娲岛,幽谷,公孙儁宅。

    精致的小楼,暗香浮动,十几个衣饰整洁的俏丽丫鬟静静的站在游廊下。

    楼内,公孙儁、公孙垚父子两一言不发,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们屏着呼吸,一脸的顺和之色,那气度,倒是有点像游廊里站着的小丫鬟。

    面色略微有点发白的青柠端着一个黑色玉盏,一小口,一小口,将玉盏内粘稠如鱼胶,还在冒着气泡,沸腾高温的极苦药汁一点点的喝下。

    药汁入腹,顿时好似火山爆发,又好似海啸肆虐,一股股暴力至极的恢弘药力四散,迅速融入青柠全身。青柠咬着牙,强忍着药力在体内肆虐的痛苦,默默的运转功法,将药力一点点的吸入身体各处,弥补身躯亏空。

    之前为了救出公孙垚,青柠强行催动昊天镜残片炼制的宝镜,已经是大伤了元气。

    后来,巫铁强行索要宝镜,青柠只能切断自己和宝镜的联系,将宝镜赠送巫铁以换取母子两安全脱身。强行斩断神魂联系,对青柠的神魂又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肉身、神魂全都受伤,青柠回到娲岛,就立刻让人熬了疗伤的药汁。

    这小小的一盏药汁,不过是小口抿十几口的份量,实则消耗的珍稀药材价值倾国,里面最普通的辅药的年份都在千万年以上,都是人族各部耗费无穷心力,好容易才栽种成功的神药。

    偌大的娲岛,有资格享用这等药剂的,划拉一下,也不过百人。

    以偌大的人族,奉养百人

    饶是如此,这等药汁,就算是青柠,也不是轻易能喝上、轻易舍得喝的。若非这次伤损了元气,青柠也不会如此靡费。

    一盏药汁下腹,青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

    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青柠伤势痊愈,而且法力充盈、肉身强健,比之前还要强出了一大截。额头上有点亮晶晶的细汗,面皮红扑扑的青柠乍一看去,却和青春少女无异。

    “母亲”公孙垚站了起来。

    “娘子”公孙儁站了起来。

    青柠一把抓住公孙垚的手,拉着他就往外走,一边走,她一边向公孙儁吩咐到:“召集有熊部各族长,尤其是公孙氏的诸位长老,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给他们说清楚。”

    “有熊部,轩辕圣皇的直系血裔被人无辜杀了这么多长老、族人,这笔账,一定要逃回来。”

    “他姬三狗胆敢作出这样的事情,姬氏必须给咱们一个交待哪怕从血脉上计算起来,大家都是近亲呢,呵呵,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何况是这隔了多少代的近亲”

    “姬氏不给一个交待,我们就给他们一个交待。”

    青柠的话语中,充满了滔天的杀意,让公孙儁、公孙垚都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娘子,怕是这样诸位老主母”公孙儁压低了声音,急促的说道:“如今邪魔作乱,我人族各部若是再生内乱,怕是”

    “已经内乱了”青柠斜了公孙儁一眼:“身上长了脓疮,还是挑破了,将毒水挤出来的好。宁可短痛,不可长痛,这道理,你多大的人了还不懂么”

    “够了,不要啰嗦,我们成亲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我谋算错过”青柠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口。

    “娘,这次您就算计错了咱们这次,吃亏可不小。”公孙垚很耿直的说道。

    啪的一声,青柠不轻不重的抽了公孙垚一个耳光:“混账小子,老娘算来算去,不都是为了你么这次我算错了呵呵,一切尽在掌握。”

    青柠傲然昂起头来,拉着公孙垚大踏步的往外走:“老娘给你说,那天庭若是握在手中,固然是极好的,这就算是你小子这辈子的第一份基业。”

    “可是那天庭没握在手中,更是极好的。老主母们这下可明白了,我们人族内部,狼子野心之辈层出不穷啊,多少坏人还蒙着脸装好人呢”

    “呵呵,不让老主母们看看如今咱们人族内部的勾心斗角、风波诡谲,她们哪里舍得将她们这些年偷偷积攒的那些家当拿出来,交给年轻人”

    紧跟在青柠身后的公孙儁脸色骤然一变,他急声问道:“什么家当老主母们有什么家当”

    青柠斜了公孙儁一眼,冷笑了起来:“你就整天忙着计算娲岛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罢,那些东西,固然是大头,可是比起她们手中藏着掖着的宝贝,那都算什么玩意儿破烂都算不上”

    “还记得当年豢龙氏的事情么”青柠冷然道:“豢龙氏,是老主母们推出来,和羲谷打擂台的。本来老主母们只是想要探探风声,结果羲谷直接下绝户招数,直接将豢龙氏灭门了”

    冷笑一声,青柠扭了扭纤细的腰身,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老主母们瞒得过天下人,哪里瞒得过我这个她们亲自培养的第一心腹呢嘻豢龙氏是斩尽杀绝了,豢牛氏、豢马氏、豢猪氏、豢羊氏改个名字,变个模样就偷偷摸摸冒出来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摇摇头,青柠看了看公孙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儁哥,你就是太憨厚太老实了,所以容易吃亏。”

    “你也不想想,老主母们,从太古神话时代,一直掌握人族传承这么多年你真以为,她们就是一群老弱病残、弱不禁风的老太太”

    “嚇,敢这么想的人,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拍打了一下身上的衣衫,青柠悠然道:“得了,我得带着垚儿去告状、哭惨、打擂台去了嘻,这些年,我故意漏给老主母们的狐狸尾巴,估计已经被几个小贱人给告上去了吧”

    “这次的戏,咱得唱得精彩些。”青柠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真个就和一头狐狸一般。

    两个时辰后,娲岛核心处,山谷中,恢弘的巨石搭成的古老殿堂内。

    大殿中,九座气势雄浑、隐隐勾连天地的青铜巨鼎高有百丈,稳稳的按照九宫方位杵在大殿正中。

    大鼎内,九团燧火无声的跳动着,一颗颗人头大小,用秘法炼制的龙涎香球悬浮在燧火中,在燧火高温的熏烤下,一缕缕馥郁厚重的香味从大鼎中升腾而起,熏得整个大殿就好像一块积年的老腊肉,每一块砖瓦都浸透了特殊的香气。

    大殿坐北朝南,最北方的墙壁下,一张供台上供奉着人族远古传说中的众多圣贤、人皇、大帝等等。

    最高处,供奉的是伏羲氏、女娲氏。

    中间处,供奉的是人族三皇。

    三皇下方,供奉的人族五帝。

    三皇五帝之下,则是人族传说中一些有名的大能、大贤,后世被尊奉为圣人的那些大智慧者,以及人族百姓各大分宗供认的始祖人物。

    供台下,一字儿排开了上百个稻草蒲团,上面颤巍巍盘坐着二十几个白发苍苍、气息微弱的老妇人。

    在老妇人们左右两侧,数百名老少妇人静静的垂手站在那里,无论年老还是青春,她们的气息都颇为神异、灵动,更显飘忽莫测,和羲谷那些羲皇一脉的战士那强横暴力的气息迥然不同。

    而且,羲谷的战士一个个目光凶猛,说得难听些,他们的眸子里更多透出一股子洪荒巨兽的野性。

    而这些妇人的目光娴静、温和,犹如一汪汪深沉的潭水,透着智慧的光芒。

    娲岛和羲谷的气息是如此截然不同,但是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羲谷只需要武力,只需要绝对的、至强的武力。

    而娲岛,则是要教化、传承、收纳、保护,人族的诸多知识,诸多智慧的结晶,都是通过她们传播给大小部族。她们统筹整个人族的繁衍生息、耕作休憩,她们更多运用智慧,而不是武力。

    青柠带着公孙垚走进了大殿,绕过大鼎,来到了盘坐在蒲团上的老妇人们面前。

    她带着公孙垚,向老妇人们跪拜了下去。

    公孙垚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向老妇人们磕头行礼后,他就乖乖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在娲岛,男丁是没什么地位的。如果不是公孙垚是青柠的儿子,他甚至都没资格常年居住在娲岛上。

    “青儿,天庭发生了什么。”青柠刚刚站起身来,一名居中而坐的老妇人就开门见山的询问青柠。

    “姬百劫叛乱杀死我人族精锐无数。”青柠向那老妇人点了点头,沉声道:“此等行径,必须受到严惩。青儿请求老主母们调动人族精锐,将天庭连根拔起,以儆效尤。”

    喘了一口气,青柠沉声道:“青儿更请老主母们考虑之前青儿的提议人族,必须有一支联合的常备武装”

    一名年龄看上去和青柠差不多,鹅蛋脸,生得温婉、绝美的妇人轻笑了一声:“青儿妹子,且慢,我有一事不解之前青儿妹子信誓旦旦,让垚公子执掌天庭,说是要降妖除魔,救护我人族子民。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个烂摊子”

    “青儿妹子往日里的算无遗策,怎么这次就”这温婉的妇人轻叹了一声:“集中人族精锐,这话说得轻巧,可是集中在天庭的人族精锐,在垚公子的指挥下全军覆没我人族元气大伤,哪里还有精锐可调集”

    青柠眉头一挑,傲然道:“诸位主母,各位姐妹,我青儿犯错,我认打认罚,一切和垚儿无关。”

    她深沉的看了那温婉妇人一眼,淡然道:“此时,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还请黛姐姐以人族前途计,多出一些好的主意,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浪费时间了。”

    温婉妇人娲黛就笑了:“计较个人恩怨,胡搅蛮缠,浪费时间,青儿妹子一如既往,扣得一手好黑锅”

    娲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向一众老主母行了一礼,然后沉声道:“诸位主母,我这里有一些供状,还请诸位主母过目”

    从袖子里掏出一叠厚厚的兽皮纸,娲黛将兽皮纸递给了坐在蒲团上的老主母们。

    一众老主母谁也没看那些兽皮纸一眼,她们目光如刀,紧盯着青柠。居中的老主母淡然道:“娲黛,说说看,上面都供述了一些什么”

    娲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看了青柠一眼,沉声道:“青儿妹妹在最近三百年间,时常私自勾连祖灵空间,向祖灵祈求力量,辅助公孙垚修炼不仅如此,青儿妹妹还将自身灵识,侵入祖灵空间”

    娲黛轻声道:“最近百年来,有十二位和青儿妹妹有过节的姐妹,都在勾连祖灵空间时被庞大的元灵之力伤损了神魂,至今沉睡不起。”

    青柠耷拉着眼皮,一言不发。

    一众老主母深深的看了青柠一眼,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居中的老主母轻声道:“青儿,你是我们最看好的后辈,但是为了你的夫君,为了你的儿子,你做的事情,实在是有损我人族利益。”

    “勾连祖灵空间,私自借用祖灵之力,为公孙垚辅助修炼,让他将元始经推演到三千大道大成之境你损伤的,是我人族底蕴。”

    “饶是如此,你毕竟培养了公孙垚这么一绝世天才出来,我们可以容忍你的这等损公肥私之举。”

    “可是,天庭一事,公孙垚掌控天庭不力,坑杀这么多人族精英可见,他毕竟是一个不堪重用的,只能为将,不能为帅。这件事情,你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给娲岛上下一个交代。”

    “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们全都知晓。”

    “你有罪,却罪不至死。卸下一切职司,去娲皇洞面壁思过千年吧”

    “公孙儁的职司,也都卸下。让他和公孙垚,回转他公孙部,不要再踏上娲岛一步。”

    几个老主母同时轻轻一挥手,九口大鼎微微一震,公孙儁、公孙垚父子就神乎其神的突然出现在娲岛外海。而青柠则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直接出现在了一个深邃的洞窟中。

    四周岩壁上,无数密密麻麻的神符闪烁着深邃的神光,在青柠的面前,巨大的石壁上,赫然浮雕着一座娲皇氏的千丈圣像。

    无垠虚空,天晶战星。

    青柠微笑着一扭腰,朝着煊武等五人笑道:“五位殿下,时机到了。嘻,蛇无头不行,妾身这就带着五位殿下,直扑人族圣地娲岛。”

    “只要将那些老古董斩尽杀绝,人族就是一团散沙,再也无能为力了。”

    “诸位殿下,这次可要调配精兵强将下去,必须要一击毙命,否则人族反应过来,他们的底蕴也不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