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儁带着公孙垚,倾尽全力赶向羲谷。

    小小的飞舟急速穿过一次性的空间门后,前方就已经能看到茫茫海面上,被四十九条巨型山脉拱卫的羲谷圆形大陆。

    “你娘……是个很聪明的……人。”公孙儁站在船头,语气很古怪的冲公孙垚说道“所以,她应当,不会出事。这么多年,只有人家吃亏,她没有被人占过便宜的。”

    公孙垚不断的捏紧拳头。

    他有点惶恐不安的看着公孙儁。

    今天,他父亲表现出来的‘嘴脸’,和他平日里对自己父亲的认知完全不同。

    平日里,那宽厚温和、对人友善的父亲,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幅‘枭雄’嘴脸?和公孙儁今日偶然流露出的气息相比,那所谓的天庭之主姬百劫,简直就是一只小菜鸟!

    飞舟划破虚空,迅速逼近羲谷。

    公孙儁一声轻喝,羲谷上空的防御大阵就开启了一条极大的裂缝,公孙儁带着公孙垚一闪身就冲了进去。

    此刻的羲谷内,俨然地狱场景。

    青柠带来这里的数百名温婉妇人,正指挥着近百万公孙氏秘密培养的心腹死士,从巨大的运输舰船舱内,运出堆积如山的极端属性的材料。

    极阴,极阳,金木水火土、冰毒瘟雷暗……

    羲谷内有庞大的神阵系统,这都是当年为了天道窟而设的神阵体系。在庞大的阵法脉络上,挖出一个个巨大的洞窟,然后将这些极端属性的材料填充进去,再构建转化禁制。

    地下的大地灵脉,所有的天地元能,就会源源不断转化为极端属性的天地元能。

    然后,挑选属性相当的尊级尸体,将其埋进地窟,再用秘术祭炼。

    这就成了绝佳的‘炼尸地’,借助羲谷得天独厚、掠夺了周边亿万里天地虚空道韵的地理优势,这些羲皇一脉的强横尸体,用不了几年就会转化为强大可怕的‘太古神犼’。

    近千名羲皇一脉的长老,超过二十万尊级大能,还有数以十亿计的,修为达到了半步尊级和神明境七重天以上实力的羲皇一脉的精英战士。

    除开这些强大的战士,整个羲谷,数十倍于他们的,专门为他们服务的仆役、侍女等等,也全都浑身僵硬,整整齐齐的被码放在了一旁。

    虽然是仆役、侍女,但是他们最弱的,也有了神明境一重天的实力。

    这股力量,远超娲岛潜龙计划辛辛苦苦积攒出来的青年俊彦。

    若是没有巫铁那一遭捣乱,这么强大的力量,配合上天道窟内那么多至宝残片……若是将那些至宝残片全部锻造成新的神兵利器,这股力量足以横扫人族。

    若是他们全都被炼制太古神犼,他们的实力还会在现在的基础上飙升许多。

    而且,他们会悍不畏死,他们会绝对服从命令,他们将成为世间最强军团。

    公孙儁阴沉着脸冲进了羲谷,数百名正在忙碌的温婉妇人同时抬起头来,她们的眉头顿时微微一蹙。

    一名温婉妇人腾空而起,俏生生的挡在了公孙儁和公孙垚的面前。

    “老爷,您怎么到这来了?嘻,这里脏乱得很,老爷精贵惯了……”

    公孙垚一声不吭的一耳光抽了过去。

    一声巨响,温婉妇人被抽得面皮炸开,身体打着滚儿飞出了数十里远,一头撞在了一旁的大殿上,将大殿门口的柱子都撞成了粉碎。

    这妇人也进过娲族的祖灵空间,同样晋升成为尊级强者。

    但是面对公孙儁,她居然连一耳光都挡不住。

    数百妇人的眸子里,同时有迷离的幽光浮现。

    公孙儁冷哼一声,他右手轻轻一弹,顿时数百妇人同时抱着脑袋嘶吼痛呼,倒在地上疯狂抽搐起来。

    公孙儁静静的看着这群生不如死的妇人,过了足足一刻钟时间,他才冷然道“尔等奴婢,当知道自己身份……再敢放肆,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们精贵惯了,一个个心高气傲,天下就没几个能让你们看得上的,这一点,我懂,毕竟,你们的出身来历……不简单。”

    公孙儁的话中,藏有深意。

    他看着这些妇人,右手一弹指,数百妇人同时停下了痛呼,一个个浑身大汗淋漓的蜷缩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

    “好了,现在告诉我,青儿何在?”公孙儁冷然看着这些妇人“你们的主母呢?人呢?”

    最早被抽了一耳光的妇人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朝着公孙儁毕恭毕敬的跪拜了下去。

    “老爷,主母她……屠了羲谷之后,她就离开了。她说要返回娲岛,想办法对付那些潜龙小子……等老爷和少爷凯旋之时,得有人出面打他们的脸。”

    公孙儁张了张嘴,他看着那温婉妇人,轻声道“青儿没有回娲岛,而且,我联系不上她了……甚至,我们进入天晶战星的计划,也失败了,我们所有人,被天晶战星丢回了娲岛。”

    指了指那一脸不可思议的温婉妇人,公孙儁沉声道“你们试试,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她。”

    数百个妇人同时从袖子里掏出了各色奇异物件。

    有银铃,有铜哨,有小钟,有玉磬,有玉符,有玉牌,有小虫,有小鸟,更有一些古怪的玩意儿,就连公孙垚都认不出,这是何等诡异的联系方式……

    比如说,有一个妇人掏出了一张人面皮……

    忙活了一通后,过了足足一刻钟时间,没有任何回音传回来。

    公孙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轻声道“这么说来,青儿是出世了……你们觉得,会是谁?羲皇一脉在羲谷的高手,死绝了,会是他们的隐世势力么?”

    一种温婉妇人同时摇头,羲皇一脉哪里有什么隐世势力?一群老家伙都蹲在羲谷尽情享用呢。

    娲族,也不会。

    娲族的所有底细,都被青柠掌握得清清楚楚,娲族的老主母们早就灰飞烟灭了,没人能出头了。

    公孙儁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那么,是人族内部有人出手了?”

    讥诮的冷笑了一声,公孙儁冷声道“还是,你们……族内……有……别的……人?”

    公孙儁挨个指了指这些温婉、美丽的妇人。

    公孙垚呆呆的看着公孙儁“爹,诸位姨娘,不是我们公孙氏的族人么?”

    公孙儁没开口,一众温婉妇人相互看看,然后同时流露出了诡异的表情。

    “可是,在观察前哨,我们所有族人,都被主母亲自出手……用谋杀之匕抹杀了。不可能还有人活着!”

    温婉妇人轻轻开口,公孙垚脸色惨变,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