中,一名蓄了一部大胡须,长须飘垂到小腹处,颇有几分威严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难不成,为了一个名字,你就六亲不认了”

    姬百劫背着双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沉默了一阵,姬百劫微笑道“六亲不认的罪名,百劫是万万不敢受的不过,很奇怪,大伯您身为姬氏当代家主,今日屈尊纡贵,来小侄这穷乡僻壤之地,不知道有何贵干”

    佝偻腰身的男子,姬百劫的亲生父亲姬松咳嗽了一声“三不,百劫啊,你大伯他”

    姬百劫的大伯,姬百劫所属的姬氏这一分支的正房嫡系,也是这一分支的当代家主的姬魁微微一笑,指着那重重叠叠绵延出去的宫殿群笑道“刚刚你爹说了,你创下了老大的一片基业大伯原本以为你只是小孩子小打小闹,没想到你真的折腾出了这么一番气象。”

    姬百劫没吭声,只是斜眼看着姬魁冷笑不已。

    姬魁的脸色就耷拉了下来,在他看来,姬百劫的如此模样,完全是不把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

    跟在姬魁身后的一名魁梧青年终于按捺不住,他大声说道“三狗弟,实话实说了吧,你这几日闹出很大的动静,族中长辈们才知道,你居然有如此手段。”

    “什么天庭我们不管你,但是你笼络的这些人手,可是我们这一分支压过姬氏主脉,入主姬氏圣地、祖祠的大好机会。”

    “你实力不行,所以,这天庭之主,你让给我。”

    “我为主,你为辅,我们兄弟,联手打下一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