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人群中大吼“我跟随公孙垚攻入邪魔战星,他手持邪魔战星的内部构造图,对邪魔战星的进出甬道了如指掌……他说,他说……”

    这人口才不错,三言两语,就将公孙垚在天晶战星的表现说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人族百姓聚集在这里的无数将士齐齐悚然。

    公孙垚的表现,也太过于完美了一些,从娲岛被侵入开始,他的表现,一环套一环,密不透风,严密至极,每一个步骤,都是那样的周密,那样的完美。

    唯一的欠缺,就是他没能真正的将天晶战星打下来。

    如果他真的顺利的完成了最后一步,打下了天晶战星,并且按照晶九揭露的密约中的内容,掌控了整个天晶战星的话……此时的公孙垚,已经有资格站在人族百姓所有高层面前,勒令他们托着自己登上人皇宝座了。

    一环扣一环,设计得如今周密,如此完美。

    正因为太完美了,所以……显得虚伪了。

    这里面,肯定有鬼。

    梳理一下娲岛被侵入之后发生的事情,真相似乎就在眼前——谁获利最大?唯有公孙垚!

    而通彻整件事情,谁能在幕后将这事情运作得如此完美——唯有公孙垚的母亲娲青儿!

    除开她,谁能勾结邪魔侵入娲岛?

    除开她,谁能算计老主母们,让她们死得毫无反抗之力?

    除开她,谁能在祖灵空间中做了手脚,让那么多想要沟通祖灵空间,借力反击邪魔的娲岛主母们死伤狼藉?

    除开她,谁能知道潜龙军的存在,而且还恰好凑齐了娲皇令,让公孙垚朝着潜龙军发号施令?

    若不是潜龙军的这些青年俊彦还有脑子,并不是盲目服从的蠢货,一旦潜龙军和公孙氏的这些尊级高手联手,整个人族百姓加起来,也绝对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更不要说,一旦公孙垚的作战计划顺利完成,天晶战星被他掌握在手中,那真个是挡者披靡,再也无人能够反对他的任何意志。

    能够成为人族百姓的高层,成为各大氏族的家主,各大部落的长老,能有谁是傻子?

    哪怕巫铁没有拿出确凿的证据,但是就眼前揭露出的资料,足以让人族百姓的高层‘自由心证’,近乎十成十的坚决相信——青柠就是娲青,公孙垚一家,包藏祸心!

    一名须发苍白的老人,当今有熊部的大族长重重的鼓掌叫好“好,好,好,公孙垚,黄口小儿,焉敢有如此祸心?你这一家子,意欲何为?你公孙氏,究竟想要作甚?”

    公孙垚咬着牙,不吭声。

    公孙儁在追查青柠的下落,不在他的身边。

    公孙垚毕竟年轻,何曾想过,他会遭遇如此的狼狈局面?

    巫铁几乎是将确凿的证据摆在了所有人面前,他该如何反驳才对?但是无论如何反驳,晶九放出的光影图像中,那条青色的人影,举手投足、言谈特征,分明就是他母亲娲青!

    虽然长相不同,光影图像中的青柠更显妖媚、邪异,可是……熟人都会认出来,这就是娲青没跑了!

    公孙垚身后,一众公孙氏的长老和战士首领,有超过六成人无声无息的向后退却。

    他们向有熊部的大族长深深的鞠躬行礼,然后列队进入了有熊氏的军阵中。

    他们是公孙氏的嫡系族人,但是他们并非公孙儁一家子的铁杆心腹,他们的血脉源自有熊氏,是人族百姓的一份子……他们才不会给一个包藏祸心,有嫌疑祸乱人族的野心家陪葬。

    “巫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这是诬陷,诬陷……你带着天外邪魔来这里,就是为了诬陷我!”公孙垚嘶声尖叫起来“你想要争夺人皇宝座……你,你,你……无耻,卑鄙,下流……”

    “你说我想要掌控邪魔战星,为什么最后是你得手?”公孙垚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能死缠烂打,顽抗到底。

    否则……他也无法想象后果。

    他听到了那些公孙氏长老和战士们离开的动静,这些年来,公孙儁在公孙氏族内,辛辛苦苦拉拢的六成战力,就这么‘无耻’的离开了他。

    公孙垚很想指着这些长老的面皮破口大骂——你们还要脸么?你们依仗我家的力量,才有机会成为尊级大能,你们这是吃干抹净了,拉起了裤子就不认人了?

    巫铁大笑了起来“人皇宝座?我巫铁……可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想过做什么人皇。”

    摇摇头,巫铁冷哼道“不要说人皇,我连武国的国主都没想过……如果有人能接手,有人能够让我放心的离开,我更乐意带着我的爱人和家人,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安心过日子!”

    “打打杀杀的事情,我累了。”巫铁很诚挚的说道“杀了这么多天外邪魔,这么多妖魔鬼怪,哪怕他们是我们人族死敌,我也累了,疲了,乏了……我想乐享逍遥,安居乐业。”

    “所以,公孙垚,不要用你的理想,强行扣在我的头上!”巫铁摇头道“我对人皇宝座,没兴趣……尤其是用阴谋诡计得来的人皇宝座,那能是真正的人皇么?”

    一道雷霆闪烁,带着舰队远离的姬百劫,又带着上千名拥有尊级实力的天庭高层,直接破空瞬移跑了回来。

    他刚才的舰队中,承载了无数被他劫掠的人族子民,他唯恐人族百姓的大军将这些子民抢回去,所以忙不迭的带着大军离开。

    等到舰队跑远了,反正不怕死的姬百劫又屁颠屁颠的带着麾下高手赶了回来。

    他恰恰听到了巫铁的最后两句话,姬百劫兴奋不已的尖叫了起来“武王,你不愿意争夺人皇宝座,公孙垚这小子罪孽滔天,根本没资格……哈,不如,就让本尊夺了人皇之位,岂不是天下太平?”

    姬百劫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踏空朝着巫铁这边走了过来。

    “武王,你觉得如何?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以我姬百劫的德行、能耐,区区人皇宝座,想来还是配得上的吧?”

    巫铁的嘴角抽了抽,指着公孙垚冷笑道“先把这小子一家子的事情,理顺了再说吧。”

    姬百劫的眉头一挑,兴奋至极的笑了起来“好,本尊就打得他开口说实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