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地下,戒备森严的囚室中。

    青柠从昏厥中苏醒。

    她宛如从甜梦中醒来一般,没有丝毫的惊悸和惊惶,带着浅浅的微笑,缓缓的睁开双眼。她甚至还微微张开嘴,轻轻的打了个呵欠。

    目光如水,向囚室扫了一眼,青柠轻叹了一口气“唉哟,小看现在的小家伙了。”

    裴凤站在青柠面前,双手抱在胸前,她身量比青柠高出了一大截。

    裴凤矫健犹如山林中凶猛灵动的豹子,而青柠和裴凤相比,就好像一条娇嫩可怜的小羊羔。

    俯瞰着一脸是笑的青柠,裴凤摇了摇头“真不敢相信,娲岛的老主母们,都瞎了眼了?”

    青柠微微一笑,也不搭理裴凤,而是看向了站在囚室角落里的青雾“现在的小家伙,了不起,能够算计到我这个殿下的头上……你是哪家的娃娃?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你阖族死绝以作报答呢!”

    俏生生的青雾向青柠行了一礼,‘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您还是把迷雾、幻雾他们灭族吧。我叫青雾,按照血脉算起来,您是我嫡亲的直系祖先,若是灭我阖族,您得把自己也一并斩杀才是。”

    青柠的脸色微微一变,上上下下打量着青雾。

    然后,她摇了摇头“嚇,被人控制了生死的小家伙……你知道我们智慧神族的传统,如果失去了阴谋诡计、阴谋暗算的自由,你就不是真正的智慧神族了。”

    青雾笑得很灿烂“哪怕我失去了自由,但是能够暗算到您这样尊贵的先祖,那也是我的荣耀啊!”

    裴凤懒得听两个阴险奸诈的智慧神族的女人在这里呱噪,她很直接、很粗暴的,一拳轰在了青柠的软肋上。这一击,极其凶残,拳劲直冲青柠的肝部,这是裴凤昔年在黑凤军中学来的殴斗手段。

    青柠不以肉身见长,她更被禁锢了全部法力。

    裴凤的强度,起码是青柠的千倍以上,这一拳……青柠的局部身躯几乎湮灭,无法形容的剧痛袭来,青柠的脸微微抽了抽,然后她很灿烂的笑了起来。

    “小丫头,想要用肉刑逼我开口?嘻,没这么简单呢。”

    “我们智慧神族的族人,只要开始施展谋算,在我们的计划开花结果之前,我们可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刑罚,很可怕,但是……刑罚又是多么可爱的东西啊。”

    “当敌人,因为我们的谋算,而恼羞成怒对我们施加刑罚的时候……粗鲁、血腥的暴力就像是沃土,酷刑就是这片沃土上盛开的绚烂的花朵……让我们是如此的沉迷!”

    青柠的身体微微的抽搐着,她微笑看着裴凤“这一拳,很痛……能,再用点劲么?”

    裴凤冷然道“再多一点劲,你不怕被我一拳打死?”

    青柠向裴凤吹了一口气,巧笑着说动“这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了……你不用点劲,我怎么可能开口呢?嘻,但是你再用点劲,你很可能一拳打死我……哎呀呀,这就麻烦了呀!”

    青柠闭上眼,轻轻地哼了几句小调,然后轻笑道“反正,就刚才那一拳,是没办法让我开口的呢。”

    血影闪过,血狱从青柠身边一闪而逝,青柠闷哼了一声,她身上凭空多了数千条极细的、深可及骨的伤口。每一个伤口都恰好针对了她身上的经络、关节、大穴,每一个伤口都带来了无法言喻的、宛如地狱一样的痛苦。

    青柠的身体绷紧,抽搐,风轻云淡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

    血狱站在裴凤身边,阴恻恻的说道“裴凤妹子,不要信这贱人的话……姐姐我有经验,这世上就没有严刑拷打问不出的口供。如果真的问不出来,那一定是你下手不够狠。”

    ‘咯咯’笑了一声,血狱狂笑道“再说了,就算打死她又怎样?还能搜魂,还能炼魄,还能整治得她生不如死……就算她魂飞魄散了,还什么都不说,那又怎样?”

    “抓她的男人,抓她的儿子,同样酷刑逼供就是。”

    双手十指用力搓动,发出‘咔咔咔’的脆响,血狱阴声道“不管她有什么阴谋诡计,把和她有关的人,全部给宰了,什么阴谋诡计都烟消云散了不是?”

    用力拍了拍裴凤的肩膀,血狱大笑道“你们,就是太谨慎小心了些……要什么证据?要什么证据?凭什么要证据?按照我们妖族的法子来做吧,杀她全家,天下太平!”

    裴凤的脸抽了抽。

    一旁的白鹇仰天翻了个白眼,轻轻笑道“血狱大姐,我们毕竟代表了武国,我们不是……山贼盗匪,总归要讲究一个师出有名吧?”

    一旁的朱鹮打了个酒嗝,‘哈哈’笑道“大姐,我觉得血狱大姐说得没错啊……干嘛这么麻烦?一棍子抡死她拉倒……”

    青柠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她看看裴凤,看看白鹇,再看看血狱和朱鹮、玱龙几个,心情骤然一沉。

    裴凤和白鹇,可以欺之以方……但是血狱和朱鹮、玱龙这三个,这哪里是女人啊,这就是三个女暴徒!

    落在她们三个手上,自己怕是真要吃天大的苦头。

    而且,真的有陨落的危险……血狱真不介意直接干掉自己!

    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所知道的最粗劣、最下流的脏话,青柠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呵呵’的笑了起来。

    “裴凤,你知道维持国朝体统,证明你心里,还是把自己当做真正的人族,你在维持人族的戒律、传统,这样很好……你做得对,武国是人族的武国,可不能和那些妖魔鬼怪一样胡作非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青柠沉声道“我儿子,公孙垚,马上就要建立盖世功勋,登上人皇宝座……你们若是杀了我,你们武国,是要和整个人族为敌么?”

    青雾一下子张牙舞爪的跳了出来“你是智慧神族青柠大殿下……杀了你,又有何妨?”

    青柠看了青雾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谁说我是青柠?我是娲岛主母娲青……我是未来人皇公孙垚的母亲……你们,擅自绑架人皇生母,你们是要背叛人族么?”

    血狱右手一晃,青柠的两条胳膊齐肩而断。

    青柠一声嘶吼,痛得几乎昏厥过去……

    裴凤微笑道“所以,我们才请你回来,让你亲口证明,你是天外邪魔啊……母亲是天外邪魔,如此你的儿子,还如何坐上人皇宝座呢?”

    裴凤笑看着血狱“血狱姐姐,我是不习惯这血淋淋的场面……全,有劳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