娲皇庙,地下。

    光线昏暗,充斥着无数禁制的监牢内,巫铁静静的看着被绑在青铜神柱上的青柠。

    青柠双手有气无力的挂在厚重的金属环上,看到巫铁悄无声息的遁了进来,她咧嘴怪笑“哈,哈,哈,你果然如我所想,已经踏出了融合法则的那一步。”

    “难怪,你可以不惊动那些老家伙,偷偷摸摸的跑进来。”

    咳嗽了一声,青柠冷声道“他们下手,可比那个叫做血狱的女妖精狠多了……嘶……同为盘古遗族,还是你们这些形态和盘古完全一样的‘正统人族’,更狠。”

    ‘咔咔’笑了几声,青柠眯着眼说道“可是,对我没用。像我这样又阴险、又狠辣、又无情、又恶毒的女人,严刑拷打,怎可能让我服输呢?”

    巫铁眯起眼睛,眸子里幽光闪烁,掌握了青柠的伤势情况。

    他摇头道“你时间不多了,有话,快说吧。”

    青柠干笑了起来“怕什么,在我被当众处死之前,他们不会让我死的……嘶,如果我说,让你将青雾那个鬼丫头,还有托庇在你手下的智慧神族的小崽子们全部杀掉,有可能成交么?”

    巫铁摇头“他们现在,生死尽在我一念之间……他们会成为未来,我武国的新生力量了解神族的模本……除非他们作出什么愚蠢的行为,否则我不会杀他们。”

    青柠点了点头,用舌头舔了舔嘴角流出来的血水。

    她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那,这件事情就算了吧。你会发现,智慧神族的族人,都是一群该死的白眼狼,你让他们活着,他们迟早,会作出有害你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对于你这样任性而自信的人来说,留着他们对你造成伤害,很好。”

    巫铁耸耸肩膀“我可以认为,你在挑拨离间么?”

    心中已经将青柠的话当做了一回事,但是巫铁的口气,却好像根本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一样。

    青柠咧嘴怪笑“那么,说下一件事吧……让垚儿活下来,让垚儿在外面,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巫铁沉默了一阵,他好奇的看着青柠“你如果能够给出让我心动的条件,让我将你一家子,甚至是公孙氏这一支族人全都救出去,也都是可能的。”

    青柠笑了起来“你会这样做么?”

    巫铁很老实的说道“那就要看,你的条件能否让我动心了。”

    青柠呆了呆,然后认真的思索起巫铁的话。

    过了好久好久,她才颓然叹了一口气“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的条件,能换垚儿一个人活下去,就是你的极限……要我们全部活下去,这个条件太大,我做不到。”

    巫铁很温和的看着她“你做得到的,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才将那小家伙支配过去给我送信……像他这样的人,在人族内部不少吧?把他们全部交给我,你们就能活。”

    青柠剧烈的喘息起来。

    她死死的咬着牙,狠狠的看着巫铁“就算我将他们的名单交给了你,你又能怎么样呢?我,或者说,其他诸神,根本没有收买他们,又或者威逼他们,甚至是诱-惑他们……”

    “他们,只是因为你们人族本身内心的虚弱,他们主动的承认了我们,认可了我们,开始敬仰我们,崇拜我们……他们主动的跪了下来,为我们做牛做马,甘为驱遣……”

    “这样的人,有很多,很多,他们表面上冠冕堂皇,口口声声为了人族……但是暗地里,他们心甘情愿跪在我们脚下,在我们毫无诉求的时候,就主动的献上了一切!!!”

    “他们的尊严,他们的骄傲,甚至是他们的身家性命……他们所求的,只是我们指缝中漏下去的一点残羹冷炙!”

    “他们主动打断了自己的脊梁骨,主动跪了下来!”

    青柠苦笑道“他们是……见神就跪,他们膜拜的,效忠的,甚至不仅是一个神灵……他们尊崇我,仅仅是因为我的身份,哪怕我是一头彻头彻尾的蠢货,他们也会因为我的身份、我的血脉而跪下来舔我的靴子!”

    “这样的人,连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

    青柠摇头“我做不到,我无法将他们全交给你……除非你们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站起来,否则,他们心里,永远是跪下的!”

    “我都不知道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少,我无法将他们交给你。”

    巫铁沉默了许久,他看着青柠,不管她说的是真的假的,看样子,是无法从她这里得到任何收获了。

    他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果然很厉害……你,很厉害……不管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我姑且相信你的话。”

    “呵呵,短短几句话,你在我这里,连续埋了两次钉子……好,果然厉害,不愧是智慧神族的大殿下。”

    巫铁的语气变得冷冽了许多“那么,你的条件,仅仅是让公孙垚活下去?”

    青柠沉吟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让垚儿活下去……我现在,拿不出足够的筹码,让你救下我们所有人。在你心中,你还是希望我死去吧?我看出来了,你不会允许我活着的。”

    叹了一口气,青柠无奈的说道“我做事太绝了,我应该,将和你有关系的那几位老主母留下来,让她们活着的。在我抹杀她们的同时,我已经抹杀了今天我活下去的全部希望吧?”

    苦笑一声,青柠幽幽道“既然如此,那么,我要死了,儁哥当然要陪着我一起去死……既然儁哥死了,他的那些亲眷,平日里从我们这里得了这么多好处,当然要陪着我们一起去死。”

    青柠笑看着巫铁“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女人?”

    巫铁无头无脑的问她“你是真爱上了公孙儁……你对公孙垚,是真的望子成龙?”

    青柠呆了呆,反问巫铁“你相信我的话么?”

    巫铁点了点头“当然,晶九都能爱上一个人族的姑娘……哪怕你表现得这么疯癫,这么疯狂……但是我相信,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物,他们总不至于生而邪恶吧?”

    青柠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巫铁许久,然后‘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如果你还抱有这样的想法……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得很惨的。真的有一些族群,他们是生而邪恶,天生是不会有任何善良的。”

    “不过……我或许,是智慧神族的一个特例吧?”青柠有点发痴的低声咕哝“为了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儿子……我真是,中邪了。”

    “来,听好了,你们还有姆大陆标准时间一千年左右。”青柠笑吟吟的看着巫铁“大概一千年后,当有不朽降临。”

    巫铁的身体,骤然一僵,骇然看着青柠。

    。